《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驚慌失措


    大名府,完顏宗翰領著銀術等人上了城牆,望著城下的唐軍,麵色凝重,他指著對麵的大營,說道:“唐軍士氣高昂,雖然不是李親自指揮,但大軍進攻的極為凶猛,探子來報,從汴京運來的不僅僅有回回車,還有一種叫做火炮的武器,青州城就是在火炮的進攻下被攻破的,完顏將軍就是敗於火炮之下。”他口中的完顏將軍指的是完顏母。

    “是不是派騎兵前去騷然一番?”銀術有些擔心的說道:“青州城乃是大城,三王子作戰勇猛,防守極為得當,都被對方的火炮摧毀了城牆,大名府固然很堅固,但不一定是火炮的對手。”

    “火炮是次要的,關鍵的問題還是騎兵的強弱。隻要我們騎兵強大,就能摧毀敵人一切陰謀詭計。”完顏宗翰不在意的說道:“若是李親自領軍前來,我自然是小心翼翼,可惜的是,李當了皇帝就不一樣,終日沉迷於美色之中,忘記了當年建立大唐的辛苦,隻知道享受,連北伐這樣的大事都交給臣子來完成,自己卻迫不及待的去了曲阜,祭祀孔子,祈求成為天下的正宗,卻不知道,這天下最大的正宗就是一統天下,那個時候,就算全天下的讀書人不認可李,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李忘記了這一切,以為天下大局已定,數十年不會有任何變化,就衝著這一點,這一次北伐他必定會失敗。想想吧!數十萬大軍損失殆盡,剛剛建立不久的大唐還是大唐嗎?”

    完顏宗翰話音剛落,眾人正準備誇讚的時候,忽然遠處有腳步聲傳來,就見一名親兵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大聲說道:“將軍,金狼衛傳來緊急情況。”說完趕緊將手中的一張紙條遞了過去。

    完顏宗翰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妙,趕緊將紙條接了過來,看了一眼,頓時麵色大變,失聲說道:“李並不在汴京,也不在曲阜,而是去了膠東。”

    “為何去了膠東?”銀術忍不住詢問道:“難道他想從三王子那邊突破我們的防線,率領東路軍,殺入河北大地不成?若是如此,我們東線可就不妙了。”

    “若是如此也就算了,他是一個瘋子,不,是一個軍事天才,難怪能有今日,他四路大軍北伐,整個天下人都將目光鎖定河北戰爭,但實際上,他的主要目標根本就是我大金,而是南宋,他在進攻南宋。呼延灼、韓世忠加上巴蜀的李喬,總共四路大軍南下進攻,四路大軍之中,三路是明麵上的大軍,而他自己卻是召集流求水師,在膠東接應他的大隊人馬,直接朝臨安殺過去了,你們說,趙構小兒會想到這一點嗎?”

    “不光是趙構小兒想不到這一點,就算是我們也沒有想到,李聲勢浩大的北伐居然是另有所指。”銀術苦笑道。

    “也不一定是另有所指,畢竟近五十萬大軍擺在那,若我們這邊支撐不住,敵人就會變佯攻為實攻,四路大軍直接殺向北方,兩麵開花也不是不可以的。”完顏宗翰搖搖頭說道:“這種事情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敵人身上,尤其這個人還是李,這樣的想法就更加的危險了。”

    眾人麵色一緊,這種事情還真的有可能,碰見像李這樣的對手,不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萬一因為自己的失誤,導致李真的對華北發起了進攻,那問題就大發了。

    “是不是應該通知一下趙構,免得被李所滅?”銀術建議道:“李從海上發起進攻,應該兵馬並沒有帶多少,若是趙構機靈點,設下埋伏,未必不能給李重創?”

    “恐怕等我們通知趙構的時候,已經遲了。”完顏宗翰想了想,說道:“不管怎麼樣,先派人通知一下,盡人事,聽天命吧!”

    實際上,根本不需要完顏宗翰通知了,李出發之後,風波亭的消息傳到臨安僅僅隻需要兩天的時間,秦檜就接到了趙構火速進宮的消息。

    等到他進宮之後,發現宮中不僅僅自己來了,朱勝非等文臣也來了,甚至連賦閑在家的嶽飛等武將也來了,頓時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李兵分四路北伐華北,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個圈套,兩天前,李親自率領水師在膠東板橋鎮上船入海,朝江南殺來了,因為是夜間行軍,不知道多少人馬,但就水師兵馬最起碼也有五萬人,李出兵,最起碼近衛軍會出征的,他的近衛軍已經擴充到五萬人,這樣算起來,大約有十萬人的兵馬會從大海上殺過來。”趙構麵色蒼白,臉上甚至有惶恐之色。

    眾人聽了一陣嘩然,這個時候,南宋還以為自己短時間內可以太平一下,畢竟雙方剛剛簽訂合約的,沒想到,李這麼就又殺過來了,一時間大殿上叫罵之聲不絕,甚至連李的上八代祖宗都給罵了。

    “陛下,李率領十萬大軍南下,不知道其他的韓世忠、呼延灼那邊可有消息?”嶽飛思索了片刻才詢問道。按照他對李的了解,李既然是聲勢浩大的北伐,這個時候突然調轉槍口對付南宋,難道李就不怕世人對他的唾罵嗎?

    “正在派人核實。”趙構擺了擺手,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他心中有苦不好說,好不容易將孔氏挖了過來,來證明自己乃是漢家正統,沒想到,孔氏居然將靖康帝的兒子帶了過來,恰好自己沒有太子,這個時候帶過來,不是讓自己為難的嗎?自己傳位給任何人都可以,絕對不能傳位給靖康帝的兒子,不然,趙謹長大之後,如何對待自己,自己這個皇帝還能寫進趙家傳承之中嗎?

    “不管怎麼樣,都要小心一些,李此人陰險狡詐,臣想,這個時候就算韓世忠和呼延灼沒有什麼動作,也不能鬆懈,一旦李在江南的戰爭打響,我們都在防禦京師的時候,韓世忠和呼延灼兩人就會趁機渡江,我們就很難抵擋了。”朱勝非建言道。

    

Snap Time:2018-07-23 06:31:40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