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威武不能屈


    孔端操找到孔端友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孔端友正在看書,作為衍聖公,士林之首若是沒有才華,如何能做衍聖公,如何能號令士林,主掌孔氏一脈。

    “怎麼了,二弟?何事如此驚慌?”孔端友有些不悅的看著自己的弟弟,逢大事需要靜心靜氣,孔端友一直告誡孔氏族人,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能驚慌失措。

    “大唐皇帝已經到了曲阜,準備兩天後祭祀孔聖人。”孔端操趕緊說道。

    “哦,他想來闕?”孔端友頓時露出一絲笑容,李親自前來闕,說明李已經放下身段,向孔聖人屈服,同樣也是向孔家屈服,孔端友相信此事一旦傳揚開來,孔氏的聲望必定會達到巔峰,以後任何人想動孔家分毫都是不可能的。孔家在曲阜的利益也能得到保障。

    “不,就在曲阜城外祭祀,甚至都不進曲阜。”孔端操麵有苦澀,對自己兄長的心思,他是知道一些的,隻是天下大亂,曲阜雖然超然於外,但實際上,也是因為那些人忌憚天下士林而已,若真的出現了像黃巢這樣的狠人,哪會在乎什麼士林影響,很就會將整個曲阜摧毀。而麵對李這樣的雄主也是如此,看看你不屈服,他立刻就在外麵祭祀孔聖人,根本就不管闕的反應。

    “真是好大的膽子,李根本就沒有將我們孔氏放在心上。哪還有明君的風範,這些年大宋皇帝對我孔家多有禮遇,同樣是天子,他李還有統一天下呢?就不將我孔家放在眼,不將孔聖人放在眼中,我要告訴全天下的讀書人,讓全天下的讀書人都不得參加科舉,不當他李的官。”孔端友麵色陰沉,他感覺到李是在打他的臉,這讓他極為氣憤。

    “前段時間,洪武皇帝舉行科舉,天下士子響應,連江南的士子都前往汴京參加科舉。”孔端操心中無奈,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雖然趙宋皇帝對孔家厚遇,但趙宋基本上已經是沒有希望了,偏安一隅,李雖然篡奪了江山,但到底是漢人出身,孔家臣服於大唐也沒有什麼稀奇的。

    “孔家絕對不能臣服於李之下,最起碼,現在不能,等他什麼時候來闕祭祀聖人的時候,我們才能順勢歸順朝廷,歸順大唐,我孔家是何等身份,豈能輕易的被朝廷招安?”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就見外麵走進一個老者,正是孔氏族長孔傳。

    孔家分衍聖公一脈和族長一脈,族長掌握孔氏運行,衍聖公主掌祭祀,一個行使孔氏實際上的權力,一個是孔氏官方的代表,士林中的領袖,乃是精神上的領導,兩者相互呼應,互為補充。不能說誰的權力大,誰的權力小,都是孔家的代表。

    “不錯,想要天下的讀書人都臣服於李,李就要有所表示。”孔端友點點頭。

    “那兩天後的祭祀,孔家就不派人去嗎?”孔端操低聲詢問道。孔家之所以如此強勢,固然是因為孔氏受了趙宋大恩,而李乃是篡奪皇位有關係,但孔端操知道,這一切實際上歸根結底,就是利益。曲阜大部分土地都是在孔氏之手,曲阜大部分人都是孔家的佃戶,孔家就是取代了朝廷。

    這一切都是與李的政策方針相違背的,李行使的土地政策就是將所有豪紳土地收為朝廷所有,雖然也付出了錢財,但是孔家人知道,那是有賢明的士紳得到了錢財,大多是士紳都是因為有把柄在朝廷手中,付出了少量的錢財,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付出錢財,以土地來抵償罪行。

    孔家乃是聖人之後,但孔家家大業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身上都有黑曆史,就算是孔氏行使族規,不將朝廷律法放在眼中這一條,就足以讓孔家付出巨大的代價,也隻有讓李親自上門,這樣孔家才能保住這麼多的田產,這麼多的家財。

    可是李真的願意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李想要逼迫我們孔家,隻是沒有孔家的祭祀,能算是祭祀聖人嗎?那是怠慢聖人,天下的讀書人是不會讚同的。”孔傳陰森森的說道:“沒有衍聖公主持,他的祭祀是不算數的,所以說,他想要祭祀,也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資格。一條怠慢聖人的罪名足以讓他遺臭萬年了。”

    “二弟,你去一趟吧!怎麼說,他也是中原的皇帝,前來祭祀先祖,我孔家也不能太過失禮,隻是你不是衍聖公,不能主持祭祀。”孔端友掃了孔端操一眼說道:“若是到時候孔家人都不到,恐怕天下人也會說我們的,他洪武皇帝不就是想借天下士子讓我們低頭的嗎?我偏偏不如他的意,看他能將我孔家如何?”

    “不錯。大唐洪武皇帝若是真的敢強來,我們立刻南下,前往南宋,相信南宋皇帝肯定需要我們的到來,誰擁有了衍聖公,誰就是正統,天下的士子都會為其效命。”孔傳得意洋洋的說道。

    孔端操心中一陣恍惚,孔家南下這個消息實際上早就在孔家內部傳開了,甚至南宋皇帝也曾經派人前來邀請孔家南下。孔家也一直因為離開祖地,流落他鄉感到迷茫,但在孔端友等人心中,若是不能維持孔家的尊嚴,就算是留在祖地也沒有任何辦法。

    “若是這次洪武皇帝不來闕,我們離開闕,二弟留守,看守衍聖府,守護林廟。”孔端友看著孔端操說道。

    “是。”孔端操臉上看不見任何表情,隻是應了下來,林廟的確是需要人看守的,但絕對不應該是孔端操這樣的孔氏高層,孔氏族人留在這,必定會受到李的欺壓,甚至李一怒之下,真的將孔氏盡數斬殺,孔端操認為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孔端友自己離開,將危險留給了自己,這讓孔端操心中微微有些不滿,不過,想到自己也是孔家的一員,乃是聖人之後,心中的不滿也隻能是壓在心麵。

    “威武不能屈,這才是我孔家,我倒要看看洪武皇帝還有什麼能耐!”孔端友望著遠處平靜的說道。他麵色雍容,宛若是一個智者。

    ?

    

Snap Time:2018-07-22 22:51:45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