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李的霸道


    等上了三樓之後,趙鼎就看見一個年輕人站在那,一見李趕緊上前拜倒在地,大聲說道:“臣闕孔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孔,乃是當今衍聖公孔端友之弟孔端操的次子,讓趙鼎沒有想到但是,孔居然在這拜見李,而且是大禮參拜,幾乎就是將自己當做是李的臣子。更讓趙鼎沒有想到的是,李繞道曲阜,居然是來見孔的。心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恐怕李故意繞道曲阜,就是事先和孔約好了的。

    “闕風光獨特,世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讀書人願意生活在闕之中,得聖人教誨。”李透過窗子,隱隱看見遠處孔氏族人聚居的地方,闕之中不僅僅居住了孔氏,還有顏、孟、曾等當年孔子學生之後,這些人聚集在一起,才是真正的聖人門徒,一起享受著孔聖人的榮光。的確是與李所說的那樣,闕風光獨特,曆代衍聖公不事生產,隻知道祭祀孔子、鑽研聖人經典,闕的藏書乃是天下之最,絲毫不下於皇家藏書,那些讀書人都想進入闕讀書,哪怕一輩子不出來,都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陛下,闕外麵的人渴望進入,可是闕的人卻渴望出來。”孔忍不住說道:“臣就是渴望出來的人,在闕,除非是嫡長子,否則的話,隻能當一個普通人,在闕,上下等級森嚴,就算擁有蓋世才學,也隻能是在衍聖公之下,顏、孟、曾各掌一殿,其餘的人與奴仆沒有任何區別,違背了朝廷的法律還有活下去的可能,但違背了孔氏族規,想死有的時候連死都很難,在闕,臣等感受不到朝廷律法的威嚴,隻有孔氏的族規,衍聖公、族長才是闕,不,是曲阜頭上的天,就算是臣的父親也不敢違背。”

    李點點頭,說道:“實際上不光是在孔氏,就算是在地方,族規大於朝廷律法這樣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隻是沒有孔氏這麼厲害而已。看看孔氏,這麼多年,魯地戰火,卻無人敢波及闕,廟宇綿延,誰敢前來放肆,就算是朕,來到這也需要拜祭孔聖人,知道為什麼嗎?就是因為孔聖人的名聲太大,朕若是不來拜祭,恐怕那些讀書人就要說話了。”

    曆史上,闕遭受過許多的危機,三國時期、金人南下的時候,可惜的是,這次金人雖然強大,但並沒有南下闕,闕的所有建築都仍然存在,彰顯著孔子的榮光。

    “陛下這次來準備拜祭聖人?”孔麵色一變,孔端友並沒有臣服李,現在李若是前往拜祭,隻能說明李在孔聖人麵前認輸,或者說是在孔端友麵前認輸,這對李的聲望將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不祭拜如何?朕現在能馬上打天下,但不能馬上治天下,為聖人,當開民智,若開民智就需要這些讀書人。若是連聖人都不禮遇,如何能禮遇讀書人,禮遇文明,朕不是因為他孔端友,而是因為孔聖人,因為天下的讀書人。”李苦笑道。

    在趙宋一朝,讀書人的地位很高,所以許多人都願意讀書,孔家的名聲也因此而名揚四海,正式確定士林領導的位置,哪怕趙鼎這樣的首輔大臣都不可能得到禮遇。

    “陛下親臨,乃是我闕無上榮耀。”孔聽了麵色大喜,說道:“不如臣這就回去請衍聖公前來迎接陛下?”不管他對衍聖公如何不滿,但是天子祭祀孔聖人,這是對孔家的認可,孔心中也是十分歡喜的。

    “祭祀肯定是要祭祀的,但就不在闕了,就在曲阜城外。”李平靜的說道:“朕祭祀的也是孔聖人,而不是孔家的曆代先賢。”進入闕,祭祀的不僅僅是孔聖人,而且還是孔家的曆代先賢,這是潛規則,不能避免的事情,孔家因為孔聖人享受了無上榮光,在闕中,還有無數先賢,不僅僅有孔子的學生,還有孔家的先人。

    更為重要的是,這是李的一個態度,李可以尊重孔聖人,以帝王之尊祭祀孔聖人,但絕對不會進入闕,讓孔家繼續享受榮光,這對孔家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孔麵如死灰,不知道如何是好,李這是在打臉,卻讓人無話可說。他嘴巴張了張,神情落魄,他知道孔端友為什麼不來拜見李,無非是認為趙宋對孔家的恩德很大,對天下讀書人有很禮遇,李乃是一個篡位者上位,孔氏不應該臣服此人。

    “陛下。”趙鼎聽了也是麵色一愣,李此舉就是將孔家放在火上烤,讓孔氏不得不臣服李,否則的話,孔氏將站在李的對立麵。李身為帝王,過曲阜而不入,在曲阜城外祭祀孔聖人,孔氏日後如何在士林中立足?

    “朕會在城外等候三日,三日後,會在曲阜城外祭祀孔聖人。孔,你回去之後明日再告訴孔吧!”李目光閃爍,將事情定在明日,三天的時間又少了一天。

    孔麵色更差了,按照他對孔端友的了解,孔端友恐怕是不會低頭的。那個時候,雙方就會鬧的更僵。孔雖然因此而獲利,但那個時候孔氏還真的是孔氏嗎?

    “朕若是滅了南宋,你就是孔氏正宗,孔氏隻能是孔聖人的代表,帝王祭祀孔聖人的時候,衍聖公主持祭祀,衍聖公可不是什麼士林領袖,更不是天下士子的主人,天下隻有一個主人,無論是文治或者武功,都隻有,那就是大唐天子。”李聲音冰冷,讓孔渾身上下都感覺到寒冷。

    這才是李真正的目的,他需要的孔氏並不是士林中的領袖,而是一個擺設。真正的領袖隻能是天子,任何人都不能取代。

    趙鼎並沒有說話,也不敢勸說,李說的有道理,看著曲阜周圍的情況,朝廷的律法在曲阜並沒有什麼作用,孔氏仍然占據了大量的土地,孔氏的命令甚至大於朝廷的律法,這哪是李能容忍的。

    

Snap Time:2018-07-23 06:32:35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