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佛法東進(18-07-17)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聰明反被聰明誤(18-07-17)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前朝餘孽(18-07-16)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血戰青州


    吳手執大刀,在一邊劉明麵有慌亂之色,但仍然指揮身邊的士兵扔出手中的火器,這些火器實際上就好像是手榴彈的模樣,每次扔出去,就會發生爆炸,麵細小的鐵片飛舞,達到殺傷敵人的目的,麵前數十步的地方,一片哀嚎,金人哪曾遭遇眼前的戰法,無論是戰馬也好,或者是人也好,身上傷痕累累,身上的盔甲也抵擋不住這種火器的進攻。

    望著麵前混亂的戰場,吳臉上並沒有任何的喜悅之色,因為這些火器雖然很厲害,但都是有數量的,一旦消耗趕緊,自己就要麵臨一場血戰。

    完顏宗弼麵色陰沉,看著距離自己不過百餘步的敵人,近在咫尺,卻無可奈何,前麵數十步就好像是天塹一樣,無數士兵紛紛倒在地上,根本就過不了眼前的官道。

    “四王子,他們的火器沒有多少了,聲音都小了許多。”杜充好像發現了什麼,大聲說道:“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了。”

    完顏宗弼一聽,果然發現前方的爆炸聲小了許多,頓時大喜,大聲喊道:“不要怕,敵人的火器沒有多少了,大家一起上,殺了這些漢人。”

    爆炸聲繼續,但是聲勢小了許多,一開始混亂中的金人也發現這個事實,在戰鼓聲的命令下,勉強不要命的朝前方衝去,稀疏的爆炸聲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任何作用,越來越多的金人出現在唐軍之前,甚至有些人都能清晰看見對方猙獰的麵孔。

    “重甲步兵,準備。”吳嘴角抽動,第一道防線已經過了,現在即將到達的是第二道防線,望著遠處無數騎兵衝來,吳自己也沒有任何的把握。

    “點火。”劉明更是如此,他的身形逐漸朝後麵隱去,論技術,劉明遠在眾人之上,但是論戰場廝殺的能力,劉明連一個士兵都不如,下達了命令之後,飛的朝塢堡而去。

    一道火線迅速燃燒,吳等人嘴巴張的老大,甚至有的士兵開始捂住了耳朵,隻聽見一陣巨響傳來,地動山搖,遠處一個碩大的蘑菇雲在夜空中出現,藏在塢堡中的百餘斤火藥發生了爆炸,青州城都晃動了幾下,完顏宗弼整個人都被炸懵了,坐下的戰馬發出一陣陣哀鳴聲,整個陣地上盡是戰馬的嘶鳴聲。

    那些士兵更是被眼前的情況驚呆了,數十步之外,幾個寬約數丈的大坑出現在眾人麵前,周圍鮮血橫流,無數的殘肢斷臂出現在眾人麵前,還有一些金兵躺在地上,發出一陣陣慘呼聲,完顏宗弼一下子嘴巴張的老大,這種突然變故,顯然是讓人沒有想到的。

    “重甲步兵,向前。”吳深深的吸了口氣,逼著自己冷漠起來,逼著自己忘記眼前的一切,大聲的下達了命令,隻見百名重甲步兵手執大刀大踏步的走了出來。

    所謂的重甲步兵實際上就是全身穿著鎧甲,手中的大刀也是仿照陌刀的形勢,是一天之間,吳動用了軍中所留下來的鋼鐵鑄造而成的,也僅僅是有百具而已,在數萬軍中遴選百餘名身強力壯的人,勉強組成一個百餘名的陌刀隊。

    “進攻,進攻。”完顏宗弼看著眼前的血坑,麵色陰沉,手中的大刀揮舞,指揮大軍朝對麵的吳殺了過去,至於對麵的百餘名陌刀手,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一百多人,有能抵擋多長時間呢?就算損失了數百人,他也要將眼前的敵人擊敗。

    “殺!”大刀呼嘯而下,對麵的騎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眼前的寒光閃爍,連人帶馬就被砍成了兩半,大刀提起,再次斬下,一道道血光飛舞,衝上來的敵人紛紛被斬殺,場麵極為血腥。

    吳麵無表情,眉宇之間的麵色更加凝重,陌刀手消耗自己大量的力氣,不過幾個回合,就有金人騎兵衝了出來,為身邊的弓箭手所殺,頂多盞茶時間,敵人就會摧毀陌刀手,對自己發起衝鋒。他看了遠處的叛軍大營一眼,大營中喊殺正在繼續,火焰橫飛,激戰連連,顯然戰鬥已經到了最緊要的關頭,這個時候,不會有援軍前來支援自己。

    “也罷!陛下對我恩重如山,今日就舍了性命,報答陛下就是了。”吳抽出大刀,望著稀少的陌刀手,終於揮出了戰刀,一聲怒吼。

    “殺!”

    吳率先衝了出去,在身後,無數士兵蜂擁而上,這些天都是敵人進攻塢堡,唐軍都是被動防禦,自從李征戰天下以來,什麼時候唐軍防禦的,一向都是主導戰場局勢的唐軍如何能忍受的了,一見吳如此不要命的進攻,將士更加凶猛,宛若下山的老虎一樣,朝金人撲了過去。

    “真是找死啊!”完顏宗弼麵色猙獰,見吳衝了上來,也毫不猶豫的下達了進攻的命令,敵人如此凶猛,死命的纏著自己,這讓完顏宗弼明白,沒有一兩個時辰恐怕是解決不了戰鬥,等到一兩個時辰之後,夏全那恐怕已經是大局已定,自己到不到,都沒有任何作用,既然如此,還不如將眼前的敵人擊敗,這樣好歹也能維持戰場上的優勢,在失去夏全這個盟友之後,金人還能繼續擴大戰果。

    夏全大營中,夏全麵色漲的通紅,整個大營都已經被燃燒起來了,自己身邊已經聚集了數千人馬,在其他的地反還有反抗的聲音,但這並不能讓夏全開心,麵前的武鬆就好像是發了瘋一樣,對自己的大軍展開了瘋狂大軍進攻。索性的是,聚集過來的都是他的親信,雖然叛軍糧草不足,裝備很差,但夏全對自己的親信還是很重視的,金人和南宋讚助的盔甲,首先就用在自己的親信身上,身邊的數千人倒是盔甲齊備,手中的兵器也十分鋒利。

    可是再怎麼鋒利的兵器和精良的裝備,也抵擋不住敵人的瘋狂,看著遠處親自領軍衝擊的武鬆,夏全從心感覺到畏懼,唐軍都是如此凶猛善戰的人,這仗還有的打嗎?

    “該死的金人怎麼還不來?”曲周渾身鮮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他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都在疼痛,右臂都已經沒有力氣了,望著遠處的青州城,除掉廝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心中不由的生出一絲絕望。

    ?

    

Snap Time:2018-07-17 14:13:22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