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九百七十九章封鎖


    “姚將軍,曹某有一事相求,還請姚將軍答應。”曹大友掃了大廳一旁的一柄佩劍上,目光閃爍,,最後變得堅定起來,拱手說道:“還請姚將軍看在曾經同是趙宋臣子的份上,前往興元府(漢中)報信,李喬大舉進攻蜀中,還請程大人火速上報朝廷,調動蜀中兵馬,前往興元府支援,就算不能解救興元府,也要死守利州一帶。”

    “將軍,李喬興師動眾,手下不僅僅有西夏部眾,還有大唐精兵,你的兩萬大軍根本就不能抵擋,為何不撤退到興元府,利用興元府的兵馬抵擋李喬?”姚平仲分明看見曹大友還有一些恐懼,忍不住詢問道。

    “我曹家世代忠於趙宋,這柄寶劍更是當年太祖皇帝賜予先祖的,現在落到本將軍手中,豈能埋沒了它的威名,讓我曹家成為世人的笑話,曹某既然成為秦州守將,就會和秦州共存亡的。姚將軍拜托了。”曹大友上前將寶劍取了下來,雖然時間更替,但是寶劍仍然很鋒利。

    “將軍忠心,貧道佩服,將軍放心,貧道一定會將大唐入侵的消息傳出去。”姚平仲心中一陣感動,朝曹大友行了一禮,就告辭而去,連那一萬大軍都沒有帶,曹大友兵馬多一些,抵擋的時間就長一些。

    “號召城中所有的青壯,一律上城頭,李魔王來了,他凶狠殘暴,每次攻陷一座城池,就會屠城,不想死的,就拿起手中的武器,給我抵擋李魔王的進攻。”曹大友見姚平仲已經離開,頓時放下心來,有姚平仲存在,相信興元府肯定能及時反應過來,從蜀中調來兵馬,抵擋李喬的入侵。

    那姚平仲出了秦州城,望著城頭上升起的狼煙,微微搖搖頭,他知道這是最後一次見曹大友了,這個曹大友或許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是在曹氏榮耀麵前,曹大友隻能決死一戰,可惜的是,他麵對的是李魔王,號稱白起第二的人物,下場絕對好不到哪去。

    蜀中兵馬多年都未曾操練,蜀中麵對的大理等小國,這些國家畏懼大宋威嚴,成為趙宋的屬國,更是不敢騷擾滋事,巴蜀的兵馬多是以廂軍為主,有多少戰鬥力,姚平仲不用看,猜都能猜的出來,姚平仲對這場戰爭是悲觀的,隻能是希望,巴蜀的變化能速傳到江南,讓江南朝廷速調遣兵馬支援蜀中,免得讓李喬占據巴蜀之後,李不僅僅擁有一個穩定的糧倉,更是有了一個戰略優勢。

    正行走見,姚平仲忽然想到了什麼,麵色變了變,從興元府到秦州,也是交通要道,雖然秦州是邊境,可是仍然有不少人冒險將巴蜀貨物送到關中,屢禁不止,就算是曹大友也沒有辦法禁止,這個時候,官道上應該有人煙才是,隻是一路行來,並沒有任何人出現,甚至連一個人影都沒有,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

    “不好。”姚平仲頓時想到了一個可能,麵色大變,轉身就走。

    “姚將軍,既然來了,何必這樣急著離開呢?任城郡王對將軍可是仰慕久矣,想請將軍入營一述。”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就見周圍的山林中衝出數十人來,各個手執長劍,為首一人並不高,身著黑衣,手中正把玩著一柄匕首。

    “暗衛。”姚平仲從背後抽出寶劍,麵色凝重,說道:“貧道已經不沾染紅塵,不管世間的事情,諸位何必將目光放在我身上。”他整個心都已經落到穀底,暗衛大隊人馬出現在這,恐怕沿途的商旅都已經遭了毒手,這也說明李喬對巴蜀的野心。

    “將軍說笑了,將軍可是剛從曹大友府上出來不久,將軍,不要為難我們,將軍雖然是西軍猛將,但是我們暗衛也不是吃素的。”為首的男子笑道:“忘了介紹一下自己,暗衛副指揮使喬鄆哥,陛下欽。封為燕山侯。”喬鄆哥已經很高興了,自己當初不過是一個賣梨的,後來幹一些刺殺的活,也能被封侯。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暗衛喬鄆哥!”姚平仲麵色大變,暗衛中有情報組織,也有刺殺組織,這件事情早就傳遍了天下,世人沒有誰不知道,暗衛就是李隱藏在黑暗之中利刃,眼前的喬鄆哥更是李的劊子手,傳聞此人武藝傳自公孫勝以及其師父羅真人,武藝高強,也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他手中。

    “怎麼?姚將軍有所遲疑。”喬鄆哥麵色不好看,姚平仲正待有所動作,卻見喬鄆哥身邊的暗衛,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張手弩,弩箭上藍光閃閃,顯然是屠了毒藥,心中頓時一陣苦笑。

    “看樣子大唐皇帝陛下早就想得到巴蜀了。”姚平仲很識相的將手中的寶劍丟在一邊,自從離開軍隊,成為道士,他就多了幾分求生意識,麵對暗衛的威脅,他隻能選擇放棄抵抗。

    “姚將軍,請。”喬鄆哥見狀,臉上頓時露出笑容,說道:“還請姚將軍這邊走。”說著就領著姚平仲離開官道。

    “曹將軍,不是貧道不想幫你,隻是如今看來,天命在唐,你就算擁有兩萬大軍,但是秦州內外交通都被暗衛堵塞,任何消息都不能出秦州,秦州陷落也是遲早的事情。”姚平仲跟著喬鄆哥身後,很就到了一個山穀之中,他發現山穀之中有許多商旅,這些商旅都被集中在山穀之中,山穀之上,隱隱可見有一隊黑衣士兵看守,哪不知道,暗衛實際上早就封鎖了秦州出入的官道,可笑的是曹大友還不知道這麵的情況,秦州焉能不陷落。

    “姚將軍,隻要你老老實實呆在這,我暗衛也不會將你如何的,等任城郡王占據秦州之後,自然會讓將軍去秦州見郡王殿下。”喬鄆哥指著遠處的商旅,說道:“我大唐乃是仁義之師,這次將眾人安置在山穀之中,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還請姚將軍見諒。”

    姚平仲並沒有說話,隻是老老實實的尋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平心而論,喬鄆哥還是很仁義的,若是放在其他軍隊,為了封鎖消息,遇見的任何人,都難逃毒手。

    

Snap Time:2018-07-23 06:32:46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