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佛法東進(18-07-17)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聰明反被聰明誤(18-07-17)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前朝餘孽(18-07-16)     

第八百九十四章莫須有


    “都是陛下運籌於帷幄之中,臣不過是跑跑腿而已。”秦檜趕緊謙虛的說道。到底是文官,說出來的話,找趙構感覺到很舒服,聽的趙構連連點頭,看著一邊的嶽飛,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秦卿,這是嶽家軍的嶽統製,是朕身邊你的股肱之臣,日後與你同殿為臣,也要好生親近一番。”不管怎麼樣,他現在的戰將雖然不少,但是能每天大勝仗的人卻是很少,嶽飛對新生的南宋政權很重要,就算嶽飛說話不好聽,趙構也勉強能忍受住,更是拉著嶽飛向秦檜解釋道。

    “嶽將軍神通,秦兄可是回來遲了,下官幾乎每天都能接到嶽將軍的捷報。”黃潛善看見秦檜已經歸來,心中一動,頓時笑道:“秦兄乃是陛下身邊的文膽謀主,嶽將軍是陛下身邊的蓋世統帥,你二人能相互配合,區區李根本不算什麼。”

    “那是,那是。”秦檜臉上堆滿了笑容,拱手說道:“陛下,臣在回來的時候,曾經為李所擒,得其邀請,曾經看了李的三軍將士,的確很厲害,但是今日看見嶽將軍,臣也就放心了許多。有嶽將軍訓練精兵,想來李也不足為慮了。”

    “哦,你為李所擒?”趙構麵色一愣,最後笑道:“感情李還是一個大方的人,居然放你回來了。不過,你肯定不如宇文虛中,那宇文虛中為李所擒之後,被他勸說,加入了李的麾下,聽說也成了大員了。”

    “臣慚愧,不如宇文虛中。”秦檜聽了一陣哈哈大笑。

    “宇文虛中這個叛賊如何能與秦大人相比。”黃潛善嘴角一陣抽動,忍不住說道。宇文虛中的名聲現在已經傳遍天下,李對他的禮遇讓人羨慕又嫉妒,像黃潛善這樣的人,隻能是嫉恨了,若是能有機會狠狠的踩上兩腳,相信許多人都是願意的。

    “好了,既然回來了,就是最好,今天剛好嶽將軍得勝歸來,當好生慶賀一番。”趙構高興的說道:“來,來,秦卿,入座。”

    “陛下,您難道就不想知道臣這段時間,從金國到李沿途發生的一切嗎?”秦檜笑道,卻是給了趙構一個眼色。

    “恩,朕倒是想知道秦卿一路發生了什麼,這樣,黃卿,你來主持酒宴。秦卿,跟朕來。”趙構心中一動,卻是點了點頭,他知道秦檜在這個時候找自己密談,恐怕是有大事發生,否則的話,不會像現在這樣,合作了這麼長時間,趙構還是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情,當下很果斷的將設宴犒賞嶽飛的事情交給了黃潛善,自己領著秦檜出了大殿。

    “秦先生出使金國,一路辛苦,隻是今日歸來,為何讓朕停止了犒賞嶽飛?莫非先生與嶽飛有仇?”趙構本身就是一個陰險多疑的人,在眾人麵前沒有說什麼,但是出了大殿,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陛下,臣與嶽飛並沒有仇,也沒有恨,隻是因為此事關係重大,臣不得不請陛下密談。”秦檜拿出李的密信,遞給趙構說道:“臣離開汴京的時候,李曾讓臣帶一封信給嶽飛,臣當時心中好奇,就打開了密信,卻不曾想到發現了一件天大的事情,陛下,請看。”

    “你啊!嶽飛和李雖然同出一門,但是兩人絕對不一樣,嶽飛說話固然有些不好聽,但也是因為他生性耿直的原因,他是不會謀反的。嘖嘖,你看看,這信上也沒有什麼嘛!不過是尋常的問候語,將嶽飛老母和妻子送到江南來,這能說明什麼呢?”趙構雖然不喜歡嶽飛,但也知道嶽飛的為人。

    “陛下,您看這些字,雖然看上去是館閣體,但實際上,卻是瘦金體,字體比館閣體稍長一些,不注意看絕對看不出來。”秦檜搖搖頭,說道:“臣一開始以為李這是在挑撥離間,想要借陛下之手,殺了嶽飛,肢解我大宋,但是在回來的時候,在碼頭上,臣聽說嶽飛所向披靡,進攻江北就從來沒有失敗過,雖然都是一些擊殺百餘人、數百人的小戰役,但是相比較韓世忠等人,這樣的戰績就有些突兀了。”

    趙構聽了麵色陰沉,他仔細的看了看手中的書信,還真的發現秦檜所說的問題,麵色就更差了,最後忍不住說道:“不會是湊巧吧!李陰險毒辣,或許這就是他的計策,想要借朕之手殺了嶽飛。”雖然不喜歡嶽飛,但不得不承認,嶽飛乃是自己的臂膀,打仗還是有一手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秦檜搖搖頭,有些擔心的說道:“若真的到那一步,陛下確定能鎮住嶽飛嗎?”

    趙構默不作聲,若真的到了那一步,莫說是秦檜,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約束嶽飛,隻是事情有些讓他為難了。

    “陛下若是擔心的話,暫時可以不處置此事,再觀察一段時間,若還是像當前這樣,唯獨嶽飛取勝,其餘將軍戰敗,在找機會解決也不遲。”秦檜看出了趙構的猶豫不決,趕緊說道:“想來李現在還沒有徹底的占據中原,暫時也用不上嶽飛的。”

    “嗯。”趙構點了點頭,隻是臉色並沒有好多少,擺了擺手,準備讓秦檜退了下去。

    “陛下,臣還有一事啟奏。”秦檜見狀趕緊說道:“建康雖然是虎踞龍盤,乃是堅城一座,但實際上龍氣為秦始皇所斬,廣而不堅,又靠近長江,臣以為並不是適合做國都所在,還請陛下明察。”所謂龍氣不過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還是因為建康靠近長江,位置不適合作為京師。

    “這個問題,朕也已經考慮過了,朕已經找到了一處所在,叫做臨安,朕準備定都臨安。”趙構臉上綻放出一絲笑容,說道:“晉臨安縣為臨安府,秦卿以為如何?”

    秦檜也知道臨安的名字,不知道那個地方怎麼樣,但隻要是遠離長江,秦檜就認為很妥當,當下趕緊說道:“陛下聖明。”

    

Snap Time:2018-07-17 14:12:47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