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八百七十八章趙構有病


    建康府,趙構在大殿內行走,相比較汴京的皇宮,眼前的大殿隻能算是一個府衙而已,甚至連應天府的皇宮都比不上,雖然都說這有王氣,但是趙構卻不願意在這大興土木,建造皇宮,因為建康距離長江太近,揚州十萬大軍可以隨時威脅建康。

    趙構之所以出現在這,因為他的兒子病了,趙構不得已才將行宮暫時留在建康,等到太子病好之後,繼續南下。

    “陛下。”黃潛善領著太醫走了過來,那太醫趕緊說道:“太子殿下長途奔波,加上天氣變化,得了傷寒,臣已經開了藥方,喝上幾碗藥就差不多了。”

    “哦,那是最好了。”趙構聽了這才鬆了口氣,說道:“太子乃是我大宋的根本,千萬不能有事。”

    “是,是。”太醫聽了之後,額頭上頓時流出一絲冷汗,連連稱是,這才在黃潛善的陪同下出了大殿。

    “哎!”太醫摸了一下額頭,深深的歎了口氣,頗有劫後餘生的感覺。

    “姚兄為何如此緊張,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傷寒而已,就算是有其他的事情,陛下年輕力壯,難道不能再生一個嗎?”黃潛善好笑的看著身邊的太醫,他和姚中和是至交好友,說話也隨意了許多。

    姚中和卻是掃了周圍一眼,低聲說道:“黃兄,你以為陛下那句話是說著玩的嗎?太子關係到大宋的根本,千萬不能有事。”

    “怎麼?有問題?”黃潛善麵色一愣,很就詢問道。

    “陛下匹馬渡江,得天之幸,能夠安然歸來,但畢竟是在水中泡了很長時間,天氣寒冷,難免,難免傷了身子,外表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日後恐怕,恐怕難有子嗣。”姚中和低聲說道,說道最後,聲音幾不可聞。

    黃潛善麵色蒼白,身形微微晃動,這樣的消息太讓人驚駭了,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雙目圓睜,死死的望著姚中和,說道:“姚兄,這件事情,你,你可不能亂說啊!陛下身子康健,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前兩天還準備遴選秀女呢?”

    “這個與正常的選秀女沒有任何關係。”姚中和忍不住解釋道:“關鍵是子嗣,不過現在陛下四處奔走,恐怕難以調養,等定下來之後,再做調養也不遲。”

    “若是如此,可一定要小心了。”黃潛善點點頭,拱手說道:“多謝姚兄。”

    “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所有才會冒著天大的幹係告訴你。記住,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否則,你我兩家必死無疑。”姚中和忍不住說道。多知道此事,就多得了一份先機,在日後皇位更替之中,就不會走錯路。若不是黃潛善對他有救命之恩,姚中和絕對不會說出這件事情的。

    黃潛善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幹係重大,若是傳揚出去,李不要大軍進攻,直接派了暗衛殺手前來,就能解決此事。

    “多謝了。”黃潛善拱手之後,趕緊告辭而去。心中卻是想著此事帶來的影響,以及自己以後在朝廷之中所處的位置。

    西夏興慶府外,克夷門作為興慶府的外圍門戶,承擔著守衛興慶府的重要責任,西夏王朝在克夷門出擺放了七萬大軍,克夷門再向北就是翰孩羅城,翰孩羅城再向北就是黑水城,這三座城池都是西夏最重要的關隘,可惜的是,麵對李喬和伯顏的凶猛進攻,翰孩羅城丟失,二十萬大軍抵達克夷門外。

    “王上已經消滅了趙宋宗廟,江南雖然有一個趙構,但是已經秋後的螞蚱,蹦不了了,到現在王上還沒有稱帝,就是因為西夏還沒有被消滅,沒有蓋世功勳,如何能稱帝,眼下,我們已經到達克夷門,興慶府距離我們就隻有一步之遙,可是我們在克夷門已經徘徊了十天之久,這是我等的恥辱。”中軍大帳之中,伯顏麵色陰沉,冷哼哼的掃著眾人一眼,他的聲音很響,眾將雖然心中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伯顏將軍雖然嚴厲了一些,但是說的卻是事實,王上將二十萬大軍交到我們手上,自己麵臨著金人和趙構的夾擊,主要還不是為了讓我們擊敗西夏,奪取西夏,可是如今我們被擋在克夷門外十天之久,興慶府遠離中原,從長安運過來的糧草,每兩石之中,有一石是消耗在路上的,王上這幾年雖然囤積了不少的糧草,但是連年征戰,消耗的糧草也不知道有多少,若我們長時間不能攻克西夏,西夏還沒有滅亡,王上就支撐不住了。克夷門是西夏最後的關隘,若是不能奪取克夷門,我們前段時間的辛苦恐怕就要付之東流了。”李喬掃了眾人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苦澀來。

    “嵬名承景不過是一個紈子弟而已,仗著他老子嵬名察哥的名頭,在西夏耀武揚威,傳聞他還想著奪取西夏皇位,現在他駐守克夷門,手中的兵馬雖然有十萬數,但是他的能耐不過如此,如何能抵擋我軍的進攻。”伯顏一屁股坐在馬紮之上,馬紮傳來一陣陣響聲。

    “嵬名承景不過是表麵上的人物,真正指揮大軍作戰的應該是另有其人。”朱武坐在暗處,望著懸掛在大帳一側的地圖,說道:“克夷門兩麵山峰,唯獨隻有中間一條道路經過,山勢陡峭,不是一般人可以通過的,我們的人馬雖然不少,但想要攻破克夷門,恐怕要消耗許多兵力,而對方想要進攻我們卻很簡單。”

    “我們第一次失利,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不知道克夷門的情況,對方一個衝鋒下來,就讓我們損失了千餘人,末將聽說嵬名承景此人貪得無厭不說,更是一個自私之人,這樣的人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統帥,隻是能將我等抵擋在此十天半個月,恐怕是沒有這樣能耐的,否則的話,當初王上就不可能滅了嵬名察哥。”李喬也讚同道。

    “國之將滅,總是有忠臣良將出現,可惜的是,西夏已經到如今這樣的地步,就算有蓋世名將也沒有任何用處。”朱武摸著胡須搖搖頭。眼下大局已定,就算有再高明的統帥也沒有任何用處。

    

Snap Time:2018-07-23 06:32:19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