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七百六十四章六賊之死


    長安城中太極宮內,宮闕萬間,雖然不如當年大唐盛世時候,但是在關中大地上,卻極為有名,這是李的別宮所在。宣和六年的大年,李和他的嬪妃、子女將會在這度過,這是大宋道君皇帝趙佶最後一個年號,過完年之後,將會靖康元年。

    太極宮還是保存了前朝的原貌,雖然隻是複原了一部分,但是李一家人住在麵還是綽綽有餘的。加上這次李宣和六年縱橫天下,一係列的舉措,讓李聲名遠播,加上趙宋的無能,天下許多人都知道趙宋不過是江河日下而已,根本不能與李相提並論。

    昔日落魄的關中大地也逐漸的繁華起來,長安街道上摩肩擦踵,行人無數,就算是大雪也沒有減弱市井中的繁華,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年關將近,老百姓辛苦了一年,這個時候也忍不住買一些平日舍不得買的東西,好生犒賞自己一番。

    街道上不時的看見一兩個童子在街上奔跑,口中發出一陣陣笑聲,雖然這個時候天下的百姓還是比較貧窮,但是在這個長安城,老百姓臉上的笑容更多一些。也就是在長安城,在李的治下是如此,這個時候的河北、汴京等地,百姓們卻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宣和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完顏宗翰和鄆王趙楷交戰於白溝,十幾萬大軍為完顏宗翰所破,趙楷和童貫狼狽逃竄,整個河北大地,除掉各地的義軍之外,再也沒有成建製的大宋軍隊。金人偵騎四處,河北大地一片,百姓朝不保夕,民不聊生。

    而在汴京城也是如此,雖然沒有戰亂,但是整個汴京城的貧困是眾所周知的,一年之內,上到富戶,下到普通百姓,都被人掠奪了一次,錢糧損失了不少,這個年哪能過的好。那些富戶還好一些,下麵的百姓日子就不好過了。

    若是以前的時候,趙佶在位,或許還會讓人給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發一些福利,但是現在朝廷沒有這樣的心思了,一方麵今天朝廷支出太多,無論是針對李也好,或者是因為金人的緣故等等,朝廷國庫空虛,趙桓也沒有這個能力幹這種事情,當然更重要的是,趙佶回來了。讓趙桓更加沒有心思做這一切了。

    這個在江南遊玩了一個多月的道君皇帝終於回來了,就在金人離開汴京城的第二天,趙佶就開始動身,從鎮江啟程,朝汴京而來,估計年前就能趕到皇宮。

    若是僅僅隻是太上皇回來也還一些,趙桓心中就算有些不滿,也不會說什麼的,關鍵趙佶自己回來也就算了,偏偏在路上還下了聖旨,召回在河北的趙楷,讓他進京,這就讓趙桓心中不滿了。現在他是皇帝,趙佶哪有資格召回趙楷這個仇敵。

    “鄭卿,這次太上皇歸來?”大殿之中,趙桓麵色陰沉,在大殿內走來走去,鄭居中端坐在一邊,麵色卻是平靜的很,蒼老的右手不時的摸著胡須,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奪權,道君皇帝是來奪權的。”鄭居中毫不猶豫的說道:“官家若是一開始沒有戰勝金人,那道君皇帝就能在江南重新建立一個朝廷,若是戰勝了金人,道君皇帝就能回來重新奪取政權,畢竟官家剛剛登基,朝中還是有不少人想著道君皇帝的威嚴,不會忠於官家的。”

    “那朕該如何是好?”趙桓雙目中殺機一閃而過,剛開始的時候,他心中還是有些擔心的,生怕金人攻破了汴京城,現在金人已經撤退,威脅他皇位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他就能安心的享受榮華富貴,可是趙佶回來了,甚至還想著廢掉自己的皇位,趙桓如何能忍受?哪怕對方是自己的父親也是一樣,皇位豈能讓給其他人?

    鄭居中看了趙桓一眼,一眼就看中了其中的殺機,麵色頓時一愣,最後說道:“太上皇是陛下的父親,父親豈會害自己的兒子,隻是道君皇帝到底是老也一些,耳根子軟,身邊又有幾個奸臣,隨便說了幾句話,就能迷惑道君皇帝。”

    鄭居中不再說下去了,趙桓卻是雙目一亮,鄭居中並沒有說的仔細,但是趙桓卻知道其中的含義,趙佶乃是道君皇帝,是皇帝的父親,自然是不能得罪的,但道君皇帝身邊的人就不一樣了,是能隨便處置的。想趙佶身邊都是一些什麼人?蔡京、王黼、楊戩等等都是朝廷的奸臣。

    殺了這些人,不僅僅能得到聖明的名聲,為世人所稱讚,更重要的還能斷了趙佶的手臂,讓他安安心心的當一個太上皇,沒事的時候參禪悟道也是不錯的事情。

    “從何人開始?”趙桓忍不住詢問道。

    “蔡京開始。”鄭居中想也不想的說道。縱觀徽宗一朝,蔡京四起四落,四次任相,掌控朝政十七年之久,古往今來,十分罕見。鄭居中想要掌控朝政,蔡京是跨不過去的坎,誰讓蔡京在朝中門生故吏不計其數,這次正好借了趙桓之手除掉蔡京,方便自己掌握朝政,一舉兩得的好事情。

    “傳旨蔡京,以秘書監督建康。”趙桓想了想很就做出了決定,雖然沒有明確,但是眾人都知道,這是將蔡京貶黜京師的第一步,不久之後,將會更加嚴厲的懲罰將至。

    “陛下聖明。”鄭居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還有楊戩、童貫、王黼等等,一個都不能逃走。”趙桓咬牙切齒的說道。誰讓這些人,都是趙佶的心腹大臣呢你!為了皇位,父子相殘又能如何?

    “陛下聖明,這些人都是朝廷的六賊中的人物,在民間民憤甚大,陛下除掉這些蛀蟲,必定會為天下人所讚賞。”鄭居中遲疑了一陣,又說道:“隻是六賊中還有一人,雖然此人有些功勞,可是畢竟犯了眾怒,還請陛下明察。”

    “梁師成曾經幫助朕坐上皇位,這個時候?”趙桓一陣遲疑。

    “就算他與李勾結在一起,就足以將其處斬了,臣聽說此人當初掌管六扇門,京師之中任何風吹草動他都知道,當年朱氏的事情,或許他也知道。”鄭居中豈會讓六賊活下去,這些人相互守望,留下一個人都是禍害。

    “賜酒吧!”趙桓想到了朱璉,心中頓時生出無限怒火。

    

Snap Time:2018-07-22 22:51:40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