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六百三十三章大義


    鬆鶴樓上,燈火輝煌,整個涉縣的士紳、豪強紛紛前來,大家聚集在在一起,半響之後,就見欒敏騎著戰馬,領著五個士兵緩緩而來。

    “欒將軍,請。”一個麵色和藹的老者走了過來,拱手說道:“我等準備了薄酒,等待將軍久矣!”

    “張老先生言重了。”欒敏跳下馬來,在人群之中掃了一眼,猛然之間雙眼一亮,好像發現了什麼,最後才對老者拱手說道:“我與張偉同殿為臣,老先生也是我欒敏的長輩,今日奉王命駐守涉縣,能得諸位鄉老相助,乃是我欒敏之福,也是王上之福。”

    “欒將軍,請。”張笑忠哈哈大笑,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笑指著人群中的一處綠色,說道:“欒將軍,小雀姑娘可是等候許久了,可不能辜負了小雀姑娘的一番心思啊!”

    “哈哈,張老先生,諸位,請。”欒敏頓時哈哈大笑,邀請眾人說道:“城外宿元景雖然兵強馬壯,可惜的是,卻不是我大唐的對手,王上征戰天下,南征北戰,也不知道有多少敵人都為王上所殺,宿元景有什麼本事,遲早會被王上所殺。”

    “對,對。”張笑忠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尷尬,就準備跟在欒敏身後上了二樓。

    欒敏身邊的幾個士兵正在跟在上麵,張笑忠轉身笑的說道:“諸位兄弟,可以在一樓好生吃喝就是了,我等已經準備了美酒給諸位兄弟享用。”

    幾個士兵卻是沒有理睬對方,而是望著欒敏,欒敏想了想,笑道:“這是涉縣,在場的又是涉縣的鄉老,豈會害我?你們現在下麵吃酒,等結束之後,我們再回府上就是了。”

    “就是,就是。”眾人連連點頭,那幾個士兵才緩緩的退了下來。

    很,二樓之上,就傳來一陣陣歌舞之聲,美妙的歌聲在黑夜之中傳的老遠,在戰爭年代,在涉縣城中,這樣的歌聲顯得格外的詭異。

    上首,張笑忠看著眼前的歌舞,對欒敏說道:“欒校尉,你說眼下朝廷大軍圍困涉縣,涉縣兵馬不過三千之數,校尉能抵擋宿元景嗎?”

    “當然可以,不過一個宿元景而已,連我都打不過,如何是王上的對手,等到王上大軍到來的時候,就是他喪命之時。”欒敏得意的說道,目光卻是舞女中間的綠衣女子。

    “老夫曾聽說一隅不敵全國,唐王占據河東路,不知道最後是不是朝廷的對手啊!”張笑忠忽然摸著胡須說道:“畢竟朝廷占據大義,唐王最後能不能取得勝利誰也不知道啊!欒將軍是聰明人,這些事情可要考慮清楚了。”

    欒敏麵色一變,猛然之間反應過來,望著張笑忠,說道:“張笑忠,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欒將軍難道還聽不出來嗎?李自立為王,罪大惡極,朝廷早就傳下聖旨,凡是朝廷的士紳擊殺唐王手下將領,當封賞官爵,若是能擊殺唐王者,當封王爵。”張笑忠笑的站起身來,望著欒敏,說道:“欒將軍,你自己手握三千兵馬,占據涉縣,您能的父親欒廷玉乃是唐王手下第一戰將,欒將軍,這可是您的機會啊!”

    “你讓我歸順朝廷,背叛王上?”欒敏瞬間就明白張笑忠,冷森森的說道:“看樣子你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準備背叛王上了?你們想過了李喬將軍嗎?今日你殺了我,等到王上大軍到來的時候,就是你們滿門抄斬的時候。”

    “這點不需要你所考慮的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就見樓梯上走出一個老者,身穿紫袍者,不是宿元景又是誰,沒想到宿元景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鬆鶴樓,顯然張偉已經放開了城防,讓朝廷的大軍衝進了涉縣,甚至他手下的三千大軍已經盡數殲滅。

    “宿元景,你不過是王上的手下敗將,今日你們殺了我,明日王上必定會滅你們滿門。”欒敏望著眾人一眼,毫不畏懼的說道。

    眾人迎著欒敏的眼神,心中震動,眼神深處甚至還有一絲慌亂,甚至張笑忠心中還有一絲後悔,隻是看著已經入城的宿元景,將心中的畏懼暫時放在一邊。

    “這麼說,你是不想歸順朝廷了?”宿元景麵色陰沉,麵有不善之色,他沒有想到,麵臨這種情況,欒敏居然還不歸順朝廷,難道李真的有如此魅力不成?想到這,心中更是又氣又怒。

    “王上待我父子恩重如山,信任有加,豈是腐朽的朝廷可以比擬的。”欒敏冷森森的一眼,猛然之間衝了上去,將旁邊的一名宋軍士兵大刀搶了過來,就朝宿元景劈了過去。

    宿元景哪想到欒敏在這種情況下,還想著反抗,而且這致命一刀是斬向自己的,宿元景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雙目緊閉,心中一陣絕望。

    “當!”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響起,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怒吼聲。

    “休傷了恩相。”宿元景猛然之間驚醒過來,卻見張迪手執大刀,正在欒敏戰在一起,這才知道自己能保住性命,正是張迪的功勞。

    “,大家一起上,殺了賊子。”宿元景保住性命之後,想到自己的醜態,頓時惱羞成怒,右手揮出,就見數人又衝了進去,和張迪一起,圍住欒敏廝殺。更是有弓箭手不時的射出手中弓箭,騷擾欒敏。

    欒敏的武藝雖然不錯,但是麵對眾人的進攻,很就被張迪刺中,其他的幾個士兵紛紛趁機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王上,王上一定,一定會為我報仇的。”欒敏渾身是鮮血,望著眾人,嘴角流下鮮血,卻是沒有任何悔恨之色,反而閃爍著一絲猙獰和嘲諷。

    鬆鶴樓上一陣沉靜,張笑忠等人眼珠轉動,心中一陣慌亂,望著欒敏的屍體,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心中並沒有任何開心的模樣,甚至還有一些驚恐。眾人應外合殺了欒敏,等於挑戰李的權威,更不要說,欒敏乃是欒廷玉的兒子,乃是李的心腹愛將,現在卻被眾人算計,死在鬆鶴樓,一旦李攻來,眾人就會麵臨李的瘋狂報複。

    “諸位今日殺了叛將欒敏,本官一定會上奏天子,官家必定會不吝賞賜。”宿元景望著欒敏那死不冪目的模樣,卻是得意的說道。

    “恭喜太尉,賀喜太尉。”眾人心中雖然有些擔心,但是這個時候還忍不住上前慶賀。心中卻是想著其他的辦法,原以為欒敏在這種情況,肯定會很識相的放下武器投降,沒想到對方拚死反抗,現在的問題是,宿元景等人一旦戰敗,還能逃走,可是眾人家眷盡在涉縣,想逃跑都是不可能的,最後隻能會被李斬盡殺絕。現在眾人隻能希望宿元景能夠擊敗李了。

    “父親,你怎麼一點都不高興,朝廷大軍入了涉縣,這些都是父親的功勞,父親為何一點都不高興?”張偉有些好奇的望著張笑忠。

    “我想到了欒敏臨死時候的模樣,死不瞑目,目光中的譏諷之色。”張笑忠騎在馬上,和張偉並肩而行,歎息道:“現在我倒是有些後悔了。”

    “父親,那李要均田地,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殺了他,現在不過殺了他一個部將又算什麼,我都聽說了,這次朝廷分三路進攻,李必定不是對手,涉縣既然落入朝廷之手,李想奪回去,將十分困難,涉縣現在有多少兵馬?十幾萬大軍,李能派來多少兵馬?想要奪取涉縣,非三十萬大軍不可。”張偉得意洋洋的說道。

    “雖然如此,但是不要忘記了,李手下兵馬強悍,精兵悍將者不計其數,否則的話,也不會有今日的成就,說實在的,若不是他要動我們的土地,老夫也不會背叛他,他雖然重商,但是商賈哪有什麼地位可言,充斥著銅臭的氣息。”張笑忠搖搖頭說道。

    “父親不必想這麼多,這涉縣就算沒有此事,欒敏也守不住涉縣,看看,他望著小雀的眼神,嘖嘖!”張偉搖搖頭,笑的說道:“父親,您說,我回頭納小雀姑娘為妾,如何?”

    “哼,哪輪到你動手,宿元景這個時候恐怕早就上了小雀的床了,這個讀書人,看上去正氣凜然,實際上,卻是一個衣冠禽獸。”張笑忠冷哼哼的說道。

    “都這個時候都還想著女色,難道不知道李距離涉縣不過兩日的路程了,這個時候不正應該想辦法抵擋李的進攻嗎?”張偉有些不滿的說道。就算是他,也隻是想著戰後納小雀為妾,沒想到宿元景如此急不可耐,讓他十分不滿。

    “他是太尉,你能如何?走吧!”張笑忠心中又是一陣後悔,如此統帥,能不能擊敗李,他心中也沒底了。隻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隻能一條道走到黑。

    大軍行進在官道上,清一色的騎兵,就算是輜重也是由騾子拉著的,有了大量的戰馬之後,李就實現了騾子的量產化,這個負重能力極為不俗的騾子也就成了輜重兵的一員,使得大軍前進的速度加了許多。

    李仍然是穿著一身黑色的盔甲,在黑色的大軍中並不引人注意,甚至手中拿著的也是一柄斬馬刀,和那些士兵們相同。

    “王上,涉縣急報。”一騎戰馬呼嘯而來,就見一名哨探麵色慌亂,衝了上來。大聲說道:“王上,涉縣失守,欒校尉的首級被懸掛在城門之上。”

    李大牛等人聽了一陣嘩然,涉縣易守難攻,三千人麵對十萬大軍的進攻,雖然不是對方的敵手,但是抵擋三五天還是可以的,現在卻突然之間失守,那欒敏就算城池失守,自身也能保全性命。

    “知道為什麼會失守嗎?”李麵色平靜,雖然戰爭將從防禦戰變成攻堅戰,但是李並不擔心,他這個時候更想知道的是,涉縣為什麼會是失守。

    “目前還不知道,涉縣弟兄們正在努力,相信會有更的消息傳來。”那名哨探大聲說道。

    “下去休息吧!”李擺了擺手,暗衛雖然組建的時間比較長,幾乎在各個地方都有密探的存在,但受製於消息的傳送和規模、金錢等各個方麵的影響,使得暗衛在縣一級的編製中,並不十分強大,當然,任何一個密探組織都是這樣的,六扇門也是如此,隻是他們存在的時間更長一些。

    “王上,恐怕是城中有人應外合,否則的話,就算是城池失守,欒敏將軍也是可以輕鬆突圍的,不可能為敵人所殺。”花榮忍不住說道。

    “必定是如此,隻是,本王倒要看看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背叛本王,難道是因為朝廷的封賞嗎?若是如此,就不要怪本王下狠手了。”李聲音平靜,但是周圍的眾人卻是從其中感覺到一股血腥之氣撲麵而來。若真的是衝著朝廷的封賞而來,李要做的就是用鐵血政策對這些家夥下手,讓世人見識到李的殘酷,對於任何背叛者,李和他的手下都會手軟。

    “涉縣易守難攻,恐怕這次要打一場攻堅戰了。”花榮想了想說道:“王上,對方兵馬有十萬人,梁中書還有數萬大軍在後麵虎視眈眈,王上這邊兵馬比較少,是不是多派一些兵馬前來。”

    “花榮啊!兵在精,而不在多。無論是張迪也好,或者是梁中書也好,他們的兵馬都是沒有什麼厲害的地方,若是靠兵馬數量多就能取勝,那我李也不會有今天了。”李不在意的搖搖頭說道:“走吧!讓他們見識一些太原學府工學院的厲害。”李輕輕的夾了一下戰馬,朱龍緩緩而行。

    李從來就沒有像如此這樣,心中充斥著暴虐的情緒,這些將軍們都是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生活,誰也不知道有沒有一天自己戰死在疆場之上,但是寧願戰死,也不願意遭受他人的背叛。欒敏就是被人背叛而死。

    ?

    

Snap Time:2018-07-23 06:32:39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