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二百九十七章遇救


    “公子,這是周淵的信息。”書房中,李結果陳龍遞過來的資料,上麵寫著周淵的一切,若是周淵在這,恐怕會發現,自己回到濟州後的一言一行都在這麵,甚至和自己母親說話的內容都在上麵。

    “周母是一個了不得人,派人送一些銀兩前往濟州,若是周母願意,請周母來我李家莊。”李看著手中的書信,點了點頭,說道:“我振威軍初創,需要大量的人才,既然周淵身家清白,那就能用之,提拔為周淵為軍法官,主管我振威軍軍法,位在都虞候之下。”

    “是。”陳龍聽了之後,雙眼一亮,心中極為羨慕,周淵才多大,居然成了軍法官,位在都虞候之下,也就是李之下第三人,除掉公孫勝、趙鼎之外,就是周淵了。可以說一步登天,相信日後那些文人知道後,也必定很羨慕的。

    “我們的文官太少,這也是千金買馬骨。”李雙目閃爍,實際上,周淵乃文人,文人執掌軍法約束武將,這是文武製衡的道理,在以後李的軍隊體製之中,將會大量的引進文官,或為參謀,或為監督,這遠比任用一個武將更為妥當。

    “公子說有道理。”陳龍有些畏懼的點了點頭,看著周淵的情況,恐怕軍中以後的那些將軍們日子不好過了。

    “軍中情況怎麼樣?哎,我身上有傷,不然的話,就可以和將士們一起訓練了。”李微微有些歎息道。到底是失血過多,安道全醫術雖然厲害,但碰到這種情況,也隻能慢慢修養,免得傷了元氣。

    “這個,公子,將士們訓練很自覺,尤其是近衛營的人。”陳龍神情有些怪異,說道:“將士們都以為是自己的無能,才讓公子受了重傷,所以辛苦訓練,根本不需要將軍們盯著。”

    “那是好事,但是糧草不能虧了。”李雙目一亮,忍不住笑道:“還有,盯著高俅,弄不好,等我的傷好了,我們就能進攻梁山,徹底的解決梁山問題了。”

    “公子認為高俅一定會失敗?十萬大軍,想要失敗沒有那麼簡單吧!”陳龍想了想,有些遲疑的詢問道:“聽說這次還有水師,水陸並進,梁山賊寇如何能抵擋?”

    “隻要拖延時間,封鎖整個梁山,高俅倒是不會輸的,但高俅不會那麼做的,十萬大軍每天要消耗多少糧草?西北正在大戰,童貫數十萬大軍的糧草都是從汴京走的,再多上一個高俅,朝廷支撐不起。”李搖搖頭說道:“更何況十萬大軍,如同泰山壓頂之勢,數月取不下梁山,你說那些人會願意嗎?朝中有些人不知道前線的事情,所以隻能是逼迫高俅了,隻是可憐了高俅了。”

    “是,屬下也聽說高俅行軍緩慢,明明一個月能到梁山腳下,恐怕到梁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是冬天了。”陳龍不屑的說道。

    “冬天好啊!冬天好啊!”李笑的說道:“冬天破梁山的把握更大一些,密切注視一下高俅,等高俅到了梁山之後,我親自其見他。”

    “是。”陳龍點了點頭。

    不過李很就沒有時間去見高俅了,也沒有時間理會高俅,因為李清照生了,為李生了一個女兒,成為李家莊的一件喜訊。

    “嘖嘖,這個小東西,還真像兒小時候。”大廳內,李應笑望著繈褓中的孫女,旁邊柴二娘等人也用羨慕的眼神看著小丫頭,暗中決定,自己也要生一個。

    幾天過去,小孩再也不是皺巴巴,逐漸長開,粉妝玉琢,無論是李或者是李清照,或為俊秀,或為清秀,生出來的孩子自然是不錯的了。

    “父親,我小時候也是這樣?”李望著女兒,心中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這就是自己在這個時代的血脈綿延。

    “哼,可惜了,是一個女兒,兒,若是生一個男孩就更好了。”李應微微有些感慨說道。

    “嘿,我更喜歡女兒。”李卻是親了女兒一下,笑的說道:“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我李的女兒以後就是我們家的小公主,看看這樣子,真是可愛。父親,你們怎麼了?”李忽然感覺後麵的氣氛不大對,回頭望去,卻見諸女臉色大變,就是李應也是麵色陰晴不定。

    “李郎,這公主?”朱鳳英忍不住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隻是隨口一說。這個公主嘛,就是意味著掌上明珠的意思,沒其他的概念。”李這個時候才想起“公主”這個概念在這個時代,隻有一種意義。雖然李野心勃勃,但是這個時候卻不能表現出來。

    眾人一聽這才鬆了一口氣,隻有柴二娘用異樣的眼神看了李一眼。李可是一個膽大包天的主,連皇帝的女人都敢動,還有什麼不能做的。

    “公子,高太尉來了,距離我們隻有兩的路程了。”這個時候,大廳之外,李大牛急切的聲音傳來。

    “走,扶我去見他。”李趕緊招呼李大牛離開大廳。

    “哎,這個兒。”李應目光複雜,擺了擺手,說道:“今日之事,不要泄露出去。大家都是一家人,應該知道這句話泄露出去的後果。”

    “公公所言甚是,媳婦們記住了。”蘭蔻等人趕緊說道。

    “哎!”李應搖搖頭,最後隻能是看著麵前的孫女,自家兒子的心思,李應或多或少的知道,但一直沒有說出來,就是因為李的心思太大了,大的讓他這個做父親的都害怕。

    李自然是不知道自家父親的心思,就算是知道,他也無所謂,有些事情遲早是要發生,現在也是做一個提醒。不過他現在沒時間注意這些事情,因為高俅來了,領著一千親衛前來李家莊,可以說是給足了李的麵子。李也讓人抬著,親自迎接李家莊一之外,以示尊重。不管以後如何,現在兩人還是盟友。

    

Snap Time:2018-07-23 06:31:10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