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二百二十一章大相國寺


    大軍飛奔在汴京到大名府的路上,這次跟隨李出兵的有八百騎兵,這些趟子手雖然有的人是第一次騎馬,但是李命令這些人將自己綁在戰馬上,會騎戰馬的五百人將三百趟子手護衛在中間,那些戰馬就會跟著頭馬飛奔,這樣一來,大軍不但不會因為將士騎術的問題而有所減慢,而且行軍的速度了許多。

    梁師成和蔡京兩人聯手,整個大宋能得罪這兩人的幾乎是沒有,若是加上高俅的太尉府命令,大軍更是暢通無阻了,大軍很就度過了黃河,朝大名府而來。

    麵對這樣氣勢洶洶的大軍,行人紛紛躲在一邊,看著那一身的黑色盔甲和煞氣衝天的軍隊,就知道這是一隻虎狼之師,誰敢擋在前麵,必死無疑。大軍一路衝鋒,李也沒有任何辦法,大名府外,宋江親自領軍來此,誰也不知道大名府的情況了,是不是已經被人攻下,李需要做的就是盡趕到大名府。

    他知道盧俊義等人的死活並不要緊,重要的是,大名府不能出現任何問題,更是不能落入宋江等人手中。這是蔡京和梁師成的底線。

    “柴姐姐,是李公子。”一個路邊攤上,梁紅玉眼尖,一下子就看見騎著象龍的李,忍不住對身邊的柴二娘說道。

    “走,追上去。”柴二娘也看見大軍旗幟上的“振威”二字,知道是李親自領軍,心中更是又愛又恨,想也不想,從懷摸出一錠銀子,就翻身了一邊的戰馬,跟隨在騎兵之後,追了上去。

    “公子,後麵有人追趕我們,應該是柴家小姐。”在後麵的李大牛發現了後麵的兩騎,認出了來者,趕緊上前稟報。

    “讓弟兄們在前麵休息一陣。”李聽了之後趕緊停了象龍,轉過身來,迎了上來,等了片刻,果然看見柴二娘和梁紅玉兩人騎著駿馬趕了過來。

    “李,你真是可惡。”柴二娘一見李就在當年,忍不住一馬鞭抽了過來,哪想到,卻被李眼疾手將馬鞭握在手中,順手一拉,猿臂伸出,就將柴二娘抱了過來。

    “你,你放開我!”柴二娘哪想到李居然如此無恥,聞著李身上的氣息,柴二娘雙頰發熱,忍不住在馬鞍上扭了起來,猛然之間,柴二娘不在動了,臉上發燙,靜靜的坐在那,還想是傻了一樣。倒是李將其放回自己戰馬之上,雙目中露出一絲尷尬來。用自己戰裙折了一下。

    到底是夏天的時候,身上的衣服本身就少,李雖然穿了盔甲,擋住了自身的要害,但是下擺騎馬的時候卻是放在一邊,加上馬鞍本來就沒多大,抱著柴二娘難免會擦家走火。隻是他的臉皮比較厚,發現不對之後,也裝著若無其事的模樣。

    “你剛從大名府出來?”李搶先詢問道。

    “不錯,你這要去大名府。”柴二娘想到了什麼,瞪了李一眼,說道:“都是你這個壞家夥,要不是你,那李固怎麼會告密,盧俊義怎麼會被抓住?我柴家百餘年的算計現在都毀在你的手中。”柴二娘想著這,鳳目一紅,盧俊義被抓之後,使得柴家失去了製衡河北義軍的人選,隨著時間的推移,河北義軍很就會脫離柴家。

    “沒有李固,也會有其他的人的,再說,李固告密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李皺著眉頭,冷笑道:“盧俊義自己作死,還真的以為自己能黑白通吃,卻不知道吳用這個家夥最喜歡的就是陷害對方,加上梁中書這個家夥最為貪財,盧俊義數十年的積累,也不知道有多少財富,梁中書豈會放棄這樣的機會?”

    “總之都是你不好,若不是霸占了盧俊義的女人,豈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柴二娘臉色微紅,但還是大聲說道。隻是這句話明顯是有一絲狡辯的意思在麵。

    李笑的說道:“盧俊義本身就是有問題,想著謀奪河北之地,隻是吳用這些人手段高,盧俊義還沒有發動,就被吳用給盯上了,所以才有此劫,這是他命不好,相對於吳用,他的手段要低上許多。所以隻能是他倒黴。”

    “這麵沒你的因素?”柴二娘不屑的說道:“如今我柴家百餘年的辛苦都葬送在這,你說你該如何賠償我們?”

    “賠償?你以為你們柴家的算計別人不知道嗎?當初你的父親小旋風柴進插手梁山之事的時候,就已經落入別人的視線,現在是盧俊義,下一個就是你們柴家了。”李掃了柴二娘一眼,說道:“若是我是你,這個時候就應該去見你父親,讓你父親立刻前往京師,在京師安住,才能逃過這一劫。”

    “有這麼嚴重?”柴二娘驚訝的說道:“你不會說梁山賊寇也會誣賴我柴家會謀反吧!我柴家可是有趙家所賜的丹書鐵券,當今天子可是殺不了我們家的。”

    “你們真的不會謀反?”李好笑道:“恐怕說的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吳用此人陰狠毒辣,你們柴家有無數錢財,百餘年的積累,若是都掌握在手中,梁山賊寇就能招兵買馬,撼動大宋江山,懷璧其罪的道理你大概是知道的吧!”李掃了柴二娘一眼,心中卻是搖搖頭。

    這柴家人的還是太天真了,小小的丹書鐵券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也是趙家人仁慈,才會讓柴家活到現在,在曆史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號稱有丹書鐵券,可是最後又能如何,不都是死在皇帝的毒酒之下嗎?柴家那麼的多的金銀財寶,梁山賊寇豈會不動心。尤其是現在多了一個盧俊義更是如此了,盧俊義和柴家相交多年,肯定是知道柴家的底細,柴家的那些金銀財寶梁山豈會不覬覦。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柴二娘忽然想到了什麼,忍不住詢問道。

    “自然是前往大名,若是能殺了盧俊義,那是最好,不能殺了盧俊義,也要保住大名府,我還需要大名府給我提供戰馬呢!”李調轉馬頭望著北方說道。

    柴二娘聽了雙眼一亮,忍不住說道:“我也去看看。”

    “你去?”李想了想,最後哈哈大笑,說道:“這樣也好,我相信你們柴家在大名府肯定布下了不少的暗樁,弄不好,我還需要你的幫助,給梁山賊寇狠狠的一擊呢!這些家夥遲早都將是我的敵人,既然如此,還不如先給他們一個教訓。”

    “讓我去見識見識,紅玉,我們回去。”柴二娘招呼梁紅玉說道。李分析的不錯,梁山賊寇是不會放過家財萬貫的柴家,既然如此,還不如和李聯合起來,大家一起對付梁山,未必不能因此保住柴家上下。

    李看的分明,不由的哈哈大笑,他知道柴二娘肯定是動心了,但是他對柴二娘能不能勸說的住柴家上下,卻不抱任何希望,柴家已經沒落了,百餘年的榮華富貴,讓他們血液已經少了當年柴榮的血性,口中雖然說著恢複大周,可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也隻有一個柴二娘在外麵奔波,其他的大好男兒卻是在家中享受。他們已經失去了危機意識,這樣的人焉能奪取天下。

    從梁山賊寇到如今的盧俊義,再到然後的河北義軍,柴家已經失去了更多的機會,像他們這樣的人,就應該躲在家中,憑借著丹書鐵券,過著榮華富貴的日子。可以的是柴進顯然不是這麼想的。

    這一切不是李所能幹涉的,或者說柴二娘知道這麵的情況,隻是她自己不願意承認而已。能支撐她行走江湖,餐風露宿的不就是複國的理念嗎?一旦這種理念被打碎,柴二娘恐怕也不是如此模樣的柴二娘了。

    “二娘,你說你們柴家和盧俊義家的錢財誰更多?”李追了上來,笑的詢問道。

    “你看上了盧俊義的錢財?”柴二娘忍不住望著敖烈,俏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來,說道:“江湖上都說你是點金公子,無論是香皂也好,或者是琉璃鏡也好,你去年都賺了一個盆滿缽滿,怎麼會覬覦別人的錢財?”

    “沒有人不想自己的錢財多一些,。看看當今天子,富有四海,不照樣想著讓我給他賺錢嗎?我李也是喜歡錢財,手上可是有數千人馬,養著這些人都是需要大量錢財的,打家劫舍自然是不能去幹的,但若是能黑吃黑,從敵人手中奪取錢財,還是很不錯的。”李不在意的說道。

    這種錢財李是最想得到,當初在杭州擊敗方百花,讓他賺了不少,後來消滅曾頭市,又讓他得了不少,相對於方百花和曾頭市,盧俊義這個北方大豪,控製了北方的戰馬,錢財更多。若是能吞下盧俊義的錢財,李今年就不用擔心了。相信打著盧俊義錢財的人絕對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梁山賊寇有之,梁中書有之,甚至連身邊的柴二娘或許都有這個心思。

    

Snap Time:2018-07-23 06:32:43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