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二百零五章陰謀


    一夜之間,偌大的汴梁城就傳遍了李的名字,好像這個人事當朝一品一樣,好像這個人是做萬民唾棄的事情一樣。

    “你說,那李何等的可惡,連自己的師嫂都給霸占了,哼哼,這樣的人還是太子的連襟呢?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怎麼想的,居然成了此人的連襟。”

    “是啊!難怪梁溪先生將此人逐出了師門,就是這樣的人,若我有這樣的弟子,也會將他逐出師門,簡直是將整個師門的臉都丟了幹淨了,有機會見到他,我就敢對他吐幾口吐沫。”

    一個酒肆之中,到處都是議論之聲,大家都是在討論李,或者不說李似乎都跟不上時代潮流一樣,一些讀書人更是罵的最凶。毫無廉恥之心,畜生之流等等,都隨之而來,時間最惡毒的罵名呼嘯而來,都成了李頭上的標簽。

    “哼,你們恐怕還不知道,我昨天看見李剛進東京城,就看見王黼的一個如夫人,嘖嘖,當時李見了就走不動腳了,那速度,直接將抬轎的四個人給殺了,將王黼的如夫人當場就給辦了,嘖嘖,你們不知道,李那廝生的五大三粗,整個人身高八丈,就想是一個巨獸一樣,可憐王黼那如夫人就這樣被糟蹋了。”一個人忽然裝著神秘的模樣說道。

    “啊!還有這種事情?”周圍的眾人麵色大變,忍不住驚呼道。

    “哼,這算什麼,去年李防守杭州的時候,一個人殺了一千多人,簡直就是一個殺人魔王。”那人又大聲說道:“我大舅子的三姨母的二表弟的小二子就是在振威鏢局,那李雙臂有千斤之力,否則怎麼會殺那麼多人呢?”

    “也是的,不過,說真的,去年的杭州之戰還真是厲害,李這個家夥憑借手中幾千青壯硬是擊敗了幾萬人,就衝著這一點,這個人就不簡單。”

    “這倒是真的,這樣的膽魄就是一個漢子。不就是玩一個女人,誰沒敢過一件壞事啊!”人群之中立刻就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卻是沒有注意到剛才說李搶了王黼小妾的男子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樣。

    而此刻,在汴河的一個花船上,幾個讀書人正坐在甲板上,一個黑衣士子忽然笑道:“聽說昨天晚上,李一個人將整個樊樓都包下來了,自己在麵玩樂,你們說有這事情嗎?”

    “笑話,李包了整個樊樓?他有這麼多的錢財,恐怕也沒有這樣的體力吧!嘖嘖,我怎麼聽說李昨天晚上去了蔡賊府上,蔡賊還讓的第十三房小妾相陪?”一個士子皺著眉頭說道:“不過,今天一早上起來,議論李的話語還真是不少。這個被梁溪先生逐出師門的家夥,到底是什麼來曆,怎麼感覺幹了許多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嘖嘖,還有人說王黼的如夫人也被李給糟蹋了,現在年兄這又多了一個蔡賊的小妾,還有樊樓的女子,什麼狗皮倒灶的事情,是哪個愚蠢之輩,想要汙蔑人也不能換一種計策,真是無恥。”另外一個白衣書生忍不住不屑的說道:“我怎麼聽說李才進京師,剛剛成為東宮的左率府率,人家自己都分身乏術,哪有機會做這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張兄說的有道理,嘖嘖,還霸占了自己的師嫂,據說李的師父有兩個,一個自然是梁溪先生,一個就是當今,這個師嫂又是誰?”黑衣書生也是哈哈大笑,舉起酒杯,說道:“哎,博人一笑,博人一笑。來,來,喝酒,喝酒。”

    “哎,也不知道李得罪何人,這名聲可是臭到大街上了。”張姓書生惋惜道:“聽說去年的時候,還曾經保護了杭州,為朝廷建功立業了,得官家提拔,還能進入東宮,為東宮效力,眼看著,嘖嘖!”

    “諸位,諸位,你們說,這麵是不是有什麼古怪的地方,我看恐怕是有人不想讓李入東宮,嘿嘿,這李是誰,可是朱家的東床婿,是太子的連襟,這樣的人,若是進入東宮,還不是太子的左膀右臂啊!”一個士子忽然遲疑的說道。

    他的話一出,周圍的眾人頓時麵色大變,誰都知道,現在大宋朝,鄆王和太子爭鬥的不相上下,甚至鄆王還要得寵一些,東宮早就是漏洞百出,若是李前往,恐怕東宮的力量會增加許多,這個時候,冒出來的流言,或許背後有什麼其他的秘密也未可知啊!

    “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想來也是,李才來兩天的時候,京師之中就有如此多的流言,這顯然是不正常的。”黑衣書生聽了之後,忍不住露出一絲厭惡之色,說道:“若真是如此,那就太惡心了,李好歹也是立下戰功的人,滿城居然有如此多的流言。真是可惡。”

    “人家是鄆王,嘿嘿,隻是可惜了李。”白衣書生搖搖頭說道:“現在朝廷如此,若是不製止的話,還不知道這日後天下到底是誰的呢!”

    “還有滿朝諸公也是如此,那鄆王真是大膽,居然連蔡賊和王賊兩人的小妾都被人拿出來了,也不知道這個鄆王是怎麼想的,難道想借兩人之力,狠狠的教訓一下東宮嗎?十分不智啊!不智啊!”一個書生搖搖頭說道:“兩賊雖然可惡,但卻是主掌朝綱,如此明目張膽的借刀殺人,恐怕鄆王的算計不會成功,甚至還會引起兩人的反感,兩人深得官家信賴,若是投靠了太子殿下,鄆王的地位就會難保了。”白衣書生不屑的說道:“雖然不知道是誰給鄆王出的主意,這次那個叫做李的人這次可是走了大運了,這麵任何一條流言,都能要了他的腦袋,但是加在一起,卻是保住了他的性命,相反,鄆王這邊恐怕會出大問題了。”

    眾人想了想也都點了點頭,鄆王這招看上去是增加了李的罪名,但是打擊的範圍太廣,反而給人一種不相信的感覺,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這個李是被人陷害的,甚至連是誰陷害他的都能看的出來。總的來說,這樣的計策太簡單了。在挑戰別人的智商,隻是讓人更加厭惡鄆王,更加同情李。鄆王可以說走一招臭棋。

    蔡府書房內,蔡京靠在躺椅上,旁邊的蔡卻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臉上還浮現出一絲焦急來。

    蔡京好才歎息道:“可惜了,可惜了。”

    “父親是認為李可惜了?”蔡心中一愣,趕緊詢問道。

    “李?哼,不要小覷了李,一個年輕人還沒有一年的時間,就已經走到了如今這個地步,又豈是簡單的人,你就等著吧!”蔡京渾濁的眼睛之中露出一絲智慧的光芒,充斥著陰沉,淡淡的說道:“老夫隻是說鄆王可惜了。原本是有入主東宮的,可惜了,這一次恐怕是沒有人幫他了,陷害別人沒關係,但是一定要將其打死,可惜的是他算計李,不成功也就算了,連選擇的時間都不對,一個才來京師兩天的人,能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呢?隻要是明白人都知道。哎!自己的愚蠢也就算了,偏偏還想著別人也和自己一樣愚蠢,那就是不可救藥了。”

    “父親認為外麵的流言都是假的?”蔡大喜趕緊詢問道。

    “剛開始出現的流言是真的,後麵卻是假的。”蔡京笑的說道:“所以說李不簡單,在短短幾個時辰的時間就能想出這樣的詭計來,而且還能速實施,這說明李手下還有一批人馬,已經進入京師了,否則的話,短短幾個時辰的時間,哪能扭轉局勢,將京師的水弄渾呢?”

    “父親是說,這麵李也在麵推波助瀾了?”蔡能幫助蔡京處理朝政,可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明白了這麵的情況,嘴巴頓時張的老大,李居然會向自己身上潑髒水,想到外麵的流言,蔡一下子感覺自己的腦袋頓時大了起來。

    “虛虛實實,實實虛虛,隻有將事情鬧大,鬧得更加荒唐,才會有人將這件事情當做是一個笑料,才會有人認為是鄆王在陷害李,達到削弱東宮的目的。”蔡京也忍不住點頭說道:“李這個人不簡單。”

    “確實不簡單。”蔡一陣苦笑,虧他還在這想辦法讓蔡京出麵,幫助李脫困呢!感情對方根本不需要如此,幾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搞定,按照自家老子的分析,李根本就看不上這點計策,隨便出個主意就完爆眼下的局麵的,並且直接將矛頭指向始作俑者鄆王趙楷,讓趙楷再次在天子麵前失分。

    “恐怕鄆王也沒有想到吧!嘿嘿,隻是,我們以後恐怕是要換一個人了。”蔡京老眼中迸射出精光,嘴角露出陰沉,麵無表情的說道:“太子不成,鄆王也失勢,這個人可得認真考慮一番。”

    “是。”蔡露出一絲苦澀。他是沒有任何發表意見的權力。

    

Snap Time:2018-07-23 06:32:22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