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百二十八章賈氏


    陽穀,李再次來到這個城市,已經是物是人非了,才幾個月的時間,西門慶已經被人所殺,殺的人是武鬆,但是李還是從麵看出了李瓶兒的影子,這個女人終於為自己的丈夫報仇,等到了陽穀縣的時候,才發現李瓶兒出現在城門下,顯然是早就得到了消息。李並沒有詢問李瓶兒是從那個角落得到自己的消息的,而是直接跟著對方上了獅子樓。

    “獅子樓現在是越來越火了,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有這樣的本事。”李上了第三層,俯視整個陽穀縣,忍不住說道:“你一個女人能做到這個樣子,已經十分不容易了。”

    “再怎麼不容易也是一個女人。”李瓶兒美目瞟了李一眼,然後走到李身邊,聊起李的下擺,在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接拉開了李的褲子,螓首頓時伸了進去,李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下麵一隻長槍沒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身形一陣顫抖,卻是很就享受起來。

    “轉過去。”李並不是聖人,遇到到了嘴邊的肉,豈能不吃,輕輕的拍了一下李瓶兒的腦袋說道。李瓶兒嘴角露出一絲嫵媚來,十分聽話的轉了過去,回頭又說道:“公子,這整個三樓都沒有人上來的,任由公子享受。並且奴家都安排了,這次公子可以盡情享受好幾種風格哦!”

    李雙眼一亮,正待有些動作,忽然外麵傳來一陣吵鬧聲,並且還能聽見一陣腳步聲傳來,李頓時皺了皺眉頭,將李瓶兒輕輕的推開,說道:“有人來了,等下再嚐嚐你的滋味。”

    李瓶兒早就潮漲潮落,聽了之後,隻能是哀怨的望著李,很臉上就露出憤怒之色,她隻是一個小女人,可沒有李那樣的好修養,稍微整理一下,就打開了大門,正待叫罵,卻又收了回來。

    “這位貴人,這三樓是私人地方,不是對外開放的。還請貴人移步二樓。”李瓶兒聲音又恢複了平淡,朝來人行禮道。

    身後的李倒是嘖嘖稱奇,剛才那樣子,李瓶兒明明是要發火的,可是瞬間又恢複了正常,不能不讓李感到驚訝。

    “我是來找李公子的,還請夫人進去通傳一聲。”一個好聽的聲音傳來,頓時讓李心中的火焰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是一個有備而來的人物,能在這個時候找到自己,足見對方是一個有心人。

    “瓶兒,讓這位小姐進來吧!”李想了想,既然是找上門來,李倒是想見見對方是什麼人。

    “是。”李瓶兒這才讓開一條道路,卻是用警惕的眼神望著來者。

    “不知道小姐如何稱呼?”李雙眼一眯,望著眼前的男子,身著白色長衫,腰間係著一件淺綠色的飄帶,飄帶上懸掛著一件白玉,白玉上雕刻著這一隻碧綠鳳凰,看的出來,此玉恐怕是上等的暖玉,不是一般人家能佩戴的起。

    “奴家姓柴。在家排行第二,公子可以稱呼我為柴二娘。”女子也在暗中打量著李一眼,然後朝李行了一個拱手禮,動作十分嫻熟,甚至李還能感覺到這個女子這身裝扮、動作已經很習慣了。

    “柴小姐,請。”李點了點頭,對李瓶兒說道:“瓶兒,上茶!我與這位柴小姐聊聊。”李心中瞬間閃過了無數個念頭,天底下姓柴的不少,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曆。

    “公子倒是厲害的很,西門慶死後,他的家產和女人都為公子所有,那西門慶也是報應,當年他是如此對待自己的兄弟和敵人,現在公子也是這樣對待他。倒是報應不爽。”柴二娘笑吟吟的望著李,雖然是男裝,但是不得不承認,眼前的柴二娘是自己見過最美麗的女人,一笑一顰之間都露出萬古風情,身上閃爍著一絲高貴的氣息,這種氣息恐怕也隻有在太子妃朱璉身上才能體現的出來。可就是她說話,李卻是不喜歡。

    “二娘如何知道我會在陽穀縣?而且二娘來的如此迅速,不會就在獅子樓用餐吧!”李皺了皺眉頭,卻是沒有回答柴二娘的話,嘴角上揚,露出一絲好看的笑容。他是不可能讓柴二娘將話題繼續下去,就算是談判,也得讓自己來主導,尤其是麵對柴二娘這個早有準備的人物,更是要打斷她的部署。

    柴二娘蛾眉觸動,雙目中不由自主的閃爍著一絲不喜。二娘這個名字也隻有親近的人才能叫,李第一次見麵就喊自己“二娘”,讓她感覺不舒服,但是心智如她,很就冷靜下來,用異樣的眼神望著李。對於自己的容貌,柴二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在李眼中,除掉剛開始的一點驚豔之外,再也沒有看見任何的異樣,頓時讓她明白眼前的男子能布下如此大局,顯然不是一般的人。

    “聽說公子是官家的記名弟子,恐怕官家也不會想到自己的記名弟子居然想謀反?”柴二娘嘴角忽然綻放出一絲笑容。

    “啊!”李還沒有說話,卻見門口出,李瓶兒傳來一陣驚呼,頓時搖搖頭,李瓶兒這才反應過來,放下香茗,退了下去,心中還是有些害怕,畏懼的望了背後的房間一眼。

    “二娘說笑了,我李不過是一個商人而已,哪會有造反的心思?”李心中卻是翻起了驚天駭浪,眼前的這個女子是什麼來曆,自己的打算並沒有任何知曉,可是對她卻能一口說出來。

    “振威鏢局看上去是幹走鏢的營生,刀口上舔日子,賺的也是一些辛苦錢,這些人根本不會人所注意,但是世人沒有想過的,是振威鏢局以後在每個城池中都有五百的趟子手,若是大城也就算了,可是在陽穀縣這樣的城池,五百趟子手,足以將縣城攻打下來。公子,小女子說的可有道理?”柴二娘笑眯眯的看著李,說道:“一個城池五百人,不過十年之間,你李手下就有幾十萬精心訓練的趟子手,這些人都是靠著你李生活,都是為你李賣命。嘖嘖,李公子,你可不要說,這幾十萬大軍真的是護鏢的。”

    “小姐說笑了,幾十萬大軍?我都不知道小姐在說什麼?”李聽了之後,端起麵前的香茗喝了以後,然後搖搖頭說道:“李隻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而已,這種事情想都不敢想。”

    “別人不行,並不代表著李公子不行,李公子手中有香皂和琉璃鏡兩樣東西,那可是兩座金山,足以支撐這麼大的動作。公子的鏢局不正是用這種理由誕生的出來的,環環相扣,小女子都有些佩服公子了。”柴二娘也優雅的望著李,美目中露出一絲得意來,說道:“公子這個時候不會是想殺我滅口吧!”說著美目朝外麵望了一眼。

    李也朝獅子樓下望了過去,卻見樓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數十騎兵,雖然身著黑色勁裝,可是難掩對方身上的彪悍之氣,甚至坐下的戰馬也都是遼地的,和當初盧俊義家中的馬匹一樣。李心中一陣長歎,剛才他卻是有殺人滅口的念頭,但很放棄了,現在看來,自己放棄還是有道理的,樓下的一切,說明這個女子身份恐怕比自己想想的更加恐怖。

    “沒想到前朝柴氏遠離朝堂這麼多年,我以為早就忘卻了朝堂之事,沒有想到,柴氏還在關心著天下大事。”李雙眼一眯,忽然笑的說道:“小旋風柴進柴大官人坐鎮滄州,結交各路英雄豪傑,想來是不想做一個富家翁了,也想著問鼎天下了。”

    柴二娘粉臉頓時變了顏色,深深的望著李一眼,臉上逐漸綻放出光彩來,說道:“剛才我隻是猜測而已,現在可以斷定,李公子果然是陰謀造反。”

    李若無其事的搖搖頭,說道:“在世人眼中,我隻是一個商人,但是在世人眼中,你卻是前朝皇室。若是說造反,他們更容易相信你們滄州柴家,而不會相信一個商人的。”

    柴二娘右手顫抖了一下,很就說道:“傳聞李公子風流瀟灑,身邊美女不斷,剛剛這位大概就是獅子樓的掌櫃李瓶兒吧!小女子還知道,李公子離開東京的時候,身邊也有一個美貌女子,而不久之後,就傳出了東京城內又有一位很有名的美貌女子也來到了山東,並且和李公子並行一車。李公子還真是豔福不淺啊!”

    李雙目一眯,這個柴二娘還真是不簡單,居然連這件事情都打探的很清楚,張氏和李清照都不算什麼,但另一個人卻很重要,李師師是誰?那是趙佶的禁臠,雖然按照趙佶的尿性,這個時候或許趙佶又找到了一個替代品,但是李師師曾經還是他的女人,現在被李拐走了,恐怕李再怎麼賺錢也沒有什麼用,必定會找李算賬。這才是問題的關鍵,不可能解決的事情。

    “二娘說的可是李師師李大家,她去山東訪友,正好和我一起,就算是官家知道也,也不會說什麼的。”李故作漫不經心的模樣說道。這件事情他還真的不怕,李師師現在在李清照那,就算趙佶真的找人查訪,也不會找他的麻煩。

    

Snap Time:2018-07-22 22:51:32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