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五十六章舉輕若重


    “殺。”欒廷玉手中的長槍宛若閃電一樣,帶著一無往前的氣勢,朝李刺了過來。他知道隻有擊敗李才能有機會,帶著莊客重新殺回祝家莊,救了祝朝奉。

    “當!”李手中的鐵錘擋在長槍麵前,他感覺到一股大力呼嘯而來,身形忍不住一陣晃動,正待有所反應的時候,麵前的寒光再次閃爍,嚇的手中的另外一隻大錘再次擋在麵前。又是一聲大響傳來,李感覺到麵前的力量是越來越大,好像是一座高山撞來。讓他的身形再次後退,坐下的戰馬也發出一聲聲哀鳴聲,欒廷玉手中的大力,不僅僅是李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就是坐下的戰馬也是如此。

    “殺了,殺了一切反抗的。”在遠處的李應也發現到了問題,心中雖然焦急,但卻沒有任何辦法,在現場也隻有李一個人才能抵擋的住欒廷玉的進攻。

    “殺,殺了他們,隻有殺了他們,我們才能回家。”祝龍望著殺過來的李應,麵色赤紅,雙目中盡是仇恨之色,這個時候,他心中也知道,隻有斬殺眼前的一切,才能平安回到祝家莊。當下手中的長槍朝李應殺了過去,杜興和李敢選了祝虎,李大牛卻是選擇了祝彪,至於梁仲卻是率領三百莊客,朝祝家莊的莊客殺了過去。

    狹小的山道上盡是殺戮,雖然祝家莊的人數要遠在李家莊之上,但是這個時候祝家莊的莊客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心思和李家莊的莊客廝殺,都在關心自己的家人,加上梁仲調配有方,在廝殺的過程中,將那些祝家莊的死忠分子盡數斬殺,那些沒有心思抵抗的人卻是放在一邊。

    當然,眾人的眼神都放在李和欒廷玉身上,這兩人才是戰場的關鍵所在,誰殺了誰,都能改變戰場的局勢。不過索性的是,李應等人的武藝遠在祝龍三兄弟之上,勝局逐漸向李家莊這邊靠攏。

    李卻是麵臨著巨大的壓力,這個時候才知道欒廷玉的恐怖之處,跟上次比武相比,卻是強悍的多,手中的長槍飛舞,若不是李手中雙錘麵積較大,加上自己力量足夠的強悍,根本就抵擋不住欒廷玉的進攻,也隻有自己領悟了舉輕若重的境界之後,手中的雙錘輕飄飄的宛若稻草一樣,在紫陽勁的作用下,發揮出巨大的力量,才能勉強抵擋麵前的一道道寒光。

    “啊!”遠處傳來一聲慘叫聲,然後傳來李應的聲音,說道:“兒,祝龍已經被我所殺,你隻要托住欒廷玉,為父等下來助你。”

    “找死。”欒廷玉聽了之後,雙目中閃爍著冷芒,一道道寒光從欒廷玉手中飛出,一陣陣金鐵交鳴聲傳來,殺的李手忙腳亂,額頭上都露出冷汗來,雙目精光閃閃,這個時候,他的精神是高度集中,生怕欒廷玉手中的長槍從哪個角落現出來,刺入自己身體之中。

    精神高度緊張的李,隻能是揮舞著手中的雙錘,護住胸前的要害,麵前寒光閃閃,隻聽見一陣陣呼嘯聲響起,厲嘯聲在自己耳邊響起。

    一陣陣金鐵交鳴聲在夜空中回蕩,廝殺聲越來越大,許多人都已經被眼前的情況所驚呆,兩個高手在比試,無論是作為進攻一方的欒廷玉也好,或者是作為防守一方的李也好,都已經將周圍的一切拋之腦後,在他們看來,將自己武藝發揮的更加出色,才是最重要的。

    “你還有多少的力氣可以用的?”欒廷玉雙目圓睜,宛若是一個火炬一樣,死死的望著望著李,自己進攻的速度雖然很,但是相比較李揮舞的是重兵器,就算是領悟了舉輕若重的道理,但是畢竟是有力竭的時候。

    “我是年輕人,你已經老了。看看誰先耗死誰。”李咬牙切齒,手中的雙錘揮舞。正是如同欒廷玉所猜測的那樣,就算是紫陽勁,就算是自己力大無窮,可是揮舞一百多斤的錘子,不停的和對方廝殺,不僅僅是精神方麵高度的集中,更重要的是肉身方麵的強悍。現在他能做的就是堅持,誰能堅持到最後,誰才是最有可能取得勝利的。

    忽然,一聲歡呼聲傳來,眾人一陣大叫,李順著目光望了過去,臉上頓時歡喜之色,天光火光衝天,在夜空之中極為醒目,那個方向是祝家莊,祝家莊這個時候起火了,這麵的緣故就是不言而喻的了。扈家莊的人馬已經攻入祝家莊內。

    首先反應的就是那些莊客,這些莊客們紛紛放下手中的兵器,剛才這些人或許還有僥幸心理,但是現在不一樣,明擺著祝家莊已經被攻破,就算是現在回去挽救也已經遲了,隻能是跪在地上,祈禱自己的家人沒什麼事情。

    祝虎和祝彪兄弟兩人也隨之崩潰,祝虎被李敢一刀斬殺,祝彪卻是死在李大牛手中,十幾個死忠的祝家莊莊客被梁仲指揮莊客所斬殺。

    場中眾人紛紛將李和欒廷玉圍在一起,盯住兩人的廝殺。李應等人臉上都露出緊張之色,欒廷玉手中的長槍舞的更,一般人根本就尋找不到對方的蹤跡。

    “欒廷玉,看刀。”遠處的李應終於忍受不住了,手中的飛刀射出,朝欒廷玉後心射來。

    正在廝殺的欒廷玉歎了口氣,無奈之下,長槍朝後挑了過去,身形就想著後撤,對麵的李卻是雙目圓睜,一聲虎吼,戰馬上前,猛的靠近欒廷玉身邊,手中的大錘轟然而下,一錘接著一錘,掀起了滔天的氣勢,宛若猛虎下山,朝欒廷玉砸了過來。

    一寸短來一寸險。隻要等到李靠近的時候,就是李的天下,巨錘揮舞,卷起千斤之力,轟然而下,一錘砸著一錘,連綿不絕。

    欒廷玉無可奈何,隻能是橫過長槍,擋在巨錘之下,卻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李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欒廷玉感覺到雙臂漸漸發麻,最後,坐下戰馬一陣哀鳴,轟然倒塌,連帶著欒廷玉也被壓在馬下,等到反應過的時候,脖子上已經被數柄長槍所抵擋。

    “唉!”欒廷玉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聲,雙目微閉,不得不被李所俘虜。而李卻是丟下雙手鐵錘,身形一陣搖晃,這個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雙臂都不是自己的。

    

Snap Time:2018-07-22 22:51:43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