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三十九章遇虎


    “嫂夫人有事?”李望著眼前的藥膳,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他都能感覺到了自己的內力在運轉,這種血參中蘊藏的能量的確是不簡單,隻是他望著眼前的李瓶兒,總是感覺到李瓶兒好像是有話要說。

    “叔叔,這藥膳雖然威力不錯,但是有一個缺點,不知道叔叔可知道?”李瓶兒望了李一眼,麵色微紅,低聲說道:“不過也沒有關係,大官人已經為叔叔準備好了。叔叔放心使用就是了。”

    “哦,缺點?”李皺了皺眉頭,說道:“不知道嫂夫人可能說的詳細一點。”李放下手中的藥碗,遲疑了一陣說道:“嫂夫人,這個藥膳恐怕來曆不簡單吧!恐怕不管是花子虛也好,或者是蔣竹山也好,都不會有這種藥膳,而且,嫂夫人的氣質恐怕不僅僅是小家碧玉這麼簡單。”

    “叔叔也知道這個藥膳?”李瓶兒雙眼一亮,低聲說道:“既然是如此,叔叔想必也知道我的一點來曆,也相信我是不會害了叔叔的。叔叔,你等下要用的東西就在隔壁。”說著就低頭告辭而去。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想法?恐怕和那西門慶並不是表麵上那樣簡單。”李聞了一下藥膳,他熟悉紫陽勁上的一切,尤其是對這樣的藥膳,每一份藥材都很熟悉,自然是分的清楚藥膳中的成分,是不是有毒藥成分。他趁熱一口氣將藥膳吞了下去,連藥渣子都吃的幹幹淨淨。

    “好厲害。”藥膳剛剛吞入肚中,就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息瞬間衝入五髒六腑,洗刷著周身經脈,李不敢怠慢,趕緊運轉紫陽勁,不停的帶動熱量,使之強化經脈,最後沒入丹田之中。

    也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李圓睜,周身赤紅,褲子被頂起的老高,他猛的站起身來,一掌將旁邊的牆壁打穿,幸虧都是木製的,李才會如此輕鬆突破,等進了另外一處房間,卻見是一個穿著綠色長袍的女子,身體修長,麵色清冷,正在打量著什麼。猛得聽見後麵的巨響,嚇得麵色大變,等到轉身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息撲麵而來,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扔在床上。

    “叔...”女子還沒有來得及喊出聲來,就聽見布帛被撕裂的聲音,然後一股巨大的力量壓了上來,頓時連櫻桃小口都給堵住了,強烈的男性氣息撲麵而來,一下子將她的言語給堵上了,整個腦袋都變的昏昏沉沉的,隻感覺到自己處在雲端之上一樣,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李卻是感覺到自己周身發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清涼所在,不由分說的馳騁起來,整個都好像是騎著烈馬,在草原上奔跑一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將身上的火熱給發泄出來。

    “這個西門慶倒是有些意思,居然為少莊主考慮的如此周道。”楊寅和李大牛守在第二層的入口處,聽著三樓傳來的一陣陣喊叫聲,頓時嘿嘿的笑了起來。

    “不對,那西門慶不是說,自己帶來的女子是他的婆娘嗎?哪有人將自己的婆娘送給被人玩的?”身邊另外一個莊客遲疑的說道。

    “哼,這有什麼奇怪的,想來那婆娘不過是一個姬妾而已,聽說那些文人們經常將自己的姬妾送給自己朋友玩弄呢!”楊寅不屑的說道:“再說了,能服侍我們少莊主的,普通的庸脂俗粉也能拿的上台麵來?西門慶雖然是有些錢財,但哪是我家公子的對手,現在是有求我們公子,還不是乖乖的將姬妾送給我們公子,嘖嘖,看看,我們公子爺的戰鬥力,都一個時辰了。我看,那女子恐怕沒有見過我們公子爺這麼強大的男人。咦!來人了。十個矮子,怎麼來這了,站住,你是什麼人,今天獅子樓二三兩層都被我們給包了。”

    “讓開,我來找我婆娘的。”那矮子望著楊寅等人麵色變了變,目光中露出一絲慌亂來,但是想到了什麼,還是大聲說道。

    “吵什麼,這也是你吵的地方?看看你這樣子,你婆娘,你婆娘是誰?看你這樣子,想必婆娘也好不到哪去,你認為我家公子會看上你家婆娘?”楊寅不屑的說道:“些離開這,我家公子正在練功,若是壞了我家公子的好事,你有幾個腦袋的。”

    矮子一陣遲疑,但是想到什麼,還是大聲說道:“有人告訴我了,我家婆娘就在樓上。你們讓開,不然,就怪我不客氣了,些讓開。”矮子忽然朝樓上衝了上去。

    “兄弟,擋住他,說了你家婆娘不在上麵,沒聽見嗎?”楊寅見對方還在望上衝,生怕壞了李的好事,更何況,現在服侍李的乃是李瓶兒,是西門慶的姬妾,若是被此人傳揚出去,恐怕也不是是很好事。想到這,頓時一腳踢了過去,隻見矮子一滾,從二樓一直滾到一樓中間的樓梯上,頭上頓時流出鮮血來。

    “都說了,你家娘子不在上麵,上麵的隻是我家公子的一個相好,我家公子才來陽穀縣幾天的時候,怎麼可能認識你家娘子呢?你是不是被人騙了?”楊寅見對方額頭上留下鮮血來,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冷哼哼道:“要不,你在這等著,等我家公子練功結束,再來見你。”

    “不行,我一定要上去,我要見我家娘子。”矮子有所意動,但是想到了什麼還是想著衝上去。

    ?“住手。”楊寅心中微腦,就想著衝上去,但是耳邊卻是傳來一聲嬌喝聲,卻見李瓶兒身上披著一件長衫,走了出來,楊寅看的分明,雙眼一眯,卻是不敢說話,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

    “你是什麼人,獅子樓豈是你能上來的?還不給我退下,這三樓就隻有我一個女子,你上來做什麼?”李瓶兒忽然感覺到什麼,粉臉一紅,趕緊雙腿緊閉,隻是一絲怪異的氣息還是在樓梯口流了出來,李瓶兒粉臉更紅,宛若要滴血,狠狠的瞪了矮子一眼,轉身就上了三樓。

    “這下你放心了吧!就算有什麼事情,也不是你家娘子,我家公子豈會看上你的娘子,剛才那位,恐怕比你家娘子要好上千百倍吧!走吧!走吧!這點錢給你包紮一下傷口。”楊寅從懷掏出十幾塊銅板來,扔給矮子,一臉嫌棄的樣子,將其趕走。

    “難道真的不在這,西門大官人這是在騙我?”矮子一陣遲疑,低聲說道。楊寅和身邊的莊客卻是聽的清清楚楚,相互望了一眼,麵色更是變了起來,按照招呼身後的莊客,將二樓把守的嚴嚴實實。

    ?

    

Snap Time:2018-07-23 06:30:53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