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龍狂兵》全文閱讀

作者:說夢煮酒  邪龍狂兵最新章節  邪龍狂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邪龍狂兵最新章節第2842章 大衍幻境(18-11-18)      第2841章 六根清淨竹(18-11-18)      第2840章 悶心發大財的準則(18-11-18)     

第2798章 果然是中山狼

  八匹龍馬,再加上這一輛宮殿式的馬車,價值何止百萬黑晶石。
  一般說來,這樣能橫渡虛空的寶貝,都掌握在絕世強者的手中。
  普通的修士,就算是能夠得到這樣的寶貝,也會被人搶去。
  一個七次雷劫的螻蟻,居然擁有這樣的重寶,說出去誰都不相信。
  所以,這五個真仙強者,才會認為楊飛不過是馬車夫而已,主人另有其人。
  一時之間,四人都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嘴巴。
  那中年男人目光閃動,看了楊飛一眼,眼眸中頗有些意味深長之意。
  楊飛心中暗自冷笑。
  他出於道義救了這五人,心中並不後悔。
  可是,如果這五人敢動什麼歪腦筋的話,楊飛一樣辣手無情。
  這五個真仙強者,在別人的眼中,的確夠強大。
  可是在楊飛看來,不過是螻蟻而已。
  一時之間,氣氛十分詭異,平靜得極為可怕,猶如暴風雨之前的安靜。
  楊飛依然駕著馬車,臉色一片淡然,眼睛看都不看身後五人。
  八隻龍馬向前奔馳,咆哮嘶吼,破開虛空,猶如一道金色的閃電。
  終於,老人咳嗽了一聲,打破了這詭異的平靜。
  “無論怎麼說,都要多謝小友的救命之恩。”
  “要不是你仗義出手,我們可就喂了虛空巨獸了。”
  說到這,老者向楊飛微微抱拳,目光低垂,誰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中年男人臉色有些難看。
  不過,他還是跟在老者的身後,向楊飛拱拳行禮。
  “是啊,要多謝小友的救命之恩。”
  “我叫司馬南,是北部皇域天湖學院的大院士。”
  他說到這,指著老者介紹。
  “這位是昌叔,也是我天湖島學院的大院士。”
  “那邊的三位女子,都是我天湖島的弟子,分別是劉瓊,夏秀、阿元……”
  司馬南話還沒有說完,楊飛就揮了揮手。
  “不過是萍水之交而已,各位的尊姓大名,對我來說沒什麼用。”
  “再走一程,避開了虛空獸,你們就下去吧,我不習慣和陌生人同行。”
  司馬南聽著這小子說話如此無禮,頓時臉色一沉。
  其他的幾個人,臉上同時變色。
  昌叔眯起了眼睛,眼眸中隱約露出幾絲寒意。
  那瓜子臉少女夏秀,更是勃然變色。
  “小子,你也太囂張了。”
  “你這樣的螻蟻,要是在北部皇域,就連和我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你知道嗎?”
  楊飛不由得哈哈一笑,眉頭上豎。
  “就算你們是神尊天王,老子也不見得鳥你們。”
  楊飛說到這,一揮袍袖,聲震虛空。
  “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各位已經遠離虛空巨獸,現在就請離開吧。”
  楊飛這話一說,簡直就是驅趕眾人離開,五人臉色更是難看。
  圓臉女孩阿元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什麼,最終卻喪氣地低下了頭。
  那中年男人再也忍耐不住,上前一步,擋在楊飛的麵前。
  “我們要是不離開呢,你能怎麼樣?”
  那有幾分成熟味道的女子,也上前一步,眼眸中有幾分輕蔑之意。
  “就是,在這虛空之中,你把我們丟下,萬一再遇到虛空巨獸,豈不是害了我們的性命?”
  楊飛的眼神,危險地眯了起來,好像一條線。
  這幫家夥果然是中山狼啊!
  對付這樣的人,楊飛殺了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就在這時,那老者突然揮了揮手,神色變得溫和起來。
  “大家不要吵了,既然這位小友不歡迎我們,大家就此離開吧。”
  “如此,大家留得一份情麵,日後好相見。”
  那司馬南愣了一愣,昌叔的為人,平時可不是這樣寬宏大量的。
  在司馬南看來,楊飛不過是個七次雷劫的小小螻蟻。
  這樣的螻蟻擁有八匹龍馬馬車,本身就是取死之道。
  就算是司馬南等人動手,搶了這小子的馬車,他也隻能埋怨自己沒有本事。
  不過,昌叔可是七轉真仙,在天湖島學院的身份,比司馬南還高。
  既然昌叔已經發話了,司馬南也不好說什麼,隻好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瓜子臉的女孩夏秀,還想再說什麼,昌叔暴喝一聲。
  “夏秀,不許再說話。”
  夏秀臉色一白,恨恨地低下了頭。
  她的眼睛偶爾翻了起來,看著楊飛,眼神之中卻滿是惱恨之意。
  阿元可憐巴巴地看著楊飛。
  “大哥哥,我們下去之後,要是再遇到虛空巨獸怎麼辦……”
  楊飛還沒有等她把話說出來,就打了一個手勢,止住了她的話頭。
  “你叫阿元是吧?你可以留在馬車之上,其他的人,就請吧。”
  楊飛的性格,向來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這圓臉女孩對楊飛謙遜有禮,楊飛沒打算和她為難。
  阿元愣了一愣,隨即紅暈上臉,低下頭去,聲音微不可察地說道。
  “謝謝小哥哥好意,不過,我還是和師姐們一起好了。”
  那夏秀一聽楊飛這話,顯然在阿元和自己之間分了高下,不由得冷笑一聲。
  “阿元,我可沒有想到,你還有這等狐媚功夫,這才剛剛見麵呢,就對上眼了嗎?”
  這一下,阿元頓時又羞又惱,眼睛飛快地看了楊飛一眼,連連跺腳。
  “師姐,你就是愛胡說八道,這話真是說得難聽死了。”
  夏秀冷笑了一聲,滿臉譏誚之色。
  “誰知道呢,這馬車夫隻把你留下,真不知道安的什麼心。”
  他直接把楊飛當成了馬車夫,說話十分尖刻。
  楊飛懶得聽他們爭吵,森然冷笑。
  “廢話什麼,給我滾!”
  他說著,長袍一拂,便閃身進了馬車車廂,直接把五人丟在外邊。
  司馬南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想要說什麼,卻被昌叔按住了手。
  昌叔的聲音,傳入了司馬南的耳朵之中,壓得很低,卻是神念傳音。
  “這小子怎麼配擁有這樣的寶物?這龍馬馬車的主人,恐怕不是這小子。”
  “得罪這小子事小,要是得罪了某個大人物,咱們可就糟糕了。”
  司馬南聽昌叔的話,說得有理,苦笑了一聲。
  “這小子好生無禮。”
  “這虛空之中,沒有龍馬馬車,如果再遇到虛空巨獸,可十分危險。”
  司馬南說到這,聲音之中,已經滿是壓抑不住的殺意。
  “反正這虛空無人,馬車之中也沒有強者的氣息,反正這虛空無人,咱們還不如……”
  司馬南說著,狠狠地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一張臉上陰森可怖。
  

Snap Time:2018-11-22 02:20:36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