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龍狂兵》全文閱讀

作者:說夢煮酒  邪龍狂兵最新章節  邪龍狂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邪龍狂兵最新章節第2842章 大衍幻境(18-11-18)      第2841章 六根清淨竹(18-11-18)      第2840章 悶心發大財的準則(18-11-18)     

第2795章 哥是純潔的男人

  楊飛看著兩個女孩溫柔的眼神,頗有些膽戰心驚。
  “你們兩個要幹什麼?哥可是個純潔的男人。”
  憐星格格嬌笑,邀月卻紅著臉啐了楊飛一口。
  這個混蛋男人,就算是耍賴調笑,也都讓人心動不已。
  兩個女人都是傾城傾國的絕色,一旦神魂被修複,便恢複了特有的靈氣和高貴之意。
  楊飛看著兩個女孩含情脈脈的樣子,不由得心中大樂。
  楊飛帶著邀月和憐星出關,沿著密道直接上了聖山之巔。
  這3日之內,柳狂人已經重新統一了太初教,主要叛逆者都被處死,餘眾一概無罪。
  至於那些主動歸降的修真勢力,柳狂人全都笑納了。
  一時之間,太初教人才濟濟,實力鼎盛,比叛亂之前更加強大。
  歸降的修真勢力中,隻有火鳳一族,被待若上賓。
  這當然是因為楊飛的關係。
  柳狂人聽教眾通報,楊飛和邀月、憐星來訪,頓時哈哈大笑,親自迎出正門。
  楊飛和邀月憐星,站在大門之外。
  隻聽到豪邁的笑聲響起,柳狂人帶著十餘個真化弟子,迎了出來。
  狂人親自向楊飛行禮道謝。
  “楊飛兄弟,要不是你力挽狂瀾,我柳狂人早就屍骨無存了,請受我一拜。”
  柳狂人說完,就要向楊飛跪下去。
  楊飛上前兩步,托住了柳狂人,連稱不敢。
  柳狂人突然察覺到,楊飛的體內,多了一股混沌悠遠的氣息,不由得猛然吃了一驚。
  “你的修為,又大大增加了。”
  “真是難以想象,你以陽神修為,居然擁有這般神通。”
  “和你比起來,我們這些老家夥,都沒臉見人了。”
  兩人說話之時,從大廳之中,飛快地跑出一個女子。
  她柳眉彎彎,眼若寒星,臉上還約莫有幾分稚氣,顯得十分嬌美。
  那女子走到楊飛的麵前,向他一拱拳,頗有幾分英姿颯爽的味道。
  “楊兄,還記得我嗎?我是柳若兮。”
  楊飛可沒有想到,柳若兮換了女兒裝,如此漂亮,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
  邀月和憐星跟在楊飛的身後。
  兩人對視了一眼,不著痕跡的靠近了楊飛兩步,樣子十分親密。
  楊飛看著柳若兮興奮的樣子,微微一笑。
  還沒有等他說話,柳狂人就在一旁搖了搖頭。
  “若兮,我和楊飛小友平輩論交,你應該叫他叔叔才對,不能亂了輩分。”
  柳若兮頓時跺了跺腳,大發嬌嗔。
  “我不管,我偏偏就要叫楊飛為楊兄。”
  柳狂人很是寵愛自己的這個女兒,聞言隻是搖頭,卻沒有再堅持再下去。
  柳狂人親自把楊飛引進大廳之中,柳若兮指揮婢女端上靈茶,十分親熱。
  楊飛見這父女倆待自己親厚,心中也很樂意。
  雙方聊了一會兒,楊飛帶著邀月和憐星,向柳狂人告辭。
  柳狂人大感意外,他這番全仗楊飛之力,方才奪回了太初教。
  要是換了旁人,就算不居功,也難免有幾分得意。
  然而,楊飛卻一句不提,這讓柳狂人更加佩服楊飛。
  柳若兮見楊飛要離開,生起了無比眷戀之意。
  他原本就是大小姐的性格,自幼在聖峰之巔長大,向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可是三天之前,楊飛展現的絕世神通,徹底懾服了這個大小姐。
  她在楊飛的麵前,十分乖巧溫柔,好像個小丫鬟似的。
  此刻見楊飛要離開,;柳若兮頓時紅了眼眶。
  “飛哥,你要去哪?我還能見到你嗎?”
  楊飛苦笑著,然後歎了一口氣。
  “我們要回萬神大陸了,那五等位麵之中,還有許多俗事未了。”
  柳狂人嘿了一聲。
  “那萬神大陸有什麼好玩的?靈氣稀薄,又沒有什麼強者。”
  說到這,柳狂人看著楊飛,臉上全都是豪邁的笑意。
  “楊兄,你要是看得起我,就留下吧,等我退位之後,你便是下一任的聖教主。”
  柳狂人說到這,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看了身後的柳若兮一眼。
  “另外,我看若兮這丫頭也不小了,就讓她跟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父親,你胡說什麼呢?”
  柳若兮頓時羞得滿臉通紅,一邊嬌嗔地捶打著柳狂人的肩膀,一邊卻偷偷瞄著楊飛的反應。
  柳狂人哈哈大笑,一雙老虎一般的眼睛,卻盯著楊飛的臉色。
  “楊兄弟,我柳狂人縱橫一生,從來沒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但是這一次,卻被你的風采折服了,你看我這提議如何?”
  楊飛苦澀地笑了笑,向柳狂人拱了拱拳。
  “聖教主美意,我心領了。”
  “不過我這人生來懶惰,要讓我當了這聖教主,不免誤了太初教的大事。”
  楊飛說到這,看了柳若兮一眼,心中有些為難。
  “令千金和我一見如故,原本是極為要好的朋友。”
  “不過我有天大的強敵,虎視眈眈,若兮聖女,跟在我的身邊,可十分危險。”
  狂人一拍桌子,臉上神色多了幾分怒意。
  “到底是什麼人要和楊兄為難?”
  “隻要楊兄一句話,我柳狂人願為楊兄衝鋒陷陣,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楊飛想起了中央昆侖神界的帝天,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我這強敵非同小可,越是好朋友越不能連累,有機會我會告訴教主的。”
  有狂人人老成精,一看楊飛的樣子,就知道必有隱情,當下哈哈一笑。
  “好,不過楊兄要是有事不叫上我,未免太過小看我柳狂人,這我可不依。”
  楊飛謙遜地說了兩句,柳若兮看著楊飛的眼神之中,卻變得有些哀傷。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晶瑩的淚珠,滾來滾去,緊緊咬住了下唇,一言不發。
  柳狂人見楊飛執意不肯留下,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他取出一麵金牌,隻見那金牌之上,符文閃動,卻是教主的令牌。
  柳狂人將金牌遞給楊飛,淡淡地說。
  “這是教主令牌,見金牌如教主親臨。”
  “就憑這一塊令牌,你到九鳳大陸任何一個太初教分舵,要人要東西,悉聽尊便。”
  楊飛推辭不過,隻好收了那教主金牌,像柳狂人和柳若兮告辭。
  柳若兮見楊飛帶著邀月和憐星走出大廳,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柳狂人撫著她的秀發,歎了一口氣。
  “女兒,楊飛可是一條真正的神龍,日後龍躍九天,絕對不會困在這九鳳大陸,你還是忘了他吧。”
  柳若兮咬著下唇,下唇都見了血,眼淚嘩嘩而下。
  (本章完)
  

Snap Time:2018-11-22 02:29:33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