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全文閱讀

作者:木嬴  以嫡為貴最新章節  以嫡為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以嫡為貴最新章節新文《歡喜記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結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戰(18-03-03)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結局

  
  沒人能料到,這一場因王爺身世之謎而引起的戰爭,在激烈奮戰了數月後,因為一場喜宴而結束。
  楚三為了能早日迎娶凝郡主,孤身闖敵營,活捉了敵軍大將,成為軍營津津樂道的談資。
  但誰能想到,楚三捎帶手抓回來的男子身份更尊貴。
  他乃北涼太子的嫡次子,厲郡王嫡親的胞弟。
  這一場戰爭,就因為他被大周活捉,讓北涼投鼠忌器,倒置幹戈。
  北涼厲郡王是北涼老皇帝最疼愛的孫兒,而厲郡王最疼愛就是這個比他小兩歲的胞弟。
  北涼皇帝垂垂朽已,北涼太子已臥床半年,北涼君臣心都有數,北涼太子熬不到北涼老皇帝駕鶴西歸那的一天,北涼皇位會由厲郡王直接繼承。
  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
  北涼對大周開戰,還是因為王爺的身世,厲郡王並不讚同,隻是北涼皇帝憋著一口怒氣,一意孤行。
  現在厲郡王的胞弟被抓,哪個大將軍敢不顧他的生死和大周拚個你死我活?
  九族不要命了還差不多!
  這也是北涼在和大周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突然退兵的原因。
  這一仗,打了數月,北涼並沒有占到什麼便宜,那時候還隻是楚大將軍一人坐鎮邊關,蔣老將軍從旁協助,如今王爺回來了,楚離也能獨當一麵。
  北涼想要吞並大周,打的大周俯首稱臣的野心不可能會實現。
  再打下去,隻會勞民傷財,甚至有可能丟掉城池。
  主動挑起戰亂,最後投降求和,那太丟人了。
  不如趁著現在局勢還沒有到那一步,趕緊收手,有厲郡王的胞弟擋在前麵,也能堵住滿朝文武的悠悠之口。
  就這樣,北涼求和了。
  得知自己抓的是厲郡王的胞弟,楚三還有點懵,“他不是北涼趙大將軍的兒子嗎?”
  他當時想的是不止老子,他連人家兒子都一並活捉了回來。
  他單純的隻是為了顯擺一下,才強忍著麻煩沒把人殺了,帶回了軍營。
  楚三後怕連連,這麼一個身份尊貴的人,他當時要是真沒忍住,那大周和北涼的戰爭可就沒完沒了了。
  活捉了北涼厲郡王的胞弟,還不知道,大周將士們對楚三無語了。
  不過更多的還是替他感到高興。
  皇上賜婚把凝郡主嫁給鳳大少爺,他結親,挾持凝郡主私奔,是犯了死罪的,楚大將軍教子無方,皇上都仗責了他三十大板,當然,對一個大將軍來說,三十大板那都是小傷,打完了,楚大將軍走著回將軍府的,重要的是丟了臉麵。
  這一場戰打了許久,因為楚三誤打誤撞而握手言和,楚三立了大功。
  功過相抵,再打個三五十大板,維護一下皇家威嚴,這事就算過去了。
  京都,禦書房。
  楚三活捉了敵軍大將的事,楚離為了替楚三請功,親筆寫了奏折六百加急送進京。
  皇上看過後,龍顏微怒,臭了張臉道,“以為活捉個敵軍大將,等他回京,朕就不剝他兩層皮了?”
  搶親就是犯法的,何況搶的還是聖旨賜婚,決不能容忍。
  而且活捉敵軍大將,孤身一人闖敵營,他以為他有三頭六臂呢,要是被敵人活捉了,他想過後果沒有?
  行事如此毛躁,哪有半點楚大將軍的沉穩,簡直有辱楚家門楣!
  皇上是越想越來氣,越想越火大。
  福公公還有當時在禦書房的幾位大臣,都勸皇上息怒,別氣壞了身子。
  剛勸動皇上,外麵又傳來捷報,兩封信就隔了一刻鍾。
  前一封信不算太重要,所以隻六百加急,後麵這封太太太重要,是八百加急,日夜兼程。
  可憐皇上方才那通火白發了,看到楚離最新讓人送進京的奏折,皇上一口老血卡在喉嚨,沒差點噴出來。
  這……這……怎麼能這樣?!
  幾位大臣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是捷報嗎?
  為什麼皇上是這樣的神情?
  護國公小心翼翼問道,“皇上,您沒事吧?”
  皇上嘴角扯了又扯,道,“朕沒事。”
  皇上,你這表情可不像是沒事的樣子啊,不是打了勝仗嗎,怎麼皇上不大高興?
  皇上能高興嗎,剛剛劈頭蓋臉的數落了楚三一通,連帶著楚大將軍都罵了幾句,轉過臉,這封睫毛就送到他手來了,哪怕晚半天,他都不會這麼尷尬。
  要他這個做皇帝的怎麼開口,就是他剛剛責怪性子衝動,做事顧頭不顧尾的楚三,夜闖敵營,活捉了北涼厲郡王的胞弟,逼的北涼求和。
  可皇上再不開口,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
  福公公見幾位大臣心急知道邊關情況,小心翼翼的把戰報拿在手,臣給護國公過目。
  護國公看過後,腦門上一摞黑線往下滑,其他幾位大臣也是憋笑不止。
  他們都要懷疑這兩份奏折是不是離王世子故意前後腳送來的。
  護國公率先笑道,“以前皇上就誇楚三少爺有楚大將軍的風骨,將來必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皇上看人果然很準。”
  那幾位大臣瞅著護國公:國公爺,你這拍馬屁的功夫可以啊。
  皇上輕咳一聲,道,“北涼既然有心求和,我大周也不願百姓受戰亂之苦,有關求和事宜,有勞護國公去邊關和離王商議,將此事商定,盡還百姓一個安居樂業的生活。”
  護國公跪下接旨,沒有耽擱,即刻啟程去邊關。
  北涼送了求和書,楚離還把厲郡王的胞弟留在軍營多待了幾天,直到王爺和王妃還有楚大將軍他們都來了軍營。
  王爺親自見了北涼使臣,北涼使臣希望大周放了那些被俘虜的北涼將士,王爺道,“在放他們之前,本王有個疑惑,到底是誰蠱惑北涼皇帝,說本王生母乃北涼人?”
  不隻是北涼人,還是北涼皇帝當年過門就葬生火海的太子妃。
  王爺在這時候問這個問題,顯然,北涼不給個答複,這俘虜是別想那麼容易放了。
  北涼使臣有些為難,王爺就道,“不方便說嗎?”
  北涼使臣則道,“王爺息怒,倒不是不方便說,隻是說出來,恐有挑撥離間之嫌。”
  王爺眸光一縮。
  楚三呢喃出聲,“挑撥離間?誰挑撥離間?”
  北涼使臣默了下,道,“是離王府老王妃給我們皇帝送的信……。”
  楚三倒吸一口氣。
  這是禍起蕭牆,殃及兩國百姓啊。
  北涼使臣見王爺臉色冰冷,忙道,“這事,我沒有半句虛言,那封信還在我們皇上手中,信是離老王妃親筆所寫,信上有印章能證明她的身份,這會兒信應該已經在送來邊關的路上了。”
  離老王妃是離老王爺的枕邊人,她寫信告訴北涼皇帝,離王的生母乃是他們北涼皇帝當年被活燒死的太子妃,由不得他們皇帝不信。
  這戰亂是北涼挑起的,卻是為了討一個公道。
  楚三冷冷道,“你們北涼皇帝能不能動動腦子好好想想,離老王妃不是離王生母,這事我不信你們北涼皇帝會不知道,離老王妃現在被貶去看守皇陵,她心中憤恨,卻拿王爺沒輒,正好王爺身世成謎,碰巧老王爺又曾去過北涼,就借你們北涼之手報仇,你們北涼就這麼甘心成為老王妃手的屠刀?”
  其實老王妃說的都是實話。
  王爺的生母的確是北涼太子妃,但真算起來,又不是。
  老王爺娶的是和他一同跌入異世的聖女。
  但這件往事,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就是老王妃都沒有確鑿證據,她憑的隻是她離老王妃這個身份,她說枕邊人的是非,更容易叫人相信一點。
  其實當初北涼皇帝準備給自己討一個公道的時候,北涼就有大臣說這封信不足為信,當年太子妃被活燒的麵目全非,是北涼皇帝親眼所見,當時已經確認了是太子妃無疑,難道北涼皇帝當年認錯了屍體?
  隻是北涼皇帝一意孤行,誰也阻攔不了。
  現在楚三拿這話搪塞北涼使臣,北涼使臣啞口無言,“誰,誰能想到離老王妃會騙人,會這麼歹毒編排離老王爺的不是?我們皇帝登基幾十年,後宮美人無數,對過世的元皇後一日不忘,這才,這才上了當……。”
  北涼使臣有些心虛又有些理直氣壯,他們可以承認皇上上當了,被人利用了,但大周離老王妃騙人,存心挑事,更是罪不容赦。
  這一次見麵,王爺讓北涼使臣帶了一半的俘虜離開。
  兩天後,那封高密信就送到王爺手中,的確是老王爺的親筆信,上麵還有她的印章。
  本來,王爺念在老王妃給老王爺生兒育女的份上,留她一條活路,現在,卻是留不得了。
  等處理完邊關和親之事,大軍就班師回朝了。
  坐在馬車上,掀開車簾,還能隱約看見清州高聳入雲的雪山。
  明瀾多麼想在回京之前,先回大離看山兒一眼,隻是她回大離一趟,至少要待兩個月,隻能暫時把這念頭打消。
  除了明瀾對大離心心念念,再就是王爺和王妃了。
  看著雪山,王妃淚眼朦朧,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明瀾和凝郡主把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都告訴了王妃,尤其是昭寧郡主嫁人這件事,說的事無巨細,告訴王妃,昭寧郡主嫁的西秦大皇子人不錯,讓她安心。
  跌入異世後,王妃就一直在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每一天都在煎熬。
  她不知道老王爺和昭寧郡主這些年並沒有像他們以為的那樣,老王爺沒有被人囚禁,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他是大離朝高高在上的皇帝,雖然這個皇帝過的有點累。
  但,凡是聖明賢君,就沒有過的不辛苦的。
  昭寧郡主也沒有王妃想的那樣挨打吃不飽穿不暖,隻是比起在離王府時,少了幾分恣意,老王爺不許她隨便上街亂逛,吃的是錦衣玉食,穿的是綾羅綢緞,隻是身邊隻有老王爺陪著,少了王爺和王妃還有兄長的陪伴而已。
  現在昭寧郡主嫁人了,有老王爺護著,王妃不擔心她過的不好,隻是想念女兒而已。
  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能親眼見見她。
  至於昭寧郡主的模樣,楚離畫了畫像,有幾分像她,有幾分像王爺。
  說到王爺,不得不提一句不公平。
  明瀾他們跌入異世,王妃問一句,他們就巴拉巴拉倒豆子,大大小小,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和王妃說。
  可是等他們說完,問王妃,他們掉到了什麼地方?
  王妃三緘其口,一個字也不說。
  虧啊。
  人家都說秘密換秘密,他們這邊竹筒倒黃豆,把老底都交代了,可對王爺和王妃的經曆卻是一無所知。
  越是不說,大家就越好奇。
  畢竟當初他們也看到過兩個畫麵,一個是王爺在挖坑,王妃站在坑邊的場景。
  另外一個就是發洪水,王爺和王妃泡在水……
  除此之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但,之前王爺和王妃關係一般,但是從異世回來,王爺和王妃的關係好的不行,好的所有人都吃驚,就連楚離都懷疑王爺是不是給王妃灌了什麼迷魂湯,對他這麼好了。
  在楚離刨根問底下,王妃說了一點點。
  楚離問他們挖坑做什麼,王妃說王爺挖坑是為了狩獵,至於泡在水,當時他們待的地方發洪水,淹沒了村莊,王爺起初在救人,她也幫忙,隻是力氣小,再拉人的時候被洪水衝進了水,王爺為了救她,兩人抱著那根木頭,在水泡了一天一夜。
  在跌入異世後,王妃和王爺形影不離,要不是王爺護著,她早沒命了。
  一同經曆了生死,同甘苦,共患難,還有什麼心結解不開的?
  王妃不願說,也沒人再也沒人敢逼問,反倒是王妃,山兒留在了大離,王妃舍不得,卻又無可奈何,她知道明瀾比她更不願意骨肉分離,她能做的隻有催楚離和明瀾再給她生一個孫兒。
  大軍班師回朝,皇上率百官出城十相迎。
  楚大將軍把楚三綁了,背上塞了根荊條,一腳踹了屁股,直接將楚三踹到皇上跟前。
  楚大將軍跪下請罪,“臣教子無方,請皇上責罰。”
  皇上一臉笑容的把楚大將軍扶起來,道,“大將軍保家衛國,何過之有?”
  說完,斜了楚三一眼,“掛城門上晾一天讓他好好反省反省。”
  楚三嘴塞了布條,唔唔唔的要說話,然而說不出來。
  就那麼被拖走了……
  還是楚大將軍發的話,“趕緊拖走。”
  不知道的還以為拖的是仇人家的兒子。
  皇上設宴款待凱旋而歸的將士,身為最大的功臣之一的楚三,被吊在城門上,涼風颼颼的,別說飯了,水都沒一口。
  皇上論功行賞,楚大將軍的功勞是最大的,在王爺和楚離不在的幾個月,全靠楚大將軍一人死扛。
  而王爺的功勞則是無法衡量的,先皇賞賜離王府的兩座金山,王爺拿了一座來做軍餉了。
  也是在玉闕的幫助下,鐵礦用來煉製兵器的速度了十倍不止。
  興頭上,皇上要賞賜玉闕。
  然而,玉闕並不在。
  得知玉闕住的是老王爺的胞弟,皇上唏噓。
  楚大將軍功勞不小,皇上賞賜無數,但楚大將軍沒有要,楚三犯的錯太大,他教子無方,理應將功折罪。
  鳳大少爺和五皇子他們站出來承認他們是幫凶。
  好家夥,忍到現在,總算是忍不住承認了。
  皇上一怒,都去陪楚三曬月亮了。
  文武百官都站出來替楚大將軍和楚三求情。
  皇上擺手道,“晾楚三他們幾個混小子一天,這件事朕就既往不咎了。”
  楚大將軍和夫人跪謝聖恩。
  慶功宴後,寧王妃和楚大將軍夫人還吵了起來,為爭奪凝郡主吵起來。
  楚大將軍夫人覺得凝郡主已經嫁給楚三了,是楚家兒媳婦,理應和她一起回楚家。
  寧王妃要凝郡主回寧王府,當初高高興興的嫁女兒,結果被楚三那混小子給搶了花轎,女兒一走就杳無音信,她這個做娘的不知道多擔心,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當然要回寧王府。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寧王和楚大將軍頭疼。
  最後,楚大將軍發話,讓凝郡主回寧王府,楚大將軍府重新三媒六聘,風風光光的把凝郡主娶回來。
  這個提議,沒人說不好,算是皆大歡喜。
  但皆大歡喜中,有一個人不高興,而且是很不高興。
  那個人,就是楚三。
  在軍營成親,洞房花燭夜他是頂著一屁股的傷趴著過的。
  這一回重新辦喜宴,正好補上洞房花燭,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的洞房花燭夜又泡湯了。
  凝郡主懷孕了。
  下花轎起,聞著鞭炮味就開始作嘔,強忍著拜了堂,在送入洞房的路上沒忍住……吐了。
  正好道賀的賓客就有太醫,一把脈,就開始道賀。
  楚三的洞房花燭夜,被楚大將軍夫人三令五申不許碰凝郡主。
  楚三,“……。”
  然後,整個京都都在流傳他的傳說。
  楚三少奶奶進門不到一刻鍾就懷了身孕,和他一比,進門喜什麼的都弱爆了。
  楚三和凝郡主成親的第二天,三老爺他們於西街菜市口斬首示眾。
  老王妃並不在。
  那封告密信,王爺回京的當天就呈給了皇上。
  那是老王妃的親筆信,由不得她否認。
  皇上讓人去抓老王妃他們審問,刑部尚書親自去皇陵抓人,老王妃穿戴齊整的等著他們。
  在刑部尚書推門進去的時候,老王妃就服毒了。
  她養尊處優,高高在上了大半輩子,沒想到臨老了,會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老王妃無法忍受被人拉到西街菜市口斬首示眾的淒慘。
  一杯毒酒,了結了自己。
  對於那封信,老王妃慘笑一聲,七竅開始流血,“我老婆子一生說過的謊話不計其數,最後卻死在了說真話上。”
  一句話說完,就咽了氣。
  眼睛睜的圓圓的,死不瞑目。
  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但想到那些死於戰亂的將士,沒有人同情老王妃。
  貪心不足蛇吞象,如果老王妃不爭不奪,她現在還是離王府老王妃,何至於淪落到死後被休的下場?
  ……
  一年後。
  離王府,賓客如雲,門庭若市。
  今天是離王府小少爺滿月的日子。
  一個月前,離王世子妃誕下一小少爺,王爺王妃高興,大辦滿月酒,連皇上都出宮道賀。
  據說這是離王世子妃生的第二個孩子。
  第一胎也是個小少爺,小名叫山兒。
  但沒人知道那孩子去哪兒了,現在在哪,揣測紛紜,王爺以山兒拜了世外高人為師被帶走了搪塞過去。
  百官道賀,皇上要親自給孩子賜名,被王爺給回絕了。
  他的孫兒,當然他這個做祖父的賜名,不勞煩皇上。
  敢拒絕皇上賜名的,絕對是獨一份。
  正堂內,歡聲笑語,丫鬟抱著孩子出來給大家瞧。
  王妃問道,“世子妃呢?”
  丫鬟把孩子抱給王妃,一邊回道,“世子妃衣服髒了,在換衣服,說是待會兒就出來。”
  那些貴夫人圍上來,都說孩子濃眉大眼,像極了……
  咦?
  這孩子怎麼像是楚三少爺的兒子?
  “怎麼抱錯孩子了?”王妃哭笑不得。
  彼時,一丫鬟飛奔過來,喊道,“王爺、王妃不好了!世子妃說世子爺是大騙子,留書帶著小少爺跑了!”
  眾人嘩然,喧鬧的正堂,瞬間安靜下來。
  “世子呢?”王爺問道。
  “世子爺去追了。”
  王爺扶額,看了明瀾留下的信,知道她是去找山兒,王爺笑道,“沒事,沒事,大家繼續吃喝,不用管他們。”
  眾人,“……。”
  這是滿月酒啊。
  主角是小少爺啊啊啊!
  城門口,一駕馬車奔向城外,偶爾有幾聲嬰兒啼哭傳來。
  “不哭,不哭,娘帶你去找你哥哥。”
  車簾被掀開,露出楚離那張俊美如妖孽的臉,“你還真敢留書出走?”
  明瀾抱著孩子,嗔怪道,“誰讓你騙了我整整一年!別想抓我回去!”
  楚離坐到她身邊,失笑道,”要是不許你出來,你還能抱著孩子跑這麼遠?
  明瀾無從反駁。
  楚離將明瀾抱在懷。
  明瀾抱著孩子。
  一個抱一個。
  馬車徐徐往前。
  (……完)
  

Snap Time:2021-01-17 11:24:34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