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862往昔

  
  幾十年前,雪花飄落,此地哀樂淒淒,一位身著孝服的女子正麵帶憔悴的依偎在墓碑之旁,癡癡的看著身前墓碑上的性命。
  她的眼眸已經哭腫,眼神暗淡無光,不見絲毫生機。
  同村的村長郭同蹲在遠處,拿著根旱煙袋,悶聲不吭的在那噴雲吐霧。
  獵手冷夏冷著臉靠著樹,眼神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教書先生李雲在一旁絮絮叨叨,領著幾個孩子在遠處述說著外界的傳聞,不時的唉聲歎氣,搖頭苦歎。
  在他身旁,還有一位貌美婦人,正在不斷的勸慰著什麼。
  程家姐弟拉著一個年幼的女童,瞳孔微紅,顯然也是剛剛流過眼淚。
  “……,想不到那時候他們都已經懂事了!”
  虛幻的景象之中,多出了一個跨越時光的身影,在純陽法寶的幫助下,陳子昂逆流時空,靜靜的出現在這片幻影之中。
  “我記得王大爺他們走的時候,你們兩個還不知道什麼叫做離世?”
  雙手輕輕透過麵前的幻影,虛不著物,讓陳子昂微微一呆,才苦笑著搖頭。
  “傻了,傻了!”
  直起身子,這邊教書先生李雲也走了過來,牽著程家姐弟朝著山下走去。
  那位婦人一直跟隨,身邊還跟著一個男童。
  “她好像是叫李渺渺?走的急,竟是沒能撈到喜糖吃。”
  陳子昂靜靜的看著人影越走越遠,也不追趕,隻是靜靜的立著,癡癡的看著。
  時間流逝,這人影晃動,哀樂消逝,最終此處隻餘下一位白發女子癡癡的不願離開。
  直到陳子昂的身影悄悄的出現在蘇巧兒的麵前,仿佛跨越了時光,蘇巧兒緩緩轉身,迷茫的雙眸靜靜的看著陳子昂。
  “陳子昂?”
  原本清脆之中帶著尖利的聲音變得沙啞,蘇巧兒的雙眸中突然湧出兩道淚水。
  “我不該叫你去的,是我害了你!”
  她的身軀蜷縮,瑟瑟發抖,在這漫天飛雪之中,更多了一份淒涼。
  “不怪你,不怪你。”
  即使是曆經數世,幾經沉浮,元神強大的可以堅不可摧,但麵對麵前的這人,此時的陳子昂仍舊心生恍惚,心頭泛起一層層的漣漪。
  “回去吧!”
  “回去吧!”
  不知何時,垂垂老矣的村長郭同反身回了來,彎著腰,與陳子昂動作相仿的拍了拍蘇巧兒的肩頭。
  “逝者已逝,活著的要繼續好好活著,才不會讓逝者難過。”
  “是啊!”
  陳子昂點了點頭。
  “隻有你過的好好的,我才會放心,不是嗎?”
  眼神迷茫的蘇巧兒似乎聽到了陳子昂的聲音,默默的點了點頭,才在郭同的攙扶下緩緩起身,朝著陳子昂所在的方向看了幾眼,才一步一個腳印的踏入歸途。
  以後的歲月,這時常出現蘇巧兒的身影,有事沒事,她都會出現在這,嘴絮絮叨叨,哭一會、笑一會,良久才會離開。
  每一次,陳子昂都靜靜的立在她的身旁,默默地看著,時不時的還會回上兩句,蘇巧兒也像能夠聽到他的聲音一般,與他嬉鬧。
  幾年之後,她的身邊多了一位女童,女童漸漸長大,終究脫離了她的雙手。
  又是一個雪花飄飛的季節,蘇巧兒再次出現在山頭。
  “我答應你的,照顧永寧長大成人,她現在很有出息,雖然年齡不大,但武功已經比我還好。”
  “永寧不僅武功好,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他們都說你收了一個好徒弟,可是這都是我的功勞啊!”
  蘇巧兒似有不忿,笑著開口,順便把手中的紙錢緩緩點燃。
  “不知道你在那過的怎麼樣?有沒有想我……”
  “哧……,我是不是十分丟人?這般對你死纏爛打,就連你走了都不放過你。”
  火焰漸漸虛弱,最終黯淡,雪花飄落,遮蓋了此地的紙灰,而那跪地的女子,始終未曾起身。
  她體內的鮮血漸漸冰冷,心頭的思念漸漸化作虛無,所有的一切,最終都被這皚皚白雪給覆蓋。
  “師娘!”
  淒厲的叫聲卷起片片雪花,露出那早已僵硬的軀體。
  “前輩?”
  趙永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陳子昂微微轉身,麵前這位氣質空靈的婦人漸漸與那位一直守在蘇巧兒身邊的小姑娘合二為一。
  “您的眼睛怎麼紅了?”
  “沒事。”
  陳子昂淡淡一笑,眼神緩緩恢複自然。
  “有事找我?”
  “晚輩的兄長和小南王來了莊,想前來拜見前輩,答謝前輩的救命之恩。”
  趙永寧微微垂首,心卻是有些疑惑。
  這位與自己師尊姓名一樣的仙人,來到同山莊已經一月有餘了,但每日都是靜靜的呆在這山巔之中,不吃不喝,隻與自己師尊師娘的墳墓相伴,怎麼看怎麼詭異。
  “我不見客。”
  陳子昂神色不變,語氣卻是不可置疑。
  “讓他們回去吧!”
  “這……”
  趙永寧眉頭微皺,聲音有些籌措,頓了頓,終究一咬牙關,大聲開口。
  “前輩,小南王此來,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天下蒼生。當今天下大亂,百姓民不聊生,若是前輩出手的話,定能力挽狂瀾,迅速平定天下,還天下一個太平!”
  “看在天下蒼生的份上,還請前輩出手相助!”
  “撲通!”
  這位有天下第一人之稱無雙天女,雙膝跪地,重重的跪倒在陳子昂麵前。
  “天下蒼生?”
  陳子昂眼眸微動,突然輕笑一聲。
  “人啊!隻有自己才靠得住,這個天下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搭救之上,早晚還會陷入下一個亂世之中。況且,你確定你口中的小南王真的能夠拯救天下蒼生?”
  “小南王心係百姓,胸有韜略,生逢盛世,定是國之棟梁。此際亂世,若能平定天下,也是明君的不二人選。”
  趙永寧聲音堅定,顯然對這位小南王李玄信心十足。
  “是嗎,你真的如此想?”
  陳子昂微微搖頭,豎起一根手指,輕輕一敲趙永寧的頭顱。
  “你且看看這位小南王真正的為人。”
  趙永寧一呆,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那手指敲在頭顱。
  下一刻,她的眼前一花,已是來到了一個繁華的街道之上。
  “寧王出巡,所有人都給我跪下,老老實實的呆在道路兩旁,若有哪一個膽敢出聲的,亂棍打死!絕不留情!”
  一隊衙役揮舞著棍棒,街道內所有的人聞聲紛紛跪地,被衙役們驅趕到道路兩側,在中間留下一道寬敞的道路。
  本以為那位寧王會很過來,誰知這一等就是一刻鍾,有幾個孩童受不了,哭鬧了幾聲,當即就被幾根棍棒打的到地不起,就連哀嚎的聲音都被他們的父母給死死捂住。
  良久,長長的一排隊伍才緩步行來,鑼鼓齊響,八抬大轎被壯士美婢擁護,款款而行,一群人走了足足半炷香的時間才徹底走完。
  等人走後,眾人才紛紛起身,有的還小聲的哀歎著身上的不適,隻有一個衣著破爛的年輕人在那咬牙切齒。
  “這才叫做人,我李玄有遭一日,也要當這種人上人日子!讓人見我就跪拜!有酒有肉有美人,這才叫過日子!”
  眼前一花,這位李玄已經換了一身相對華麗一點的衣服,正坐在一張椅凳之上,臉色陰冷的對著麵前一人開口。
  “趙永安我勢在必得!他既然不願入夥,那就逼他入夥!你悄悄把他家人的消息傳給朝廷的人,我們到時候來個英雄惜英雄!”
  “是,卑職遵命!”
  下一刻,就變成了趙永安抱著亡妻,在自己熊熊燃燒的房屋之前哀嚎大哭。
  “趙兄,朝廷不仁,蒼生命苦!你作為趙將軍的後人,難道也要這般碌碌無為的活在這蠻魏的統治之下嗎?”
  李玄滿身鮮血的踏步走來,雙手緊緊的扣在趙永安的肩頭。
  “起來,和我一起,反了這個朝廷!這才不負你身上的血脈!”
  “轟……”
  烈火熊熊燃燒,掩蓋了所有肮髒的一切。
  李玄一劍捅入一人的胸膛,麵色猙獰的把那人推入火海。
  “你……”
  火焰之中,趙永寧竟發現,這人竟是出現在李玄房間的那個人影。
  “抱歉!小六子,你雖然幫我做了不少事,但知道也太多了!不殺你,我心難安!不過你放心,你娘以後就是我娘!我隻要有一口吃的,就絕不會忘了她老人家!”
  “周武!我軍的糧草為什麼還沒到?”
  “主上,糧食籌集實在太困難,這件事,您知道的?”
  周武一臉茫然的看著上方的人影。
  “軍糧對軍隊代表著什麼,你應該清楚!雖然你是我兄弟,但軍法難違,就算是我犯了軍法也要受罰!”
  急雨之下,夜色之中,李玄一臉悲戚的搖了搖頭,大手一揮。
  “下令!運糧官周武行軍不利,斬立決!”
  “主上,不要啊!卑職冤枉啊!”
  一連串的光影在趙永寧眼前閃過,其中有李玄為百姓躬身、為士兵暖腳、為兄弟兩肋插刀的仁義場景,也有他仗殺親友、奢靡美色、心狠手辣的一麵。
  原本仁義無雙、心懷天下的身影漸漸在趙永寧的心中倒塌,換來之的則是這一個複雜多變的狡詐之人。
  “叩……”
  手指輕叩額頭的聲音響起,也把沉浸於幻境之中的趙永寧給驚醒了過來。
  “如何?”
  趙永寧神情恍惚的抬起頭,定定的看著陳子昂。
  “前輩……,這……這是真的?”
  話音出口,她就苦笑一聲。
  麵前這人,有什麼道理欺騙自己?
  “大嫂……大嫂她,真的是因為此人而死?”
  雙手緊緊握住,手背之上青筋鼓起,一股殺意緩緩的在她心頭浮起。
  “你想告訴你大哥,讓小南王付出代價?”
  陳子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難道不應該嗎?世人都受他欺騙,被他蒙在鼓,以為他是一位仁義大俠,救世明君!難道不該解開他的真麵目?讓世人看清楚,他小南王李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趙永寧雙目怒睜,聲音不大,卻甚是沉重,似有千鈞。
  “在我眼中,世界與你並不相同。”
  陳子昂並未搭話,而是背負雙手,眼神幽幽的望著懸崖之外。
  “我的眼前,是一個名叫大夏的國度,國君李玄英明神武,滅蠻魏,定四方,威壓海內外,百姓安康,與你想象的盛世也相差仿佛。”
  “而你若開口,亂世仍將繼續,或許這個大夏的國度會不複出現。”
  “……”
  趙永寧身軀一晃,體內精純雄厚的氣息似乎也支撐不住她的身軀,不得不伸手扶住身旁的樹幹,才穩住身形。
  “這怎麼可能?這種人?這種小人?”
  “下山去吧!告訴他們,我不見客!”
  陳子昂擺了擺手,一股柔和的勁風刮過,趙永寧身軀一飄,眼前一花,已是來到了半山腰之處。
  但她並未下山,而是在不遠處的一個涼亭之中停下腳步,在那石凳之上,一坐就是半響。
  數日之後,幾十位武林高手悄悄潛入同山莊,攀向後山,他們輕功出眾,一躍十丈,但偏偏隻能在半山腰打轉,不得寸進。
  半月之後,小南王李玄帶著滿腔的遺憾,無功而返。
  又是數日,趙永寧恭恭敬敬的上了山頂,跪倒在地。
  “晚輩趙永寧,欲求仙法,還望前輩成全。”
  陳子昂單手請托,把對方扶起。
  “我一直沒走,就是在等你,想不到這一路上,你一直未曾問過我修行之上的問題。”
  “前輩?”
  趙永寧一呆。
  “叫師尊!”
  陳子昂臉色一肅。
  “求道艱難,你有天分、有機緣,但切莫迷失了自己的心!莫忘初心,方得始終!”
  “晚輩定然不負前輩……師尊所望!”
  趙永寧以頭叩地,深深的彎下身軀。
  “今日我傳你的功法,乃是先天進階道基之法,他日你若成就道基,我會再次前來,接引你前往他處,若是不得道基,你我的師徒緣分也就緣盡於此!”
  陳子昂大袖一擺。
  “我們換個地方!”
  趙永寧還欲開口,卻被一股勁風灌口,不得不停下運功,穩住呼吸。
  等回過神來,四處看去,卻是一呆。
  “師尊,我們這是在哪?”
  “往腳下看!”
  隨聲低頭,下方那山巒丘陵正急劇縮小,漸漸遙不可及。
  “我們在天上……”
  “是,我很好奇,這的月亮是什麼樣的,正好帶你去看看。”
  陳子昂點了點頭,單手朝前一指,遁速陡增,遠在天邊的明月,就如被一個無形的線條拉扯一般,迅速的朝著兩人靠近。
  而此時的趙永寧,則早已神色呆滯,麵對此景,完全不知自己應該做何反應。
  

Snap Time:2019-02-21 09:33:02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