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93匯聚

  
  飛遁的雷光之中,劉銓的臉上無驚無喜,四百多年來,他遇到過太多的爭鬥,這次雖然他逃脫的可能性不大,但他心中並不恐懼。
  這麼多年來,死亡,離他不止一次這麼近!
  四百年前,他還是南荒萬國之中的一個普通漁民的兒子。
  他的故鄉是一個澤國,當時澤國的仙師身受重傷,需要一種靈魚來修補身軀。
  仙師下了旨意,上貢靈魚之人,可隨其學法,當下舉國驚動。
  他和父親出海打撈,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真的打撈到了那種靈魚。
  滿心歡喜的父子卻不知道靈魚對他們來說並非登天梯的台階,而是滅門之禍。
  一夜之間,父母雙亡,姐弟慘遭貴人手下屠戮,隻有他一路奔逃,被一位過路的仙子所救。
  仙子傳他法術,教他身懷仁義之心,此後十幾年,他就一直跟隨在這位仙子身邊。
  仙子並非真的仙師,而是一位先天巔峰的武學高手,奈何奔波一生,卻無緣得到一枚築基丹,無緣道途。
  那是距離仙子大限還有三個月的時候,仙子已經看淡了生死,在劉銓的陪同下,定居於一處海島之上。
  “仙子姐姐,你看我打撈了什麼上來?”
  劉銓一臉狂喜的托著鐵盒跪在仙子的身前。
  那是一件樣式古樸的鐵盒,麵盛放的是直達金丹大道的雷獄刀經,還有一枚仙丹,一截神木。
  “銓兒命中注定,會是一位名震天下的修行高人。”
  仙子那一刻的眼神複雜到了極點,有欣喜、有不甘、有遺憾,也有欣慰。
  回想往事,劉銓的嘴角掛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四百年了,我的修為早已超過了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人,但我也失去了你教給我的仁慈之心。你若是看到現在的我,不知是應該高興?還是失望?”
  原本以仁義為名的雲雷散人,為了成就金丹,叛友投敵,濫殺無辜!
  “呼……”
  身後不遠處的虛空發出細微的變換,陳子昂持棍的身形緩緩顯露。
  “劉銓,你是跑不了的。”
  對方的話沒有威脅和挑釁,隻是在敘述一個事實。
  “……,這句話我聽說過很多次,奈何說這話的人都失望了。”
  劉銓敘述的也是事實。
  對方不答,當胸一棍已經搗出,四方氣機匯聚,驚人的力道內蘊其中,一擊之下,天地傾覆,也讓他心中驚兆大增。
  神魂一動,手中雷獄狂刀已經爆斬而去,驚雷爆五嶽、狂雷震九霄,金丹宗師細微的操控,極限的力道變換,讓他千鈞一發擋下了這一擊。
  “……”
  在大地開裂之中,劉銓狂退許之地,手臂顫抖,心頭不由的苦笑。
  他從未見過這種修士,肉身之力堪比金丹期的妖獸,速度的讓他都望塵莫及,一身武功技法更是完美近道,就算是他身軀完好無損,對上對方也是毫無把握能勝。
  尤其是在這個世界!
  猿魔棍法棍驚星海!
  棍棒一舞,餘波激的大地轟隆隆炸響,煙塵四起之中,天空星辰的光華似乎都閃爍不定起來,狂猛之力蜂擁而至,棍棒之下,竟是天地變色。
  位於齊天棍之前的虛空似乎都炸裂開來一般,化為遠古混沌一般。
  劉銓雙眸一閉,神魂之中一物陡然躍出,體內破碎的金丹往上一聚,一個神威凜凜的雷神法相已經有虛化實,憑空躍出。
  赤色衣服,頭戴雷紋冠,腰纏雷霆長蛇,腳踏兩道雷電,身周電光環繞,如同萬民敬仰的雷神降臨凡塵,欲要鎮壓邪魔!
  雷神法相本就象征著雷神之道的某種極致,身軀完美協調的符合天雷意蘊。
  一手持刀,一手托舉雷霆神光,雙目一張,眼眸中滿是雷霆躍動,照耀的天際一片明亮。
  “斬!”
  雷獄狂刀再次一斬,猶如天譴降臨,一人粗大的雷霆匯同長刀瘋狂落下。
  “轟……”
  刀棍相交,漫天雷霆狂舞,烏黑棍影晃動,兩人已是戰成一團。
  在兩人的四周,大地如同泥麵一般柔軟,高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座接著一座的轟隆隆倒塌,天地傾覆、日月無光之境,遍布數百的地域。
  無數生靈瑟瑟發抖的趴在地上,往日威風淩淩的猛虎此時如同柔弱的小貓,靜候著死神的降臨。
  兩人交手的地域,幾乎化作生靈絕跡的絕域!
  “神雷降世!”
  劉銓所化的雷神法相,即使沒有經過這個世界的雷劫考驗,其發揮的威力也遠超司馬家族人的想象。
  舉手投足間,雷霆隨從,真真切切的就如諸天神雷之主,萬物生滅盡在掌控之中。
  聲如悶雷,身化百丈,手托一道雷霆,把下方的小人所在地域,盡數籠罩在內。
  “開!”
  一根棍棒繞空旋轉,蕩平四周雷霆,陳子昂顯露身形,直視遠方,腳下一具殘屍,卻正是劉銓的肉身。
  劉銓的法相竟然逃了!
  “怎麼回事?”
  張玉兒也趕了過來,定眼看著下方的屍首,和四周被雷霆轟擊過後,所化的灼熱岩漿。
  “劉銓顯露雷神法相,拋棄了肉身。”
  陳子昂抿了抿嘴,看向張玉兒,他對於金丹宗師的手段了解不對,這種情況卻是需要問問張玉兒。
  “元神離體,若無秘法,金丹宗師拋棄肉身是活不久的。”
  張玉兒果然清楚。
  “就算是秘法護持元神,也需要盡找到肉身奪舍,要不然還是會消失在天地之間的。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他堅持的時間會更短。”
  “若他轉修鬼道哪?”
  在這個世界見的鬼多了,陳子昂第一反應就是人死了之後變成鬼。
  “沒那麼簡單的,不過以防萬一,我們趕緊追上去!”
  兩人對視一眼,再不多話,齊齊而動。
  身化雷神之後,又拋棄了肉身,隻有虛幻的元神,劉銓的遁速再次激增,就算是陳子昂也望洋興歎。
  百匯山脈邊界。
  遠處的雷霆把此地照耀的忽明忽暗,在終年陰暗的世界中,更顯陰森恐怖。
  劉銓虛幻的即將消失的法相停在一處山坳之中,此地山體已被移動,形成了一個九陰絕地,山坳之中鬼氣濃鬱,正中卻是一具漆黑的棺槨。
  “當……”
  棺槨的蓋子被劉銓掃開,露出麵一位略顯蒼老的女子麵容。
  女子身著黑色常服,雙手交叉,握住一截神木,那是和雷獄刀經在一起的神木,養魂木!
  “當年即是我的運氣,也是你的運氣啊!”
  “四百年,有時候很久,有時候卻又是那麼的短。”
  低低一歎,劉銓從體內拿出一個水瓢,水瓢傾斜,一些鬼池之水潺潺流滿棺槨。
  “希望你不會怪我。”
  對著麵的女子淡淡一笑,複雜的眼神一閃而逝,重新蓋上棺槨,腳步移動,劉銓已是衝進了百匯山脈之內。
  片刻之後,張玉兒與陳子昂也連姍而至,麵色不變的沿著劉銓遺留下來的氣機進入了滿是雷霆的山脈。
  而在更遠之處,五雲獅也正馱著一人,狂奔而來。
  

Snap Time:2018-11-15 06:29:55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