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86出動

  
  “所有宣告脫離聯盟的世家國度的地盤,聯盟已經大體的繪製了出來。師尊,你看看。”
  時隔一個月,在世家聯盟大舉進攻叛逆的路上,一架飛攆之中,已經恢複自由之身的司馬靜拿出一張皮卷攤在案桌之上。
  飛攆十分龐大,就如一間騰空而起的房屋,內裝飾更是豪華,華美的獸皮鋪底,鯨油火燈燃燒,還有股靜心凝神的香氣在其中飄蕩。
  司馬靜的豪富可是堪比一些世家所有積蓄的!
  這個世界是有地膜存在的,地域也有極限的範圍。
  幾十萬年來,除了鬼帝天齊仁聖帝君所占據的地域之外,這個世界的其他地域已被世家聯盟探查的一清二楚。
  司馬靜現在是戴罪立功,和欲要複仇的劉伯姬、劉嫖一起分在族老司馬明珠的手下,一同趕往前線。
  “圍繞著百匯山脈一直朝東連接鬼帝的勢力範圍。無崖子和那位不能出來的鬼帝確實聯合起來了。”
  張玉兒點著地圖上所圈畫的地形。
  “而且劉銓也應該參與到麵來了。”
  陳子昂接口,百匯山脈就是他們來時的地方,那雷霆經年不休,雲雷散人劉銓身在其中實力就00000可以得到完全的發揮。
  “應當如此,而且司馬家擁有道韻神石的族老司馬函遇難,應該也是劉銓做的手腳。雷神道韻,劉銓是絕不可能放過的!”
  提到劉銓,張玉兒的聲音就是一沉,對於背叛,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原諒的。
  不過看著百匯山脈,兩人也不由的心頭一沉,身處這,又合了雷神道韻,劉銓實力的增幅隻是想想就知道有多麼的可怕!
  而且雷遁之術驚人的,打不過恐怕沒人能夠攔得下他,而要想在他要逃走之前擊殺一位可以有預知之能的金丹宗師,更是難上加難。
  “師尊,你和陳師叔的實力能有多高?”
  張玉兒定要司馬靜稱呼陳子昂為師叔,她一開始還是十分拒絕的,不過在陳子昂身上淘到了幾次好處之後,她已經稱呼的理所當然起來。
  這個時候要去與人爭鬥,對方還高手眾多,她終於忍不住心中對兩人實力的好奇,開口問了出來。
  “如果單打獨鬥的話,你們家的人,隻有那位司馬雷可以對我造成威脅。”
  張玉兒頓了頓,才緩緩開口,聲音平靜,像是敘述一件平常之事。
  但卻讓司馬靜美眸一睜,口中結結巴巴的開口。
  “真……真的?”
  司馬雷的名頭在外麵不顯,甚至很多世家魂修聽都沒有聽說過,但卻是司馬家貨真價實的第一人,也是司馬家唯一一位渡過了第四次雷劫的魂修!
  他已經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最近數千年來一直閉關,讓自己陷入沉睡之中,如無必要,是不允許有人叫醒他的。
  “陳道友的實力不比我差。”
  張玉兒並未回答司馬靜的質疑,而是淡笑著看向陳子昂,也讓司馬靜再次一呆。
  兩人前不久切磋了一下,雖然未曾真正展露實力,但也能彼此看得出大概。
  司馬靜臉色呆滯,整個人默默地呆在原地,她知道兩人的實力會很強,卻未曾想過他們竟然會強到這種地步。
  難道他們這些‘外來人’都是那麼強嗎?
  “司馬雷是誰?”
  劉嫖在一旁開口,眼中自然也是驚疑萬分,她雖然不認識司馬雷,但聽張玉兒的口氣,這人定然是司馬家最強的那一位了。
  “是我們家的一位族老,實力很強的。”
  司馬靜苦笑一聲。
  “靜小姐可在?”
  飛攆外響起恭敬的聲音,也打斷了麵的沉悶。
  “何事?”
  司馬靜邁步出門,正見一位武聖正漂浮在不遠之處。
  “明珠長老讓小姐過去一趟。”
  “哦!”
  司馬靜看了看十幾之外虛空漂浮的那出宮殿,點了點頭之後,雷光一閃,已經直奔那宮殿而去。
  宮殿高達百米,占地數畝,通體以紫晶黃金打造,華麗大氣,珠寶之光更是讓大殿之內的景色多了份無與倫比的貴氣。
  進入大殿,正中的大椅之上端坐的就是雍容華貴的司馬明珠,這是位三劫魂修,實力強大,是此行司馬家三位主事之一。
  在她右邊,還有幾位族中的熟人,左側的麵孔卻有些麵生,不過通過氣息的感知,司馬靜也有些猜測。
  他們應該來自三大世家的辛家,合的是白虎星君道韻!
  “孫兒司馬靜,見過祖母。”
  雙膝一曲,司馬靜已經跪倒在地,心中卻開始暗暗叫苦。
  司馬明珠的親孫子其實是司馬生,司馬明珠向來對他疼愛有加。自己把司馬生打成重傷,族中把自己安排在她的手下,也還沒有其他意思。
  而她這次把自己召來,定然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起來吧!”
  司馬明珠手腕一動,一股無形的力量已經把司馬靜輕輕的托起。
  剛猛暴烈的雷霆之力,在司馬明珠的手中卻溫柔似水,顯示著她對與雷霆的操縱已經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巔峰入微之境。
  這種實力在以前是司馬靜夢寐以求的追求,但現在她心中卻已經出現了變化。
  “我聽人說,你拜了一位武修為師?”
  司馬明珠雖然已經年過兩千歲,但相貌肌膚仍舊順滑,聲音依然清爽,不過說話的語氣卻有些嚴肅。
  魂修壽命悠久,十年的時間對他們來說並不算多長。而且為了隱藏身份,張玉兒與司馬靜的關係一直都是暗地的,很少有人知道。
  一直到前段時間,司馬靜以武修之身對抗一劫的司馬生,才讓族人注意到她竟然悄悄拜了一位武修為師。
  這對一直以來高高在上的魂修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不隻是司馬明珠語氣不悅,就連旁邊自己的族人,和那些外人看她的眼神,也是十分古怪。
  像是在看一個奇葩!
  司馬靜心中氣苦,這種事你就算知道了,私下訓斥幾句也沒什麼,卻當著外人的麵說出來,這不就是讓我下不了台嗎?
  “靜兒前些年感悟道韻一直沒有什麼突破,就想打磨一下身軀,於是請了位武聖指點一些修身的訣竅,省的多走彎路,還能與我感悟道韻提供些思路。”
  麵對眾人驚奇的目光,她不由的心頭再次一歎,你們看不起別人,卻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又何嚐被我師尊放在眼?
  “嗯,請教一下也是無防,不過拜武修為師就太過兒戲了!”
  司馬明珠的語氣稍緩,算是接受了這個解釋。
  “區區武修,壽不過百,如何能做我等魂修的師傅?她既然如此不懂規矩,等到了地方,就讓她打頭陣吧!”
  “這……,祖母,不妥吧!”
  司馬靜到不會擔心張玉兒的安全問題,而是害怕打斷了她和陳子昂的計劃。
  “有何不妥?這等下等人,不知尊卑,我沒有讓人當場仗殺她已經是好的了!”
  司馬明珠語氣一厲,眼眸側過左側幾人之時,又緩緩舒了口氣。
  “今日辛家的幾位英傑前來拜訪,你作為我們家的四傑之一,就陪陪他們吧。我們兩家向來交好,莫要讓人覺得我們失了禮儀。”
  “明珠長老說的哪話,以我等兩家的關係,隨意即可。”
  此時,立在左側的辛家一位老者笑著插口。
  “聽聞司馬四傑之首的司馬靜年紀輕輕,就已經渡過了一次雷劫,我這兩個孫兒辛婁、辛畢,也是渡過了一次雷劫,你們修為相仿,可以多多交流一下。”
  話音剛落,當即就有兩位年輕人上前一步,朝著司馬靜拱手施禮。
  “靜妹妹既然喜歡武鬥,那更是與我們辛家有緣,我們辛家的道韻之中有白虎七殺式,正是武修之法,為兄恰好感悟出了其中的一式,等下可以交流交流!”
  辛婁臉帶笑意,他們辛家也有六雄,他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因為感悟道韻的關係,他的肉身也有了武聖的強度,也喜歡比武較技,是辛家有名的戰鬥狂人。
  “哦!那等下還請婁兄指教一二。”
  司馬靜美眸一亮,一臉正色的拱了拱手。
  辛家的白虎星宿道韻,號稱天下最複雜的道韻。
  與其他道韻的一式招法和某種感悟不同,白虎道韻有七大殺法,十六種鬥戰之法,雖然每個人隻能感悟一種,但也是驚人的強大。
  辛家也是三大世家中人數最多的世家。
  “報!”
  殿外響起傳令兵的聲音。
  “啟稟長老,與叛逆交接的魏國國域被萬鬼湧入,已高滅國!”
  “哼,傳令下去,加速度,全力前進!我要在半個月內,見到叛逆的影子!”
  司馬明珠臉色一緊,當即怒喝。
  

Snap Time:2018-11-20 02:22:54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