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85令牌

  
  “轟……”
  一處豪華府邸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臉色冷厲的司馬靜邁著一雙大長腿跨入府門。
  “司馬生!給我滾出來!”
  怒喝聲傳遍整個府院。
  黑杉木打造的門板打著橫的直飛出十幾米,又重重的撞在一座假山之上,撞塌假山,才力歇倒地,掀起一片塵土。
  府內的護衛早在第一時間圍了過來,一位武聖,四位武宗,電閃而至,卻在見到司馬靜之時僵住了表情。
  司馬家的人也許是血脈的原因,性格大都十分暴躁、心眼很小,司馬生也是如此,才會在看不慣陳子昂的時候安排人找茬。
  司馬靜算是個例外,因為拜師張玉兒的原因,她修習了穩定神魂之法,行動不會輕易的受情緒所操控。
  憤怒、暴躁,這種情緒也通常不會出現在她的身上。
  但通常不會並不代表不會。
  相反,受張玉兒的影響,外表表現溫柔的他,情緒一旦爆發,往往會盡情的宣泄出去。
  司馬靜僅有的幾次爆發,都會在司馬家造成轟動一時的效果,而她在其中展露的實力,更是被譽為司馬家四傑之中最強的一位。
  同時,也是最年輕的一位!
  “司馬靜!你幹什麼?”
  後院處電光一閃,雷霆晃動之中,司馬生已經出現在前院之中,臉色冷峻的瞪著司馬靜。
  他身周雷霆耀動,腳下電光閃爍,身披遍布雷紋的長衫,雙眸更是一片赤白,竟是已經展露了雷神法相。
  這般如臨大敵的模樣,可見他對於這位族妹有多麼的忌憚!
  “我幹什麼?我倒要問問你想幹什麼?你為什麼無緣無故去找我朋友的麻煩?”
  司馬靜冷冷一笑,身周同樣電光閃耀,展露的卻是巔峰武聖的身軀。
  “你朋友?”
  司馬生眉頭一皺,心中思緒翻騰,卻未曾想到自己最近招惹的人之中,誰會是她的朋友。
  “沒錯!”
  司馬靜點了點頭,朝後一招手,一臉緊張的劉嫖才悄悄夠出頭來。
  “劉嫖是我朋友,你竟然讓人設計害她,簡直是不把我放在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心慕劉伯姬的司馬生,自然不會承認,當即矢口否認。
  “撒謊!”
  腳下雷霆暴走,疾光一閃,司馬靜已經當胸一劍貫出,直奔司馬生胸膛而去。
  “轟……”
  霹靂的電光轟然在府邸之中炸開,瞬間鋪滿許方圓,其中的人雖然大都身體素質強壯,此時也是免不了身軀酥麻。
  “司馬靜,你別欺人太甚!”
  司馬生悲憤的怒吼在空中響起,卻是兩道電光已經相互碰撞著衝上了高空,更是不時的撞擊出大片的雷霆電網。
  兩人雖然都是雷神道韻,但根據感悟不同,施展出來的手段也是不同。
  司馬生身化雷霆,整個人已是成了一個被雷霆包裹的巨人,在天空中橫衝直撞,躍動之間就是許之地。
  而司馬靜則是化作一道赤白的匹練,雷霆如同流水,長達數丈有餘。
  雖然氣勢遠遠不及對方浩大,但卻能輕易的擊開襲來的雷霆電網,更是對著司馬生狂追不舍。
  “啪……”
  赤白的匹練憑空一抖,一聲悶響之後,雷霆巨人已是被她給狠狠的砸落在地。
  轟隆隆巨響之中,遠處的大地掀起幾十米高的塵土,驚呼聲響成一片,同時城中的守護結界也已經自動張開,更有幾十道人影極速的朝著這飛來。
  人影大都電光環繞,遁速驚人,其中更有幾股氣息龐大,雖然離得還有十幾遠,也壓製著不少人喘不過氣來。
  這幾人竟都是渡過了二次雷劫的魂修!
  “不要小瞧我啊!”
  大地之上響起司馬生的狂吼之聲,隨之而來的則是一道細若遊絲的電光,電光正中衝來的赤白雷霆之上。
  這道電光細小微弱,在數丈長的赤白匹練之下微不可見,但在相撞的那一那,卻爆發出驚人的威力。
  “轟……”
  天空響起悶雷之聲,那道電光像是凝聚到極點的雷霆,轟然炸開,把那赤白的匹練轟成漫天的光點。
  浩大的雷霆匹練當即崩散成萬千道細碎的電火花,鋪滿數的天際。
  “住手!”
  遲來的呼叫這個時候才響起,卻是已經遲了。
  “司馬生,你幹了什麼!”
  憤怒的吼叫隨之響起,司馬家性格衝動,並不排斥族人之間的比武鬥技,甚至還十分支持。
  但殺傷同族,卻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尤其是司馬靜,被譽為司馬家千年來最優秀的弟子,就算司馬生父祖在族人之中威望再重,也是無法免去族法的重責。
  “好一個聚雷成絲!”
  讚歎聲從空中響起,漫天電光猛人朝中心一聚,化作一位身姿婀娜的雷霆人影。
  人影怒發後仰,電眉星眸,五官銳利,雷霆怒火隱與心中,手中的雷霆長劍之上雷光如流水,背後的雷霆雙翼更是極為張楊,正是司馬靜的雷神法相。
  自交戰開始,一直壓著司馬生打的她竟然施展的是肉身之力,武修之法,直到這個時候才顯露雷神法相。
  “接我天打五雷轟!”
  虛空之中,司馬靜雷電雙翼猛然一張,原地的人影緩緩消散,竟是已經化作了殘影。
  而下方的大地之中,卻轟然響起雷霆巨響,方圓百丈的大地如布匹一般猛然凹陷,無窮煙塵狂湧而起,狂飆的勁風瞬息之間已經化作龍卷,撞擊在護城的結界之上。
  “不好!”
  有位司馬家的族老大喝一聲,卻見一道拳頭大小的雷球再次在虛空出現,就要朝著下方法相已經變得虛幻的司馬生再次砸下。
  “都給我住手!”
  不知是哪位開的口,四方雷霆爆散,此地徹底化作雷電的海洋。
  一個時辰之後,劉嫖才撅著嘴回到自家的住處匯報情況。
  “司馬生那個混賬被靜姐姐打的身受重傷,據說沒個一年半載的功夫是恢複不了元氣的。不過靜姐姐也被司馬家的族老下令關禁閉半個月,而且以後若是再犯,要嚴罰!”
  陳子昂與張玉兒正在後院品茶論道,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思緒。
  “處罰太輕,看來靜兒的天賦再次驚住了他們,也許他們會把靜兒當作突破第四次雷劫的關鍵之人來對待。”
  張玉兒緩緩放下茶盞,聲音中帶著欣慰,能有一位值得驕傲的徒弟,做師傅的也值得光榮。
  “那麼,半個月後,應該就是世家聯盟要對無崖子動手的時間了。”
  陳子昂也是點了點頭,緩緩開口。
  “你怎麼知道半個月後世家聯盟要對付那群叛亂之人?不是說還要幾個月的時間來組織人手嗎?”
  無崖子代表什麼,劉嫖現在也已經知道,但為什麼陳子昂那麼肯定半個月後聯盟要對付他們她卻不明白。
  “……”
  陳子昂與張玉兒對視一眼,都是輕輕一笑。
  “笑什麼?”
  劉嫖小嘴一厥,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你姑姑回來了,我想她會告訴你答案的。”
  陳子昂站起身子,朝著前院看去,片刻後就見到劉伯姬跨入了後院。
  “陳兄,張小姐也在。”
  這幾日,張玉兒時常來找陳子昂交流武學,陳子昂的武學修為讓她驚為天人,在這個世界上,武學的作用遠遠大於威力弱小了千百倍的法術。
  而張玉兒知識的淵博也是陳子昂所需的,尤其是她兩百多年跟隨金丹宗師身邊,對於金丹境界的了解,進階過程的注意事項,都是陳子昂所缺少的。
  這個時候的劉伯姬,臉色有些紅潤,聲音也出現了波動,顯然心情十分激動。
  “可是世家聯盟商討出了結果?”
  陳子昂開口問道。
  “陳兄猜的沒錯,世家聯盟決定在半個月後正式征討不服,為我等滅國毀家之人生長正義。”
  雖然知道這隻是世家聯盟打出的一個口號,但劉伯姬仍然控製不住眼眸一紅。
  “國主的大仇定然可以得報,長公主應該高興才是。”
  張玉兒眼神柔和,平緩著劉伯姬的情緒。
  “讓張小姐見笑了。”
  劉伯姬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才緩緩伸出手來,亮出五個黑黝黝的令牌。
  “那些背叛世家聯盟的人,他們與鬼物混在一起,因而世家聯盟又發下來這些東西。”
  “這是進入仙墟的信物,但卻需要納入五位一劫修為鬼王的鬼氣才能使用。當然,實力越強的鬼王,需要的數量越少。”
  “哦!”
  兩人各自伸手,分別攝來一枚令牌拿在掌中。
  令牌材質堅硬,陳子昂用力一捏才微微陷下去一點而且片刻又會恢複,堪稱神奇。
  “赦令!”
  張玉兒翻轉令牌,看向寫著字的一麵。
  另一麵畫著的卻是一副軍營的模樣,軍營甚至還有編號,庚子七。
  “有些像軍隊之中執行命令的令符。”
  陳子昂對這種東西印象很深,難道仙人之中還有軍隊不成?
  “那看來我們的任務就是擊殺鬼物了,隻有完成任務,才能進入那仙墟之中。”
  張玉兒昂起頭顱,開口笑道。
  

Snap Time:2018-12-15 14:38:28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