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79巨碑

  
  三大世家,雷神司馬家與大齊國的劉家關係最近,因為劉伯姬的母親,與司馬家沾點關係,也算是有些親戚。
  因而劉家靠著這點關係,攀上了司馬家的高枝。
  劉伯姬母親的天分極差,雖然也是魂修,但所合道韻卻是最下等的香族神人,隻有能歌舞、善調香兩種本事。
  這樣的人根本入不了司馬家的眼,也就劉因為身為下等世家,卻能渡過雷劫,被司馬家的一位長老提點幾句,成為那位名叫司馬函長老的擁泵。
  兩個月後,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司馬家的地域。
  司馬家下麵有三十多個國度,都是司馬家的族人擔當國主之位,非是繼承,而是族人實力強的,功勞大的會得到分封。
  這三十多個國家,每一個都比劉家的大齊大了數倍不止,其中最大的那一個,甚至可以分成幾十個齊國。
  他們現在所在的一個國度就是司馬家的,繁華的京城之中升起一架玉攆,本國國主之女司馬燕陪同劉家姑侄倆一同趕往司馬家的祖地。
  “伯姬姐姐真是天分驚人,我還從未見過下等世家之中有誰像你這般年紀輕輕的就渡過了一次雷劫的。”
  司馬燕是位相貌可愛的女子,頭上紮著一根大大的辮子,一身鵝黃裙,坐在玉攆之中安慰著劉家兩女的同時也在讚歎著劉伯姬的驚人天賦。
  “下等世家就算天賦再好,渡過一次雷劫已經是頂尖的了,哪有妹妹來的潛力大。妹妹雖然沒有渡過雷劫,但一身實力,怕是比我們這些渡過雷劫下等世家之人還要強!”
  時間可以淹沒一切,尤其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不修大道,心性不定,兩個月前的悲痛,現在隻有傷感和複仇的怒火還在燃燒。
  若是沒有燃料的話,就連這些情緒,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一一消失。
  而在修行界之中,修行之人要想有所成就,必定經過了心性的考驗,意誌堅定,千百年不移,有些怨念甚至被人千萬年的留存下來。
  “姐姐過謙了,小妹雖然合了雷神道韻,奈何天資不行,怕是這一輩子都走不到一次雷劫那一步了。”
  司馬燕嬌笑一聲,當即又轉移話題。
  “最近幾個月,姐姐那邊的國度大都陷入混亂之中,其中定然是有人搞鬼,就連世家聯盟的人都陷落其中,至今還沒有查清楚是什麼人在背後做的手腳。”
  “不過像姐姐這樣前來投奔世家聯盟的人越來越多,有大義名分在,我們三家還有諸多魂修世家定然會為姐姐討回公道的!”
  被滅的國度不止大齊一個,被毀的世家也不止劉家一家,還有不少,其中牽扯的世家多大上百,戰場已經燃遍一大片地域。
  世家聯盟也是已經全力運作起來,更是提前召開了世家盟會,專為解決此次事件。
  “三大世家一直是天下的支柱,世家的核心,上等世家的威嚴也不容侵犯,我想剿滅這些心機不純的世家,定是手到擒來!”
  劉伯姬淡然一笑,語氣客氣,卻是用上了激將法。
  因為有傳聞,這次的混亂是有一個上等道韻被人相合,天下即將出現第四個上等世家,一部分人擁護新立的上等世家,是為以後爭取更多的權利而提前劃分地盤。
  “三大世家的威嚴不容侵犯,幾十萬年來一直如此!今日也不例外,至於傳聞中的又出現有人合了上等道韻,不過是無稽之談罷了!”
  談起正事,司馬燕也是臉色一肅。
  “而且,就算是真的,他這般不顧世家規矩,擅自引起爭端,也是定然會被世家聯盟排斥在外的!”
  這個世界沒有魂修可以脫離世家聯盟,排斥在外就是注定要消滅的存在。
  “我們相信世家聯盟會為我劉家討回公道的。”
  劉伯姬眼神一暗,默默的再次加上一句。
  司馬燕抿嘴一笑,知道這種事不適合多提,當下開始介紹起她們司馬家的情況。
  像劉伯姬這種渡過一次雷劫的人,在司馬家,也算是可以拉攏的對象了。
  如此一路疾行,這玉攆不知何物,竟是可以自動引動天地氣機為它發力,毫不停歇的直奔司馬家祖宅所在地。
  遙遙看去,那是一個占地足有百的巨大城池,其內的建築莊嚴肅穆,威猛淩厲。
  各處的浮雕,都是雷電花紋,雷神之相,正是司馬家的象征。
  這座城池雖然威猛,但最先吸引人的卻非是它,而是極遠處的一座石碑,一座巨大的石碑!
  那石碑之大,占地足有十方圓。
  而高,足有萬丈!
  就像是四四方方的一塊巨石,上麵雕刻著不知是何意義的花紋,那石碑並非完好無損,而是有著密密麻麻的裂縫。
  裂縫遍及整塊石碑,看上去那石碑似乎下一刻就要坍塌一般。
  “那就是仙墟?”
  玉攆已經停在了城池的外圍,幾人虛浮天空遙望著那塊石碑。
  劉嫖小嘴張開,目不轉晴的看著遠處的那天地奇景。
  “不,那隻是仙墟的大門,打開它,才能進入仙墟。”
  司馬燕顯然很習慣劉嫖的驚訝,當年她第一次來到這的時候,也被這塊石碑所震驚。
  “是門?”
  這次開口的還是劉嫖,她的美眸中滿是迷惑,這麼大的門,當初立在這的人又該是多麼的巨大?
  “確實是門,不過我還沒有見到它打開過,也許這次的世家盟會就是我見識它打開的機會。”
  司馬燕一臉的興奮。
  一直跟在身側的陳子昂已是全力催發了離火精金瞳,在他的眼中,那處石碑看上去平平無奇,毫無氣機顯露,平凡的就像是一塊普普通通的大山。
  但這座山立在那,卻帶著股萬世不朽的意味,這種意味並非虛幻。以陳子昂的神魂感知,幾乎堪比金丹,虛幻的東西絕對瞞不過他的感知。
  也就是這個東西給他的感覺是如此的堅固,無法摧毀,那就是真的無法摧毀!
  至少以他現在的實力無法摧毀。
  “好像,它並不在這個世界?”
  雙眼微眯,經過猿魔棍法當頭一棒最後一刻的感悟浮現在腦海,一種對空間、時間的模模糊糊感知讓他有了些猜測。
  這個石碑應該隻是某個東西在這個世界的投影。
  是真,也是假!
  它真實不虛,但因為不是本體的原因,也是無法摧毀。
  ‘不知道它的本體遭遇到了什麼,竟然被人打成這個模樣,建造這種東西的人不知道該有多麼強大,還有毀掉它的人。’
  遙望這個巨大石碑,陳子昂不由得陷入沉默。
  大道無邊,自己的實力與眼前的景象相比,還是太過弱小,甚至連觸摸的資格都沒有。
  “好了,有人來接我們了!”
  司馬燕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轉首看去,一道雷光在遠處躍動而來,一個跳躍就是許之地,不過呼吸間的功夫,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麵前。
  “生大哥,你怎麼來了?”
  司馬燕見到來人,眼神不由得泛出驚訝之色。
  這位司馬生在司馬家最近百年被人稱之為司馬家四傑之一,與兩位女子和司馬鑿並列,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渡過了一次雷劫。
  他性格向來冷傲,從來不理俗事,現在竟然也做起了迎賓的事務,看來最近真的來了不少人,就連他也閑不下來了。
  “我本來也不想來,有這時間還不如多感悟一下道韻。不過,我現在卻覺得這次來對了!”
  司馬生一身雷紋長袍,身軀健碩,劍眉星目,相貌堂堂,氣宇不凡。隻是眼眉中霸氣外露,太過淩厲,少了份深沉。
  “不知道這位姑娘貴姓?在下司馬生!”
  雙手抱拳,司馬生對著劉伯姬躬身一禮,雙眸精光閃爍,臉泛驚喜之色。
  “司馬先生客氣了,在下劉伯姬,齊國劉之女。”
  劉伯姬俏臉微側,卻是很不習慣對方那股熾熱的眼神。
  “齊國?劉。”
  司馬生微微一愣,身軀直了起來。
  “怎麼?司馬先生聽過家父?”
  “沒錯!”
  司馬生點了點頭。
  “幾個月前劉劉國主來的求救信,是這段時間戰亂爆發的起點,就連我家族老司馬函都因為此事陷落。”
  “啊!”
  司馬燕猛然捂住小嘴。
  “族老去世了?”
  “沒錯,這件事本來還壓著,不過現在事情搞的那麼大,也已經用不著了。”
  司馬生伸手前引。
  “柳姑娘請跟我來。”
  進了城池,就再也無法飛遁,幾人降下遁光,朝著城中行去。
  一路上司馬生態度熱情,對著劉伯姬噓寒問暖,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之情。
  劉伯姬為了給劉報仇,也要刻意交好司馬家,因而雖然不適應對方的熱情,還是不得不有問必答。
  “劉姑娘,你放心,我們三大世家已經開啟了世家聯盟,正在商討平亂之事。你父親的仇,我們一定會給您報的。”
  “無辜攻殺他國!滅魂修世家,這種事人神共憤,我若碰到那什麼火國、夏國的人,我定然不會饒過他們的!”
  司馬生一副義憤填胸的表情。
  “多謝司馬先生了。”
  劉伯姬被引起悲痛,雙眸不由得一紅。
  沿著道路前行,前方再次出現一個高達十丈的巨門,司馬生停下腳步,對著後麵的陳子昂、風家三兄弟毫不客氣的擺擺手。
  “這是內城,你們幾個就別進去了。”
  “這個……”
  風鬥一愣,急忙看向劉嫖。
  “這是我們的規矩,武修是沒有資格進入內城的。”
  司馬燕跟在後麵急忙解釋一句。
  “陳兄是我朋友,他可以進去嗎?”
  劉伯姬眨了眨眼,伸手一指陳子昂。
  “朋友?”
  司馬生雙眸一眯,眼泛冷光。
  

Snap Time:2018-11-15 01:50:07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