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52越界(求訂閱!)

  
  陳子昂的十方棍之所以威力強大,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在於那棍中蘊含有十方幻滅的意味,那種意蘊直扣人心,讓人心神陡生生死變幻之感,對於時光的感知都會出現那之間的錯覺。
  這種強大來自於陳子昂數世輪回的感悟,也來自於他神魂之力驚人的強大。
  但這種強大卻無法對金丹修士產生影響,甚至對於假丹修士都有些吃力,前段時間的沅江仙人鄭仙就掙脫了他的幻滅意境。
  因而這次的這一擊,陳子昂舍棄了神魂的變化,專注於身體本身,爆發出最強的力道,勢要一棍仗殺麵前的金丹。
  麵對陳子昂突如其來卻有驚世駭俗的一棍,劉銓心頭猛然一緊,小覷之心蕩然無存,一股頻臨絕境的恐慌油然而生。
  下一刻一聲驚天怒吼已經從他的神魂之中響起,剛剛誕生的金丹在體內猛然滴溜溜的旋轉,百之內的靈氣以他為軸心化作一個巨大的漏鬥,漏鬥的底端,是一個瘋狂旋轉的雷光。
  雷獄刀經天旋雷轉!
  此門雷法,專注卸力。
  漆黑棍棒破開虛空,狂擊雷光之上,凝於一點的浩然巨力破開層層雷光,直擊中心的金丹核心。
  電光爆閃,化作一道疾光,如同瞬移一般扯出一道殘影,直奔遠處逃遁。
  雷獄刀經雷弧疾走!
  他一開始就沒有打算硬接陳子昂這一擊,卸力的同時,劉銓就已經打算避開,對方的這股力量,就算他是金丹也是沒有絲毫信心可以擋下。
  尤其是他還是位剛剛誕生的金丹。
  “……”
  虛空微微一晃,一道人影已是借助陳子昂的巨力,直奔百開外。
  “哢……”
  百之外,劉銓身軀顯露,胸腔處肋骨斷裂,肌肉撕裂,內的五髒也有不少被巨力轟的粉碎。
  但最為重要的,則是他體內的金丹之上已是滿布裂紋,無數渾濁之氣朝滲入,原本圓滿無暇的金丹之中突然多出了許多雜質。
  “我的金丹!”
  他身軀顫抖,怒目圓睜,聲音滿是壓抑不住的憤怒與不甘。
  剛剛成就的金丹,在這一擊之下幾乎破碎,就算能夠保留金丹,品質也會下降,很有可能從七品金丹直接掉落成最差品質的九品!
  陳子昂身軀一動,就欲趁勢追擊,一股龐然大力卻突然從天而降,席卷四周,巨力來自四麵八方,壓縮、撕裂、拉扯各種力道同時作用在肉身之上,欲要把他撕成碎片。
  “啊!”
  身軀一緊,手的齊天棍已經一棍悍然擊出,四周虛空齊齊一震,他整個人已經從中穿出,腳踏金光,朝遠處逃去。
  卻是無崖子恰在此時也出現了!
  “你逃得了嗎?”
  冷笑之聲中,一枚玉環陡然從遠處無崖子的手中打出,橫跨百出現在虛空之中,玉環一漲,化作一道光圈,光圈光芒落下,百內的空間都是一滯。
  同時虛空卷動,再次湧向陳子昂。
  “給我開!”
  雙眸紅光大盛,陳子昂手中的齊天棍化作殘影,四方的虛空在這一刻仿佛重演天地初開之境,一片混沌以一種狂猛之勢,橫衝直撞。
  “好大的力氣!”
  就算有五雲獅提前的警醒,無崖子還是為陳子昂此時展露的實力而震驚的眼眉一抖。
  不過對方現在的狀況很明顯不對,絕不可能持久,也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陰陽輪轉!”
  不遠處的張玉兒身前雙劍一動,一個巨大的陰陽輪盤從虛空升起,往上一升,把無崖子玉環所化禁錮之光硬生生頂了上去。
  “走!”
  雙劍一繞,張玉兒身化遁光把陳子昂所在的地方一裹,劍光一閃,直奔遠方逃去。
  “劉道友,你沒事吧?”
  無崖子一臉陰沉的看了看遁逃的兩人,卻並未著急追趕,而是看向劉銓,對方身上氣機忽強忽弱,雜氣外露,四方靈氣更是混亂不堪,竟是極為罕見的金丹降品之兆。
  眼神微動,無崖子的目光放在隨後跟來的五雲獅頭上,有那個力氣大的出奇的人在,再加上那號稱南荒金丹之下第一人的瓊花仙子,他們對上劉銓還真有可能占上上風。
  “我……我的金丹!”
  片刻之後,劉銓的眼中才恢複精神,卻已被無窮怒火所充斥。
  “道友節哀,九品金丹的壽數與七品也是相差無幾,能走到這一步,我等已是甚幸了。”
  無崖子張了張嘴,聲音中的語氣不可琢磨,他丹成八品,本來還有些豔羨對方的成就,畢竟每隔一品金丹的潛力都是天差地別。卻不想不過是分開不足半日,這位意氣風發的金丹道友就直接降為九品。
  “我要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劉銓身軀顫抖,身周的雷光隱隱欲現。
  “劉道友,瓊花仙子可是與我宗公子有過約定的!她,是萬萬不能出事的!”
  無崖子聲音一冷,他之所以急急的趕過來找劉銓,就是擔心他會對張玉兒不利。
  更何況這次行事十分不順,那孫隱所化的血芒竟還是一個假身,害得他狂追萬卻落得一無所獲,心中本就滿是鬱氣。
  劉銓身軀一僵,片刻後才臉色僵硬的一笑。
  “我明白,我隻要那個手持棍棒之人的性命!”
  “如此最好!”
  無崖子緩緩點頭,身軀一動,再次回到五雲獅的背上,五彩祥雲一起,朝著兩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陳子昂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妙,最為強大的身體隱隱作痛,一身實力陡降一半。
  “張道友,我覺得我們還是分開逃為好。”
  張玉兒的遁光又又穩,陳子昂在其中緩緩恢複了一下身軀,不滅霸體自動修複著破碎的身軀,片刻功夫,顯露在外的血絲已經消失不見。
  “不用,無崖子不會傷我的。”
  張玉兒的聲音平緩,看向陳子昂的美眸中卻透著驚奇。
  金丹與道基之間的區別堪稱天地之別,就算她身有兩柄靈器,也不敵一位初入金丹的修士,而這人不過是道基第六重天的修為,卻能重創劉銓,而且看情況若不是無崖子恰好趕過來,單憑他一個人就能擊殺對手,不得不讓她感到驚奇。
  若是他到了假丹之境,是不是就意味著他能夠做到越階擊殺金丹?
  “哦?”
  陳子昂眼神微動,想起這位仙子與那位無雙公子的傳聞,緩緩點了點頭。
  “我盡力擋住他們,道友先走。對了,未曾請教,道友貴姓?”
  張玉兒側首一看,七彩祥雲已經追來,她體內法力匱乏,速度自是比不過五雲獅。
  “陳子昂!”
  陳子昂點了點頭,就見到張玉兒臉色一肅,雙劍一轉,四周虛空卷動,一股扭曲之力當即被她一劍斬開,破開一條通道。
  後方的無崖子已經追了過來,再次出手。
  “走!”
  一聲嬌吒,張玉兒手中雙劍已經衝天而起,急斬後方趕來的無崖子。
  陳子昂身軀頓了頓了,還是腳下金光一閃,縱地金光遁禦使而出,直奔遠處而去。
  “遁速果然也是極!”
  後方無崖子雙瞳一亮,單手前伸,一件巴掌大小的茶壺出現在手中,體內法力一催,一道火線從壺嘴之中噴出,綿延不絕,化作火雲鋪滿天空。
  “呱……呱……”
  火雲中有火鴉鳴叫,千萬頭火鴉如同一根根利劍,朝著遠處奔逃的陳子昂急追而去。
  同時一具古樸大鍾往下一罩,把無崖子連同身下神獅罩住,張玉兒的斬擊隻換來一聲驚天悶響。
  這些火鴉遁飛極速,而且隱隱成陣,運使天地之力,化作一片覆蓋十餘的火雲鎖定陳子昂的氣息,緊追不舍。
  “哎!”
  身體內部隱隱崩潰,根本逃不了多遠,陳子昂無奈的歎了口氣,身軀一折,朝著遠處的龍姑山遁去。
  不過片刻功夫,那的漫天雷霆已經隱隱入目,不過前麵多了一個人,一臉陰沉的雲雷散人劉銓。
  雷獄刀經之中的雷弧疾走乃是雷遁法門,本就遁速極,入了金丹之後速度更是陡增十倍,就算是陳子昂現在修為的的縱地金光遁也比不的他!
  “竟然往這跑,我看你是找死!”
  手中雷獄狂刀一挺,身後無窮的雷光朝著刀身匯聚,數千丈的雷光如同流水一般,迎頭朝著陳子昂斬來。
  身懷雷獄刀經,在這劉銓的實力可以成倍的提升。
  陳子昂臉色一冷,手中的齊天棍陡然變形,瞬間化為一柄百米長數米粗的巨棍,帶著一股鎮壓萬物的烏光,橫衝而去。
  “轟……”
  雷光崩散,齊天棍收縮沒入體內,但他也突破了劉銓的阻攔,直接衝到了龍姑山的雷霆之中。
  “你怎麼往這跑?”
  一道劍光斜地力穿出來,臉色蒼白的張玉兒滿頭黑發卻是變得雪白如霜,但一雙美眸卻是精光外露,攝人鋒芒讓人不可直視。
  外露的氣機更是強悍到了極點,四周的天地靈氣都像是臣服在她的掌控之中一般。
  就連身後的劉銓,在她的麵前似乎都變得渺小起來。
  不過這一會功夫,她強大的竟是像變了一個人。
  “你……,要結丹?”
  陳子昂一愣。
  “沒錯,不知道能不能結成上品。”
  張玉兒微微一笑,與陳子昂並肩而立,直麵圍過來的無崖子和劉銓。
  結丹引起的氣息讓天地氣機變得十分狂躁,此地的雷海更是不停的朝外擴展。
  “看來是接不了上品了!”
  抬起頭,張玉兒幽幽一歎。
  “這好像不是金丹雷劫?”
  已經被雷霆包裹的劉銓側首看了看身旁的無崖子。
  “像是,又像不是。”
  無崖子緩緩搖頭,一臉驚奇的看著四方。
  “我還沒見過這麼藍的雷霆。”
  他的話音剛落,四方皆是蔚藍之色,雷霆橫掃天地,時空翻轉,大半個龍姑山消失不見,其內的幾道人影也是消失無蹤。
  

Snap Time:2018-11-20 02:27:51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