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694蛟龍敖遠(18-02-21)      693蛇妖尋親(18-02-20)      692水神妖猿(18-02-20)     

547雷劫(感謝書友時光不老我們不散的萬賞!)


    天劍宗的庚金劍陣共分三層,第一層四十九柄法器,第二層八十一柄,第三層就成了三百六十柄。

    第三層號稱可斬金丹!

    而陳子昂雖然已經擁有了八十一柄法器,但其實禦使起來十分的不易,原因就在於他的法力不足。

    他的神魂強大,對天地氣機的感應不弱假丹修士,操縱起法器來可以做到靈活自如。

    但道基第六重天的法力卻沒有跟上他的神魂和肉身之力。

    同時禦使八十一柄法器,不過幾十個呼吸就能讓他法力耗盡!

    但這個時候他卻是沒有別的選擇,他本就缺乏大麵積攻擊的手段,就算有也無法對假丹修士造成威脅。

    八十一柄圓月彎刀分散在百丈方圓,各自按照一定的規律旋轉,或急或慢,但都有同樣的衝天殺伐之氣升起。

    天空中的十二道長河沒了聲音,隻有這方圓百的靈氣在瘋狂匯聚。

    剛才掙脫陳子昂的驚人一棍,鄭仙已經受了重傷,陳子昂的齊天棍有鎮靈、破法之能,被它捅上,就算是層層防護,他的神魂也是嚴重受損,就連與天地同息之能都施展不出。

    而現在他自己顯露天河行脈真形,移動不變,對上心有殺機的陳子昂,隻能施展法術,把他徹底轟殺在自己的籠罩範圍之內,再覓地療傷。

    十二道河水滔滔不絕,內有他煉化的無窮水雷陰沉其中,其中一道天河朝下一撲,如天河倒卷,無窮重水帶著滔天之勢瘋狂衝擊而來。

    兩側更有四條天河如同甩鞭,抽打的空氣轟隆隆的巨響,橫掃而來。

    天河所過之處,大地凹陷,百沼澤如同海麵一般起伏不定,有的地方深陷數十米,有的狂衝上百丈。

    在天河之中,一道晶亮的刀光緩緩升起,刀光之鋒銳,甚至割裂的虛空產生道道無光地帶,任由狂濤怒卷,刀光自是堅定不移的升騰而起。

    虛空天河一震,密密麻麻的水雷已經如同暴雨傾盆,狂湧陳子昂所在地。

    這些水雷單個雖然威力不大,但這數量密密麻麻,幾乎以萬計數,同時起爆,絕對能讓此地百方圓化作絕域!

    “斬!”

    八十一柄法器的庚金之氣匯聚於一體,化作一道千丈刀芒,繞空橫掃,陡卷八方。

    “轟……”

    “轟……”

    “轟……”

    轟鳴聲猛然升起,百內的大地像是沸騰開水,瘋狂的波動;天空中十二道天河呼嘯著高低起伏,與那刀光撞在一起。

    狂猛的勁氣,化作無形的衝擊波,朝著數百開外的地方輻射而去。

    片刻之後,一片大吼在這天地混亂中想起。

    “找到你了!”

    一根漆黑的棍棒猛然從大地之上穿出,憑空一閃,已經帶著一道人形虛影洞穿了一條天河河流。

    “嘩……”

    無窮水流從天而降,落地後與泥濘混合,再次直衝雲霄,漫天水霧蒸騰,此地已再不可視物。

    “你……你也跑不了!你們……誰都跑不了!”

    虛幻的人影被齊天棍貫穿,鎮壓之力讓對方的一切反抗都化為徒勞。

    “哼!這就不勞你費心了了!”

    陳子昂冷冷一笑,齊天棍一抖,棍身上的人影徹底崩散開來。

    立於虛空,腳下是漫天迷霧,陳子昂手中的棍棒一抖,已經帶著他落到大地之上。

    一處淤泥,苦鐵老人臉色猙獰的躺在那,氣息全無。

    從他的情況來看,剛才與鄭仙交手一開始,他就被鄭仙滅殺了。

    微微搖了搖頭,打掃了一下戰場,陳子昂身化一道遁光,直奔雲夢澤之外而去。

    至於去麵完成孫隱的委托?

    拜托!

    剛才鄭仙的話可不像是在誆他,能讓他這麼信心十足的說誰都跑不了,麵肯定十分危險,陳子昂沒必要為了幾駕飛舟就把自己陷入麵去。

    而且他現在的情況也很不好。

    天龍斬嚴重受創,需要些時間溫養,體內的法力更是已經枯竭,身體也是滿身鮮血,有五六處地方外部的血肉都已經消融不見,露出麵的骨骼內髒。

    不過他的天罡不滅霸體也不是白稱呼的,除非一刀斬下他的頭顱,或者直接轟碎心髒,要不然他這有了神魂不死不滅特性的肉身,都可以恢複。

    三日之後,遠隔幾萬之遙的一處大山之上,一道遁光從天而降,直接在山體上破開一個石洞,沉入進去。

    幾杆陣旗放出,片刻之後,山體再無異樣。

    七日之後,滿血複活的陳子昂收起陣旗,緩步走出山洞。

    “呼……”

    伸了伸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才從乾坤袋之中拿出一枚記載著南荒大部分地形的玉簡看了起來。

    “龍姑山是位於無影國以北三千的一座無名小山,我現在是在……,哦,這!”

    身體緩緩飄到高空之上,比照了一下地形,確定自己的位置之後,玉鱗飛天神梭冒出,陳子昂穿入其中,朝著龍姑山的方向奔去。

    一路緊趕慢趕,在半月之後,已是可以確定即將靠近無影國了。

    大日西斜,霞光漫天,此地大地無垠,一片平坦,奈何不知為何,卻無生靈在此繁衍,隻有少許野物,在其中不停穿梭。

    ‘按這樣的速度,明日就能到達龍姑山,不知道那的閃電開沒開始,按那頭鼠妖的說法,應該差不多已經開始了。’

    陳子昂盤坐飛梭之中,正自閉目沉思,飛梭自帶感應,碰到異物會發出提示。

    “……”

    飛梭一震,像是撞到某種東西上麵,也讓陳子昂猛睜雙眸,卻見不知何時飛梭的四周已被七位修士圍了起來。

    “這位道友,還請出來一見。”

    當頭的一位修士一臉正色,眼帶警惕的看著百米開外那艘巴掌大小的奇物。

    “嗖……”

    陳子昂遁出虛空,收起飛梭,一臉凝重的回看幾位修士。

    七人中竟有三人是道基後期,還有一位已是十一重天道基圓滿之境。

    他們竟然能夠避開自己的感應?

    是三陰教的人?

    他們知道自己殺了那沅江仙人?

    不可能啊?

    “幾位是哪人?為何攔住在下的去路?”

    想不明白,陳子昂決定直接開口詢問,而且這片刻功夫,他已發現對方對自己雖然十分提防,但並無殺意。

    “在下麒麟洞鄧虎,非是我等攔住道友,而是我們再此正在做一件大事,卻是不可讓人破壞!”

    鄧虎身高幾乎近丈,麵如圓盤,須如銅線,說話聲如同金鐵交擊,正是那位道基十一重天的高手。

    “若是在下打擾了諸位的事,我這就離開!”

    陳子昂抿了抿嘴,身軀朝後微微一動。

    “你不能走!”

    一位麵色冰冷的道姑猛然繞道陳子昂的身後,攔住了他的去路。

    “幾位是什麼意思?”

    陳子昂麵色一冷,齊天棍也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位道友,我等做的事十分重要,不可外泄,還請道友委屈幾日,在此小歇一陣,等我等事情辦妥,道友自去無妨,而且我等還有重禮相贈!”

    鄧虎雖然模樣駭人,但說話倒還不讓人厭惡。

    不過……,陳子昂從來都不喜歡受人威脅。

    “若我要說不哪?”

    “錚……”

    刀兵出鞘之聲四起,四周靈光閃耀,此地已是遍布殺機。

    “道友,何苦來哉?”

    鄧虎一歎。

    “鄧道兄何必與他多言,我看他就是對頭派來的人!”

    身後的道姑冷喝一聲,手的兩杆銀鎖一撞,就是雷光閃耀。

    “哼!”

    陳子昂嘴角一撇,打定主意要是打起來的話,第一個就取這老道姑的性命。

    “嗯?”

    手上一緊,一股浩瀚無邊的氣機突然衝天而降,於百之外匯聚成型。

    感應中,那股氣機是如此的熟悉與陌生,震顫的陳子昂的神魂都微微一抖。

    “金丹雷劫?”

    感謝書友時光不老我們不散的萬賞,感謝書友夕陽東下的一千打賞,感謝書友智慧與美貌並存、脖子酸的五百打賞,感謝書友殺槍的二百打賞,感謝書友ヅ杜水デ的打賞!

    

Snap Time:2018-02-22 19:03:27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