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45魚妖(求訂閱!)


    身在玉鱗飛天神梭之中,對外的感應十分不清晰,但出了飛梭,陳子昂就看的十分真切。

    這位名叫青鮫的年輕人,並非人族,而是頭妖怪,鯊魚精!

    至於從下麵撲上來的少女,也非人族,卻是頭凶殘的食人魚!

    少女的天魔惑心劍可演變天魔妙相,勾動對手的心神,隨之變幻成修士內心的心魔,殺人於無聲無息之中,甚至有時候對手已經被她斬殺還沉浸與幻想中不可自拔。

    對手的心性越弱,她的劍法威力也就越大!

    但陳子昂幾世沉浮,心性之堅定,卻遠不是少女可以引的動的。

    那抹透過七寶紅幢的虛幻劍光在他眼中清晰可見,就算不躲,也破不開他的霸體。

    迷惑人心的劍光被陳子昂輕易破掉,身在外麵的少女銀牙一咬,身軀再次一變,雙眼凸起,大嘴裂開,根根利齒外露,身軀肌肉緊繃,竟是顯出半人半魚的猙獰之樣。

    她手中的短劍劍光也再次一盛,四周浮現的幻影已經非是迷惑人心的天女,而是欲要噬人的猙獰惡魔。

    一頭頭惡魔仰天咆哮,聲震神魂,隨著女妖劍光的前伸,紛紛往上一撲,讓那金色的劍光之外多了一份無物不腐的深沉黑色,劍光微微一閃,已是直接破開七寶紅幢的七層防禦,急斬陳子昂肉身!

    天魔噬身斬!

    這頭女妖以修士修為劃分,不過是七八重天的修為,卻能在她手中金丸法器和奇妙劍法之助下,屢次破開陳子昂的上等護身法器,也讓陳子昂不由得一訝。

    不過驚訝歸驚訝,這種實力還不被他放在眼!

    冷冷一笑,陳子昂並未拿出齊天棍和其他法器,身上盈光一閃,卻是運氣了天罡不滅霸體。

    大手一伸,已經朝著那襲來的劍身抓去!

    “哼!”

    女妖眼露不屑,她手上金丸所化的寶劍乃是純以鋒銳的精金之氣匯合沅江奇金,以劍丸之法煉製而成,削金斷玉隻是等閑,就算是下等法器,也能一斬而碎!

    此人竟敢用肉身來抓,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是念頭的微微一動,陳子昂的大手已經裹住了對方的短劍,手中的勁氣如同石磨,消磨掉劍身外溢的劍氣,狠狠的抓在那劍身之上。

    “嗡……”

    短劍顫抖,發出悲鳴之聲,鋒銳的銳金之氣四下狂飆,卻不能動搖陳子昂的手掌分毫。

    女妖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卻要用力去拽短劍,欲要奪回。

    陳子昂不屑一笑,此妖雖然劍法精妙,更有無相天魔變幻萬千之能,但真正的鬥爭經驗卻是不足,這個時候竟然不是手後退?

    身軀前傾,借助對方後拽之力貼身屈肘,由下而上正中女妖的下巴。

    “哢……”

    讓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斷裂聲音響起,女妖頭顱一揚,半截舌頭和幾枚利齒混合著鮮血就噴了出來。

    下一刻,陳子昂身形一轉,抽身出腿。

    “啪……”

    女妖身軀朝前一躬,狂暴的力道沿過她的骨骼瞬間傳遍她的全身。

    全身骨骼當即碎裂,瞳孔內瞳仁爆成一團,頭顱內腦漿混成一團,當場死得不能再死!

    陳子昂之所以沒有徹底轟碎她的肉身,不過是為了等下方便吞**元罷了。

    “吼……”

    這個時候,那位鯊魚精的攻擊終於徹底打破了七寶紅幢的防禦,頭頂上的七寶紅幢往下一沉,已是沒入他的丹田之內,溫養起受損的法器本體。

    一枚滴溜溜旋轉水藍色圓球已經緊隨其後打將過來。

    而那鯊魚精也是顯露出原形,化為一頭長約百米,重達不知多少噸位的龐然大物!隻見它大口張開,對著陳子昂噴出了蘊養在體內已近八百年的坎靈珠。

    坎靈珠是它的成道之物,堪比內丹,可重可輕,重可壓倒大山,輕可隨風飄舞,堪比頂尖法器,不過片刻功夫竟是破了對麵的護身法器。

    一待陳子昂的七寶紅幢一收,清寧扇已經瘋狂煽動,一股股蝕骨銷魂的陰風已經劈頭蓋臉的籠罩過來。

    “竟敢殺我師妹!”

    他的動作夠,但卻還是未能來得及救回女妖,隻得發出悲憤的怒吼,如同天邊悶雷,滾滾不休。

    “我絕不饒你!”

    “切……,說的好像我會放過你似的。”

    陳子昂也隻是在心中吐槽一句,卻是沒有時間回複,因為那不停打轉的坎靈珠沉重無比,竟已顯出壓塌虛空之相。

    浩然巨力更是禁錮數丈方圓,似緩實急的撞向他的胸口。

    眼神一肅,瞳孔中有紅光一露,鬥戰之法已經發動,右手進步衝拳,向那坎靈珠擊去。

    鯊魚精魚目一睜,剛才陳子昂空手奪白刃拿下自己師妹手中的寶劍他看的清清楚楚,自然知道此人的肉身強悍的匪夷所思。

    當下停下頭頂煽動的清寧扇,體內法力狂催,讓那坎靈珠變得越來越重,四周的虛空都產生晃動,日光遭到阻隔,方圓丈許一片黑暗。

    “……”

    兩者相撞,虛空一震,下一刻一股浩蕩的勁風從中狂飆而起,四下橫掃,蕩開幾十地域內的粘稠瘴氣。

    “哢……哢……”

    鯊魚精幾百年修煉的坎靈珠表麵浮現出一道道裂縫,片刻後突然爆開,化作千萬點繁星四下飄落,還有那濃鬱的水汽彌漫開來。

    “啊……”

    龐大的鯊魚精身軀狂抖,心血相連的寶珠破碎帶來的是神魂的撕裂劇痛。

    痛苦與驚怒之中,他的兩個大眼珠子陡然射出兩道幽光,四方彌漫的濃鬱水汽朝著中心一聚,化作一塊堅冰,把陳子昂仰身倒退的神異凍在其中。

    天賦神通遊氣化冰!

    神通所化冰晶堪比千年寒玉,瞬息即成,困人殺敵無往不利。

    但它還不放心,雙眸光芒不停,四方水行靈氣不停匯聚,讓那寒冰更厚、更硬、更冷!

    “哢……”

    一道裂縫在鯊魚精驚恐的目光中出現在冰晶之上,隨著開裂聲響起,裂縫原來越多,最後密布整塊冰晶之上。

    “……”

    冰晶四散,陳子昂手提齊天棍,狂衝而出,在漫天冰雨之中,照著那龐大的鯊魚精轟然砸下。

    “你不能殺我!”

    鯊魚精身軀一抖,化作人形,趁勢避開了棍棒的正麵,但還是被餘波在身上狠狠的刮下一層肉皮,露出下麵血肉模糊的軀體。

    “我乃沅江仙人的人,你殺了我,仙人不會放過你的!”

    大叫聲中,鯊魚精手中出現兩柄分水刺法器,卻非是攻向陳子昂,而是把身一裹,身化遁光,欲要朝著遠處狂飆而去。

    “我管你哪個仙人的人!”

    陳子昂冷冷一笑,腳下一踏,一朵蓮花綻放,整個人已經出現在鯊魚精的遁光之前,齊天棍朝下一揮,當即把它性命了賬。

    大手一伸,兩具妖屍落入掌中,吞天神功發動,妖屍漸漸化為純粹的精元,被他吞入體內。

    “想不到竟然還有人自稱仙人?”

    收起兩人的乾坤袋,陳子昂不由得一笑。

    自從來到修行界,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對於南荒各大勢力陳子昂也有了一些了解,但他也隻是把金丹修士熟悉了一下,並不清楚讓苦鐵聞聲而逃的沅江仙人是什麼人?

    不過不管是什麼人,隻要是不入金丹,他還不懼!

    再說就算是金丹,招惹到自己身上該不放過的也是不能放過!

    背後一動,天龍斬已是現身,雙翅一展帶著他身軀一轉,就要朝著雲夢澤麵遁去。

    “那人休走!我那兩位小童哪?”

    幾十之外,一道水色劍光狂飆而來,顯出一人,正是沅江仙人鄭仙。

    他手提生死不知的苦鐵老人,正臉色鐵青的看著陳子昂。

    

Snap Time:2018-05-25 05:43:49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