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44惑心(求訂閱!)


    百景山離陳子昂的紫雲山相隔數萬,山主苦鐵老人乃是一位道基後期修士,有九重天修為。

    這是一位一心潛修之人,成就道基三百年來,一直少有在附近修行界現身。

    因而他的實力雖強,卻沒什麼名聲,就如當初的孫天君。

    “老夫出生在蠻荒西部一處臨水之國,年幼之時遇上海難,被浪頭打入海底,卻因緣際會進入一位先賢修士的府邸,得獲靈丹三粒,玉書兩卷。”

    苦鐵老人的本名早已被人淡忘,他也未曾提起,隻有這個稱呼被人記住。

    “有了這個機遇之後,老夫才懵懵懂懂的踏上修行路。能有今日,殊為不易啊!”

    一臉褶皺的苦鐵老人坐在陳子昂對麵深深一歎,幹枯的雙爪,瘦弱的身軀,卻有雙炯炯有神的雙眼,雙眼中帶著的是陳子昂熟悉的狡詐。

    那是屬於小農般的狡詐!

    不可恥,但卻也不會讓人覺得靠得住。

    “道友機遇之奇,可以著書立說了。不過我聽道友的意思,好像並不願趟這趟渾水?”

    陳子昂端坐對麵,臉帶微笑,渾身上下透著股平和、自然與從容,讓人情不自禁的放鬆身體。

    “當然,難道陳道友願意摻合進來?”

    苦鐵老人咧嘴一笑。

    “不過我得到的玉書上法門不齊,孫隱答應借我的明曦燈一用,用過之後會有秘法相贈,我可受不了這個誘惑。”

    南荒之中修行之人法門來的千奇百怪,除了少數人之外,很少有完整的道基修煉法門,更別提晉升金丹的道路了。

    “早就聽聞苦鐵仙師的明曦燈有見心明性、外魔不侵之能,號稱渡劫異寶,用它一次就有可能讓金丹提上一品,換門法術,孫隱也不虧。”

    陳子昂點了點頭,能夠用在渡劫上的東西向來都很珍貴,尤其是能讓金丹提升品次的神魂秘寶。

    “再說,法門也不由他來出,雲雷散人那麼大的名聲,想來定然會有道友需要的東西。”

    “是啊,是啊!就希望沒人搗亂。”

    苦鐵老人嘴角抖了抖,眼中顯出擔憂之色。

    他雖然身上法器、秘寶威能個都不凡,但卻很少與人爭鬥,甚至在麵對修為比自己弱小的多的陳子昂也是客客氣氣。

    這並非是他的心性隨和,而是他小心謹慎的習慣作風。

    陳子昂在接他之時,可是親眼見到這位一個心頭不順,就把百景山的傭人精魂喂養了自己的鬼神鞭。

    由此可知,此人絕非良善之輩。

    “對了,陳小友此去雲夢澤,是送什麼東西?”

    “一些飛舟,可供凡人搭乘,我等修行之人對決,難免會造成生靈塗炭,有了這些東西,也能轉移一下戰鬥範圍內的一些凡人,免遭一劫,我等也能少生一些罪業。”

    陳子昂緩聲開口,見對麵兩眼好奇,就拿出一架飛舟遞過去。

    這些飛舟的珍惜材料都是孫隱提供的,結構簡單,隻是盡量的讓它能夠多承載些人數。

    這樣的飛舟,每一艘都能搭乘兩到三千人,陳子昂這一共有十三艘。

    “陳小友的東西果然精致,尤其是咱們乘坐的這駕飛梭,遁速之,比之老夫全力遁光飛行也是不差,而且隻要有靈石,就可以永不停歇的飛行,可謂方便至極。”

    苦鐵老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飛舟,又一臉感慨的看向四周,兩人所在的玉鱗飛天神梭內部,眼中帶著豔羨之色。

    這架飛梭可變換大小,可隱去身形,還能發出雷火疾風對敵,更重要的則是它幾乎無限續航、速飛行的能力。

    消耗小,飛速,方便捷!

    “不知小友……”

    “苦鐵仙師莫要惦記我這艘飛梭了,打造它不止耗時長久,而且很多材料也是可遇不可求,孫隱孫道友也曾想要一艘飛梭,也被我一口回絕,再打造出來一艘,幾乎不可能的。”

    陳子昂搖了搖頭,打斷了對方的話頭。

    這個頭可萬萬開不得!

    “到雲夢澤了!”

    兩人的正中,懸浮著一個清亮的圓盤,圓盤之內顯露著飛梭百以內的環境,並隨著玉鱗飛天神梭的移動而移動。

    巴掌大小的飛梭於虛空一閃,已是越過了一座山頭,前方不遠處就是毒瘴密布,人獸禁絕的雲夢澤。

    “雲雷散人的月牙島是雲夢澤少有的可與住人的地方,位於北角,我們要變一下方向。”

    陳子昂回憶著孫隱送來的地形圖,對麵的苦鐵老人也拿出了一張布卷,細細的看了起來。

    “苦鐵仙師,這是何物?”

    “是有可能來這搗亂的三陰教一方麵的高手,我記下來,萬一碰到也好有所針對。”

    苦鐵老人頭也不抬的開口。

    “哦,您到真是謹慎。”

    陳子昂一笑,飛梭微微一頓,已是再次破空而走。

    “看來有人在接我我們。”

    進入雲夢澤沒有多遠,一道細微的豪光升空,出現在玉鱗飛天神梭的前方,那是約定好的信號。

    片刻後,光芒一散,露出一位相貌英俊的少年。

    少年手持一柄清寧扇,雙手抱拳朝著遁術緩緩下降的飛梭微微一禮。

    “可是百景山的苦鐵老人和紫雲山的陳道友?”

    陳子昂默念口訣,打開飛梭,和苦鐵老人遁出,隨後又一抬手,收起飛梭。

    “正是苦鐵,不知這位小友在哪處仙山修行?”

    苦鐵老人依舊是一副老好人的和熙笑容。

    “不敢稱仙山,小子乃是沅江仙人門下小奴青鮫,奉主人之命,再此等候二位。”

    青鮫展顏一笑,手中清寧扇一揮,一股陰風刮起,銷骨噬魂的陰冷直撲兩人。

    “特來送兩位上路!”

    少年青鮫手中的清寧扇乃是一件威力強大的秘寶,可吹出三味陰風。

    陰風所過之處,人肉魂魄當即崩散,突然出手,就算修為到了道基後期的修士,一時不防也會被僵住神魂肉身,不得動彈,任人宰割。

    在這少年動手之際,下方的廟宇之內也飛出一位模樣俊俏的少女,少女單手托著一枚金丸,在清寧扇揮動之際,已經罩頭朝著兩人打來。

    金丸離手,當即化作一道精光電射而來,更伴有風雷呼嘯之聲,顯見威力強悍。

    “沅江?”

    少年開口吐出沅江二字之時,枯竹老人已經像是被什麼刺激了一般,身軀一抖,一根黝黑長鞭把他一繞,化作十幾股黑煙超四麵八方奔去。

    對麵襲來的陰風雖強,卻隻是定住了一半的黑煙,放走了另外一半。

    他的反應之,竟是讓那少年也是眼眉一挑。

    不過對方修為高深,他們本來就沒有打算留下他,自有自家的主子前去對付,剩下的這位才是他們的目標。

    陳子昂一臉無語的看著二話不說就落荒而逃的苦鐵,怎麼說你也是一位道基後期的高手,這般作風也太掉價了吧?

    心神一動,七寶紅幢升上頭頂,七層紅芒如同帷幕,擋在身前。

    同時秘寶伏地印脫手而出,與那金丸碰在一起。

    “……”

    金丸與大印各自返回,身前的紅芒不停晃動,也擋下了襲來的陰風。

    “嗯?”

    一男一女驚疑的對視一眼,不是說來的是位道基初期的弱手嗎?

    雖然驚疑,兩人的動作卻沒有停下,少女腳步一跨,本是俏麗的相貌突然變得嫵媚起來,身化天女妙相,喜怒變換都是那麼的勾人心魄。

    飛回的金丸在她手中化作一柄短劍,劍光一抖,人劍合一,如同無處不在的天魔一般瞬間籠罩陳子昂身周百丈之內。

    七寶紅幢上的紅光急劇顫抖,起伏不定之中,一道似有似無,若隱若換的劍光已經破開防禦,點向陳子昂的眉心。

    劍光之中帶著無處不在、無人可躲之意,更有股迷惑神魂之力,在神魂感應之中顯露諸般妙相,讓人情不自禁的投入其中,不可自拔!

    天魔惑心劍!

    “劍法不錯啊!”

    陳子昂眼神微動,雙指立於額頭之前,輕輕一夾,劍光崩散!

    “不過可惜,碰到了我,卻是自己找死!”

    

Snap Time:2018-08-22 13:15:13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