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03仙師(求訂閱!)


    孫天君雖然是混元宗宗主,但並不理事,而是一直專心修行。

    為了避免外事紛爭,把混元宗滅絕,孫天君和他的師弟師妹並未在呆一起。

    天石國的天石崖作為宗門的傳承地點,由兩位師弟師妹收授弟子,擇優傳承功法,不使傳承斷絕。同時探訪四方環境,了解天下大勢,各仙門大派的動向。

    而中曲國的孫天君,隻有一個任務,那就是突破金丹,獲得元神大道的傳承,讓混元宗再次擁有成為仙門大派的資格。

    孫天君為了再現宗門傳承,甚至耗費巨資偷渡小元界,妄圖打家劫舍,尋得金丹法門,結果卻意外隕落,便宜了陳子昂。

    中曲國,紫雲山,千門洞洞府深處。

    一個龐大的傳送陣猛然亮起,陳子昂與傀儡分身顯露出身形。

    大陣光芒還未收斂,陳子昂已經上前一步把傳送陣中心的一個拳頭大小的寶珠收起。

    這是一枚定界珠,麵存放著小元界的空間坐標,有了它,才能設下陣法,來往兩界。

    定界珠內部一片虛無,隻有一點星光在來回閃爍,不過若無意外的話,小元界的坐標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消失在寶珠之內。

    就算是現在,也不可能進得去了!

    元神真人雖然不能再造天地乾坤,但虛空挪移、掩蓋天機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尤其是魔門青帝那位立於修行界頂尖的絕代大魔頭。

    收起定界珠,出了這處大廳,外麵是一條寬敞的通道,沿著通道前行,一扇扇門戶顯露出來,隨手打開,草藥室、煉丹室,寶器室、典籍庫存處、閉關場所一一入目。

    “竟然連個花園遊玩的地方都沒有,可真是宅啊!”

    轉了一圈,雖然早就知道情況,但陳子昂還是忍不住搖頭歎息。

    當下把身上的各宗東西分門別類的放好,又拿出一根根陣旗簡單的加持了一下山的護山大陣,他就進了閉關所在之地進入了潛修之中。

    來之前他可是吞噬了一些先天和兩位道基修士的精元,需要好好消化,轉化為自己的實力。

    至於見識修行界,他有的是時間,並不著急。

    這時他也知道了為什麼哈元生把好東西都放在外麵,而不放在乾坤袋之中了,原來法器這種有靈之物放入乾坤袋會消磨它們的靈氣。

    除非放入丹田道基之處接受法力溫養,平時最好還是放在靈氣充沛之地為好,這樣還能慢慢改善法器材質。

    這些常識孫天君的記憶也有,但都被陳子昂給忽視了。

    千門洞的閉關室,占地百丈方圓,高達百米的空曠之地,隻有一張蒲團擺放在正中間,後方的石壁之上還被孫天君以劍刻了一個巨大的‘忍’字,用來鞭策自己。

    不過現在已經被陳子昂出手抹去,不知為何,他坐在這想到後麵有個忍字心就不舒服。

    修行界天地靈氣充沛,紫雲山更是數千之內靈氣的一個節點,再加上匯聚靈氣的陣法,這間閉關室的靈氣自然濃鬱到了極點。

    陳子昂盤膝端坐正中,默默運起功法煉化靈力,一邊消化體內的精元,慢慢壯大法力肉身。

    同時齊天棍懸浮在身前,接受先天真火的熔煉,並以天劍宗鎮淵困龍樁的法門煉製,不時的還要往添加材料。

    天劍宗的鎮妖塔之所以能夠震住無數妖孽,除了陣法之威外,靠的就是鎮淵困龍樁和拘靈鎖鏈。

    其中鎮淵困龍樁作為鎮妖塔的定陣之物,來自上古,號稱無物不毀,它的煉製方法保存完好,自然被陳子昂奪來。

    也是陳子昂手中煉製法器最強也是最合適的一門法訣。

    而在那先天真火之中,還有一門道訣符隱藏其中,這是橫烈贈與陳子昂的東西。

    這門被橫烈稱之為元神煉寶訣的功法堪稱神奇,它竟能夠把法器煉化成的與自己完美無瑕的相合。

    兩者心神相通,竅穴相連,法器之威可以反補肉身,肉身之強,可以壯大法器,但兩者並不會產生共生關係,法器被毀並不影響肉身。

    最重要的是這門法訣可以讓人發揮出法器才能擁有的一些特俗功能。

    如不入金丹無法元神出竅感應天地氣機,明悟天地陰陽變化之理,但靠著這門功法就可以借助法器做到。

    難怪橫烈本來資質不怎麼樣,卻在人生的最後階段修為猛進,幾乎暢通無阻,原來是這門功法之助。

    有了它,陳子昂對於未來凝結上品金丹也有了更大的把握。

    按理說學了這門功法,應該找一個好一點的法器煉化才行,最好是傳說中的法寶甚至靈寶。

    不過不行,必須是自己煉製和自身相差不多的法器才可,要不然不是器毀就是人體承受不足反饋的東西而死。

    因而陳子昂隻能把選擇放在齊天棍之上,不過以鎮淵困龍樁的方法煉製齊天棍,至少金丹之前是絕對沒什麼問題的。

    大陣之外,一道紅色的光芒在千門洞洞府之前來回亂撞,始終不得進入,直到兩年後,陳子昂出關。

    “轟隆隆……”

    巨大的石門朝著兩側移開,陳子昂緩步邁出洞門,一手接住飛來的紅光,一邊首次以肉眼眺望這個世界。

    此處多山,山峰被綠衣包裹,山風吹過,綠衣抖動,發出時高時低的天籟之聲。

    晚霞掛在天邊,給天地披上了一層紗衣,天地氣機,無窮生靈之氣在眼中浮現,身軀一頓,陳子昂已經直衝雲霄,仰天長嘯。

    長久以來的憋悶從嘯聲之中抒發出來,肆意飛揚的豪情展露臉頰。

    “痛!”

    單手一握,虛空震爆,此時的他已經煉化了力、英二魄,成了道基三重天的修士。

    加上他的總總手段,在這南荒萬國之中,也有了立足的本錢。

    一抖另一個手中的紅光,紅光化作一道信箋,打開拿眼一掃,就已明白何事。

    沉思片刻,陳子昂腳步一踏,已經朝著遠處中曲國國主所在的皇宮行去。

    這個皇宮無疑是陳子昂見過的最小的皇宮,占地不過幾,內的宮殿也隻有五棟,其中一棟還是皇子皇女們共同擁有的居所。

    “中曲國景明參見仙師!”

    這位國主是位麵貌俊雅的中年男子,見到從天而落的陳子昂急急的出來宮殿,雙手捂胸深深低下頭。隻是偷偷看向陳子昂的眼神中有些疑惑,不明白這位不知名的仙師為何會從劍君仙師的洞府之中出來?

    在他身後,還有五位年輕人一起行禮,大點的二十出頭,小點的才六七歲模樣,姿勢擺的倒是像模像樣。

    這國度眾多,禮節也是多變,陳子昂對此倒是沒有奇怪。

    “劍君前輩已經離開此地,走之前讓我前來接替他的位置,國主沒有什麼意見吧?”

    陳子昂淡笑著攙扶起對方,語氣溫和。

    “不敢,不敢!”

    中曲國國主急忙搖頭,順勢直起身子問道:“不知劍君仙師去了何處?我等可還有麵見仙師的機緣?”

    “劍君前輩也未曾告知我,隻說去處極遠,不知多久才能回返。”

    陳子昂緩緩搖頭。

    “那真是遺憾!”

    國主一臉遺憾的搖頭,劍君仙師雖然性子冷淡,但凡是他求上門來的事,都是輕易解決,這次要不是自家孩子太過分,那風生國的國君也未必敢與中曲國開戰。

    “仙師請麵坐!”

    “來人,準備酒宴,我要招待仙師。對了,不知仙師如何稱呼?”

    “我姓陳。”

    “原來是陳仙師!”

    國主急忙點頭。

    “仙師請!”

    

Snap Time:2018-08-22 15:12:51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