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501離行(求訂閱!)


    橫烈,禦劍山莊一位大器晚成的高手,據說雖然服用過延壽丹藥,但壽限還是即將到來。

    道基後期修士,無望金丹,一手斬仙滅魔劍號稱一絕。

    此人前半生平平無奇,道基都是以丹藥堆積勉強成就,卻在四百歲之後突然大方異彩,從道基初期到如今的後期豪無窒礙。

    奈何,他爆發的時候太晚了!大限將至。

    這次六大派和魔門在小元界的戰場,沒了金丹修士,此人算是一個六大派的旗幟,所殺魔門弟子不知幾許,這次卻是被同夥背後暗襲,隱藏於附近。

    在見到陳子昂之時忍不住出手相助,反正在他看來自己也是逃不過這一劫了,臨死之前不如認識一位朋友。

    “阿彌陀佛!”

    奈何,沒人給他時間與人交談,枯竹和尚雙手合十,脖頸之上的念珠已經橫空飛來。

    念珠成墨綠之色,光芒一照,就讓人頭眼泛暈,氣血湧動,就算是道基修士也不例外。

    陳子昂緊守心神,心經唱誦,穩守神魂,肉身氣血更是不為所動。

    而那橫烈眼中劍光一閃,竟是直接斬開自己心頭的一切負麵影響。

    “小家夥,把東西拿來!”

    柳長青在遠處大吼,大手一張,已經橫跨數出現在陳子昂的麵前。

    “哼!”

    橫烈口中冷哼,手中長劍陡然爆斬,原地弧形劍光一閃,柳長青已經雙手抱頭,翻滾著朝後退去。

    “好硬的石頭!”

    “橫烈,受死吧!”

    天空響起嬌喝之聲,一枚赤紅如火的寶珠,一汪天藍色的神沙,九頭陰魔緊隨其後,一同落下。

    寶珠內蘊烈火,外放的火焰烤的虛空都出現了波折;神沙本就百十枚,卻在瞬間變換為沙之數,撲天蓋地的湧來;九頭陰魔各個麵色嬌豔,身軀***,眼中光芒閃爍,勾人神魂。

    更何況,後方還有幾柄魔門的象征,刀型法器!

    “走!”

    陳子昂臉色一變,手的滅魔神雷已經浮現,正欲拋出,就被橫烈扣住肩膀,他也沒有掙脫,與他一道化作劍光,沿著這透明屏障直奔幾十開外。

    “噗……”

    半空中遁光一晃,橫烈口吐鮮血,突然從空中折下來。

    “你受傷很重!”

    陳子昂單手一提,拉住對方,同時法力一轉,已經明了對方的傷勢。

    “沒錯,不過我也不吃虧!”

    橫烈一笑,轉首看了看身後追來的遁光,眼中透著惋惜。

    “可惜,不能再殺幾個。”

    “倒也未必不能!”

    陳子昂單手一托,一枚玉尺飄出,輕輕的往那屏障之上一撞,一個丈許大的空洞當即浮現。

    不過屏障之上光芒一閃,才剛剛浮現的空洞已經愈合。

    “好寶貝!”

    橫烈開口一讚,這個陣法可是與天地間的陰陽魔氣相合,就算是他全力以赴也不可能打出一個缺口,陳子昂自然也不行,這種情況自然是他手中的寶貝原因。

    “陳道友!”

    不遠處再次出現一道遁光,後方同樣也是有魔門高手追趕。

    遁光呈白金之色,聲音也是熟人,卻是木紅袖一群人。

    “你倒是執著,竟然大老遠的又跑過來了!”

    陳子昂苦笑一聲,在看到屈冰彤幾人之時臉色又是一變。

    “怎麼?萬象門那出事了?”

    “正是!閑話少說,用你的那件寶貝。”

    木紅袖一開始確實是打算找到陳子昂一起走的,結果跑了一陣就被魔門的人纏住,隻想著回返宗門,卻不料無心插柳竟然又碰上了陳子昂。

    到了近前,追兵眨眼即至,哪有閑情多言。

    “哎!”

    微微搖頭,玉尺接連點出七記,那屏障之上的光芒閃動,還欲複合,幾人已經從中遁了進去。

    “好濃的陰陽魔氣!”

    進入此地,周圍的天地靈氣已經變得十分稀薄,反而是陰陽之氣彌漫天際。

    木紅袖搖頭一歎,看向陳子昂手中的橫烈。

    “這位是橫烈道友吧?在下太玄派木紅袖。”

    “好了,用不著介紹,這也不安全!”

    陳子昂擺了擺手,他的傀儡分身就在前方數百之處隱藏,對這的情況自然清楚的很。

    “這個陣法籠罩了禦劍山莊,怕是用不了幾日就會對禦劍山莊下手了,你們還是趕緊趕去那吧?”

    “陳道友什麼意思?”

    “平,你不走嗎?”

    木紅袖和屈冰彤同時開口,一個是疑惑,一個則是擔憂。

    “這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定要與魔門誓死周旋到底!”

    陳子昂一臉堅定,斬釘截鐵的開口。

    “……”

    “平,都這個時候了,就別在開玩笑了好不好?”

    屈冰彤苦笑一聲。

    其他人自然也是一副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我看大家都那麼嚴肅,緩和一下氣氛。”

    饒是陳子昂臉皮夠厚,這個時候也是一臉尷尬。

    “走,他們也能進來!”

    橫烈在陳子昂手下,正好看到外麵的情況,那群魔門修士正拿著一根黑白玉牌,對著屏障照出慘白之光,而那屏障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走!”

    遁光一起,陳子昂率先而行。

    行了不足百,一群魔門修士又再次衝來,在這,除了陳子昂的傀儡分身,就算是陳子昂本體,一不小心也會被魔門中人察覺。

    “殺!”

    陰陽二氣攪動,帶著股磨滅一切的氣息,對方一位陰陽魔刀的道基後期修士,在這如魚得水,一人竟然就把眾人給全部包裹其中。

    旁邊還有三位道基修士,幾十先天,全都守住四方,防備他們逃走。

    “轟……”

    滅魔神雷終於從陳子昂的手中拋出,無窮火光映入眼球,方圓十之地都被那爆裂的氣勁扯動,中心處更是出現一片深邃的黑暗,毀滅的氣勁籠罩許,四麵八方的山石土木也瘋狂的朝著那混亂地帶湧入。

    “走!”

    遁光剛剛升起不久,前方的一座大山已經拔地而起,朝著幾人砸來。

    “轟……”

    山石崩裂,柳長青僵硬的麵孔,魁梧的身軀已經顯露出來,他竟然趕到了眾人前麵。

    遁光破開山石,當即往高空一折,飛騰百之後,還是被一群魔門修士給圍了過來。

    “哎,想不到啊!”

    橫烈這個時候已經不行了,他本來的傷勢就極為眼中,再次兩場戰鬥,神魂已經開始崩潰,神仙無救了。

    “陳道友,希望你身上的秘密能夠保住你一命!”

    臨到死前,其言也善,一向冰冷的木紅袖竟然聲音竟然也變的柔軟了起來。

    屈冰彤此時更是哭成了一個淚人,抱著滿山鮮血的陸雲宵抽提不止,剛才陸雲宵發動風雷遁法帶著幾人奔逃,硬受了一道道基後期修士的一擊,已經身受重傷,不能動彈了。

    “不必太過絕望,外麵道基後期的修士已經不多,隻要躲過這些人,我們就算差不多逃出升天了。”

    陳子昂倒是不怎麼絕望。

    但四周的道基修士足足百餘位,大部分都是在看熱鬧,他們又怎麼能夠逃得了。

    “陳道友倒是好心性!”

    木紅袖搖頭苦笑。

    “那倒不是,而是我知道我們死不了,至少,在這還死不了!”

    陳子昂淡然一笑,下方一個籠罩百方圓的顛倒九宮法陣陡然升起,四方霧氣遮掩,八方變換,竟是把所有的魔門修士全部籠罩在內。

    “諸位,我這個陣法足可以困住他們一個時辰,想來你們應該也能逃走了吧?”

    下方紅竹仙亭升起,足足三百多枚靈石給陣法提供動力,陳子昂飄到仙亭之中,對著幾人淡然一笑。

    “各位,他日修行界再見!”

    陣法一動,眼前景色變換,一行人不過片刻功夫,已經出了大陣。

    “這……”

    陸雲宵一愣。

    “不要管那麼多了,既然陳道友決心已定,我們還是走吧!”

    木紅袖搖了搖頭,劍光一卷,一群人已經悄無聲息的朝禦劍山莊遁去,這地域龐大,定然不會隻有這些道基修士的。

    

Snap Time:2018-08-19 11:57:21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