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411內心之惡(求訂閱!)


    “咳咳……”

    枯樹之下,一位長相秀美絕世的紅衣女子仰躺與地,輕聲微咳。

    “你……你沒事吧?”

    身前倩影飄飛,一身海青僧袍的聶靈兒陡然出現,像是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在原地還微微晃了晃。

    她那清亮明亮的雙眸中滿是關切、自責,內有淚珠滾來滾去,眼見便要哭出聲來,容色極為可憐。

    “扶我起來!”

    聶紅衣把眼一閉,緩緩的喘了一口氣。

    她的臉上無喜無悲,剛剛成就的人轉眼就來對付她,卻不知她心中有何感想?

    “好……好……,我扶你起來!”

    聶靈兒慌忙點頭,一抹眼角的淚花,清秀絕俗的臉上擠出一抹苦澀的笑意,彎身把聶紅衣攙扶起來。

    “我……我剛才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現在會有這麼大力氣……”

    她低著螓首,一手攬著聶紅衣的腰肢,一手緊張的捏著自己的僧袍。

    “妙音!你在幹什麼?”

    雲師太憤怒的吼聲在不遠處響起,不用去看,也能猜得到她滿臉的猙獰之色。

    “放下她!殺了她!”

    “趕殺了她啊!”

    雲師太的聲音,嘶啞、竭斯底,混不像一個出家人。

    聶靈兒嬌軀一顫,卻是把頭低的更狠,但攙扶著聶紅衣的手卻未有絲毫鬆開。

    “妙音師太,我們知道你和血衣修羅有舊,但大義在前,為了你雲師叔,為了江湖同道,這個魔頭是萬萬留不得的!”

    說話之人留著三寸胡須,腰挎長劍,相貌端莊,卻是貢山劍派的掌門人,有鬼劍客之稱的李天成。

    “沒錯!”

    地上的另一人開口結果,卻是花旗門的門主,八臂神猴淩混。

    “血衣修羅生性殘忍好殺,你不殺她,她定然是要殺我們的!你難道忍心看著雲師太慘死她的手中?”

    他絕口不提自己,隻是點出與聶靈兒關係親密的雲師太。

    “不……不會的!”

    麵對眾人的口舌之劍,聶靈兒把螓首拚命的搖晃,甩出點點淚花。

    “不會?你問問她,她會不會放過我們?”

    地上除了雲師太之外唯一的女子,靈蛇派的火行蛇楊謹冷笑著開口。

    聶靈兒停下動作,把眼看向聶紅衣,明亮的雙眸中帶著渴求,希冀她說出放過幾人的話來。

    奈何,對方卻是位不屑於對手口舌爭辯之人。

    “我說我會放過他們,你信嗎?”

    聶紅衣靜靜的盯著聶靈兒的雙眸,許多年前,自己從昏迷中清醒過來,麵對的就是這雙眼睛。

    但當時眼睛中有驚喜、有同情,今日的則滿是慌亂、掙紮。

    “我……我……”

    聶靈兒雙唇顫抖,欲要欺騙自己說相信,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隻是急的雙眸冒淚,嬌軀輕顫。

    “靈兒,你忘了!你娘生前就對你說過,莫要與她產生瓜葛!當年我還不怎麼明白,今日我算是明白了,此人就是一個惡魔!殺人無數的惡魔!”

    雲師太緩了口氣,不再步步緊逼,試圖換一個方法說服聶靈兒。

    “今日你若放過她,以她的性子,以後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會慘遭毒害!”

    “你想想我們慧慈庵三百多人,她們都是你的師姐師妹,每日吃住同行在一起,難道你希望她們以後平白枉死不成?”

    “是啊!是啊!還有我齊家上下上百口人。”

    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急忙開口附和,他是金城齊家的家主,齊芥川。

    “靈兒姑娘,聶紅衣現在身受重傷,你隻要輕輕一劍,你今日所擔憂的事就都會不在發生,江湖也會恢複平靜。”

    李天成掙紮著抬起頭。

    “你如果可憐她,可以點她的昏睡穴,這樣會讓她走的沒有絲毫痛苦。”

    而被聶靈兒攙扶著的聶紅衣,則是雙眸冰冷,任由他們口舌討伐,勸說聶靈兒下手殺她,至始至終不曾言語。

    “夠了!”

    眾人的聲音直鑽腦海,讓聶靈兒嬌軀亂顫,心思不停的來回掙紮,最終猛然一跺腳,頭一仰,妙目怒瞪地上的幾位。

    “有本事你們就自己動手啊!”

    “你們設計讓我害她不成,還要讓我親手殺她!你們果然都是大仁大義之輩!”

    “在我身上做手腳的是誰?把我救過來的又是誰?我不傻,我還分得清!”

    聶靈兒雙眸通紅,呼吸急促,單手指著幾人手指顫抖。

    “你……你……你們又是什麼好東西不成?持強淩弱!為非作歹!你們就是一個個幹幹淨淨的人不成?”

    “聶首領做的事,至少光明正大!不比你們假仁假義強上百倍!”

    “妙音!”

    雲師太雙眸一睜,不可置信的看著聶靈兒。

    “師叔,你不用說了,我不會殺她的!”

    “我不僅不會殺她,我的命都是她給的,就算她要殺我,我也不會抵抗的。

    聶靈兒把頭一低,聲音慢慢的變得低沉。

    “妙音!你瘋了!”

    “是啊,在很多年前,我就已經瘋了!”

    聶靈兒仰起頭,眺望天邊,低聲苦笑,隨後身上僧袍一抖,兩人的身影已經在原地消失不見。

    ******

    無名山峰,樹木茂盛,蔓藤密布山體之上。

    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尼雙手抱著雙膝,蹲在山岩之上,癡癡呆呆的看著對麵一位相貌更加出色的紅衣女子。

    隻是那女子眉峰太厲,顯得有些霸氣,少了女兒家的嬌媚。

    “聶首領,你說,我們隱居起來好不好?就在這,人跡罕至,沒人打擾,也不會有江湖紛爭。”

    女尼像是在對對方訴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說著說著,女尼陡然淚流滿麵。

    “你知不知道,我這麼多年經常會想起你,每次想起你,我都要誦經百遍。隻有這樣,我覺得才能消減自己的罪孽!”

    “我是一個罪人!我是一個從心就不幹淨的人!”

    “你知道嗎?我曾經想過自殺,以求解脫。是師傅救了我,她說人這一世如果過的不好,定是前世做的孽,才會受苦,隻有受夠了苦,才能得到解脫。”

    “想來我前世定然是很對不起你,做了很多孽,菩薩才會讓我今生碰到你,讓我每日都要遭到內心的譴責!”

    “我想忘了你,可我就是忘不了你,一時一刻都忘不了!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嗚嗚……菩薩……,我應該怎麼辦?”

    哭泣之聲隱隱傳來,經久不息……

    

Snap Time:2018-05-24 08:26:33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