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98天魔斂息(求訂閱!)


    同城,貞王府。

    四年過去,貞王府早已擴建,比原來擴大了數倍有餘。

    緊靠貞王府的城主府也已被納入貞王府範圍內。

    不僅是為了做表麵功夫,更是因為趙楨需要處理的事務越來越多,原本那狹小的院落已經不便於事務的處理。

    況且後宅人數的增多,也是一大原因。

    西宅,書房。

    這原本是城主府的辦公地點,稍微一改變就成了趙楨的辦公和休息地點。

    幾年過去,貞王的臉上早已沒了往昔的稚嫩,猿臂蜂腰的健碩身軀,唇紅齒白的臉上刻著剛毅、果決。

    此時趙楨端坐書桌之後,正雙目炯炯的看著書桌上那一件件待處理的事務。

    “王爺,喝茶。”

    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淡淡茶香飄入鼻間,趙楨剛硬的臉龐在這呼喚之聲中也變的柔和起來。

    “碧柔,我說過了,這種事交給下人去做就行了,你以後就是王妃了,不用事事親手親勞。”

    “我本來就是奴婢出身,這種事也做習慣了,而且她們泡的茶,都不如我泡的來得好。”

    碧柔柔和一笑,一身白色紗衣,頭發高高挽起,看著趙楨的雙眸中滿是情意,這也是趙楨最為滿意的地方。

    像那自己的正妃,仗著自己母族強勢,剛入貞王府之時冷臉冷語,態度高傲,自然不會受他喜歡。

    現在趙楨勢大,王妃再想緩和兩人之間的關係,卻是已經晚了!

    品著茶,身後有愛妾揉著肩,趙楨把身子往椅背上一躺,口中發出一聲舒緩的聲音。

    “報!”

    門外的聲音讓已經陷入似醒非醒狀態下的趙楨眉頭一皺,無奈的睜開雙眸。

    “進來。”

    自從決定要當一個有為的君主之後,趙楨的日子就從未輕鬆過。

    屋門打開,一位身著玄色勁裝的男子一臉恭謹的邁步進來。

    “王爺,南陰郡來信,李將軍所部已經直抵玄陰教駐地,端木將軍也已經收服五虎教、白鶴幫、三合拳門,其他不服之人也已蕩清。”

    “南宮將軍陪同聶大首領去了樂山寺,吳總管回了來信,樂山寺所有金銀業已點清,不日即會押送回來。”

    男子說話隻見,更是遞上一封密信。

    “這是吳總管寄來的樂山寺資產。”

    “嗯!”

    趙楨嘴角含笑,一旁的碧柔上前接過信件,擺手讓那人出去。

    打開信件,饒是趙楨自問已經喜怒不顯於色,此時也忍不住把嘴一咧,哈哈大笑起來。

    “這麼高興?看樣子收獲不少啊。”

    碧柔到未上前觀看,仍舊回到趙楨的後背,細細的揉捏著他的肩膀。

    “確實不少,師尊說過,金銀財富的意義在於流通,促進經濟。這群和尚把這麼多金銀藏在地底,與民生無益,與自身也無益,和藏了一堆廢鐵有何區別?”

    趙楨笑過之後,隨手把手中的信件往桌上一扔,搖頭歎息。

    “你說的我不懂,不過我要是有很多錢的話,也要藏起來,不能讓人看到了才行。”

    碧柔在身後扭了扭可愛的脖頸,把嘴一厥。

    “至於有用沒用,一想到自己有大筆錢藏著,心高興,就是用處。”

    “哈哈……哈哈……”

    趙楨哈哈大笑,扭身一手輕捏碧柔瓊鼻。

    “你啊你,愚民一個!”

    “啊!別捏人家的鼻子啦!”

    碧柔身軀後仰,兩人當即嘻嘻哈哈的打鬧起來。

    “咯吱……”

    屋門再次被人推開,聲音也打斷了兩人的嬉戲。

    趙楨臉色一變,怒意陡生,扭身看去,怒聲大喝。

    “為何不敲門?沒規沒距!”

    年紀輕輕的他,把臉一緊竟是有股無形的威嚴籠罩全場。

    身後的碧柔心頭一顫,小心翼翼的把身子靠過去,牽住了趙楨的手掌。

    “還請恕罪,貧道見房門似開非開,未曾多想,失禮了!還望殿下恕罪!”

    來人身穿黑白道袍,滿頭白發在頭上挽著道稽,單手在身前一豎,朝著趙楨打了一個稽首,竟是一位打扮簡樸的老道士。

    “嗯?”

    趙楨雙眸猛然一眯,微不可查的看了看屋外,威嚴的臉色緩緩變得柔和。

    “道長何許人也?怎會出現在小王的府邸?”

    “殿下明知故問了。”

    那老道士放下手上的動作,淡然一笑。

    “殿下這段時日猛攻玄陰教,難道不是得了京城端木家的消息,知道老道要來,提前發動了對玄陰教的攻勢?”

    “天龍道?”

    趙楨的臉上再也不在偽裝,緊繃著臉,咬牙吐出這三個字。

    “正是天龍道,老道蘇無絕,道號靈風。”

    蘇無絕微微點頭,臉上雲淡風輕。

    “原來是赤手神龍蘇宗師,大駕光臨,未曾遠迎,是小王失禮了。”

    趙楨麵上再次一緊,餘光掃過屋外,心中更是一沉。

    剛才他這幾句話可以提高了聲音,按理來說外麵的守衛都是高手,不可能聽不見,卻到現在也未出現。

    要不是外麵的人出了事,就是麵前這位蘇無絕搞的鬼!

    “王爺客氣了,是老道來的匆忙,未曾提前告知王爺。”

    蘇無絕把趙楨的眼神反應盡收眼底,卻也不做解釋。

    “蘇宗師來得正好,小王幾日後就要大婚,如能有您和小王師尊在場,定然會讓小王臉上有光。”

    “貞王婚禮,老道定然是要來的。”

    蘇無絕緩緩點頭,終於開口說起了正事。

    “來之前,老道見了一下陛下,陛下托老道送來一份旨意,還請殿下過目。”

    說完大袖一揮,一卷黃色的布帛緩緩從他袖中飄出,落在趙楨麵前的書桌之上。

    布帛展開,趙楨低眼就能把上麵的字看的清清楚楚。

    “父皇慈愛,擔憂我在徐州受苦,不願讓我過多操勞奔波,小王心感涕零啊!”

    趙楨把眼一閉,低低歎道:“但天下紛亂,各地豪強如朝廷這棵大樹上的蛀蟲,在不斷的吞噬著我大周的根基。”

    “百姓苦豪強久矣,小王既然被父皇派到徐州,怎能獨善其身,見我大周被人一步步的毀壞,而袖手旁觀?”

    “小王,做不到啊!”

    他聲音低沉,滿是感慨,情感豐富,表情真誠。

    這般做派也讓蘇無絕嘴角一抽,饒是自問修行多年,道心穩定,這個時候也忍不住有上前給趙楨臉上來幾巴掌的想法。

    “貞王殿下,你為什麼來徐州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嗎?你隻是皇權爭鬥的犧牲品,到了這安安穩穩的當你的太平王爺就行了,不要在有什麼大誌。”

    “那對你沒什麼好處!”

    場中一靜,趙楨嘴角一動。

    “那以蘇宗師之見,小王當如何?”

    “解散王爺手下的軍隊,願意從軍的可收為朝廷掌控,幫助各門各派恢複山門,讓徐州再次回到幾年前百家爭鳴之時。”

    蘇無絕再也沒了和對方耍口舌的心思。

    道路之爭,向來不在口舌之間!

    “如果小王不答應哪?”

    趙楨的臉色也有些難看,這四年來,還從未有人敢當麵頂撞他!

    長時間養出的獨攬乾坤的意誌,也讓他開始受不了對方的強勢。

    但宗師高手,又豈是易於之輩?

    蘇無絕冷冷一笑,就欲開口,那方的碧柔已經急忙端著一杯茶盞迎了過來。

    “道長息怒,我家王爺隻是一時犯渾,有聖上的旨意,道長的教誨,他怎敢有二心?”

    碧柔臉上強笑,一臉恭謹之色。

    “你就是幾日後王爺要娶的女子吧?果然知情達理。”

    蘇無絕臉上的表情一緩,單手接過茶盞。

    “王爺,聶紅衣隻是一介區區散修,如果你想靠著她與我們做對的話,那你就大失所望。宗師也非是無敵的,而你貞王殿下,也遠不如你想的那般重要。”

    說話間,蘇無絕單手輕輕朝著趙楨一點,一股龐大的威壓從天而降,擠壓著虛空,讓趙楨身軀一僵,動彈不得,更有股隱隱爆發的殺機,讓他心頭冰涼。

    對方要想殺他,隻需要輕輕動一下手指!

    “好,我答應!”

    麵對生死危機,趙楨猛然大吼,身軀一鬆,四周的壓力陡鬆。

    “識時務者為俊……”

    “呲……”

    一道細亮的絲線猛然從碧柔的手中貫出,蘇無絕身軀微晃,四周虛空猛然變得模糊起來。

    “走!”

    人影晃動,碧柔一拉趙楨,破窗而出,單手朝後一揚,手腕上一枚玉環脫手飛出,嗡嗡一顫,幻化出萬千圈影,另人眼花繚亂,瞬息間就籠罩這小小的書房。

    “轟……”

    “天魔斂息術,魔心連環!魔教妖女!”

    驚疑的聲音在屋內響起,隨後房屋爆開,一道人影直衝雲霄。

    天空中蘇無絕雙眸中盈光一閃,運起了法眼神通,四下一切都變的通透。

    數之外,兩道人影正拚命的朝著遠處的大山隻見逃竄。

    “逃得了嗎?”

    蘇無絕冷哼一聲,身軀一晃,火紅真氣透體而出,化作一頭神龍,一個擺尾,就衝出許之遠。

    

Snap Time:2018-08-22 13:15:03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