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70黑夜黑衣(求訂閱!)

  
  “金叔,不通知舵主他們嗎?”
  黑夜之中,五條黑衣人悄無聲息的朝著齊家廢墟撲來,後方的一人悄悄開口,聽聲音,年齡不是很大。
  “區區一個小丫頭片子,連先天都沒入,還用得著通知舵主?我們自己就能擒下,最好能夠拷問出那杆槍的下落,大功一件可都是咱們金家的!”
  前方的黑衣人聲音蒼老,很明顯年紀已經不小了。
  “可是如果不通知舵主他們,會不會讓他們多想?”
  “哼!你到想的仔細,不過隻要把那小丫頭的命留下來,就不會有什麼事的。”
  老者冷哼一聲,側首看了看四周,身軀左右挪動,來回縱越,逐漸靠近那一棟靠的漆黑的磚石大堂。
  身後幾人緊隨其後,腳步落地不發絲毫聲音,緩緩的落在大堂的一側。
  “嗯?”
  老者神魂一掃,卻發現麵好像沒人。
  身軀一側,腳下像是有條絲線一般滑動著出現在大堂門口,動作迅疾無聲。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殺我家人?”
  手提雙劍的齊纓雙眸通紅的立在不遠之處,怒瞪突然出現在這的幾個黑衣人。
  “嘿嘿……,竟然入了先天,可惜了!小娃娃,乖乖束手就擒,要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老者壓低聲音,變著嗓子開口,手也出現了兩柄分水刺。
  西海海域之人,因為經常水下作戰,兵器大多成流線型,如刺、錐等兵器,可以減少水底阻力,發揮威力。
  因而在大陸來說少見的兵器,在這卻是長有,並不能通過這個分辨對方的來路。
  “真的是你們殺的?魔教的人!”
  齊纓銀牙一咬。
  “咦,你竟然知道我們,看來那杆槍是在你手上了!”
  老者不驚反喜,身軀一晃,腳下劃動,已經撲了過來。
  一股狠辣、凶狠而蠻橫的氣息撲麵而來,黑衣人還未動手,那毀滅一切的氣勢已經讓齊纓心頭一緊。
  先天高手!
  雖然明知道來人不好對付,仍讓她心中一晃,反應就慢了半拍。
  而對方經驗豐富,手上的分水刺已經趁勢搗出,以九星連珠之勢,瞬間連刺十餘記,其中先天真氣內斂,專攻對方關節要害,卻都非是致命之處。
  “喝!”
  齊纓口中猛然炸喝,聲音震蕩心神,也震散了心中的那份驚恐。
  同時腳下一點,岩石地麵猛然裂開,她的身軀倏忽連退六七步,在對方最後一擊破開肩頭衣袖的同時停下了腳步。
  “好丫頭!”
  老者低喝,對方進階先天雖然是他未想到之事,不過他自己可是進階先天二十幾年了,雖然一直都在先天初期打轉,但收拾一個小丫頭,還是綽綽有餘的!
  勁力剛泄,老者身軀已經劃向左側,淩厲無比的分水刺已經劃出道道殘影,似要把對方刺成蜂窩。
  卻見身前那女子身軀一頓,雙劍一放眉心,一放下腹,尖嘯之聲響起,齊纓已經化作一道明亮的劍光突刺而來。
  鋒銳的劍氣全部內斂在那劍身之上,卻也讓黑衣老者頭皮一麻,短劍雖短,卻也不是分水刺能比,老者要是不變招的話,就算能傷到對方,自己也會首先被紮出幾個空隆。
  當下老者手中雙刺招式變換,化作一團炫目的光圈,舞動的撞了上去。
  分水刺與短劍一撞,老者臉色陡然一變,一股震蕩之力從那劍身之上傳來,讓他的身體突然生出一種酥麻之感,而手上的力道難免就會一弱。
  而眼前的雙劍卻像是突然爆發了一樣,道道劍影轟然炸開,一條纖細瘦弱的倩影在那雙劍所化的劍光之中突進。
  “噗……噗……”
  兩人交錯而過,黑衣老者踉蹌前行兩步,雙目悲屈,轉頭欲言。
  但眉心、咽喉、心口、腰間猛然噴發出一米多遠的血霧,讓他的生機瞬間消散,也阻止了他想說的話。
  但就算黑衣老者沒有開口,齊纓也知道他要說什麼。
  無外乎大意輕心,一開始手下留情沒有全力以赴,結果發現不對之時卻已經晚了!
  不過廝殺又不是比試,輸了就死,沒有第二次機會!
  “金叔!”
  後麵的四人中有一人陡然大喊,聲音驚恐。
  “金叔?”
  齊纓也是臉色一變,顧不得調息爆發後的氣血,彎身短劍一挑,挑開死者麵上的黑罩,一個熟悉的人臉顯露出來。
  “金修!是你們金家!”
  她猛然抬頭,迎來的則是兩道烏黑鋼爪,鋼爪上黝黑泛亮,隱隱有惡臭傳來,其後一位黑衣人再也不掩飾自己的實力,凶猛的先天真氣迸湧而出,透著鋼爪狠狠抓來。
  “小六你們仨去把那個人拿下,齊纓我來對付!”
  說話之人聲音洪亮,雙中的雙爪連續擊出,勢要在齊纓的身上掏出一個空隆。
  “是,四叔。”
  後麵的三人也是清醒過來,知道今日絕不能留下活口,要不然金家就算完了!三人當下各持兵刃,朝著一角端坐輪椅上的聶紅衣撲去。
  對於他們來說,先天高手的決鬥,還沒有資格參與!
  但擒下對方的同伴,卻能要挾對方,再不濟,也能讓齊纓分神,讓自家四叔覓得勝機。
  那四叔雙爪狂舞,真氣奔湧,在大堂內掀起一道道勁風。而對麵的女子,則是手持雙劍,以一種精妙卻有狠辣的劍法於己對攻。
  齊纓明明剛入先天,但她手上的劍法卻十分高明,變化精妙、卸力精奇、卻又速絕倫,其中生死轉換的意境更是讓她的劍法轉折沒了僵硬之感。
  兩人仆一交手,勁氣就不停碰撞,而齊纓竟是靠著這門雙劍殺法,漸漸的占了上風。
  “住手,你要不住手,她就別想活了!”
  首先撲到聶紅衣身邊的一位黑衣人,一手扣住對方的肩頭,製住關節,一手持劍橫隔聶紅衣咽喉,同時朝著齊纓大吼。
  “哼!”
  對戰之中的齊纓不屑的冷笑,手中的劍光竟然不減反增,瘋狂的朝著對方傾瀉而去。
  “你……”
  那人還要開口,卻發現自己突然渾身無力,低頭一看,幾乎驚得當場嚎叫起來,去見自己放在對方肩頭的左手突然像是融化的蠟燭一般化為柔軟的流水,朝著對方的體內沒去。
  “啊……”
  他想開口大喊,卻一絲力道也發不出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軀融化,由手至肩,再到自己的胸膛,最後意識一暗,身軀消失不見,隻在原地留下一堆衣物。
  “鬼……鬼啊……”
  身旁的那兩個黑衣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夥在自己麵前消融不見,神識瞬間陷入瘋狂之中,一人掉頭大吼大叫的朝門口狂奔,一人則毫無招法的挺劍刺向聶紅衣的胸膛,也是雙目圓瞪,嗷嚎大叫。
  “啪!”
  刺到聶紅衣身上的長劍猛然斷成兩截,那黑衣人身軀前撲,卻正好倒在一隻手掌之下,一股吸力傳來,那黑衣人在地上拚命的抖動了幾下,就徹底消失不見。
  “呼……”
  輕輕吐了口氣,聶紅衣屈指輕彈,晶瑩如玉的手指撞在那從空落下的斷刃之上。
  “噗……”
  斷刃化作一道流光,貫穿十餘米遠,貫透了那逃到門前的黑衣人心口,慣性下,那人再次踉蹌奔了幾步,才沒了生機倒在地上。
  “死!”
  另一旁,齊纓手中劍光大盛,如同驚鴻一瞥,瞬間劃過對方的咽喉。
  “撲通……”
  人頭分離,相繼倒地。
  齊纓立於來人身後,呼吸急促,發絲已被汗水沁濕,她轉過身子,低頭看了看前方那一具具被焚燒過的枯骨,忍不住雙眸淚水一落。
  “爹,娘,弟弟!你們安息吧,女兒給你們報仇了!”
  她身軀一軟,再次跪倒在地。
  角落的聶紅衣則是微微搖了搖頭。
  事情沒那麼簡單的,齊家也算大家族,不可能被這麼幾個人給滅門的,而且,他們口中的槍,又是怎麼回事?
  但很明顯,齊纓並不知情!
  

Snap Time:2018-11-15 05:41:25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