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67落難西海(求訂閱!)

  
  “你隻有一世虛幻的記憶,你猜,我又曾經活過幾世?”
  聶紅衣微微一歎,神魂識海中無邊無際的幻像紛紛浮現,有車水馬龍的古代城池,有鋼筋鐵骨的現代都市;有奮勇廝殺的沙場,也有悠閑自在的踏青,紛紛擾擾的場景瞬間把那穀天忘給徹底掩埋。
  “你個怪物!”
  驚恐、不甘的吼聲響徹整個神魂識海。
  劇烈的神魂波動猛然在識海之中掀起,穀天忘堅固如水晶的神魂念頭上猛然裂開無數碎片。
  “吞了我,你也不會好受的!天道輪轉,給我爆啊!”
  瘋狂的記憶碎片在神魂中炸開,穀天忘精修百年的天魂神念轟然爆開。
  現實中,聶紅衣的頭顱猛然朝後一揚,隨後就在突然到來的危機感猛然睜開雙眸,從天而降的巨大龍首讓她身軀一緊。
  混亂的神魂卻讓她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自如操縱身軀。
  “穀天忘,你個混賬!”
  憤怒的低吼聲中,聶紅衣的身軀緩慢的蜷縮在一起,被那龍首連同整座大山一起吞沒。
  龐大的水龍從天而降,巨口張開吞下山峰,更是筆直的撞入島嶼之中。
  “轟……”
  數百米的海浪猛然升起,又重重的拍下,騎鯨島開始劇烈的晃動,一頭驚人的水龍鑽入島內,又從水下探出頭來。
  “轟……”
  這片海域徹底陷入混亂之中,神龍濤海,奔騰咆哮的海浪翻滾不休的湧向遠方。
  島嶼開始傾斜、晃動,最終漸漸消失不見。
  而那神龍體內的山峰,也被一股股瘋狂轉動的渦流磨滅,山岩消融殆盡。
  “啪……”
  良久,神龍往水麵上一躺,與海水融為一體,徹底消失不見。
  而那遠處被水流裹挾住的紅木飛龍船船艙之內,段蛇則是一臉疑惑的盯著四周的水鏡。
  水鏡上景象清晰,但因為水浪翻滾的原因,變換太,無法看的真切。
  “奇怪,怎麼沒見他們倆飛出來?”
  段蛇舔了舔嘴唇。
  青龍吞月大陣雖然強悍,甚至比宗師動手的威力還要強得多,但相對之下卻是動作緩慢,力道分散,雖然波及範圍很廣,宗師之下幾乎沒有幸免的可能,但要想除掉兩個宗師,卻力有未逮!
  “難道同歸於盡了?”
  “那敢情好!”
  哈哈一笑,段蛇再次巡視了一邊,最後把目光放在陣法外沿的一塊水域內,那一層層奔湧的海浪之中,正有一位墨綠勁裝的女子身化遊魚,在那拚命掙紮。
  女子容顏俏麗,但臉色發白,雙眸失神,顯然是要堅持不住了。
  “有趣,竟然還有一個小蟲子沒死!”
  段蛇低低一笑,大手一擺。
  “回島!我要閉關休養兩年,這段時間,神龍島事務,交給你們四位神龍使來處理,如無重大事務,不必向我請示!”
  “是!教主。”
  一旁黑龍使急忙躬身回答。
  混亂的海域上,一艘巨大船隻猶如擁有神力一般,行處紛湧海浪緩和,船下渦流湧動,推著它以其他海船望塵莫及的速度消失在這片混亂的海域之上。
  一日後,一片海域之中。
  “嘔……”
  齊纓趴在一塊木板之上,不停的朝外吐著海水,濕透的緊身衣緊緊包裹著她的身軀,毫無血色的臉上嘴唇更是白的發紫,雙眸中遍布血絲,無力的任由海水推著木板移動。
  “嘩……嘩……”
  寂靜的海麵上響起一聲聲節奏分明的聲音,也驚醒了即將昏睡過去的齊纓。
  猛然抬頭,遠處的海麵上一手商船正朝著這行來。
  “這……這……,救命啊!”
  提起最後一絲力氣,她直起身子朝著那商船大喊。
  ******
  三日後,西海大海商司馬家的商船上。
  “齊姑娘,怎麼樣?身子好點了嗎?”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坐在甲板上曬著太陽,身下的椅子十分奇怪,可以隨著身子的動作來回晃動,也讓人可以躺得更加舒服。
  “英伯,好多了,這幾日多虧了您的湯藥。”
  齊纓換上了一身綠色羅裙,把發絲紮好,臉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精神十足,比三日前被人救上來時半死不活的樣子可是好的多了。
  “客氣了,舉手之勞罷了!說起來要不是我臨時有事晚走了一日,也趕上那場海難了。”
  老者名叫司馬英,司馬家的老船主了,齊纓曾經跟隨父親一起拜訪司馬家,還見過這位老者一麵。
  甲板上還有幾位年輕人在一旁談論著什麼,見到齊纓也過來問候,順便談起當日的海難。
  “誰能想到啊!當時的天象可是一直很正常的,這一趟下去,我們家可是損失不小。”
  齊纓也是低頭苦笑。
  她可不敢說那是人為的,更曾經遠遠的看到了神龍教的那艘寶船,齊家隻是一個小小的海商,遠遠惹不起那些人。
  不過,人的力量竟然可以大到這種地步,如果我也能變得這麼強大,就再也沒人逼我做我不願做的事了!
  不,不用這麼強,隻要有他們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本領,就沒人能攔得了我!
  狠狠的握了握拳頭,齊纓又頹然低頭,如果早知道那位聶姑娘是位宗師,自己當初就該賣力的討好她才對。
  可惜……
  “看,海有什麼東西飄著!”
  突然,船欄上有人大喊,旁邊幾個無事的船員也靠了過去。
  “是塊紅布,要不要挑上來看看?”
  “算了,算了!紅色不吉利”
  一人搖頭否決。
  聽到幾人口中說的紅布,齊纓不由心頭一動,上前幾步到了船欄邊朝下看去,一塊熟悉的眼色映入眼簾。
  “那不是布,那是披風,那是人!是人!”
  齊纓猛人大喊,指著那紅布旁的一縷黑發。
  “救人,救人!”
  網兜下去,那片紅布包裹的人就被打撈了上來。
  “啪……”
  來人素麵朝天,躺在船板之上,四周的人呼吸猛然一滯,都被那顯露出來的絕世的容顏所吸引。
  “好美……”
  一人喃喃自語。
  “可惜死了!”
  “胡說什麼,她怎麼可能會死,隻是昏迷了過去。”
  齊纓則是一臉的狂喜,探身去攙扶地上的女子。
  “怎麼,這人齊姑娘你認識?”
  司馬英也算見多識廣,率先從驚豔之中清醒過來。
  “認識,認識!她……她是我的一位前輩,姓聶!”
  齊纓急忙點頭,伸手摸向聶紅衣的鼻尖,卻見對方的眼皮微微滾動,甚至微微露出一絲縫隙,隻是在看到是齊纓之後,又合上了雙眸,她當即就知道對方對外間還有感應,隻是身上應該有傷,動彈不便。
  也是,像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簡簡單單就死?
  “既如此,那此女就讓齊姑娘照顧吧!我會讓船上的大夫幫你的。”
  司馬英摸了摸自己的胡須。
  “多謝,多謝英伯!”
  雖然懷的人昏迷不醒,但齊纓臉上卻是滿臉帶笑,見司馬英的眼神有些奇怪,她急忙道:“我這是看到前輩遭了海難還活了下來,不是我孤零零的一個人,心高興!高興!”
  小心翼翼的抱起聶紅衣,齊纓告罪一聲,下了船板。
  旁邊的幾位年輕人這才把目光收回。
  “世間竟有如此絕色,今日一見,足慰憑生啊!”
  一人口中發出長長的歎息,而其他幾人的目光則是變得深沉起來。
  在海上跑商,失蹤個把人可是常事!
  感謝書友wq102名字好難取的打賞!
  

Snap Time:2018-11-15 05:40:23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