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20鳳頭山匪(求訂閱!)

  
  巨石城乃是一方大城,是郡城之下第一大城,非是隴南那等小城可比。
  連平商道更是城內最繁華的道路,兩側所居非富即貴,自然也居住者許多高手。
  陳子昂強闖城門,在城內率眾狂奔,自然會驚動這些人。
  一股股的強大的氣息接連升起,隻是顯露出來的先天高手就是十幾位,其他隱與暗地的更是不知多少。
  這些氣息顯露出來,是在警告,告訴來人要注意分寸!
  在陳子昂一行人直奔連平商道之時,更是多股氣息蠢蠢欲動。
  但在這一掌擊出之後,四周的氣息猛然一滯,更有幾股立馬沉寂下去,不再露頭。
  “閣下何人?為何毀我蔡府!”
  蒼老的聲音之中帶著憤怒,更是帶著震驚!這一掌,實在是太過驚人!
  “我是鳳頭山山主!”
  陳子昂端坐馬背之上,臉色冷清的看著衝廢墟中走來的三人。
  說話之人穿著一身腰身寬大的紅色繡福字的長袍,中等身材,頭發已經花白,麵目蒼老,不怒自威,正是蔡家家主蔡行空!
  身後兩人氣勢各有不同,但也是先天高手無疑。
  “鳳頭山山主!”
  蔡行空身軀一頓,才微眯雙眼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陳子昂,眼中有驚豔但更多的則是驚訝。
  “老朽八十壽歡迎各方朋友前來,卻不歡迎閣下這等惡客!”
  “哦!”
  陳子昂雙眸微動,淡淡一笑。
  “看來你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
  “發生了什麼事?我蔡家與鳳頭山可是從未有過來往!閣下無端毀我府邸,亂我壽宴,難道還有理了不成?”
  雖然知道有些事不對,但蔡行空卻不能弱了勢!
  “兩位,可否聽我一言。”
  遠處一位身材雄壯,一身華服的大漢踏步而來,一步十餘丈,晃眼間就出現在不遠之處。
  “在下李雲,現為本城城主,鳳頭山主之名久聞於耳,今日得見,三生有幸!”
  李雲相貌端正,資儀不凡,雖然是一城之主,麵對強闖城門的陳子昂仍然是客客氣氣,更沒有因為她的年齡和性別而有所不同。
  “沒什麼好說的!蔡家拒付銀兩,貪墨我的東西,殺我手下,更闖我山寨,妄想斬草除根。一報還一報,你做初一就休怪我做十五!”
  陳子昂冷冷一笑,胯下駿馬就欲上前。
  “山主且慢,此事蔡家老先生顯然並不知情,冤有頭債有主,可否手下留情?”
  李雲身軀一晃,已經到了陳子昂的近前,身軀躬底,絲毫不在乎一城城主的威嚴。
  作為一城之主,今日晌午的事他也是知道的,估計也隻有蔡家的這位老爺子不知情。
  大喜的日子,應該是下麵的人不願意因為這些事破壞了老爺子的喜慶,但卻不想他們隻是以為打發了一夥小山賊,卻引來了一個凶狠的猛獸!
  “沒有蔡府在背後撐腰,一切都不會發生,難道就因為他不知道,就沒有過錯不成?”
  “山主,此事經過如何,也不能隻聽你一家之言,何不敞開天窗說亮話。如果蔡家有錯在先,在下定然不敢阻攔,但如果其中有其他隱情,豈非禍及無辜?”
  見陳子昂不為所動,李雲的口氣也重了一些,但片刻後又和聲和氣的道:“可否看在在下的麵子上,山主把事情的經過說上一二。”
  陳子昂麵露不屑,就欲張口。
  “山主大人,我來說!”
  後方的楊林從馬背上一躍而下,截住話頭,對著在場的所有人大聲的把他的經過說了一遍。
  隨後餘震北在後麵又淡淡的加了幾句,晌午他帶人上門之事可是有目共睹,而現在遊龍掌王本偉消失不見,自然是去了鳳頭山,卻喪命在這位山主的手中。
  “玉兒,你出來!”
  蔡行空聽完兩人的話,把雙目一閉,猛然一睜,朝著一旁大吼。
  “爺……爺爺……。”
  今日的蔡家三小姐仍舊是一身紅色勁裝打扮,看樣子像是出門剛回來一般,她雙腳顫抖的朝前挪動了一下,雙眸滿是驚恐的喃喃開口。
  “看來這是真的!”
  蔡行空隻是一掃眼,自家孫女心頭的忐忑不安就映入心頭,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四下掃視了一圈,就見所有人都緩緩低下了頭。
  “看來你們都知道!就我這個老家夥被蒙在鼓!”
  “大哥!”
  身後的一位老者欲要開口,卻被蔡行空伸手攔住,他上前兩步,直麵陳子昂。
  “鳳頭山山主,此事是我管教不嚴,罪過在我。但我蔡家上下三百餘口,卻非都是罪人,能否網開一麵,不要牽連無辜。”
  “是誰貪墨閣下的銀兩,是誰顛倒是非,我都可以交出來,任由閣下處置!”
  “哼!天下哪有這般便宜的事?”
  陳子昂冷冷一笑,又看向蔡行空。
  “老頭子,看在你還算不糊塗的份上,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接我三招,如若你能不死,我就饒你蔡家這一回!”
  “山主此言當真?”
  “自然是真!”
  陳子昂的眼中露出一絲冰冷殘酷,緩緩點了點頭。
  “好,請山主出手!”
  蔡行空單手一伸。
  “好!”
  “呼……”
  輕風吹過,馬背上的陳子昂倏忽消失不見,猛然出現在蔡行空的身前,單手握拳,狠狠的朝著他砸了下去。
  “嗡……”
  像是銅鍾大呂般的震顫之聲響起,方圓十丈之內的空氣猛然一凝,八卦勁氣緩緩浮現,蔡行空精修幾十年更是吞服了不少天材地寶的先天真氣,讓他把自身與天地緊緊的捆綁在一起。
  但在這一拳之下,虛空震動,勁氣開裂,十餘丈之內的一切都被一股不停顫抖的浩然之力震得晃動、開裂!
  蔡行空雙眸猛然一紅,滔滔勁氣席卷全身,化作先天八卦環繞,卻仍止不住身軀開裂,鮮血外溢。
  “第二招!”
  陳子昂臉色不變,變拳為爪,狠狠的朝下抓來,滔滔勁氣化為擎天巨手,猛然往一握。
  “啊……”
  瘋狂大吼之中,蔡行空的身軀猛然膨脹,花白的發絲無風自動,雙掌連環擊出,在身周留下漫天掌影,身周勁氣旋轉,八卦連環掌瘋狂拍擊。
  遊龍身法更是被他運轉到極限,整個人化作一道瘋狂旋轉的勁氣,在那巨掌之下拚命掙紮。
  “第三招!”
  淡淡的喝聲之中,遮蔽天地的巨掌猛然往一縮,在陳子昂的單指之前爆發開來。
  “轟……”
  大地開裂出一道數米深十餘米長的猙獰裂口,氣浪席卷方圓一,煙塵直衝百米高空。
  而蔡行空的身軀,已經疲軟的倒飛幾十米開外,顯然已經活不成了!
  “看來你不行!”
  陳子昂冷冷一笑,翻身上馬,大手一揮。
  “殺!”
  “山主稍等!”
  李雲心頭一顫,卻終究開口攔下。
  “三招已過,但蔡家老爺子還沒死!”
  陳子昂低頭,淡淡的看著他。
  “怎麼?你覺得他還能活?”
  李雲張了張嘴,最終一咬牙道:“山主可沒說半死不活的情況!以蔡老爺子的現狀,至少可以堅持半個時辰不咽氣!”
  李雲不敢抬頭,也無從知道馬背上的女子是和表情,但他卻是已經身軀緊繃,雙手握拳,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良久,上方才響起聲音。
  “罷了!”
  “楊林,餘震北,你們去指認人!”
  “是!”
  聽到這,李雲才不由得鬆了口氣,一摸額頭,這才發覺竟然不知何時身上竟出了一身冷汗。
  片刻功夫,貪墨銀兩的管事和護衛就把指認出來。餘震北也指出了一些在晌午時候顛倒是非的小姐公子和一眾護衛。
  “三爺爺,三爺爺,我不想死啊!”
  “爹,娘!救救孩兒!”
  哭叫聲連成一片,蔡家的人眼中也是滿是悲戚,卻隻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了出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個叫做玉兒的女子突然瘋狂的搖頭,縱身朝後逃去。
  陳子昂臉露冷笑,卻是不聞不問。
  蔡家的那位三爺爺眼神掙紮了片刻,終究一伸手,先天真氣卷出,把那蔡玉兒給擒下。
  “玉兒,你放心吧!我會把你風光大葬的,在下麵你也是蔡家的好孫女!好吃好喝的不會少了你的!”
  “不,我不要死啊!三爺爺,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
  看著少女滿臉的淚水,他的眼中露出一絲不忍,伸手一點,把人點暈了過去。
  “你放心,不痛的!你如果不死,我們全家都要給你陪葬啊!”
  “殺了!”
  淡淡的喝聲之中,馬匹奔騰而過,刀身反射著寒光,在連平商道上留下幾十具無頭的屍體,和一眾麵目呆滯的蔡家人。
  一行鳳頭山山匪,駕馬揚長而去!
  感謝書友月下不二的兩千打賞,感謝書友150711175858334、shixuegang42的一千打賞,感謝書友171016042626386、拾荒老農的五百打賞,感謝書友沉默的網名被占、好看不要錢、看書打上不含糊的打賞!
  

Snap Time:2018-11-15 05:41:05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