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18單掌滅敵(求訂閱!)


    餘震北在鳳頭山呆了足足一年多,如果認識他的人定然會覺得不可思議。

    餘家的這位小爺雖然天資超凡,但性子卻很是跳脫。

    除了對練武有些誠心之外,對其他的任何事定然都是三分熱度。

    即使是在他自己的地盤,除了他自己的家,還從未有一個地方能讓他逗留超過十日的。

    而他能在鳳頭山一呆就是一年,甚至連家都沒有回過一次,自然是有原因的。

    這一年來,他的奇經八脈接連貫通了兩條,還有一條就能全部貫通,以他的年齡來說,絕對是同齡人之中的佼佼者。

    而最讓他得意的,則是他的刀法!

    說起刀法,他就不得不佩服自己新拜的老大。

    這位老大長得嬌氣,看上去一身沒有二兩肉,但一身武學修為卻是駭人聽聞!

    餘震北的父親乃是一方刀法大家,名震天下,在他看來卻遠遠不及這位不知名的老大來的高深莫測!

    不管自己有什麼問題,刀法也好、內功心法也罷,隻要自己能問的出來,在這都能得到解答。

    有這麼一位老大在,試問他又怎麼舍得離開。

    數日後,餘震北點了十幾位身手不錯的手下,告別陳子昂,下了山去,直奔巨石城。

    陳子昂穩坐後山山巔,靜候消息。

    “山主!”

    山巔之上,一身潔白長衫的陳子昂閉目修行,同時也在修習這一門秘法神通。

    混元宗僅存的兩門秘法神通的一門,清風遁法!

    煉化清風罡煞之氣與自身,初期可使輕功速度倍增,後期更能禦風而行,出入幽冥!

    這一年來他所修行的地方必定是山巔高峰之處,就是為了修行這門秘法神通。

    緩緩睜開雙眸,身軀輕飄飄的朝下落去,不用手下開口,在看到一身狼狽的餘震北之時,陳子昂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

    大廳之中,十幾位手下並立兩側,陳子昂端坐石椅之上,麵色無喜無悲,淡淡的看著下方的餘震北。

    “蔡家的人怎麼說的?”

    “他們不認!”

    餘震北鋼牙緊咬,雙眸赤紅,一身衣衫多處破碎,露出其中青腫的肌膚。

    “其他人哪?”

    “死了!”

    “哼!”

    陳子昂冷笑一聲,雙眸中的目光一凝,直視餘震北。

    “看來你的身份真的不一般,他們竟然讓你活著回來了!”

    餘震北雙手猛然一緊,指甲深深的紮入肉,抬起頭咬著牙道:“我這就回家,帶人滅了這蔡家!讓他們蔡家喜壽變舉喪!”

    “……。”

    陳子昂眉峰一挑。

    “你覺得他們沒有想到?放你回來任由你繼續搗亂?”

    “什麼?”

    餘震北一愣。

    “出來吧!外麵的三位!”

    淡淡的喝聲之中,鳳頭山議事大殿的門口無聲無息的邁出三條人影。

    當頭一人身材壯碩,年約四五十,身穿錦袍,腰係玉帶,氣宇軒昂。

    身後兩人一男一女,俱是二十七八年紀,男子長身玉立,女子身姿婀娜,都是上人之姿。

    “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

    當頭的中年男子看著陳子昂,一臉驚歎。

    “如此年紀,如此美色,竟有如此修為!”

    “姓盧的!你竟然追到了這?”

    一見到來人,餘震北不由得臉色一變,怒火中燒。

    “哼!餘家小子,要不是看在你父親的份上,你以為我會放過你?不要不知好歹!”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掃了一圈之後,複又把目光放在陳子昂的身上。

    “女娃娃,你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修為,實屬不易。我也不願辣手摧花,你如果甘願俯首就擒,到蔡師伯府上負荊請罪,今日我就放你一馬。”

    “哦!”

    陳子昂仍舊是一臉淡然,就連雙眸之中都沒有一絲波動。

    “我如果說不哪?”

    “不!”

    中年男子口中冷笑。

    “鳳頭山山主,聚眾為匪,打家劫舍,擄掠行人,無視王法,草菅人命!今日在下做一次替天行道之事也無不可!”

    “啪……啪……”

    陳子昂緩緩伸出雙手,輕輕拍掌。

    “說的好!敢為閣下貴姓?”

    “八卦門,盧本偉!你想怎樣?”

    盧本偉上前一步,一股凶猛而壓抑的氣勢撲天蓋地的湧來,讓堂中的一眾人紛紛退步。

    “知你姓名,等下才好給你立碑!”

    陳子昂雙目一凝,腿不彎、腳不動,整個人已經瞬間越過十餘丈的距離,帶著尖嘯的破空之上來到了盧本偉的麵前。

    “轟……”

    陳子昂右手輕抬,在眾人眼中猶如慢速一般緩緩朝前擊去,擠壓虛空。

    極致的速度,極慢的動作,讓看到此幕的人心生別扭之感。

    而盧本偉卻猛然雙眸一睜,瞳孔中竟是冒出血絲,駭然之色無可遏製的顯露。

    在他的感知之中,麵前這位少女的身上猛然湧出駭人驚聞的雄厚真氣。

    真氣從她掌中擊出,壓縮數丈之內的虛空,擠壓空氣,雖然不露絲毫掌風,卻把這方圓數丈都納入她那秀美纖細的手掌之中。

    “啊……”

    大吼聲中,盧本偉走若遊龍,翻轉似鷹,腳踏歸藏步,雙手連環拍擊,八卦連環掌掀起道道掌影,以八卦方位在他身周緩緩浮起。

    “哼!”

    陳子昂口中發出冷哼,手掌一伸,變爪虛空一握。

    “哢……哢……”

    像是空氣都被他捏的碎裂一般,盧本偉的掌勁更是開始崩潰!

    “啊……”

    瘋狂的大吼聲中,盧本偉的身體在那丈許方圓眾橫交錯,以腰為軸,身化八卦,周身氣勁沸騰,最終身軀一蜷,像是靈猴打破佛主手中的牢籠一般從那丈許方圓脫身而出。

    脫身之後的盧本偉渾身百竅出血,麵目猙獰,竟是看也不看自己的兩個弟子一眼,掉頭就朝山下奔去。

    “今日你要能逃得了,我跟你姓!”

    輕描淡寫的一擺衣袖,滔滔勁氣翻滾而出,那還在勉力掙紮的一男一女被巨力一撞,猛然爆開,化作漫天血肉橫飛四濺。

    腳步一踏,陳子昂身若清風,瞬息二十餘丈,沒有幾個起落已經出現在盧本偉身後。

    單手一伸,不可思議的勁氣呼嘯而出,化作一張通天巨掌,朝下按去。

    盧本偉隻覺得眼前一黑,身軀一緊,剛才那股能夠擠壓虛空的力道再次臨身,前奔的身軀不由得一僵,瘋狂吼叫聲中身軀倒轉,緩緩被陳子昂吸入手掌之下。

    五指輕輕往下一扣,滔滔真氣滾滾而來,陳子昂周身竅穴猛然一顫,手下之人已經化為枯骨。

    衣袖一擺,一切煙消雲散,身軀一轉,她已經飄落在廣場之上。

    “餘震北,召集人手,隨我下山,去巨石城!”

    清冷的聲音在場中飄蕩。

    餘震北抬頭看著那女子,潔白長衫翻飛不止,如墨長發隨風飛揚,晶瑩如玉的肌膚,黑白分明的雙眸中透著股煞氣,俏麗無雙的容顏帶著超脫凡俗之姿。

    他的眼中透著股狂熱。

    ‘這個老大拜的值!’

    

Snap Time:2018-08-19 13:37:06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