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304酒樓伏擊(求訂閱!)


    隴南以西就是淝水古河,水流湍急之中遊魚眾多。

    紅劍魚、虎皮魚、六紋魚、羅漢魚等等,種類繁多,數不勝數。

    因而靠著淝水生活的人們研製出了種種烹飪魚的做法。

    紅燒、清蒸、油炸,燉、烤、燒,各種吃法。

    隴南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樓叫做魚香莊,顧名思義,這家店的拿手吃食,就是魚!各種魚!

    陳子昂走在前頭,如蓉緊隨其後,兩人遠遠的就下了馬車,朝著香魚莊行來。

    古色古香的建築並不能吸引陳子昂的注意,他現在隻想早點解決事情,早點回去。

    以這具身體出麵見人,即使是以他的定力,也無法裝作無事。

    自從來到這個世上,他就再也沒有開口笑過,也笑不出來!

    “蕭小姐,您的位置在樓上,請隨我來!”

    酒樓的掌櫃親自出門,在門前迎接陳子昂兩人,點頭哈腰的在前引路。

    陳子昂點了點頭,跟著掌櫃的徑自上了三樓,木質閣樓,三樓已經是最高,四間單間,各個都極為寬敞。

    “蕭小姐,您的客人還未到,您是要先點一些東西,還是等客人到了一起再點?”

    掌櫃的把人引入一間屋內,小心翼翼的問道。

    陳子昂皺了皺眉,眼中露出一絲不悅,擺了擺手道:“不必了,你下去吧!”

    “是,蕭小姐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招呼一聲即可,門口我會安排人值守。”

    “知道了!”

    掌櫃的弓著身子推出房屋,順手又關了房門,陳子昂又看向身後一直默不作聲的如蓉。

    “老爺子去了哪?”

    “老爺今早接到了郭家的請帖,去了哪奴婢卻不知曉。”

    如蓉在後麵緩緩搖了搖頭。

    她在後麵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蕭琳月,不知為何,麵對著這位小姐,她竟然有些拘謹。

    如蓉是老夫人的護身女婢,雖然不管事,但因為有一身不凡的武藝,地位在蕭家也很超群。

    各房的小姐公子就算對她不熟,也知道她這麼一個人,平日碰上也是態度和藹,絕沒有像對待一般仆從那般無視。

    但這位蕭小姐卻不同,仿佛真的像府傳的一樣,換了一個人一般,神色冰冷。不隻是對自己,一路行來她對任何人都是絲毫不假顏色。

    就如此時,蕭琳月一聲不吭的坐在那椅子之上,雙眸緊閉,應是在修習功法,絲毫沒有理會在場的自己。

    不過在這修煉,難道她不怕受到外界的幹擾?怎麼能夠定下去心?

    等了一會,如蓉卻有些佩服對方了。

    外麵那麼嘈雜,她的呼吸卻一直平穩有序,顯然已經深入到了定境之中。

    ‘難怪小小年紀就有這般修為,不過不分地方就陷入修煉之中,卻是少些對江湖險惡的提防!’

    “嘩啦……”

    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如蓉心中一驚,對方進門竟然連個招呼也不打?當下急忙朝著蕭琳月看去,怕她受到幹擾運氣出了差錯。

    卻不料對方已經睜開了雙眸,雙眸中滿是淡然。

    ‘難道剛才她並沒有修煉,隻是閉目養神?’

    “蕭姑娘,在下來遲,請恕罪!”

    郭子陽一身紫色長衫,長發被一枚金箍箍在背後,英俊的臉上滿是包含歉意的微笑。

    他的身後,仍是他們家的那位姓周的武師貼身陪伴。

    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直到郭子陽臉色變得有些僵硬,陳子昂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無妨,坐吧!”

    “哎,好,好的!”

    如蓉詫異的看了一眼郭子陽,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突然覺得這位郭家的大少爺好像十分害怕自家的小姐。

    “小二,上菜!把你們今日的好菜先上一輪。”

    郭子陽朝後大喊,香魚莊為了方便客人點餐,每日都會特意準備好一桌標準的酒菜菜單,倒有些像陳子昂記憶中的席麵。

    郭子陽喊過之後,場麵就陷入了尷尬之中。

    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陳子昂更是一臉的冰冷,隻是偶爾會皺下眉頭,朝著四麵看下,也不知他在看些什麼。

    幸好酒菜上的很,不一會兒就擺滿的八角方桌,沒讓尷尬繼續下去。

    “蕭姑娘,請,請用!”

    郭子陽殷勤的舉起酒壺,給兩人麵前的酒杯滿上。

    陳子昂低頭看了看麵前的酒水,鼻尖微微一動,又緩緩的抬起頭來。

    “子陽兄,這段時間過得可好?”

    郭子陽一呆,然後把頭一低,歎了口氣。

    “哎!因為李家的事,我被父親關了禁閉,一直都沒有出來過,今日算是第一次見到天日了!”

    “是嗎?”

    陳子昂冷冷一笑。

    “難道子陽兄沒有去過李家?”

    “什麼?”

    郭子陽心中一驚,猛然抬頭。

    “少爺小心!”

    身後的周武師猛然大吼,身前的陳子昂本是端坐在酒桌的對麵,此時卻突然虎立而起,單手一伸五指成爪朝著自己撈來。

    兩人中間的方桌極大,能放一個成年人橫躺上麵而不露。但陳子昂的手一伸,卻已經出現在自己的咽喉之前,勁風激的他呼吸一促,脖頸生痛。

    “哢嚓……”

    陳子昂身軀一動,手一伸,無物可擋的氣勢從那柔弱的身軀中猛然爆發開來,兩人之間的方桌轟然從中間斷開,朝著兩側橫飛。而他也如瞬移一般來到了郭子陽身前,五指成爪對著他的咽喉,狠狠扣下!

    “喝!”

    黑色的掌風呼嘯而來,即是攻向陳子昂,也是拉扯郭子陽後退,瞬息之間,時時刻刻注意著陳子昂的周武師已經動了手!

    “哢哢……”

    陳子昂腳下點動,身軀不得不變換,手上的動作也為之一緩。

    郭子陽以差之毫厘的距離避開了陳子昂的五指,但咽喉出也出現了被指風劃過的血痕。

    驚醒過來之後,他絲毫沒有想找回場子的打算,言家陰陽顛倒步使出,猛然就朝後穿去,腳下的樓板更是被他踩踏的哢哢作響。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敏捷,但卻遠遠比不上陳子昂,再周武師黑煞神掌勁風呼嘯之下,他的身軀猛然一蜷,像是靈蛇盤身,壓縮到極致之後就是極速的爆發。

    “呲……”

    猶如一道白影劃過,陳子昂瞬間破開空氣,來到了郭子陽身前。

    周武師身軀猛轉,雙掌呼嘯著下劈,卻見那白影卻在那瞬間猛然圍著郭子陽一繞,兩人翻滾著一同撞向周武師。

    ‘糟了!’

    眼見就要掌風就要擊在郭子陽的身上,周武師猛然收力,真氣在體內一衝,身軀不由得一僵。心頭暗叫不好,一雙裹挾著撕肌裂膚般勁風的雙腿瘋狂擊出,瞬間擊出十餘記,記記都擊在他的胸膛之上。

    “噗……”

    身軀一躬,周武師口吐鮮血抱著郭子陽倒飛出屋內。

    與此同時,四周的房屋轟然爆開,從中穿出五條人影,分持刀劍、棍棒、鐵拐、鐵拳衝向陳子昂。

    呼嘯的勁風在這酒樓客棧之內激蕩,木質樓頂更是轟然掀飛,五條人影揮舞著手中的兵刃,劃出道道勁風,把那白色的倩影包裹其中。

    “哼!”

    陳子昂口中發出一絲冷笑,雙眸不帶一絲波動的看著那幾柄兵器襲到身前。

    在即將臨身之時,他的身軀猛然一旋,手指點在那棍棒七寸,雙腿擊在一刀一劍之上,勁力精妙入微扯動著三人身軀隨之變換。

    一手往前一扣,對方鐵拐轉動,撞向一側的雙拳,陳子昂的身影在場中翩翩起舞,四下倏忽變幻,最後化為漫天腿影,在這小小的客棧之內瘋狂咆哮。

    “轟……”

    魚香莊二樓之上徹底爆開,土木橫飛,五條身影緊隨其後,口噴鮮血倒飛而出,重重的砸在外麵的街道之上。

    閣樓的廢墟之上,隻餘一條潔白的倩影立於一根豎起的橫梁之上,呼嘯的勁風在她身周激蕩,擊的她身上潔白的長衫獵獵作響,烏黑的長發在背後漫天風舞,隨風飄蕩。

    清麗絕倫的俏顏之上,冰冷的雙眸透著濃濃的殺機,橫掃四方!

    感謝書友liu帆的打賞

    

Snap Time:2018-08-19 13:35:28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