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272心路


    “還有三十二人,明日比試卻是要抽簽了,已經無法提前知道對手,到時候隻能靠你自己了。”

    “還有一件事,除了你,其他的人都已經得到了入門的資格,這次掙得隻是名次,表現優異爭取加入內門。”

    陳子昂盤膝與虛無之中,臉上無悲無喜,語氣淡然。

    “看來我是輸定了!還輸的不明不白。”

    屈冰彤木著臉,心情低落。

    “你也不必灰心喪氣,你這段時間的進步我看在眼,即使沒有我的指點,明日隻要對手不是先天,你也未必不能一戰。”

    陳子昂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明的意味,太玄派的人又不是沒有腦子,怎麼可能放過你。

    不過,倒也不用拆穿。

    “況且,你難道甘心受此不公?他們越不收你,你越要好好振作,進入下一輪,狠狠的打他們的臉。”

    “怎麼可能?後麵有十幾個人都是先天,其他人就算沒入先天,但也是各個武藝高強。就像那風銘,如果沒有你的指點,我根本都贏不了!”

    屈冰彤身軀有些蜷縮,意誌消沉,頓腳低吼。

    “有什麼贏不了的?你忘了,我曾經的修為還不如你,但那夜魔刀不也是命喪我的手下!”

    陳子昂雙眸一眯,淡淡道:“當日的夜魔刀的實力,比他們這些剛入先天的人強的多得多了!”

    “你是你,我怎麼能跟你比!”

    屈冰彤卻是怎麼也聽不進去。

    “那你是要認輸了?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還是死皮賴臉的留在大乾,留在青州!”

    陳子昂的聲音開始發冷。

    “或者,你也像凝兒一樣,找個人嫁了,安頓餘生。”

    “畢竟你是一個女子,沒人要求你一定要上進,一定要奮鬥。”

    屈冰彤默然,心中開始掙紮。

    “我們從南嶽來到青州,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我們走過的路你可還記得?”

    陳子昂聲音開始變緩。

    “魔災的威脅時時刻刻懸掛在人們的頭頂,我們一路走來,可曾見過幾位花甲老者?在這個世界生存,沒有實力就隻能委屈求全。”

    “你是要做一個平平凡凡的普通女子,每日每夜提心吊膽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還是拚命一搏,把自己的人生活的精精彩彩?”

    “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選擇。”

    屈冰彤並未發現,陳子昂的聲音中透著股奇異,讓她情不自禁的在心底對自己暗問。

    自幼,父兄、同門、鄰都在向她訴說的魔門的威脅,小時候就連出門都是心驚膽顫。

    少年時,自己拚命練武,讓自己變得強壯、有力,但內心中的懦弱卻從未消除。

    當父兄、同門喪命之時,自己隻懂著痛哭,毫無還手之力,甚至被心中的恐懼壓得根本不敢還手。

    當再次碰到魔門之人時,麵前的這人讓自己認識到了妖魔也有脆弱的一麵,那時候自己的心情是如何?

    接連幾日自己都無法入眠!

    當時自己就對自己說過,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做一個這樣的人!

    我不要軟弱,我不要活的窩囊憋屈,我也再也不會軟弱!

    即使不能入門,我也要他們看看,我屈冰彤絕不會服輸!

    “我要怎麼做?”

    屈冰彤直起身子,抹去淚痕,聲音哽咽中透著股堅定。

    “我有一門秘法,可以讓你的爆發力在瞬間提升三成。還有一門壓榨肉身的法門,也能讓你短時間內實力提升一截。當然,你以後不要說是我教的。”

    陳子昂站直身軀,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

    “有這兩門功夫加持,你在短時間內的爆發力絕對可以及得上明日最強的那幾人。但還有一樣東西,需要你自己在身上找。”

    “什麼東西?”

    “燕燕同歸中真正需要的東西!”

    ******

    翌日,天光放晴,兩人並肩來到山門之前。

    廣場上人跡寥寥,並已經禁止閑人入內。

    “凝兒?”

    屈冰彤的雙眸中透著股驚喜。

    “你也來了?”

    自從離開了殷家,齊凝就隻送了一封書信過來,然後就再也沒了音信。

    今日的齊凝,換上了一身藍色的服飾,白色的短靴,頭發挽起,看上去比前段日子分別之時成熟了許多。

    “冰彤姐。”

    齊凝雙眸一紅,上前兩步定定的看著兩人,什麼話也沒說,但淚水卻忍不住一個勁的往下流。

    “凝兒,怎麼了?是不是殷家的人欺負你?你告訴我,我給你出氣!”

    屈冰彤臉色一變,柳眉含煞,銀牙一咬,狠狠的道。

    “不,不是。”

    齊凝搖了搖頭,低下頭,雙手來回的在眼前擦拭。

    “我隻是,隻是見到你們太開心了而已。”

    “真的?”

    “嗯!”

    屈冰彤見她不似說謊,這才放下心來。

    “你是來看我比賽的嗎?等下就開始比試了,我們一起進去。”

    “我……我就不進去了。”

    齊凝突然一呆,然後微微的搖了搖頭。

    “怎麼了?”

    “漁陽在外麵等我,我們接了這批貨還要著急回去。”

    屈冰彤的眼神開始變暗,聲音透著艱澀。

    “是嗎?不能呆上半天嗎?”

    “抱歉,冰彤姐。漁陽說不能呆的太久,對方催的急。”

    齊凝嘴角扯出一絲強笑。

    “不過我相信冰彤姐一定會取勝的!我剛才來的時候都聽別人議論你的名字哪?”

    她並沒有說,人們議論的都是屈冰彤到底得罪了誰?也是因此殷漁陽才會一直不同意讓她過來。

    “嗯。”

    屈冰彤緩緩的點點頭。

    “那,冰彤姐,我先過去了。以後你可以來殷家在何官的店鋪找我。”

    “好的,我有時間一定去!”

    “那,再見!”

    “再見!”

    齊凝擺手,對著陳子昂又點了點頭。轉過身子,頭顱下垂,雙肩似乎在抖動,走了幾步突然加了腳步,雙手捂著臉跑了出去。

    良久,屈冰彤揚起的手還未放下,雙眸中的淚水卻已經無聲無息的滑落。

    “為什麼?”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凝兒選擇了殷家,選擇了殷漁陽。”

    陳子昂雙眸中也是滿是深沉,數年間那個可愛的小姑娘,時常陪在自己身邊的少女,為了自己而痛苦的女子。

    今日已經心有所屬,以後兩人也會形同陌路,漸行漸遠。

    “每個人要走的路都不同,她們會為了各自相同的一段風景而逗留,卻不會陪著你走到最後。”

    “能陪你走到最後的,也許,隻有你自己……”

    

Snap Time:2018-08-19 11:57:43  ExecTime:0.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