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268再勝


    “想不到高手這麼多,不過還是我贏了!”

    因為牌號靠前的緣故,屈冰彤結束了今日的比賽之時,廣場上還有不少人進行著決鬥,兩人就轉悠著四處觀看起來。

    屈冰彤滿臉的興奮,接連取勝給了她極大的信心。陳子昂的臉色卻有些凝重,原因就像屈冰彤所說的,高手太多了!

    回去天權峰的路上,兩人胯下騎著的是一種名叫墨駒的生物。體型像馬,但通體黑,聽說就連肉質也是黑色的。這種生物善於攀岩、騰高,十分適合山間道路行走。

    “冰彤姐,我們倆想的有些簡單了,你要想進入太玄派的外門,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陳子昂坐在墨駒的背上,緩緩開口。

    “怎麼會?今天我勝的不是很幹淨利落嗎?張長老也說過,我應該能夠入門的。”

    屈冰彤一臉不解的回道。

    “那是因為張長老當時不知道你服用了朱果!”

    陳子昂搖了搖頭。

    “再沒有服用朱果的情況下,在你這個年紀修煉到這種境界,所修煉的功法必定十分強大。但實際上,你修煉的內功十分普通,除了能讓身體變得有些靈巧之外,也隻有其中的通脈度穴上有些看頭。”

    “低等功法與高等功法的差距很大,同等境界之下,修煉頂尖功法的人,在真氣的積累、運轉的速度、爆發的力道上,都遠遠高於修煉低等功法的人。”

    “而且,你真的覺得自己贏得很輕鬆?這可隻是第一天而已。”

    陳子昂的問話讓屈冰彤的臉色有些發白,雖然三場戰鬥結束的都很,在外人看來她贏得輕而易舉。但實際上她很明白,前兩場還好說,第三場對戰夏山童,她可是差點就會落敗!

    “怎麼會這樣?”

    “因為魔災到了!十年之後,就是六十年之期。而太玄派的收徒大典,下一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召開,所以這一屆的高手遠遠多於往屆。”

    “畢竟,六大派的駐地,才是魔災不會波及的地域。”

    “那怎麼辦?”

    想想自己修煉的功夫,三流的內功,燕山派幾百年出來的一位先天掌門還是機遇超凡;二流的劍法,輕功甚至不入流;現在就連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修為也要被人壓製!屈冰彤的臉色幾乎已經不見了血色。

    “我看了一些往屆的比賽流程,在定下二十名之前,一般都是要按照號牌捉對比試的。所以我提前找了找明日你的對手,今晚我們可以有針對的先練習一下,爭取取得勝利。”

    陳子昂聲音放緩,開始提出解決辦法。

    “隻要勝了明天的比賽,以後就算輸了,也會被分到敗者組,還可以翻身的。”

    “嗯!”

    屈冰彤雙眸一亮,自己有一位高深莫測的同伴,還會怕誰!

    他們兩人並不知道,太玄派收徒可不僅僅看的是實力,潛力、年齡等等因素都在麵。雖然屈冰彤的修為在這一屆並不算太顯眼,但很多人都是掐著年齡來的,能在二十歲的時候修為與她相仿的卻是沒有幾人。

    更何況,她的劍法天賦更是早就引起了別人的注意。

    傍晚,陳子昂兩人的竹樓內,房間的地麵上繪製著孫天君記憶中凝神聚魄的符,屋內還點燃著陳子昂花大價錢買來的迷魂香。

    兩人則盤膝坐在地板之上,雙眸對視。

    萬妙心法!混元宗的心鏡奧妙訣發動!

    屈冰彤隻覺著心神一晃,肉身已經失去了知覺,任由那一股牽扯感把她拉進一個空曠所在。

    眼前的一切都給人一種虛無之感,就像是在夢中,但要清晰的很多,而且即使醒來也會記得清清楚楚。

    “明日你有兩場對決,如無意外,會是這兩個人成為你的對手。一人使的是虎頭雙鉤,輕功詭異,真氣含有陰寒屬***手接觸對手的身體能夠造成凍僵的情況。”

    陳子昂立於虛空的對麵,手中緩緩出現一對虎頭雙鉤。

    “我沒仔細看過他的鉤法,但萬變不離其宗,等下我就以這雙鉤攻你,實力也壓製在與你相當的情況。”

    “好!”

    屈冰彤定了定神,伸手一握,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長劍。

    這半個多月來,兩人就是這樣鍛煉的,既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有因為是直接神魂交流,效果很好。

    陳子昂身子一竄,雙鉤鎖、帶、拉、掏、提接連使來,身法忽左忽右詭異異常,真氣中更有股冰冷之氣,還未近身就讓屈冰彤身子一顫。

    “定心!”

    冷喝聲中,屈冰彤長劍一舞,勞燕分飛使出,劍光一分為二攻了上去。

    場中虎頭雙鉤鬼魅般來回跳躍,屈冰彤的身影掙紮片刻之後終於被一勾放在脖頸。

    “再來!”

    屈冰彤一劍蕩開雙鉤,長劍化作群燕,鋪滿全場,燕巢飛幕!

    雙鉤在地麵梨出道道溝壑,劍光也隨之變換,乳燕投懷直奔而來。

    ‘不錯!’

    陳子昂嘴角露出笑意,屈冰彤的劍法天賦真的是給了他很大的驚喜,每一天都能看到她的進步。

    不過!你還是不夠強!

    雙鉤化作雪片,十二連環勾出,劍光在雙鉤中來回騰挪,卻始終被控製在內。

    良久,陳子昂雙鉤與之一碰,兩人相互退後。

    “好了,先休息一會。”

    擺手消除掉虎頭雙鉤,陳子昂開始講解剛才對方的錯誤之處,應該如何應對各種情況。等講解的差不多的時候,他的手中又出現了一柄鬆紋古定劍。

    “另一位對手施展的是劍法,他的劍法大氣磅,細微處也有精妙變化;輕身功夫不知怎麼樣,但短距離的輾轉騰挪卻是十分高明;而且真氣雄厚,擅長持久戰。”

    “那我隻能速戰速決了!”

    屈冰彤皺眉。

    “沒錯!”

    陳子昂點了點頭。

    半夜修煉,半夜休息,第二日一早,兩人再次趕往山門之處。

    中午,擂台之上。

    “仙石山狄武,請多指教!”

    手持雙鉤的狄武躬身行禮,兩人站定,狄武身形變換,雙鉤舞動,道道真氣奔來。

    屈冰彤劍身一抖震開氣勁,燕巢飛幕籠罩全場,限製住了對方的身法;一招飛燕遊龍逼的對方定下身子與之對拚,一招恰到好處的燕雀歸巢震開對方的虎頭雙鉤,翻身一腳就把狄武踹飛擂台。

    “嗯?這麼!”

    廣場的上方,幾位注意這邊情況的真傳弟子猛地一愣。

    下午。

    “黑穀魯曉,請多多指教!”

    魯曉臉色凝重,手中的長劍穩穩守住周身,麵對麵前這位女子,他絲毫不敢大意!

    “啾……”

    劍氣尖嘯,屈冰彤狠狠的撞了上去,手中的長劍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瘋狂出擊,真氣拚命壓榨爆發,與敵同傷的招式也使將了出來。

    這瘋狂的招式看似毫無規律,卻偏偏又能恰到好處的壓製對方!

    金鐵交鳴之聲接連響起,魯曉緊咬牙關死死防守,卻不料腳下一滑,竟是已經退到了擂台邊緣,當即跌倒下去!

    “三千三十一號勝!”

    “好!”

    上方的花曉芙猛然拍掌站起。

    

Snap Time:2018-08-22 13:14:26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