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693蛇妖尋親(18-02-20)      692水神妖猿(18-02-20)      691弱小是罪(18-02-20)     

247榜單


    繼續上路,四人變為了六人,杜文生人如其名,像個文生。說話文縐縐,動作也文質彬彬,幹什麼都禮儀周到,倒是讓幾個人有些不適應。

    而那杜輕雪,應是最近一段日子受到了太大的驚嚇,須臾不離開她父親的身邊,說話也是細聲細語,不仔細聽幾乎聽不到她在說什麼。

    在商隊路遇劫匪,產生廝殺之時,這小姑娘更是滿臉煞白,雙眸驚恐,看的屈冰彤兩女心痛不已,不時的安慰之下,倒是讓這小姑娘對兩人產生了些許依偎之意。

    這次後方又來了一群劫匪,這群劫匪行動很,其中更是有兩個人身手不錯,截住商隊的尾部,奪了幾人的貨物就退,絲毫不做糾纏。

    “後麵的都往前趕趕,我們人少,防守不了那麼長的距離,要是落後被人擄了財物和性命,可怨不得我們。”

    護衛中有人憤怒的大吼,一邊還在念叨。

    “小李那家夥就因為你們而被別人給弄走了,真他麼的倒黴!”

    催促著後麵的跟上,商隊稍作停留就再次開始前行。

    而在遠處,那群劫匪捆綁著一人回到了自家的山寨,劫匪頭目拉著那位身穿商隊護衛服飾的男子進了中心處的一個房屋。

    “這位前輩,人我給您帶來了。”

    山賊頭目滿臉的忐忑,恭恭敬敬的把人放在一位獨臂中年男子麵前。

    這人不知是何來路,昨日突然闖進自家的寨子,辣手連殺十餘人,卻是不要錢財,隻是逼著自己去搶劫一支路過這的魯家商隊,並要求一定要帶一個商隊的活人回來。

    要不然這夥山賊也不會輕易找上大名鼎鼎的魯家商隊下手。

    “嗚,好。你們退下吧。”

    獨臂中年名叫蔡德,乃是西海碧波島島主的九徒弟。

    “你是商隊的護衛?”

    蔡德轉過身子,低頭看著地上被草繩綁縛的結結實實的護衛,先天高手的武道威壓直透對方的心神。

    “是……是……。”

    那護衛被蔡德一盯,身軀猛然一顫,就像是被一條毒蛇盯住一般,恐懼感幾乎讓他大小便失禁。

    “你們那護衛有四個人,一老一幼和兩個年輕漂亮的女子,你知道吧?”

    蔡德緊緊的盯著對方。

    “知……知道,他們是南越國來的,要去雲台,去大乾。”

    那護衛急忙點頭,不僅如此還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吐出來,畢竟陳子昂四人十分顯眼,尤其是其中的兩個女子,模樣更是生的漂亮,自然會受到全都是男性的護衛們的注視。

    “他們的實力如何?”

    蔡德問話的時候,眼神中也透著股不解。

    “那老頭子很厲害,那個年紀大點的小姑娘也不錯,後天煉氣階段的高手。這是我們護衛隊長說的,他老人家可是已經打通了幾條奇經的大高手!”

    那護衛一邊說,一邊還抬了抬胸脯,似乎想讓對方忌憚一下。

    “煉氣,哼!”

    蔡德冷哼一聲,眼中的疑惑之色更濃。

    ‘那陰陽魔刀分支之人喪命的地方明明有陳子昂的氣息,他的身邊怎麼可能全都是後天練氣之人?陰陽魔刀在魔門也算一支難惹的了,竟然被人殺的那麼慘,出手之人絕不一般!’

    “大……大人,您要問的話我已經答了,能不能放我一馬,我們魯家商……”

    那護衛一臉忐忑的開口,迎接他的則是五根幹瘦的手指,手指如沒入豆腐之中一般輕鬆的沒入他的頭頂。那護衛當即渾身顫抖,肌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幹癟,最後化為一張披著人皮的骷髏,場景駭人至極。

    門外傳來幾聲唾沫吞咽之聲,更有股尿臊味彌漫開來。

    ‘我被師尊廢了一臂,實力大減,如果碰到先天中期之人的話很難有勝算,穩妥起見,還是找個幫手吧!反正已經浪費了那麼多年,不急於這一時半刻!’

    蔡德生性陰狠,最是善於隱忍,在發現會危險之時,都會多方準備,直到確保萬無一失才會動手。

    抬起頭,他的臉上露出一絲陰狠之色,斷臂的袖袍一抖,一枚血珠緩緩飄出,破開屋脊,落入虛空。

    下一刻,山寨沒慘叫聲連成一片,絲絲縷縷的血霧漸漸的沒入那血珠之中,也讓它越發的鮮豔。

    ******

    陽台,是山名同時也是地方名,雖是在齊國境內,卻並不受齊國管轄。

    因為這有一條通往大乾的通道,而這通道則屬於大乾。通道的對麵是大乾的益州,陽台之地的大小官員的任免都是屬於益州州牧管轄權利之內。

    陽台山連接東行,綿延萬,卻僅僅是迷霧山脈中的一小截,可見迷霧山脈之長,大乾境域之廣。

    眼前的山脈雄偉秀麗,恰逢初春時節,群峰蒼黃,泉碣石枯,山頂間或有白雪覆蓋,遠處迷霧繚繞,不見生機,天地間盡是蕭索。

    而在山脈腳底,則是一座人煙稠密的城池,似乎千生靈的生機都匯聚與此。

    “萬有商行!”

    陳子昂幾人的腳步在一家商鋪門前停下,這家商鋪在整條街道都極為顯眼,建築最高的是它,麵積最廣的是它,就連裝修最豪華的也是它!

    “哇!這就是大名鼎鼎的萬有商行啊!咱們南嶽一國才有它的兩家分號,其中一家就在京城,聽說這家商行可是通行天下!”

    屈冰彤一臉的雀躍,當下拉著幾人就要進去。

    “幾位客官,請止步。進入本店,需要放下兵器。”

    一位衣著光鮮的女子攔住了幾人的腳步,臉上掛著職業性的微笑,話的口氣卻很不客氣。

    “怎麼還有這樣的規矩?你們就是這樣做生意的?”

    屈冰彤臉色一變,對於一個武人來說,兵器幾乎就等同於她的半條生命,別人一句話就要老老實實放下兵刃,這就等同於在侮辱她!

    “這位客官,真不好意思,我們商行的規矩確實如此。”

    那女子臉上的笑容不變,眼神的蔑視卻是顯露無疑。

    “算了,咱們不進去不就行了。”

    齊凝拉了拉屈冰彤的衣袖,勸了一句。一群人中隻有屈冰彤隨身帶著長劍,但既然她不能進去,其他人自然也不會進去。

    “那人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帶著刀就進去了?”

    屈冰彤臉色變換,終究強行咽下這口氣,正要離去之時,卻見一位臉色冰冷的男子背負一柄帶鞘長刀腳步不停的進了商鋪的大門。

    進了鋪子的那人似乎聽到了幾人的聲音,臉上露出一絲不屑,腳步不停的上了二樓。

    “那位是奔雷刀商玉英,商前輩,先天中人。”

    那女子眉峰一挑,繼續道:“如果諸位麵也有先天高人的話,也可以不用摘下兵器。”

    陳子昂一撇嘴,看著屈冰彤一臉難看的轉身就走,也沒說什麼,聳了聳肩也跟了上去。

    “冰彤姐,你也別傷心,等你到了先天之時,再來看看,定要讓他們刮目相看。”

    說話的是杜輕雪,她和自己的父親也來了,一段時間的朝夕相處,小姑娘的心情開朗了許多,麵對屈冰彤幾人也能有說有笑起來。

    杜文生揉了揉自己女兒的腦袋,心頭苦笑,她還小,並不明白成就先天的困難。

    後天練氣,體內的經脈越往後越難打開,按普通人的速度,即使每日勤修真氣,也要花上四五十年的功夫,更何況還有任督二脈要看運氣。

    煉體最少也要花上一二十年,這樣下來平均煉氣巔峰之人都要七老八十才行,而那個時候人的壽元已經不多,身體更是早就開始走下坡路了,想進入那虛無縹緲的先天,根本就不可能。

    況且,每隔六十年可是有一次波及天下的魔災的!

    因此,哪一位先天不是人中龍鳳,驚才絕豔,或是身懷奇遇。

    也就自己的女兒不懂事,才會這樣開口說大話。

    卻想不到屈冰彤竟然狠狠的點了點頭,道:“輕雪說的不錯,等姐姐成就了先天,再來看她們的臉色。”

    杜文生聞言一愣,不由得啞然失笑,這位屈姑娘倒是挺高的心性。

    “幾位,你們可是要去大乾?我這可是有大乾的各種資料圖集。哦,還有關於最近即將召開的太玄派收徒流程、細節。”

    一個身材矮瘦一身灰色長袍的男子悄無聲息的攔住了幾人的腳步,目光在陳子昂和杜輕雪身上停了一下後,口中又加了一句。

    “哦!”

    屈冰彤雙眸一亮,雖然許伯說過這些東西都是大路貨色,但也能讓幾人對於大乾有更多的了解,畢竟不能一直纏著許伯讓他說吧。

    “你家鋪子在哪?帶我們去看看。”

    那人臉上一笑,像是一朵綻放的菊花,轉身急忙領著幾人來到了街尾。

    “鹿家書行!”

    杜文生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幾人中,他是最喜歡書籍等物了。

    “幾位麵請!我們這家書行可是陽台最大的書行,什麼都要。”

    那人引了幾人進來之後就退了出去,另有一位老者接待,看來這就是位專門拉客的。

    鋪子不小,一排排書架上整整齊齊的擺滿了書籍,鋪子還有幾位顧客在那挑揀。

    “幾位想要些關於什麼的書籍,老朽這的東西尚算齊全。”

    這位老者像文士多過像商人,開口說話也不像剛才那位一般大張口,說要什麼有什麼。

    “老人家,我等要去大乾,可有什麼介紹的。”

    杜文生對這最為熟稔,當下接口回道。

    “哦!請隨我來。”

    老者引著幾人來到一處書架,看來應該是這常有人詢問大乾之事,書架上麵的各方麵的書籍應有盡有。

    “大乾各門各派的介紹,大乾十九州的詳細介紹,大乾皇室各代的介紹,咱們陽台還有迷霧山脈,進入大乾之後應該如何安置,這都有。”

    老者拿出一本本的書籍,一邊開口。

    “對了,這是太玄派最近幾屆收徒的情況,幾位應該用的著。”

    那老者的目光同樣在陳子昂和杜輕雪身上停了停,笑著又拿出一本書籍。

    “老先生,可有介紹大乾高手名人之類的書籍。”

    陳子昂問了一句。

    “哦!有啊,大乾皇室命六扇門所編撰的潛龍榜、雛鳳榜和天榜。不過這都是一年前的,最新的老朽這還沒有。”

    老者聞言點了點頭,又拿出兩本書籍。

    潛龍榜,四十歲以下大乾前七十二名男性高手;雛鳳榜,四十歲歲以下大乾前七十二名女性高手。

    天榜,大乾先天境界最強的三十六人!其中包括六大門派之中的高手。

    至於先天之上的入道之人的排行,大乾朝廷還不敢編撰。

    “就要這個。”

    陳子昂點了點頭,對於許伯曾經說過的這幾個榜單,陳子昂可是心儀已久。

    搜刮了一堆書籍,帶了一大堆東西回到了駐地,與魯家商行交接的一隊前往大乾的商隊也來到了這。

    “想要去大乾的人都來我這報名,一人一百兩黃金!”

    來人一身錦袍,身材健碩,五指寬大有力,看上去也是位練家子,而他的身旁還有幾位跨著刀劍之人,各個都是麵色冷峻,雙目毫無表情。

    “哎,真是貴!”

    雖然早就知道了價錢,但齊凝還是忍不住撅了撅嘴,不過幾人身懷的通用金票將近萬兩,倒也是花得起。

    而那杜文生,也早就典當了自己身上的東西,湊齊了他們父女倆的路費。

    交了錢不是就馬上走,還要等,等去大乾的人湊齊,等護衛的高手來齊。

    “咱們要走的這一段路有一百多,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迷霧山脈麵可是有猛獸出沒,甚至傳聞有成了精的精怪,很危險。每次走一趟迷霧山脈,都會有不少人喪命其中,有的是被猛獸襲擊,有的是迷失在迷霧當中。所以到時候一定要聽指揮,不要亂跑,看到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也別亂碰,要不然出了事可是沒人會管你的。”

    一個木台之上,一位大腹便便的胖子正對著下麵幾百號人大吼,一邊說還一邊揮著手,胖臉更是漲的通紅。

    “聽說這人是益州州牧家的親戚,這條通道就是他們家的產業,這一趟下來估計就得好幾萬兩黃金,這買賣可真是做的。”

    陳子昂幾人也在台下,同時還聽著旁邊之人的低聲議論。

    “你要有這關係,你也能發財。”

    另一人輕笑。

    “這位是人稱奔雷刀的商前輩,先天高手。他的奔雷刀法傳自百年前的夜驚刀前輩,那可是曾經立於天榜的人物!”

    胖子介紹完注意事項,又開始介紹起商隊的護衛人員,陳子昂倒是想不到還能碰到一位熟人。

    “這位是烈火槍雷烈,雷大俠。雷大俠的伯父曾經也是一位潛龍榜上的高手。”

    雷烈是位麵貌普通的男子,倒是不怎麼相配他的姓名。

    “這位是白俠孫南,這位可是曾經和目前的潛龍榜第五十三位的沈天炎交過手的!”

    陳子昂眉頭一動,腦海自動浮現沈天炎的信息。

    九火龍拳沈天炎,先天初期,年齡三十六,自創九火龍拳,曾經直麵先天中期高手而不敗!

    “好,有這幾位高手護送諸位,隻要你們不亂跑,安全絕對沒有問題。”

    胖子最後發出一聲大吼。

    “出發!我們前往大乾!”

    

Snap Time:2018-02-20 23:24:46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