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二百零七章萬人殺陣

  
  前往弟子居的山頭,腳下的玉石台階尤為寬闊,估計在很久的以前,這來往的人流必定不少。
  可惜,今日這奇妙的仙境之內,這條寬闊的山道之上,隻有陳子昂一條身影孤零零的在朝上飛奔。
  見到後方無人追來,陳子昂也慢慢的降下速度,開始時不時的欣賞起周圍的環境起來。
  幾世的經曆讓他的眼界遠超其他人,此時仍然止不住對這的景色連連驚歎。
  兩側的植株曆經千年仍然鬱鬱蔥蔥,玉樹瓊花,美不勝收。
  偶爾有夾道深入樹叢之中,接連到一個個觀光小亭,可自尋逍遙自在。
  兩側有些樹木上結著不少果子,各個都散發著誘人的色澤和清香,奈何所有結果子的樹木表麵都有一層雷光隱隱浮現,讓人望而生畏。
  還未到山頂,一棟棟零散的建築已經入目,建築成古式小院狀,形式各不相同,門前還有天幹地支的門牌號數,應該是這以前門人弟子的居所。
  緩步來到一個寫著丁醜的小院門口,一層薄薄的青光擋住了去路,看來這也有禁製。
  ‘根據記載,最早有人進入這的應該是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古人。那時候這就有禁製,一千多年過去了,這些禁製竟然還在?仙家手段真是讓人向往!’
  陳子昂透過敞開的門戶朝看去,麵是一個小小的藥園,不過已經荒廢,再麵居住的地方則大門緊閉,看不出什麼。
  ‘這既然是一個門派的駐地,為何麵的人卻消失不見?如果是有敵人攻來的話,這些禁製不應該還在,應該會被敵人毀掉才對。而如果他們是自己主動離開的話也不像,畢竟有不少東西都遺留了下來,要是主動離開不至於不帶走吧?’
  倒是感覺像是這的人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一樣。
  這雖是仙境,但情況卻透著股怪異。
  搖了搖頭,這些事估計自己也找不到答案,陳子昂看了下前方的路,選定好方向,開始朝著後山奔去。
  越過一棟棟單獨的住所,接下來的是幾排整齊排列的房屋,每一間麵積都不小,但與前麵那些單獨的房舍就差了許多。
  這些房屋被一個統一的禁製所覆蓋,還是無法進入。
  再往後則是一些夥房、雜役所在的地方,有些地方倒是並沒有禁製,但麵都是些普通事物,千年下來早已腐朽,即使是鐵製品,也是鏽跡斑斑早不堪用。
  在此處停了片刻,陳子昂再次前行,不一會兒已經到了山頂,上方百丈處正有一枚三角石塊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之中。
  離得近了,陳子昂才看到清楚,這確實與自己腦海的那青銅石門一個模樣,不過這個青銅石門如果沒有被毀的話,應該有百丈之高!
  心中估計了一下,他心下不由駭然,這麼大的門,是讓什麼人進出的?還是這門可以變大變小?
  昂首仔細看了看那碎塊,再次低下頭來,四下巡視。
  這座山峰之後還有一條大道,卻不是白玉石階,而是用普通的青石鋪就,彎彎繞繞直通山下,估計是山弟子采購東西進出的門戶。
  兩側仍舊是巨樹林立,其中一顆巨樹上方恰好有一塊石門的碎片停在丈餘高的地方,而那巨樹表麵也並未泛有雷光,應該隻是普通植株。
  再次掃了一圈,那塊石門碎片是自己唯一能夠夠得著的,當下就朝著那巨樹奔去。
  離得巨樹還有數丈之時,陳子昂已經腳下一點,整個人如穿林乳燕騰空而起,雙腳在樹幹上再次連點幾下,他的身軀就接連攀升了幾十米,手腳並用,避開分叉的樹枝,晃眼間已經出現在了樹頂之上。
  腳下柔韌的枝條隻是微微一彎,就托起了陳子昂健壯的身軀,四下看了一眼,確定無人之後,最後眯上眼再次感受了一下腦海中那青銅石門劇烈的顫抖,身軀一挺,他已經朝著那石塊躍去。
  “嗡……”
  剛剛落在石塊之上,陳子昂的腦海中的青銅石門就是突然一震,毫光大盛!
  ******
  外界,魏軍大帳。
  岱欽黑臉緊繃,一個個命令從他口中傳出,雨幕之下的魏軍戰營有條不紊的高速運轉,其中直麵楚軍的兩方更是重軍集結,隨時待命。
  大帳內諸將全都是一臉的凝重,所有還在休息中的斥候全都派了出去,確保四方消息第一時間會傳到這。
  皇陵早已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數萬精銳魏軍喪命於此,還存活下來的也是一片慌亂,拚命朝著後方的軍營奔去。
  魏軍的陣地在自己一方人的衝擊之下已經開始出現不穩。
  “趙平那為何沒有消息?”
  隨著時間的推移,岱欽的臉色越發漆黑,焦躁已經不可遏製的從心頭浮起。
  趙平!
  每次提到這個名字,他就感到憤怒和一絲他不願承認的恐懼。
  “稟大帥,趙平那派去的斥候最多!”
  榮都專職斥候分派,此時雙手抱拳上前一步回道。
  “但至今還未有人從那回來,末將懷疑趙平可能有什麼陰謀!”
  “這還用的著你懷疑?”
  岱欽雙目一睜,大喝一聲,大手同時猛然朝著身前的方桌拍下。
  “喀拉……”
  堅硬的紅棗木方桌四分五裂。
  “繼續派人,你也去!我要知道趙平在哪?在幹什麼!”
  “報!”
  門外的傳報打斷了他的大吼。
  “進來!”
  “報,西方突然出現一片亮光,照透雲層,朝著我軍奔來。”
  “亮光?”
  這個時候已經到正午時分,但今日大雨傾盆,烏雲遮日,卻是比黑夜也好不了哪去。
  “西方,趙平!”
  在魏軍的西麵,與楚軍之間的寬廣地帶內,十幾隊彪悍的楚軍戰陣正橫掃這的魏軍偵查軍隊。
  一道道刀光劍氣在暴雨中呼嘯往來,零散的斥候根本擋不住這些精銳楚軍的鋒芒,紛紛在絕望中斃命。
  “沒有人逃掉吧!”
  高頭大馬上一位冷麵漢子雙目精芒外溢,四下掃視。
  “楊將軍,沒有!我軍的幾位先天真人早就埋伏在這,查漏補缺,不到大軍真正交手的那一刻,不會有人知道我軍的實力!”
  一人在地上的屍首上補著刀,一邊回道。
  “這種機會千載難逢,趙將軍也說了,他隻有一戰之力,我們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
  “是!”
  眾人齊聲大喝,而那楊將軍卻突然抬首,看向天邊。
  “來了!”
  卻見在黑雲密布的天空之中,一道豪光衝破天際,破開烏雲!
  萬人戰陣首次出現在這個世間。
  奔湧的氣機直衝天際,烏雲被朝著四方擠壓,奔湧而去。而那亮光所占的地方則越來越大,最後,溫和的日光灑遍大地之上的萬人軍隊,讓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像是披上了一層金光,宛如天兵下凡,欲要掃蕩天下不寧!
  “轟隆隆……”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壓下了天雷怒吼,浩浩蕩蕩的朝著魏軍的駐地衝去。
  “那是什麼?”
  魏軍駐地的一個望台上,岱欽不顧天雷之險,帶著幾人攀到上麵,一臉茫然的看著遠處的那片光芒所在之地。
  “那為何沒有下雨?”
  一人在身後開口,卻不知他在向誰詢問答案。
  戰陣之法由來已久,卻一直受到人數的限製,百人的戰陣主陣之人必須打通了奇經八脈,五百人則必須有先天真人!而千人戰陣,隻在二十年前出現過一次!
  那是趙平的獨創,千人同心同意是何等的困難?
  更何況陣法之中必須有主陣之人負責氣機的匯聚、宣泄,千人成陣即使是先天真人也要被那強大的氣機所撐爆!
  而今日,趙平身後卻是萬人!
  他們每個人都有一顆保家之心、複仇之願!
  他們也對趙平深信不疑,相信在他的帶領下,後方的妻女定然會安然無恙,往日的仇恨可以得報,凶殘的魏人必將命喪黃泉!
  這是趙平幾十年如一日給他們的信心!
  當年凶殘的魏人,是被他擋在了山城關之外;當年的血仇,是他讓我們牢牢記在心間;往後安穩無憂的生活,更是他對我們的承諾!
  今日的一戰,是這上萬人無時無刻的等候!
  對趙平來說,今日,則是他實現對他們承諾的時候。
  而要求,則是他們的同心同意!
  在他們看來,趙平趙將軍就是他們的心意所托。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等同心同意所在!
  因為,你是我們的英雄!
  大英雄!
  身軀在滔天之勁下幾乎撕裂,而趙平仍舊麵色不改,率領眾人朝著魏軍開始緩步衝鋒。
  前所未有的龐大氣機讓他神魂震蕩,邁入一種奇異的境界之中。
  上萬人的呼吸聲在他耳邊清晰可聞,千丈範圍內的一切都在他的氣機感應之中,數之外我軍剿殺魏人斥候的動作一清二楚,十餘外魏軍的陣營睜眼即可直視,萬丈高空中的烏雲閃電似乎觸手可碰。
  天地之間那浩瀚之力無邊無盡,翻滾不休,引起電閃雷鳴、雨幕交加。
  ‘陸兄弟,天地雖然浩瀚,但我相信,人定勝天!’
  天地之力雖然浩大無邊,但眾生之心意更能讓他心生感動。
  隨著與魏軍距離的越來越近,趙平的身上開始浮現出一絲絲血絲,眼中的光芒則越來越盛,最後更是透體而出,直射數米之外。
  手中長槍微微一晃,趙平口中輕吐。
  “殺!”
  氣機交匯下,身後的萬人同時不由自主的齊聲大喊。
  “殺!”
  震天的殺聲中,一杆長槍隔著數之地猛然朝前一指。
  下一刻,天地俱靜!風雷俱停!
  “轟……”
  一股悶雷般的聲響從這萬人戰陣中傳出,起初猶如天邊的悶雷,低沉而浩大,轉眼間卻越來越激烈,最後化作嘶吼的暴雷,咆哮著朝著前方衝去。
  一股豪邁之氣衝天而起,席卷數之地,充塞天地之間。大地上的泥濘猛然湧起,身前的雨幕瘋狂旋轉,天空中的烏雲纏繞成一條條龍卷,在戰陣之前交匯,化為十八條巨龍,猛撲數之外的魏軍駐地。89
  

Snap Time:2018-11-15 05:41:33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