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九十八章大戰開啟


    鐵牌的異變不止發生在一處,魏軍的駐地內,一頂豪華的帳篷位於正中心。

    帳篷內原有的虎皮座椅、檀木方桌早已被人清空,換來的則是一個巨型的木質器械。

    器械呈圓形,上麵繪刻有精美的圖文,鏤空的星象,精密的打造結構即使它的實際用處世間沒有幾人可以明了,也會被當成一件完美的藝術品而被人珍藏。

    一位身穿儒衫的中年文士正立於這件器械之前,文士一邊緩緩旋轉著中心處的一個圓球,一邊比照著身旁大放豪光的神秘鐵牌。

    良久,中年文士才停下動作,取出地圖細細的對照。

    帳篷內還有數人,各個氣度不凡,此時卻無一人出聲打擾著中年文士。

    “查到位置了!”

    文士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氣氛猛然一緊。

    “柳師傅,在哪?”

    相貌俊美的七皇子寧柔聲問道。

    “在楚人太宗皇帝的熙陵!”

    那文士言之鑿鑿,十分自信。

    “報!”

    帳篷外傳來兵士的呼聲。

    “何事?”

    寧大袖一擺,已經率先朝著帳篷之外行去。

    一位慈眉善目的幹瘦和尚與一位身材雄壯仿若天神的男子緊隨其後,其餘眾人有條不紊的跟在後麵朝外行去。

    “稟報七皇子,楚人在三麵發動猛攻,大將軍言,其中永昌陵、俞陵、熙陵方向最為可疑!”

    “……,那個什麼明鏡先生倒真有真材實料。”

    寧一身白衣,在黑夜中更顯風姿卓越。

    後方的中年文士本以為自己借助器械之力會是第一位確定仙境位置的人,卻不想竟然會敗在那山野老頭之手。

    “寧,不要耽擱時間了。”

    開口說話的男子身材雄壯,高有八尺有餘,五官立體,仿佛刀削斧鑿,氣勢沉穩如高山琮嶽,雙眸更是精光四射,正是魏朝國師赤穆飛。

    他的聲音渾厚有力,周圍的魏兵看到他時更是眼含激動,像是見到了行走於世間的神邸。

    他與魏朝皇帝平輩論交,直言七皇子的姓名也是正常。

    “國師說的是,我們這就走!”

    寧恭敬的回了一句,又對著地上的安排了幾句,讓人趕往熙陵方向,然後一行人已經破開了雨幕,率先朝著熙陵縱去。

    ******

    “殺!”

    魏兵兵強馬壯,兵刃鎧甲齊備,相比之下楚兵簡直就像是一夥流民,不少人身上的衣服竟然各不相同,有些人甚至骨瘦如柴,像是一陣風就能吹跑一般。

    但此時發動進攻的卻是楚人!

    箭雨之下一隊隊楚兵一聲不吭的邁動腳步,一具具同伴的屍首無聲無息的倒在泥濘的大地之上,卻沒有一人轉動一下頭顱。

    這支部隊來自湖州,來自於腳下皇陵所在的土地。

    對於他們來說,死在這,就是歸屬!

    而當下最重要的,則是向著不遠處那些身披鎧甲的惡魔宣泄自己的怒火!

    “要成戰陣,第一就是絕對不能亂!”

    耳邊響起將軍們的叮囑,一隊楚兵已經衝到了魏兵的身前,百餘柄陌刀同時揚起,怒火與殺氣交匯,凶猛的刀光象征著兩軍正式交戰的開始。

    “轟……”

    刀光破碎,氣息四溢。

    遠處的一處土丘之上,趙平不知何時也同他身後的一群人一般脫去了上衣,任由雨水傾瀉而下。

    目含精芒注視著這一切!

    “走!”

    陸七低呼,身側的明月刀唐斬跨步上前,一縷刀光如溫柔的月色一般遍灑前方,數十魏兵同時一顫,咽喉處一抹血色浮現,保持著各自的動作僵在原地。

    幾條身影趁機從中穿過,還未及遠,一柄長槍與一雙銅已經裹挾著滔天雨水轟然湧來,兩個百人戰陣同時對準了幾人。

    觀海劍徐道臨長劍一挺,方圓百丈內的雨水瞬間發生變化,匯聚成一條條水蛇,朝著長槍與雙交纏而上。

    “殺!”

    滔天殺氣從前方湧來,又是一隊百人的戰兵從遠處湧來,當頭一人手持長槍,猛然朝前一擎,一道十餘米長的真空已經在他身前浮現,隔開雨幕朝著眾人撲來。

    “呲……”

    一抹流光劃過眼眸,那將軍的頭顱猛然朝後一仰,額前出現一點紅心,前奔之力讓他雙腳離地,重重的栽倒地麵,氣場隨之一散。

    還未等幾人在下殺手,一個更加龐大的氣場也湧了過來,看來對方已經認定了幾人。

    “殺!”

    後方殺聲震天,幾隊楚軍攻了進來,也讓陳子昂一行人的壓力一鬆,借機極速朝前飛躍。

    道道流光化為一座須彌聖山,壓製著下方幾十人不能動彈,一雙拐杖在人群中來回飛舞,碰到身軀就會造成一個地方的凹陷,不過片刻功夫,幾十人已然喪命。

    眾人在戰陣的加持之下,每個人的實力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但戰場環境複雜,魏軍更是人多勢眾,即使偶有戰果,也不敢稍有停留。

    越往衝,氣場越發稠密,幾人的身上都添上了幾道傷口,雖不致命,但也是血流不止,已經不能久戰。

    陸七深吸一口氣,眼神一凝,不遠處一位氣息深沉的戰將已經浮現在他的雙眸之中,一柄小巧的飛刀在手中一顫,瞬間出現在那人的咽喉之處,而陸七腳步不停,繼續猛衝。

    胸前的傷口不能讓他變色,經脈內的刺痛卻讓他眉頭微皺,接連發出六神禦刀術,也讓這位天下第七精神出現了疲倦。

    眼前一亮,一座高大的門樓在閃電下猛然閃現。

    “到了!”

    即使以他的城府,此時也忍不住臉現喜色。

    擋開幾道攻擊,眾人總算衝進了門樓,借著微光,廢棄的廣場映入眼簾,幾具巨大的石像被淩亂的拋在大地之上,荒草叢生之中偶爾能看到幾具刻著碑文的石碑。

    神宗皇帝的泰陵。

    “陳小子,厲害啊!咱們這就你沒什麼事?”

    胡道儒看著陳子昂,眼神中透著股驚訝,他左臂已經垂了下去,也不知以後還能不能直起來,腰間更是有一道裂口,幾乎伸進內髒。

    而陳子昂除了精神稍微疲倦一些、衣衫有些破碎,竟然毫發無傷。

    本來眾人最擔心的就是步入先天沒有多久的陳子昂,畢竟他對於先天境界的戰鬥並未熟悉,年紀又輕,江湖上更是毫無名望,經驗肯定不太豐富。

    卻不想,這一路上陳子昂與眾人配合默契,每次出手都是挽下危狀,像是比陸七還要熟悉戰場一般。

    而且他一身罕見的先天橫練更是讓他少了不少後顧之憂,一場不短的大戰下來,此時竟然以他的情況最佳。

    “胡大俠過獎了!”

    陳子昂深深的吐了口氣,咧嘴一笑,戰場的殺伐似乎讓他回到了身為宋平的日子,體內的熱血更是沸騰起來。

    但他真氣畢竟不足,全力出手沒有幾次已經感到體內枯竭,在不削弱肉身的情況下已經發不出幾道攻擊了。

    “呼……呼……”

    又有三條身影從後麵穿了進來,竟然是林慕華三人。

    “林大統領真是當老鼠的好本事!躲在我們後麵很舒服是吧?既然閣下身上有這般寶貝,為何不借幾件給我們用用?”

    陳子昂大喘的氣也不忘對著林慕華冷嘲熱諷。

    這一路上,林慕華隻要有機會就忘幾人身後躲,拚命蜷縮著身子,全然不複一直以來那副恥高氣昂的姿勢。

    而林慕華三人能夠來到這,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能躲,更因為他們身上穿著的貼身護甲!

    破爛不堪的黑袍之下,隱隱露出泛著寒光的甲片。也不知他們的護甲是如何製成的,不僅沒有影響他們的靈活性,那防護力更是驚人,甚至比自己先天境界的天罡霸體還要堅硬!

    看他們三人的情況,應該最多受了一點內傷,外傷卻是一分皆無。

    “哼!”

    林慕華回以冷哼,對陳子昂的話毫不理會。

    “走!要趕!”

    陸七平緩了一下身體內的氣息,直起疲倦的身軀,迎著大雨率先朝著麵邁去。

    時間並不站在他們這一邊。

    泰陵之後則是哲宗皇帝的厚陵,仍舊是一片荒蕪,幾堵低矮的圍牆零落的立在荒地之上,石板鋪就的地麵不能阻擋野草的韌性,枯黃的雜草一堆堆的鋪滿廣場。

    而厚陵之後就是他們的目的地,熙陵了。

    “看來此地空間狹小,魏軍因此根本就沒有在這安置駐兵。”

    觀海劍徐道臨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四周隻有風雨雷鳴,絲毫不聞腳步之聲,看來自己一行人是搶了個早,提前來到了仙境入口了。

    “不對!”

    陳子昂突然上前一步,攔下幾人。

    “太安靜了!”

    多年來的戰場經驗提醒他,情況不對!即使感應中沒有絲毫異樣,他也不願冒險。

    陸七頓了頓,也凝住雙目,道:“沒錯,我們闖進來可是有不少魏兵看到的,按理來說不應該如此安靜!”

    他的話音剛落,麵前那低矮的圍牆已經轟然倒塌,碎石在雨幕中四下翻飛,幾條人影夾雜其中,破空朝著幾人襲來。

    激蕩的勁氣讓上方的雨水停滯,一股股淩厲的氣息隨之掀起。

    “樓觀滄海日,心望海波平!”

    觀海劍徐道臨悠悠提劍,身旁幾人的氣息朝他劍身一聚,方圓幾十丈的雨水瞬間陷入停滯。下一刻暗潮湧動,波濤洶湧,道道激蕩的氣流無聲的碰撞,寧靜的水麵下是萬分殺機。

    對麵的幾條身影紛紛躍回。

    “好劍法!”

    身前傳來一聲讚歎,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在電閃雷鳴、狂風暴雨之下猶如天神臨凡,隻見他身軀一挺,單手握拳,四周的十餘丈的氣流圍繞他急速旋轉,龍吟虎嘯之聲從他手中傳出,激蕩的氣流在拳鋒之前匯聚,朝著幾人的戰陣轟然砸下!

    “轟!”

    漫天雨水匯聚於劍尖,與那天神般男子的拳鋒相撞,驚天巨響震人耳鼓,那間甚至壓下了天邊的雷鳴。

    兩邊的人影紛紛回越,而林慕華和他的兩個同伴卻一躍而起,直撲熙陵。

    “你們掩護!我們進去!”

    林慕華大聲疾呼,奈何下麵無人與他呼應……

    

Snap Time:2018-05-25 05:42:29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