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八十六章魏朝公主

  
  第二日,天光還在朦朧之中,長風堂的駐地內已經馬嘶人吼,響聲一片。
  鄭涯和高碧芍一對已經早早的起來,男的英俊、女的嬌豔,各自的腰間都掛著一柄帶鞘長劍,劍鞘精致,望之不凡。要不是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兩人站在那倒也蠻賞心悅目的。
  追魂杖卓客手持自己的蛇頭杖,腳步輕移來到陳子昂身邊。
  “陳大俠,昨夜睡得可安好?”
  他倒是個自來熟的性子。
  “好,卓先生還是別叫我大俠了,這兩個字我聽的別扭。”
  陳子昂聳了聳肩。
  “那好,我應該年長你幾歲,叫你子昂如何?”
  “卓大哥客氣了!”
  陳子昂也打蛇棍上,開口叫起了大哥。
  “子昂你背上的這柄長刀,不知是從何得來?”
  拉近了關係,卓客也開始說起了正事。
  “怎麼?卓大哥認識這柄刀?”
  陳子昂不答反問。
  卓客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看上去很像,但又不怎麼可能!”
  “卓大哥從何處見過這柄刀?”
  陳子昂開口問道。
  “嗚,子昂的這柄刀倒是與一位大俠的刀很相似。”
  卓客悶聲回道
  “那位大俠可是姓趙?”
  “嗯?難道子昂的這柄刀……”
  “沒錯,這柄刀就是趙西使贈與在下的!”
  陳子昂點了點頭。
  卓客眼神複雜的看了看陳子昂,良久才歎了口氣。
  “聽說趙西使就是喪命在魏朝人的手?”
  “沒錯!”
  即使是時隔將近兩年,陳子昂談起此事的時候仍舊是抿了抿嘴。
  “趙西使一生都用在抗擊魏朝之上,倒也算死的其所!可惜……”
  卓客搖了搖頭,眼神鬱鬱。
  看來這位與趙西雁也是關係不淺。也是,馬龍曾經是趙西雁的手下,他請來的幫手與趙西雁有些交情也是正常。
  不過閣下的眼神很是深邃,難道卓客是趙西雁的仰慕者不成?
  “諸位,咱們走吧!”
  馬龍的呼聲打斷了兩人的思緒,點了點頭,各自翻身上馬,隨著騾馬群緩慢的朝著遠處行去。
  車隊的最前方,馬龍和鄭涯、高碧芍三人並列,中間是幾十位兵丁守衛,些許青壯驅趕著騾馬,最後則是有一搭沒一搭閑扯著話的陳子昂和卓客兩人。
  陳子昂經曆離奇,見識廣博,出言也必中要害。
  卓客江湖經驗豐富,對各地的風土人情、江湖名士知之甚清,兩人聊起來倒也熱火朝天,一時不會寂寞。
  從陳州到山城關的一段路子走的很順暢,沿途隻有道路難行之時陳子昂和卓客上前幫幫忙,在山海派兩位男女的注視下順順利利的到了山城關。
  “什麼?長青山那多了魏軍的一個駐地!開什麼玩笑?那是我們的地盤好不好?”
  馬龍扯著嗓子對著麵前一位一臉方正的大漢直吼。
  “馬兄,這是前不久才發現的,不過長青山山高林密,現在又是冬日,行軍不便不說,能不能找到人也是個問題。我們又能怎麼辦?”
  那人也是一臉的苦惱。
  “那這趟糧草還送不送?”
  馬龍皺眉問道。
  “當然送!過了這段時間天氣更冷,再送糧草更加不便,不在這個時候多送幾趟,以後更加受罪。”
  那人雙眸一睜,叫道:“魏兵習慣了嚴寒,冬季是他們的主場,我們不得不防啊!”
  “別說這些沒用的,你也說了,長青山上的魏兵有幾百個,其中的高手也有不少,你不會就讓我們這樣從那過去吧?”
  馬龍再次吼叫。
  “不是還要給你配一支押運的隊伍嗎?這樣吧,正好有一隊驍勝軍的人在這休假,我催催他們,讓他們和你一起走,如何?”
  “驍勝軍?趙平將軍手下的驍勝軍?”
  馬龍一驚,能入驍勝軍的人,可都是軍中精銳中的精銳。
  “是驍勝軍沒錯,不過是犯了罪的驍勝軍,而且人數不多,隻有三十幾人!”
  那人回道。
  “那也行啊!驍勝軍可是有戰陣的,三十人的驍勝軍,就算是先天真人也能碰一碰了!”
  馬龍咧嘴一笑。
  “當然,另外再安排一隊人。”
  “喝!馬兄倒真是不客氣。”
  那人笑著搖了搖頭,推搡著一起走了出來。
  陳子昂倒是沒有想到,在這竟然還能碰到自己認識的人。
  驍勝軍的孔伯仁、張遠山、段寶,不過倒是沒有見到齊豹和那什麼二黑的。
  “孔將軍,這一路上有勞了!”
  馬龍在地上朝著孔伯仁連連拱手。
  孔伯仁笑著搖了搖頭,獨臂一擺,道:“應該的,我們本來也是要去前麵的,隻是順路罷了。”
  此時的孔伯仁隻剩了一條臂膀,另一條臂膀所在的位置,成了一條空蕩蕩的衣袖,隨風搖擺。
  “陸大哥,我在家等你,你一定要安全的回來!”
  柔柔的女聲從後麵響起,卻見張遠山麵前正俏生生的立著一個女子,雪白的一張瓜子臉,幼眉彎彎,鳳目含愁,不過十七八歲年紀,竟是位極為美麗的女子。
  隻是鼻梁微高,眼眶深邃,口音也帶著股魏人的方言。
  “東果,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沒見這一年多來廝殺了那麼多場,我也沒事,還贏了一趟回來探親的假期。”
  張遠山咧嘴直笑,虎目中滿是柔情。
  “他們去年在京城犯了事,雖然當時沒有怎麼處罰,但這一年多來一直都被安排著最前線!聽說原本百十號人哪!現在也隻剩下這三十多人了。”
  “這還是趙將軍刻意維護,要不然他們這一支恐怕早就全軍覆沒了!”
  卓客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陳子昂的身邊,見陳子昂看著驍勝軍發呆,就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說了一下。
  “那女人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像是魏人?”
  陳子昂朝著那女子額了額首。
  那女子體態婉約,姿態優雅,行走都很有韻味,更隱隱有一股高貴之氣,給他的感覺倒像是那些公主、貴人一般。
  “不知道,估計是哪場戰後的戰利品吧?不過看這兩人很是恩愛,應該是因此結了緣!”
  卓客沒見過什麼公主、王妃之類的貴人,對那女子身上的氣質自然沒什麼感覺。
  “……,這兩人之間肯定有一個離奇的故事!”
  卓客發散思維,不知想到了什麼,獨自笑道。
  

Snap Time:2018-11-15 02:07:43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