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五十七章陰狠小人


    門前有林慕華阻擋,自己根本逃不出這間暗室。

    陳子昂在沒能攔住林慕華打開機關之時就明白了這一點,所以兩人相碰的那一劍他就借力往回躍去。

    如果暗室內有哪最安全的話,陳子昂一定會說是那佛像後麵的那一堆骨灰壇所在的地方。

    呂南人既然是一位癡情之人,相信這機關肯定也不會毀掉他放在房間的骨灰壇。

    能夠被他放在自己睡覺的房間,死去的人肯定與他關係密切。

    但陳子昂猜錯了!

    也許就連呂南人也不知道這的機關布置,箭雨絲毫沒有留下死角,陶瓷所製的骨灰壇第一時間碎成片片。

    “趴下!”

    陳子昂低喝,同時一手按著蘇巧兒蹲在了佛像之後,而他本人卻心神內斂,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身軀微蹲,淡金光芒浮起,盡量減少身體的受力麵積,生死存亡之刻,他的潛能在體內藥力的刺激下完全爆發了出來。

    機關箭雨並不是一次性激射而出的,而是分批次啟動,兩批之間間隔時間很短,但在這極速的情況下卻顯得有些緩慢。

    陳子昂雙眸中的眸子極速顫抖,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變的緩慢起來,根根弩箭清晰的浮現在自己的眼前。麵前的弩箭與剛才自己遇到的不同,長不過一尺,尾部無羽,通體泛著黑亮的金屬色澤,箭頭上更是閃爍著貫穿萬物的冷厲寒光。

    兩箭之間相隔應有一尺但除了自己身後其他方位全都被籠罩在內,更何況第二波的弩箭已經冒出了牆壁,正好卡在第一批的中間部位,根本避不開!

    陳子昂心念電閃,手中長劍已經一挑而起,化過一道優雅的弧線點在身前的一根箭矢之上,讓它變換方向撞向左側的一根箭矢,同時借力點向另一根箭矢的箭頭之上。

    優雅而協調的劍光在石室內猛然綻放,劍光明滅不定,在箭雨中更是顯得格外柔弱,卻又透著股堅定從容,在撲天蓋地的箭雨之下穩如泰山、始終不滅!

    “叮叮叮……”

    弩箭落滿地麵,陳子昂手臂低垂,滿頭大汗的蹲在佛像之後,臉上卻帶著股狂喜之色。

    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做到如此地步!

    遍觀身周,弩箭遍地,但他身上竟然毫發無傷!

    隻此一瞬,自己的劍法再次更進一步。

    “孫大哥,你真是個好人!”

    耳邊響起蘇巧兒柔柔的感歎,鼻間也能聞到對方身上的女子幽香,但陳子昂卻臉色大變,毫無風度的往前一撲,陸地十八滾已經使了出來。

    可惜剛才抵擋箭雨已經脫了力,急切之間卻躲不開身後接連襲來的雙掌。

    “哇……”

    陳子昂在地上滾了幾滾,壓倒了無數深如地麵的箭矢,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啪……啪……”

    清脆的鼓掌之聲在門外響起,林慕華搖著頭從門外行了進來。

    他臉龐俊朗,鼻尖高挺,眉峰上挑,輪廓清晰分明。滿是傲氣的眼中此時卻透著股讚歎和喜悅。

    “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你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

    他連連感歎,最後卻又莞爾一笑,遽爾又控製不住自己得情緒哈哈大笑起來。

    “可惜你一個太監卻要壞在一個女人手中,我是說你傻哪還是天真好哪?”

    “你到底是誰?”

    陳子昂妖異的臉上滿是憤怒,嘴角含血死死的盯著蘇巧兒。

    “真是抱歉的很,她是我的人。”

    林慕華朝著蘇巧兒招了招手,蘇巧兒急忙一臉恭敬的把手的鐵牌遞了過去。

    “派你進了這讓你找東西,你忙了這麼多天都一無所獲,我本來都要放棄你了,想不到到了最後,這東西卻要從你的手得到。”

    林慕華一臉感歎的看了看手中的鐵牌。

    “這一切都是托統領的福。”

    蘇巧兒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臉上的溫柔消散一空,眉目含情,一臉嬌笑。

    “不用拍馬屁,是誰的功勞就是誰的功勞,我不會虧待你的。”

    林慕華一手挑起蘇巧兒的下巴,臉上重新掛上了那副居高臨下的表情。

    “多謝統領大人!”

    蘇巧兒臉上的笑意更顯,任由對方拿捏自己圓潤的下巴,凹凸有致的嬌軀甚至有意無意的朝著林慕華身上靠去。

    “哈哈……”

    林慕華仰頭笑了兩聲,又轉首朝著陳子昂看來。

    “教你一個乖,女人這種東西,隻能拿來利用,根本是不值得信任的!”

    林慕華絲毫沒有在意身後蘇巧兒雙眸中的黯淡之色,緩步朝著陳子昂走來。

    “不知道宮的那位聽到你這麼說會怎麼想?當初你爬上那位的床可是花了不少力氣吧?”

    陳子昂嘴角掛著冷笑,這位林大統領之所以紅遍朝堂內外,憑的可不隻是他那不凡的功夫和狠辣的手段,更重要的則是他是宮某人的幕後之賓。

    “住口!”

    林慕華猛然大吼,俊朗的俏臉扭曲變形,雙眸中更是冒出濃濃的殺意與恨意。

    “哼!本來看在同窗一場的份上想給你個痛,不過現在……”

    他探手從地上撿起一根箭矢,臉掛冷笑,一步步的朝著陳子昂走進,看著對方眼神中逐漸增加的恐懼最能讓他心情愉悅。

    “我會慢慢的、慢慢的折磨你,你放心,就算是天牢的獄頭也沒有我招待人的手段多,我絕對會讓你嚐到這世間最殘忍的滋味!”

    他麵目猙獰,嘴含陰森笑意,在幽光之中更顯的猙獰可怖。

    “你個變態!”

    陳子昂苦笑,自己沒事招惹他幹嘛?

    “我變態?”

    林慕華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尖,裝作一臉的驚訝。

    “這世上恐怕沒有你們這些太監更變態的人了吧?”

    “我現在先卸下你的下巴,省的等下你受不了咬斷了自己的舌頭,要知道受刑卻沒有慘叫聲可是最無趣的事了。”

    他收回裝模作樣的表情,帶著陰冷的笑意伸手扣向陳子昂的下巴。

    伸手之後,他卻發現陳子昂眼神有些奇怪,沒有常人的恐懼,也沒有某些人的故作堅強,而是帶著股冷笑與不屑。

    不好!

    腦海中精光一閃,林慕華抽身急退。

    眼前猛然爆出一片劍光,劍光一盛,瞬間撲遍半間暗室。

    蘇巧兒失聲驚叫,林慕華卻身形電閃,整個人像是一股青煙之般在劍光之中輾轉騰挪,不停的後退。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竟然還有一身這麼精湛的輕身功夫。

    劍光一斂,滿身鮮血的林慕華已經被陳子昂逼到了一個角落。

    兩人一個蓄勢待發,一個毫無防備,一個交手之間林慕華已經身受重傷。

    “……,你不是挺能作的嗎?繼續作啊?”

    陳子昂冷笑,自始自終他都沒有對蘇巧兒放鬆過提防,自然不會受到她的偷襲。

    哥們的演技可是練了一個世界的!

    “啊……,我給你拚了!”

    滿身鮮血的林慕華陡然撲了過來,發絲披散,狀若瘋魔,拳出卻如山嶽顛覆,勢大力沉。

    “哼!”

    陳子昂冷哼,劍芒暴漲,奔雷閃電般激射而去。

    一道倩影從一旁穿來,蘇巧兒身軀連閃,玉手輕抬,接連幾掌擊出。

    她想協助林慕華夾攻陳子昂,至少這樣林慕華與自己能夠在陳子昂手下逃脫出去的可能性更大!

    陳子昂身子一側,劍光閃動間已經破開了掌影,麵前拳影一收,充塞天地的拳意再次浮現。

    穩住心神,陳子昂不為所動,腳下錯動避開拳鋒的鋒芒,密集的劍光再次籠罩林慕華。

    人影一晃,蘇巧兒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劍光之前,而林慕華一手貼著蘇巧兒的後背,把她擋在自己麵前,掌心更是吐出凶猛的勁道推著她直撲陳子昂而來。

    而他本人則猛然鬼魅般的躍向暗室大門。

    蘇巧兒隻覺著眼前一花,劍光晃動的自己雙眼失明,淩厲的劍氣激的她渾身肌肉僵硬,心神更是被絕望和恐懼所籠罩。

    我不甘啊!

    劍光分化,避開了她的身軀,輕輕的在她臉上一抽,打的她翻轉滾動著撲向房間一角。

    兩條人影一前一後的穿出石室,屋內一下子陷入了寧靜之中。

    半響,陳子昂一臉遺憾的走了回來,在地上撿起被一根弩箭貫穿的醫書,又在那桌上拿了那一張布匹,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等等……”

    帶著股抽泣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陳子昂腳步不停,頭也不回的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之所以沒有殺你,隻是覺得你應該算是一個好人。”

    他聳了聳肩,腦海中浮現蘇巧兒在馬蹄之下救下那頑童的場景。

    腳步聲漸漸遠去,石室內蘇巧兒摸著自己高高鼓起的右臉頰輕聲道:“我其實想問的是,你既然不殺我,為什麼要毀我容……”

    

Snap Time:2018-08-19 13:35:10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