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三十一章公公

  
  陰煞無形刀威力無窮,但陳子昂卻幾乎極少使用,蓋因為一用此刀,心神必定會陷入一股深沉幽暗的定境之中。
  在這定境之下,心神猶如一灣平靜無波的潭水,世間萬物都映測其中而不引起絲毫波瀾,愛恨情仇變得很淡,持刀之人幾乎變成了一個冷冰冰的怪物。
  雖然根據記載,在這種情況下不但能發揮出持刀人全部的潛力,還能有助攀登先天之境。
  但這樣的先天,陳子昂卻絲毫不感冒!
  連感情都沒了,跟個冰坨子似的有什麼樂趣?
  同樣的還有大須彌劍法,也是能讓人陷入佛家的禪意之中,都能輔助修煉之人參悟此道的先天之妙。
  像這樣的功法,都是各門各派真傳弟子才能修習的頂尖武學,可惜陳子昂身負的兩種都不和自己的脾性,反而是弱上一籌的四季殺法最為合身。
  但今日麵對魔道妖人,陳子昂別無選擇,陰煞無形刀毫不收斂的揮出,即使如此還要再天雷子轟炸、襲殺、鬥戰之法全力爆發才能最終消滅對方。
  而且對方還是在身受重傷的前提之下!
  魔道中人的可怕可見一斑!
  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魔刀,迷離的光芒已經消散,顯出它那非金非玉的材質,原本鋒利的刀刃上坑坑窪窪,看上去稍一用力就會斷裂的樣子。
  扔掉手中刀,陳子昂雙手死勁的揉了揉臉,雙眸中的幽寂開始緩緩消散,肉身的疲憊浮上心頭。
  扭頭掃了一圈,不遠處的屈冰彤兩女早已被天雷子的爆炸震得昏了過去,而閆振更是屍骨無存。
  從地上撿起對方的魔刀,漆黑的刀身絲毫沒有異樣,看來這夜魔刀比心魔刀要堅硬的多。
  不過也正常,看心魔刀的樣子也知道不是用來正麵對戰的。
  除了夜魔刀,地上還有幾件東西。
  一個黑色的鐵牌,其上繪刻著不知名的山川大嶽,中心處一個道字分外顯眼,角落還有兩個小字孔修!
  看來是對方的身份銘牌之類的東西了。
  鐵牌之旁是一個灰色的錦囊,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在天雷子的爆炸和陳子昂的密集刀氣之下不傷分毫,很明顯也不是凡物。
  長刀一挑,錦囊落入手中。
  伸手去撕口上的灰色束帶,卻發現用盡全力也不能打開。
  用刀戳了戳,毫無反應。
  想了想,把錦囊扔在那孔修的屍塊之上,錦囊沾染了鮮血,也也隻是多了一層暗紅,還是無法打開。
  陳子昂這才徹底死了心,在心中掙紮了片刻,最後遺憾的看了一眼手的錦囊,不甘心的扔回了地上。
  這東西很像傳說中的儲物袋,但這種東西傳聞上麵都有高人留下的印記,在失竊後能被人追蹤到,雖然這些都是傳言,但為防萬一,還是棄在這為好。
  畢竟自己也拿它沒辦法!
  至於手中的魔刀,習武之人講究人與器合,容不得雜念幹擾,這上麵卻不可能附加上其他人的什麼東西的。
  最後看了一眼滿地殘肢,微微歎了口氣,陳子昂身軀晃動,攜著昏迷的兩女消失不見。
  ******
  七日之後,燕山派的大殿之前。
  屈冰彤換上了一身白色的孝服,恭恭敬敬的對著大殿正中的燕山派列代祖師的排位跪地叩頭。
  “咚……咚……咚……”
  頭顱碰撞青石地麵發出聲聲悶響,身後的齊凝臉現不忍,卻也沒有上前阻攔。
  叩完頭,屈冰彤並未說些什麼,隻是雙眸通紅的上前把牌位一一收起,放入一個木箱之內。
  “咱們走吧!”
  低沉沙啞的聲音響起,屈冰彤一身白衣、背負長劍、手提木箱,緩步朝山下行去。
  “屈小姐,上車吧!”
  山下,身材健碩的許伯掀開車簾,眼中透著股落寞。
  他本是殷家的老仆,自幼看著殷瑩長大,卻不想陪著自家小姐回未來姑爺家一趟,卻天人永別,陰陽相隔。
  ‘萬惡的魔道啊……’
  心中歎了口氣,看著屈冰彤兩女上了車,他也坐上了車架,揮舞馬鞭,‘啪啪’脆響之中,馬車車轍‘格拉……格拉……’聲響接連響起,一行人漸漸的遠去。
  車窗被人從麵掀開,通紅的雙眸看著熟悉的故鄉漸漸遠去,往日的情形一一浮現,屈冰彤再也遏製不住心中的悲痛,淚如雨下,滑滿臉頰。
  陳子昂獨自乘騎一匹健馬,微轉頭顱看了看淚流滿麵的少女,不由得搖頭歎息。
  閉目深呼一口氣,陳子昂從懷取出一卷書籍。
  這是屈冰彤交給他的,說是屈瀟陽特意留給他的禮物,也是屈瀟陽能夠不入先天卻能成為太玄派真傳的原因。
  凝神心法、清微符法(基礎版)。
  隨手翻看,凝神心法就是一門讓人收斂心神,靜心凝神的特殊功法,也是為後者打基礎的。
  翻完凝神心法之後,一個個奇異的符文出現在書頁之上。
  火符,繪製成功可讓綠葉變枯。
  水符,繪與某地,可在七日內匯聚一團清水。
  土符,可讓地表變軟。
  金符,可使堅木變得比原本更硬。
  木符,可促進青草增長。
  “可真是神奇!就是效果也太難看了吧?”
  陳子昂搖了搖頭,按照凝神心訣的要求收斂心神,一手輕輕在身前揮動,腦海一道符隨之顯現。
  半響之後,伴隨著一股奇異的氣息湧動,一道暖洋洋的氣息出現在身前。
  陳子昂不由得咧嘴輕笑,看來自己真的很適合走屈瀟陽的後路,做一個符師。
  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強大的心神自製力,自己除了橫練之外原來還是一位製符的天才。
  繼續翻動書籍,後麵還有幾種複雜一些的符篆。
  比如禦風符,比如鎮宅符,還有驅邪符等等……
  不過看上去都沒什麼用處,真不愧是基礎版本。
  隨著陳子昂心神沉入繪符之中,時間也漸漸流逝,不知不覺間眾人已經走出了南嶽的國境,步入了這名曰齊國的境內,越過齊國即是大乾了。
  “呼啦啦……”
  漆黑之夜,風驟雨急,馬蹄急踏,車轍不停。
  陳子昂眉頭緊皺的看著前方,密林之間小道蜿蜒,不知通向何處。
  “小兄弟,看來我們是迷路了!”
  馬車上的許伯看著遠處歎了口氣。
  “今天隻能在雨過夜了!”
  “那倒不必,我剛才見到前方有火光閃過,估計不遠就會有人家的。”
  “這深山密林的,怎麼會有人住?”
  “誰知道哪?”
  陳子昂搖了搖頭,加了身下的馬速。
  前方真的有火光,那是一間破廟,大門損壞了一扇,屋也許久未曾有人打掃,蛛網遍布大廳,慈悲的佛像在火光下顯得有些猙獰,不知是不是在惱怒自己竟無人祭祀!
  廟內左側正有四人圍在一起生火取暖。
  “天色已晚,外麵又有大雨,幾位不介意擠一擠吧?”
  陳子昂綁好馬匹,拱手朝幾人一禮。
  “這已經荒廢,本是無主。況且此處是佛祖的居所,我佛慈悲庇佑世人,我們這些外人又哪有介意的道理?”
  四人中一位中年文士起身一禮,笑著給幾人騰出一塊地方。
  “不嫌棄的話,一起來烤烤火吧?”
  “先生客氣了,不過我們這還有女眷,不太方便,就不必了!”
  陳子昂雖然年幼,但舉止有度,到讓人下意識的忽略了他的年齡。
  “既如此,諸位請便!”
  中年文士一禮,與同伴對視一眼,緩緩的坐了回去。
  外麵的許伯也停好了馬車,和屈冰彤二女一起進了廟。
  幾人早就身心俱疲,在大殿一角掃了一掃就盤膝休息了起來。
  陳子昂不著痕跡的看了看不遠的四人,也閉上了雙眸。
  腦海的青銅石門此時光芒早已大盛,一股吸力隱隱約約的產生,雖然知道地方時間都不對,但陳子昂卻已經沒了選擇的餘地,心神投向青銅石門,一個漆黑的漩渦產生,把他的心神吸入其中,投向冥冥之中的另外一個地方。
  身軀晃動,起起伏伏。
  睜開雙眸,道路兩旁綠樹成蔭,鳥鳴之聲不絕於耳。
  幾個身穿製服的兵丁正搖搖擺擺的在前方引路,還沒等他回過神來,身旁一人已經湊了過來。
  “孫公公,此次路上恐多有不寧,你們東廠隻派了公公一人前來嗎?”
  ‘公公?東廠?’
  陳子昂身軀一僵,艱難的轉了轉身子,看向身側的一位黑須大漢。
  “你剛才說什麼?”
  聲音剛出口,陳子昂身軀猛一搖擺,差點從馬背之上跌倒下來。
  自己的聲音刺耳、尖細,竟然猶如處於變聲期的少女!
  

Snap Time:2018-11-15 01:31:33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