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一十四章十歲


    陳子昂曾經翻閱過碧波老祖賜下的三聖真經,三聖真經其實也是一門煉體功法,而且能夠直通大道,奈何其中修煉的方法動輒就是心頭血之類要取人性命的東西,自然被陳子昂丟棄不練。

    但其中還有一門刀法,名曰陰煞無形刀!

    此刀出之無影無形,卻會讓人陰寒入體,遍體生涼,血液欲凝。更能吸食周圍的陰魂怨氣,用來增加刀法威能。

    剛才陳子昂鬥戰之法猛然爆發,陰煞無形刀揮出,胡弘景當場身死。

    可他自己也被鬥戰之法爆發的後遺症嗆出一口鮮血,身軀更是受陰氣侵染,身心冰冷,易筋換骨訣再也沒有辦法支撐。

    半晌,陳子昂才緩過勁來,眼神從冰冷之中複蘇。

    月色已經很濃,遠處的鳥雀之聲此起彼伏,山腳下的清風小院卻是一片狼藉。

    岩石鋪就的地麵片片掀起,不少更是碎成細小的石塊,崩飛到整個院落。

    火炬大多已經熄滅,僅有的幾根也是斜斜的掛在架子上,奮力的燃燒自己,為夜色平添一份光明。

    地麵上的屍首橫七豎八的擺放著,各個都是麵目猙獰,死不瞑目。

    感受著自己軀體透支引起的虛弱,陳子昂緩步來到了周鳳嬌的屍體之前,默默地對著她低頭一禮,然後伸手摘下她腰間的玉飾。

    入手溫潤,仿佛人體的肌膚,手指大小的白玉雕刻的是一個一身儒衫的男子,手上微微用力,男子的胸膛隨之凹陷,手上的力道一鬆,玉飾再次複原。

    陳子昂雙眸中喜色情不自禁的露出,這塊玉飾上的男子肉身完美無瑕,能夠讓人最真切的感受到天罡霸體應該塑造的模樣。

    而且玉飾之中一直有股暖流在來回遊動,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就是天罡霸體的修煉路線,再配合心法口訣,倒真的能夠還原周家的天罡霸體!

    “想不到老胡也算說了一句實話!”

    陳子昂收回玉飾,再次對著他們一家三口彎了彎腰,然後反身行到一個火燭之旁,舉起朝著遠處的竹亭輕輕一扔。

    不多時,清風小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勢越來越大,更是傳遍整片樹林,火光映照的身後的小山通紅一片,也徹底掩蓋住了這發生的事情。

    而此時的陳子昂卻已經踏上了返回燕山的路程。

    第二日,清晨的微光透過半透明的窗紙照進屋內。

    陳子昂眉頭微皺,艱難的睜開雙眸,迷迷糊糊間似乎看到人影在身前晃動。

    “太好了!我就說平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看,我沒說錯吧!”

    這聲音十分耳熟,陳子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是齊凝,這麼一大早的過來,看來這兩天她一直在找自己。

    “看他衣服都碎了,應該是從山上滑下去的時候劃破的,不過幸好身上傷勢不重,隻是體力透支,精神疲倦而已。”

    腦中一個名字閃過,這應該是燕山派的千金大小姐,屈掌門的女兒屈冰彤了。

    眼前的景色漸漸清晰,一個身材苗條的少女正俏生生的立在床前,大眼睛、長睫毛,容顏俏麗,隻是膚色略黑,不過卻更顯得朝氣蓬勃。

    “你醒了?”

    屈冰彤眼眸一睜,黑黝黝的大眼睛中透著驚喜。

    “嗯。”

    陳子昂費勁的點了點頭,經過一夜的休息,他的身體反而顯得更加疲倦了。

    “小弟,你先不要動,好好休息!你身子現在很虛,要靜養、要大補!”

    紮著個麻花辮的齊凝探過頭來,雙目炯炯的盯著陳子昂。

    “知道了。”

    熟悉的麵孔在虛弱的時候終是能夠帶來安全感,陳子昂微微一笑,放鬆下了身子。

    “對了,胡老去哪了?昨天我回來怎麼沒見他的人哪?”

    陳子昂開口,靜靜的觀察著屈冰彤的反應。

    “不知道,昨天我們到山下轉了一天都沒有找到你,回來的時候也沒見到胡師傅。”

    齊凝搖了搖頭,身旁的屈冰彤也是一臉的茫然。

    兩人交頭接耳了一會,又意識到應該給陳子昂準備早飯,又急急忙忙的去了廚房。

    ‘老胡,你果然隱藏的夠深,就連自己人都瞞住了!’

    陳子昂暗自一笑,他倒不擔心現任的燕山掌門,他曾經見識過這位屈掌門的行事作風,這位可不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物。

    舒服的在床上扭了扭身子,在一大一小兩個美女的伺候下用起了早餐。

    “平,你是在哪兒摔下山的,我們等下去看看,在那掛個牌子。”

    屈冰彤一邊吹著勺子的稀粥,一邊開口問道。

    “呃……”

    陳子昂臉一呆,嘴一張,一口溫熱的粥飯已經進了嘴。

    “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

    咽下粥,他木著臉回道。

    “嗯,那就算了,以後你可要小心點,凝兒妹妹可是擔心壞了!”

    屈冰彤一臉慎重的叮囑,齊凝在一旁小頭直點。

    ******

    時光流逝,一晃就是數年之後。

    數九寒月,整個世界在一夜之間披上了一層白紗,屋外雪花飄飄灑灑,紛紛揚揚的落向地麵,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燕山的後院,一個小門被緩緩推開,一位衣著簡樸的少年行了出來。

    雪花飛舞,像隻隻頑皮的精靈在他身周跳躍,少年身材修長,體格勻稱,臉頰中的稚氣未脫,眼眉間卻沒有少年人應有的頑皮與跳脫。

    他緩步行向院落,腳踏積雪發出咯吱咯吱之聲,一條腳印直直的越過院門,來到後山臨崖之上。

    “這次的雪下的可真不小。”

    平淡的語聲響起,陳子昂停下腳步,眼前是銀裝素裹的群山峻嶺,漫天雪花像是煙霧般彌漫在整個天地之間,讓人心胸開闊。

    “平,來堆雪人啊!”

    身後響起清脆的聲音,兩個玉人穿著一身雪白的衣裳俏生生的立在遠方,其中一人左手對著這邊來回的擺動,身子也隨之起伏。

    “好!”

    臉上露出笑意,陳子昂大聲回了一句,然後笑的跑了過去。

    數年一晃即過,陳子昂也成了一個十歲的少年,而齊凝也變得容顏俏麗,身材越發姣好。

    “平,我覺得你還是花時間多練練武功吧!你雖然資質不行,但勤能補拙,你看我大師兄也是資質不好,但現在可是十二正經全部打通了!”

    屈冰彤比起幾年前多了一身的英氣,眉目間也多了一份成熟。

    “我知道了,冰彤姐。”

    陳子昂笑的接道,一邊團起一團雪球在地上滾動起來,不一會兒一個半人高的雪球已經出現在後山之上。

    看著嘻嘻哈哈拍打著雪人的兩人,屈冰彤一臉無奈的搖搖頭,直接轉過身去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啪!”

    冰涼的感覺從後頸傳來,屈冰彤猛然回首,卻見後麵兩人各個都是一臉嚴肅的商討著問題。

    “我覺得這應該去一點。”

    “嗯!我覺得手臂用鬆枝會更好看。”

    “你們兩個!”

    屈冰彤雙腳一跺,單手一指兩人。

    “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兩個!”

    一彎腰,兩個雪球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中。

    “啊……,饒命啊!”

    “凝兒姐不要怕!我來幫你!”

    “哇!不要隻扔我啊!”

    嬉笑聲接連不斷的響起,三條人影在雪地來回的奔跑。

    ******

    一處遙遠的地方,天空一片漆黑,大地一片荒蕪,隻有一座石頭壘成的小屋孤零零的立在這荒涼的大地之上。

    “哢嚓……”

    天空中一道閃電劃過,圍繞著石屋的大地上猛然升起股股黑煙。

    黑煙散盡,二十多條身材、服飾各異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石屋附近。

    石屋之內一條人影緩緩行了出來,此人身披黑袍,臉龐被黑袍遮在陰影之中,讓人看不清相貌。

    “見過師叔!”

    二十幾人同時彎腰朝著此人一禮。

    “起來吧!此界是我們和六大派共同所有,其中六大派的勢力範圍都在這,其他地方隨你們闖蕩!”

    黑衣人黑袍一展,烏光閃過,每人身前都多了一個指甲大小的玉簡。

    “對了,此界還有我道中的幾位來此避難的散修,地點我也標了出來,你們如果和他們沒什麼關係的話,盡量別去他們的地盤!畢竟偷吃人家的東西總是不好。”

    “去吧!為期半年,好好珍惜這個機會,畢竟這先天已經是到頂了。”

    “是!師叔!”

    二十餘道身影再此分散開來,朝著四麵八方飆去,其中一人手中的玉簡打開,一副詳盡的地圖浮現在腦海之中,其中正中的位置,大乾二字赫然在列!

    而他微微一頓,把注意力放在了一個名叫南嶽國的地方。

    

Snap Time:2018-08-22 13:15:24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