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一百零一章約定


    在齊梁疑惑不安的表情中那年輕人很就去而複返。

    “隨我來吧!”

    對方的聲音要緩和不少,看來已經確認過齊梁的身份了。

    “是,是。”

    壓下心頭的疑惑,齊梁拉著二人急忙跟了上去,行進山門,他心中疑惑不由再起。

    隻見自己記憶中的繁華殿堂許多已經消失不見,從那殘處能夠猜的出原本的大殿應該是已經倒塌,廢墟早已清理幹淨。

    剩餘的大殿仍舊宏偉,但隻有表麵被人掃拭過,屋脊、角落卻蛛網橫生,滿布蕭條。

    而且一路行來,偌大的山門竟然沒有碰到一個人?

    他幾次張口想要問問,卻見領路的年輕人一臉的冷峻,不由得打消了念頭。

    “胡師傅就在前麵,你們自己過去吧!”

    穿過成片的殿堂,步過幾棟橋梁,幾人來到了後山一片幽靜之處。

    這隻有一排木屋,一棟小院,還有成片成片的藥田。

    “多謝這位少俠了!”

    齊梁拱手致謝,對方則隻是一臉冷漠的點了點頭,轉身就朝著來時之路回了去。

    見到年輕人離去,齊梁望著麵前木屋的老臉上開始泛起激動之情。

    不管燕山派發生了什麼,這的環境卻一如自己往昔的記憶。

    懷著忐忑之心他上前敲響了小院的木門。

    “笳……笳……”

    “進來吧!”

    院內傳來的聲音透著股蒼老和疲倦。

    推開院門,伴隨著咯吱咯吱的聲音,院落內一個躺在竹椅上的身形露了出來。

    “小梁啊!可真是有些年頭沒見了。”

    慈祥的笑容,淡淡的問候卻讓齊梁猛的撲到對方的身前。

    “師傅……”

    看著齊大叔一個成年人跪倒在地哭個不停,但是讓竹椅上的老人有些唏噓。

    “起來,起來!都是大人了,怎麼還動不動就哭鼻子。”

    老者發須斑白,臉上遍布老年斑,幹瘦的身子就像是裹著一層人皮的骷髏,看上去他的人生已經走到了最後的一段路途。

    隻有他那眼神依舊溫潤,一如那即將落下的夕陽,仍舊在散發著餘熱。

    一間木屋之內,有桌有椅有床,齊凝正興高采烈的收拾著東西,陳子昂則在旁打掃著衛生。

    “師公真是好人,這下我們有地方住了,以後也不用再東奔西跑了。”

    “是啊!”

    陳子昂點了點頭,心中卻在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離開了,畢竟看上去這個燕山派遠不像自己想象中的模樣,而齊家父女也已經安頓了下來不用自己擔心了。

    “丫頭,平!你們過來一趟。”

    門外響起齊大叔的呼喊,兩人急忙放下手上的東西行了出去。

    “師傅說要給你們看看骨骼,說是要介紹你們加入燕山派哪!”

    齊梁滿臉通紅,雖然從師傅口中知道了燕山派已經沒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以前的燕山派也不是自己能夠妄想進入的,現在看來卻是自己等人的福分了!

    “真的!”

    齊凝一蹦三尺高,這一路上她可是聽自己父親說過燕山派的威風,早已向往已久。

    陳子昂倒是愣了一下,看來自己真的是要離開了,看了看兩人,心下不由一歎。

    最大的一間房屋就是胡師傅的客廳,此時他正按著齊凝的脈門閉目凝神。

    半晌,胡師傅睜開雙眸。

    “師傅,怎麼樣?”

    齊梁急忙開口問道,齊凝也是一臉緊張的看向胡師傅。

    “你教過她一些煉體的功夫吧?”

    “是啊,還是師傅當年教的,用來強身健體。”

    齊梁點了點頭。

    “丫頭的體質不錯,隻是常年跟你奔波,體內有些暗傷,不過也無妨,開些藥養養就好了。”

    “那可以入燕山派嗎?”

    “以我這個老臉出頭,自然可以!”

    “太好了!”

    齊家父女激動的滿麵紅光,雙手都不知往哪放。

    “師傅再給這個孩子看看,平聽話懂事,資質肯定也很好的。”

    激動之下齊梁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也不知道聽話和資質是怎麼掛上勾的。

    陳子昂無奈的歎了口氣,上前伸出右臂,看來等下就是離別的時候了。

    胡師傅看著伸來的手臂,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似乎有些地方不對。

    幹瘦的五指輕輕按向陳子昂的手腕,一股細流緩緩度入對方體內。

    蒼老的臉上微不覺察的抖動了一下,胡師傅驀然睜開雙眸。

    “怎麼了?師傅。”

    見如此之的結束,齊梁不由得一愣。

    胡師傅張了張嘴,又閉了上來,最後低聲道:“這位小兄弟體質有些特殊,你們先出去,等我再仔細看看。”

    “哦,哦!”

    等兩人出去關了房門,胡師傅才正色看向陳子昂。

    “小梁說他來的路上很不平靜,卻多次遇到不知名的貴人相助,絕處逢生。想來這貴人就是小兄弟你了。”

    “齊大叔是好人。”

    陳子昂點了點頭,並不否認。

    “真真是不可思議!”

    胡師傅見陳子昂點頭承認,心頭一緩,看他相貌後又不由得深深歎息。

    “老朽活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年輕的煉氣之人!不,以前聽都沒有聽說過。”

    陳子昂笑了笑,沒有理會對方的驚訝。

    “老先生為何要避開齊大叔?”

    “不是你不想讓他發現嗎?”

    胡師傅一愣。

    “那是以前,我怕招惹是非,現在卻是不必了。”

    “看來小兄弟是想離開這了?”

    “沒錯,我來此除了是送齊大叔一程之外就是想見識一下燕山派的武學,不過看情況,燕山派現在過得可不怎樣。”

    陳子昂點了點頭。

    “哎!此事說來話就長了,不過小兄弟要是想見識一下燕山派的武學,倒也沒什麼問題。”

    “哦!怎麼說?”

    “老朽不但是燕山派的藥師,其實還是上代掌門的師兄,隻是不喜武藝隻愛醫藥,但對於燕山派的功夫還是略知一二的。”

    胡師傅笑的接口道。

    “嗯?天下沒有白吃的宴席,不知道老先生看中了小子什麼地方?”

    陳子昂定身看向對方。

    “如果不是我摸過你的身體,我真不敢相信你僅僅隻有六歲!”

    胡師傅詫異的看著陳子昂,武功可以看天分,看機遇,但這份成熟的心智卻又是為何?

    “那你猜猜看如何?”

    陳子昂冷笑一下。

    “不在乎看上我的潛力罷了,不過看來你們燕山派日子真的不怎麼好過,竟然想找外人做臂助。”

    胡師傅定在原地,眼神複雜的看了陳子昂一眼,最後發出深深的歎息。

    “小兄弟說的沒錯,燕山派早已不如往日,門人弟子隻有幾位卻占據了整個燕山,這就是災禍啊!”

    “不過我們燕山派武學在通經度脈上多有奇妙之處,再加上老朽活了幾十年,就連那先天之人也是見了不少,自問肚還有些東西的。”

    “你們燕山派的功夫可以外傳?”

    胡師傅露出一絲笑意,緩緩道:“本來是萬萬不能的,不過我這倒是無所謂了,除了幾樣秘傳功夫外,我是知無不言!”

    “你們的麻煩有多大?”

    這是一定要問清楚的。

    “你放心,力所能及就好,老朽不會難為你的。”

    “成交!”

    微一思索,陳子昂點頭應允。

    

Snap Time:2018-05-21 05:42:44  ExecTime: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