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八十九章修羅

  
  行走在郡城繁華的街道之上,陳子昂一臉舒適的大喘了口氣。
  被憋在祝心憐那小院將近一個月,每日連門都不能出,可是把他給憋壞了。
  不過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自己的功夫練到大成了,就等著自己老爹回來給自己再選一門其他的功夫打開煉氣之門,從此不再受佛門的要挾。
  “子昂,今天我們隻能出來一會,可不能呆久了,雖說你父王這就回府了,但擔保不險會被那惡人把你奪去。”
  祝心憐愛憐的看了看身前的孩童,見陳子昂連連點頭,不由得一笑。
  這孩子聰明伶俐,性子乖巧,自己以後的孩子要是有他一半優秀自己也心滿意足了。
  想到此處她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小腹,又想到什麼似的小嘴一厥,那冤家說的好聽,也不知什麼時候說服家的那位,給自己一個名分?
  “啦啦啦……啦啦啦……”
  前方一群小孩嘻嘻哈哈的跑過,人人手都拿著一個像大風車一樣的玩具,呼啦啦的轉響。
  陳子昂見樣式奇特,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一群人跑過,一個木質的風車掉在了地上。
  陳子昂一愣,上前彎腰撿起,轉身朝後大喊:“喂!你們誰的東西掉了?”
  他的聲音雖大,但那些頑童各個嘻嘻哈哈的笑著,竟然沒人理會。
  “不值錢的小東西,你要是喜歡的話就自己拿著吧!”
  祝心憐低頭看了看,說了一句。
  “算了,等下說不準就有人會鬧。”
  陳子昂搖了搖頭,兩步上前攔住那群小孩的去路,把東西送還。
  “謝謝哥哥!”
  那孩童看上去也是四五歲的年紀,竟然連自己的東西掉了都不知道。
  “不客氣。”
  習慣性的摸了摸對方亂呼呼的頭發,才追上祝心憐。
  走了沒兩步,卻見一個交錯而過的行人腰間一鬆,一個精致的玉佩掉了下來,玉佩精美華麗、顏色鮮豔,煞是惹人喜愛。
  “哎……,這位大叔!”
  搖了搖頭,陳子昂再次張口,卻見對方充耳不聞,繼續前行。
  無奈的上前一步撿起玉佩,陳子昂抬手就要叫喊,突然身子一滯,腦門浮出一絲冷汗。
  尼瑪……
  默默的把手上的玉佩揣進自己懷,陳子昂笑嘻嘻的過去來著祝心憐的小手就要走。
  “嗯?子昂為何不把東西還給人家?”
  祝心憐一臉詫異。
  “我看這東西漂亮,想把玩幾天。”
  說著還眨了眨眼睛。
  “嗯?也好。”
  祝心憐一愣,下意識的緊了緊手。
  “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趕緊回去吧!萬一你叔叔回來不見我們,可就糟了。”
  “是啊!別讓叔叔等急了。”
  兩人裝模作樣的演著雙簧,背後冒汗的轉過身子,就要沿著來路返回。
  “小施主,別來無恙啊!”
  一個光頭老和尚攔住了去路,笑眯眯的看著陳子昂。
  “我就知道是你搞鬼!”
  陳子昂咬牙切齒的把懷的玉佩扔過去。
  “如果想要考驗別人,下次麻煩弄點貴重東西,用些小孩子的玩意誘惑人,你也不嫌害臊?”
  正澄幹笑一聲,大手一揮,玉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選的東西都是五六歲小孩喜歡的東西,誰能想到你這娃娃不按牌理出牌啊!
  “施主心性堅定慈悲,外物不移,深的我佛要義!又身具無窮殺意,如果能夠修行我宗佛法,進境必定一日千,他日有望羅漢果位。”
  “和尚,你也別再多費口舌了,我是不會出家當和尚的!”
  陳子昂一臉堅定。
  “為何?施主對我佛門有偏見?”
  “不,不。我對佛門沒什麼偏見,相反我還很喜歡佛門,希望佛門廣度眾生才好。”
  當然,讓其他男的都出家當和尚,這樣以後自己的競爭對手豈不是越來越少?
  “那為何?”
  正澄鍥而不舍的追問。
  “聽說和尚不能吃肉,不能結婚的。”
  陳子昂歎了口氣,“我這人很俗,一餐不吃肉腸胃就不舒服,況且父王還指望我生兒育女光大門楣哪!”
  “禁食禁欲隻是手段,目的是要人們專心佛事,早日修成正果。”
  饒是正澄見識不凡,但看到一個五歲娃娃一本正經的和自己說要結婚生子,也不由得腦門冒汗。
  你懂的也太多了吧?
  “那你們是不是不禁婚姻?”
  陳子昂雙眸一亮,要是能當一個能結婚的酒肉和尚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禁。”
  正澄卻搖了搖頭。
  “那說這麼多幹什麼?等我父王回來再說吧!”
  陳子昂歎了口氣,拉著祝心憐後退兩步。
  卻見不遠處兩個全身披甲的衛士行了過來,來到了正澄麵前。
  “大師,王爺有請!”
  兩人抱拳施禮,渾身甲頁碰撞啪啪作響。
  “有勞兩位施主,老僧這就去。”
  正澄雙手合十,微微一禮,最後一臉不甘心的對著陳子昂歎了口氣。
  “呼……,嚇死我了!”
  祝心憐單手拍了拍自己高聳的胸脯,舒緩著自己緊張的心情。
  “剛才你給我提示的時候,我的心都跳出來了,幸好王爺回來的及時。對了,我們趕緊回去,說不定什麼時候你叔叔就回來帶你回府。”
  兩人手拉手遠去,遠處一棟酒樓上也有人收回了目光。
  “有趣!繪春、剪秋,他就交給你們倆了,記得要抓活的。”
  一位皮膚光潔,手持折扇的年輕人輕輕一彎嘴角,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
  “是!”
  他的身後立著兩個身穿碧羅裙的女孩,聞言同時屈膝一禮。
  “師妹,你家娃娃資質可不怎麼樣,還沒他的貼身丫鬟料子好。要想拜到我的門下,可要吃些苦頭!”
  “師尊在上!弟子吃得了苦!”
  陳子南上前一步跪倒在地上,把頭往下一杵,撞得門板作響。
  歐陽芷眼中有些不忍,不過也沒阻攔,她知道自己孩子以後要想過的安穩,這一關是少不了的。
  “好!我這門功夫最不講究資質悟性,差點就多花點工夫,一樣能夠出人頭地。”
  那年輕人老氣橫秋的點了點頭,單手一揮,地上的陳子南已經起身站起。
  “鎮南王府的典籍藏書量稱雄陳國,今日過後我又要多一收藏了。”
  “師兄可否少造些殺業?”
  歐陽芷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師妹說笑了,不殺個血流成河我血修羅豈非白來一趟?”
  年輕人詫異的一笑,手中折扇一擺,剛剛進門上菜的小二身軀猛然一僵,皮膚漸漸變紅,最後撲天蓋地的血霧突然從他身上噴出,在那青年身前匯成一枚血珠。
  “南兒,吃了!”
  陳子南看了看隻剩一身皮肉倒在地上的小二和飄到眼前的血珠,隻覺得一股濃鬱的血氣襲來,不由得兩眼翻白,當場暈了過去。
  

Snap Time:2018-11-21 07:44:05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