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七十三章宗師之戰

  
  陳子昂募然挺直身軀,渾身肌肉猛然一緊,衣衫無風自動,矮小的身軀瞬間變的威猛無儔,雙手一合,大錘當一聲已經撞在了一起。
  手臂一震,他麵色不由得一緊,隻見雙錘之間的長槍竟然在急速的旋轉,槍纓甚至成了一片紅布,而一股旋轉震動的勁道更是扯著自己的雙錘變換著方向。
  “啊……”
  這是陳子昂與人對戰之時首次控製不住大吼起來,隻見他牙關緊咬,雙手猛甩,就像是把一個纏人的毒蛇甩出去一般把夾住的長槍甩走。
  “好一個宋三郎!”
  一道人影吃不住力朝後拋飛,半空中卻響起嶽興響亮的大吼。
  隻見他半空的身影猛然一擰,長槍在地下一點,整個人就像是撲擊的蒼鷹一般再次旋轉的撲了過來。
  而他手中的長槍更是化作狂風暴雨,撲天蓋地的罩向陳子昂。
  陳子昂麵色陰沉,手中雙錘來回舞動,每一動彈都夾雜著驚人的勁風,裹挾著地麵上的浮土騰空而起,身前的槍影更是一觸即散。
  可他心底卻越來越沉,對方的每一槍都有著一股旋轉的力道,讓他至少要費數倍的力道才能卸去。而且嶽興手中的長槍簡直就像是一根活物,槍頭、槍杆都能在詭異的角度發出攻擊,要不是自己手中雙錘碩大,幾乎沒有空隙可乘,恐怕早就被他紮上幾個空隆。
  “當當當……”
  兩人仆一交手,金鐵交鳴之聲就至始至終沒有停止,點點火星飛濺,嶽興的人影來回變換,手中長槍剛柔交錯,與陳子昂的擂鼓甕金錘相交百下卻都是淺嚐而止,絕不與之較力,死死地纏住對方,耐心的等候著陳子昂力疲之下出現破綻之時。
  陳子昂渾身筋肉抖動,動作大開大合,巨錘橫掃八方卻又嚴防死守,不給對方可乘之機。
  煙塵彌漫,場中情形漸漸掩蓋在塵土之中,圈外的幾人都是一臉焦急的看著戰況。
  董芸兒雙手緊握,銀牙緊咬,不同於其他人,她時常與陳子昂對戰,實力雖然沒有多強但眼光卻遠勝他人,自然能夠看得出戰況的危險之處。
  陳子昂雖然姿態凶猛,看上去大占上風,但他動作相對緩慢,嶽興又從不和他較力,讓他根本無法對嶽興構成威脅,隻能被動挨打,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呼……”
  場中突然掛起了一場大風,滿場灰塵瞬間消散,隻見一道旋轉的身影瘋狂追逐著另一條身影。
  陳子昂旋轉的身影越來越,最後甚至模糊的隻能看到錘影,看不到身形。
  “當……”
  一柄大錘突然從旋轉中飛出,直直的撞向嶽興。
  長槍化作一道寒光,從上而下的一挑,巨錘猛然上躍,轟然升空。
  另一柄大錘卻緊隨其後,凶猛的砸來。
  嶽興身子連退,手中長槍疾點,當當當的連響之中,大錘斜斜的飛向側方的牆壁。
  “轟……”
  牆壁一震,一個水缸大小的孔洞出現在牆壁之上。
  嶽興卻早已無暇他顧,剛剛費力挑開兩柄巨錘,他就迎來撲擊而至的陳子昂。
  陳子昂當空一撲,猛然一拳砸下,姿態威猛,暴烈無比。
  巨大的無形力道當胸壓向嶽興,讓他渾身皮毛一炸,呼吸一滯。
  “呼……”
  一股悠長的呼吸從嶽興口中噴出,隻見他雙手一鬆,任由長槍垂地,身子倏忽後退,速度的令人不可置信。
  “哢哢……”
  骨節爆響連連,倒退的嶽興氣勢不但未減,反而隨著他的倒退猛增,隻見他身形一頓,身軀一傾,朝著麵前的陳子昂刺出看似緩慢,實則迅如疾雷、爆若閃電的一拳。
  陳子昂正處於力盡之時,隻得變拳為掌,蓋向對方。
  “啪!”
  身軀一震,陳子昂雙眸中訝異之色一閃,就見到對方再次當胸搗來,拳法變幻萬千,讓他根本無法招架。
  “啪!”
  陳子昂的身軀倒飛而出,直直的落在八米開外。
  ‘不可能?’
  陳子昂雙膝跪地,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遠處默立不動的嶽興。
  自己身負天賜神力,武學更是一通百通,進步神速,又有前世的諸天羅漢相身法加身,怎麼會被同是煉體之階的人打的這麼慘?
  “少爺!”
  董芸兒關切的聲音響起,她那嬌柔的身影也奔了過來。
  ‘再試一下,輸也要輸個明白!’
  陳子昂揮手製止了奔來的董芸兒,雙手一拍地麵,整個人腳踏麒麟步,全身衣物獵獵作響,雙手握拳以狂風暴雨的姿態狂攻嶽興。
  “啪……啪……”
  嶽興身軀微彎,雙拳前頂,如出水蛟龍撞向陳子昂拳鋒。
  “!”
  堅硬的地麵像是破布般四分五裂,一道道裂口像是猙獰的傷疤,嶽興腳下的布靴更是瞬間崩散。
  拳影翻飛,人影交錯,兩人腳下的大地像是豆腐般嬌嫩,一觸即碎。
  “喝!”
  嶽興猛然一聲大喝,陳子昂的身軀被他猛然舉國頭頂,打橫著拋飛出去。
  剛剛落地的陳子昂腳下一點,再次衝出,雙腿化作一片殘影,啪啪作響的抽向對方。
  嶽興麵上紋絲不動,整個人朝前一衝,硬碰硬的撞了上去,姿勢狂暴,連綿不絕。
  “啊!”
  交手片刻,陳子昂再次大吼,一手握拳由上而下的直擊對方,下揮間勁力鼓蕩,惹得勁風四起。
  一隻拳頭猛然穿出,直直的撞在陳子昂拳鋒之上。
  “!”
  一股漣漪沿著嶽興的身體從上而下的沒入地麵,地麵下像是藏了一條地龍,在此刻猛然翻身,大地開裂,碎石崩散。
  ‘就是這個!’
  陳子昂雙眸一亮,對方能夠硬抗自己的巨力,並不是他的力氣大,而是嶽興就像是一個不斷顫抖的銅球,自己的勁力被他全部卸到其他的地方,自身卻毫發無傷。
  ‘渾身勁力內斂,身體的每一塊肌肉、骨骼、關節都能精準加以的控製,這種對肉體的掌控力,簡直是匪夷所思!’
  心中驚訝,但陳子昂卻毫不手軟,手中拳掌變換,單手下劈就是春秋大刀的刀法,右腿橫掃則是威猛無儔的斧法,整個人全身上下都變成了利器,狂風暴雨般攻向對方。
  ‘你雖然對肉身的掌控超出我的想象,但體力畢竟有限,耗!我也能耗死你!’
  果不其然,百招過後,陳子昂雖然被嶽興打退數次,卻次次再次撲上,不給他留絲毫喘息之機。
  “住手!”
  交錯的人影一分,嶽興猛然一擺手。
  “我認輸,我認輸!”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就是一晃,雙手扶膝開始大口的喘氣,呼吸急促,滿臉通紅。
  “你這家夥真是個變態!”
  嶽興緩了片刻,終於抬起頭來,此時他的額頭已經掛滿了汗珠,發絲更是一縷縷的垂在身後。
  陳子昂咧嘴一笑。
  腳下輕輕一頓,看上去豪沒使力,夯實的地麵上卻突然出現了一個腳印的寸許淺坑。
  現在我也能做到了!
  不用閉目感受,他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在開始發生著變化,諸天羅漢相身法瞬間大成,一股濃厚的內息清晰的出現在自己的感應之中。
  ******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知畫,這說的又是什麼地方或者是人?”
  董芸兒一邊念叨著手的字條,一邊對著知畫問道。
  “這應該是半闕詩吧?”
  知畫一臉的不自信。
  “咳咳!這是個地名,而且還是很有名的地名。”
  後麵的許伯咳了咳嗓子,插口道。
  “哦,許伯知道?”
  幾人轉頭看向許伯。
  “住在京城的人恐怕沒人不知道,這說的是京城最大的青樓別情閣。”
  許伯老臉一紅。
  

Snap Time:2018-11-15 05:40:13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