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七十二章武道宗師

  
  直到夜色朦朧,路上行人稀疏之時,宋峰遠才領著知書回到客棧小院。
  雖然他木著臉,但透過那眼眉間的得色也能看出他今日過的不錯,就是不知道他那後門有沒有走通?
  “三哥做事倒真的出乎小弟的預料!”
  聽完知畫的匯報,宋峰遠到微微一愣,反應過來又接著道:“說起來,來的路上小弟聽聞今日東城九門橋大街發生了一場大戰,參戰的勢力至少有三方,人數有好幾百,當場死了上百人,就連京城巡城衙門也有十幾人喪命。”
  “現在想來,應該也是為了爭奪錦囊而為了。”
  “對了,今日小弟去了趟楊樓,捎了些美味給哥哥品嚐。”
  後麵的知書手提著個三層食盒,打開後一碟碟精致美食就擺放到了桌上。
  長安的楊樓號稱攬天下美味,有人詩曰:百般美物珍饈味,四麵欄杆彩畫簷。
  自己這邊打生打死,人家有吃有喝還有美女陪著,這就是差距啊!
  羨慕嫉妒恨的再次掃了一眼麵前的小白臉,陳子昂不願多看,免得自己脆弱的內心受到打擊,招呼幾人坐下一起用餐。
  許伯和知畫千恩萬謝的坐下,雙眼放光的開動了筷子。
  宋諭遠則坐在一旁,一手托腮看著幾人邊吃邊道:“天下間能稱得上武學宗師的隻有三人!拳槍雙絕嶽興,一掌斷山樓玉成,南山劍客郭宗道。”
  “其中郭宗道是世外隱士,樓玉成則遠在定州,隻有嶽興居於京城。嶽興此人不隻是武藝超凡,而且還開了一間尚武館,拜在他門下之人眾多,其中還有不少人功成名就。”
  “所以明日三哥最好收點力,千萬不要把嶽興給打死了,要不然會生出不少事端。”
  他對陳子昂倒是充滿自信,說起來就連陳子昂自己也不覺的和那拳槍雙絕打起來自己會輸。
  “七少爺明日也不和我們一起去?”
  董芸兒一手拿著一個千層卷,一邊往嘴塞著根碧玉筍。
  宋峰遠搖了搖頭,道:“明日我還有約,就不去了。況且明日的事也用不著我,有三哥就足夠了。”
  ‘還有約?看來目標不容易搞定啊!’
  陳子昂往嘴扔了一塊肉腩,兩手一拍,吃完休息。
  ******
  長安城北居住的大多都是京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八柳街上所住的人員以從事商業上的富人家居多,他們雖然不能與那些達官顯貴相提並論,但也是各個豪宅府邸,仆從眾多。
  街尾有一武館,名曰尚武館,館主嶽興,天下三大武學宗師之一。
  臨近中午,武館內呼喝之聲不斷,門前緩緩停下了兩輛馬車。
  陳子昂躍下車來,隻見一個高門大院入目眼前,門前兩具威風淩淩的大石獅子分列兩側,獅子身上還纏著大紅的綢花,嘴還叼著虎頭金棒。
  “少爺,這就是尚武館了!”
  許伯指著大門上方的匾牌,小聲道:“據聞這匾牌還是先皇在位時親筆手書。”
  陳子昂點了點頭,難怪匾牌上的字那麼醜還掛在這,原來是寫字的人來頭大啊!
  “幾位可是來報名習武的?”
  武館門前一直站著兩個勁裝大漢,見到陳子昂在門前下車,急忙迎了過來。
  別看這兩人身高馬大,滿臉橫肉,但說話倒是很緩和,態度也很客氣。
  董芸兒從腰間解下一個錦囊,遞給對方道:“我們是來找嶽老先生的,你給他看了東西他自然就會明白。”
  “那幾位先隨我這師弟進院稍等片刻,我這就進去稟告館主。”
  其中一人接過錦囊,就急急的進了武館。
  “幾位請!”
  另一人身子一弓,一手前伸,在頭前指路。
  武館門欄不高,大院卻很是寬敞,前院內入目所見就有幾十人在熬煉打磨著自己的筋骨,各個都是體格雄壯,身材魁梧。
  一行人直接進了大堂等候,又有專人端來茶水,禮節周到。
  “幾位貴客,館主請你們前去後院一會。”
  茶水剛剛上桌,還沒等幾人品嚐,剛開始迎接的那位大漢就從後麵走了進來。
  入了後院,又是一個寬敞平坦、夯實的結結實實的練武場,四周擺滿武器架子,刀槍劍戟十八般兵器。
  院內一片空曠,隻有一人負手而立,此人一身白衣,體形雄壯如山,身子像長槍般挺直,即使是背對眾人,仍透出一股難言的氣勢。
  “館主,人來了。”
  那大漢身材雄壯更甚此人,兩人並列卻讓人感到他才是瘦弱的那位。
  “嗯,你下去吧!”
  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嶽興終於轉過身來。
  隻見這是一位年過五十的老者,兩鬢發絲已經斑白,臉上肌膚卻仍舊透著健康的紅潤,相貌雖然平平無奇,但一雙眸子卻猶如深海的寶石般熠熠閃光,攝人心神。
  “老夫自幼習武,幸得名師指點於三十歲時把自己的筋骨打磨到巔峰。從此我離家出走,拜訪各大武館、先賢,終於在四十歲之前走到今日這個地步。”
  嶽興一手摩挲著手中的木牌,一邊陷入到了回憶當中。
  “我本以為自己已經見識到了天下之大,立於武道巔峰,卻不想在七日之前才讓我看到世界的另一麵。”
  說話間,他的眼中猛然爆發出濃烈的光芒,整個人就像一杆蓄勢待發的長槍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我聽說過你,宋家的三郎!今日你來所為何事我也明白,打敗我!就能拿走你想要的東西!”
  陳子昂雙眸中滿是不可思議,對方的一舉一動都透著股難以形容的韻味,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其他人的感官。這樣的情況他還從沒有碰到過,也首次讓他開始擔心自己的武力值。
  ‘煉體之人的巔峰狀態都在三十歲左右,過了四十如果沒有踏入後天練氣的話體質就會下滑,五十之後年老體衰,實力更是十不存一!但麵前這人已經五十有六,為何體內氣血比壯年男子還要雄壯?難道前世的說法不對?’
  陳子昂回想起前世武學典籍上的記載,心中首次對於這個世界上的武人開始重視起來。
  半響之後,陳子昂的兩柄擂鼓甕金錘被他提到了手中,對麵的嶽興也持槍在手,兩人隔著十餘米遠相互對立。
  來的時候之所以用了兩輛馬車,就是因為其中一輛上麵放著這兩個錘子,那是陳子昂一行人到達京城的第二天就有人送到了客棧,那應該是宋修安排的秘密潛入京城的人員,至於他們藏在哪就不得而知了,恐怕也就宋峰遠能夠聯係得上他們。
  “擂鼓甕金錘!一個四百斤,一對八百斤重的兵器恐怕世上也隻會出現在宋三郎的手中了。”
  嶽興讚歎的看了陳子昂一眼,心中也是暗自驚訝。
  “請!”
  隨著嶽興的開口,陳子昂腳下一動已經撲了過去,右手大錘放在身前,左手一掄朝著對方當頭砸下!招式雖然簡單,但在他那無敵的巨力和重達四百斤的巨錘之下,一切都沒了意義!
  “滋啦……”
  一杆長槍突然後發先至,點在了大錘之側,劃出點點火星,爆出刺耳之聲。
  陳子昂身形一頓,對方的力道恰好點在自己轉力之處,更是借力打力讓他身子不由得一斜,一條細縫突然出現在雙錘之見。
  一道長虹閃電而至,透過那細小的縫隙直刺陳子昂咽喉要害。
  

Snap Time:2018-11-20 01:40:19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