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693蛇妖尋親(18-02-20)      692水神妖猿(18-02-20)      691弱小是罪(18-02-20)     

第六十四章芸兒心思


    一群人打開後門,沿著後邊的小道直接出了樹林,途中遇到了幾個看守,也不是暫時廢了一條臂膀的董芸兒對手,紛紛倒在了她的劍下。

    來到約定好的地方,董芸兒突然一聲悶哼跌倒在一棵大樹之旁,她身體失血過多,雙眼已經出現迷茫之色。

    “女俠!”

    耳邊響起小姑娘那滿是擔憂的聲音,董芸兒強撐著身子把自己靠在樹上,扯著嘴角在臉上露出寬慰的笑容。

    “你們不用擔心,我家少爺馬上就會過來,他武功高強,一定會把你們都救出去的。

    一群小姑娘早已不知如何是好,隻能看著地上的小姐姐撕開衣袖包紮著傷口,有兩個機靈的急忙跑過來小心翼翼的幫著忙。

    “啪!”

    遠處傳來馬鞭抽打的聲音,還有隱隱約約的車轍轉動的聲音傳來。

    董芸兒蒼白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容,疲倦的雙眸再次閃出熠熠星光,她強撐著自己的身子站起身來,朝著馬蹄聲傳來的方向眺望。

    兩輛馬車出現在道路的轉角,馬形俊美而健壯,車廂精美華麗。

    馬蹄輕踏徐徐駛來,車輪‘咯吱咯吱’作響,一人端坐一架馬車之上,舞動馬鞭同時驅趕著兩輛馬車。

    臨到近前,陳子昂翻身落在董芸兒身邊,眼中露出一絲擔憂,上前仔細的看了看她手臂上的傷口,才緩緩鬆了口氣。

    “我沒事的,少爺。”

    董芸兒臉色雖然一片蒼白,但精神不錯,還能咧著嘴朝陳子昂笑出聲來。

    輕輕揉了揉她的發絲,陳子昂進了樹林牽出事先藏好的馬匹,安排一群小姑娘上了馬車,一群人緩緩上了路。

    馬匹緩緩前行,陳子昂端坐馬背之上,身子隨著馬匹的前行來回的晃動。

    身後的車廂中一群小姑娘鶯鶯燕燕的說著話,不時還夾雜著哭泣和勸慰之聲,緊接著勸說之人也忍不住哭出聲來,最後引得一群小姑娘紛紛抱頭痛哭,慶祝劫後重生。

    “少爺!”

    後麵的董芸兒加了馬速追上陳子昂。

    “她們不想去縣城,想直接回家。我問了一下路程,其實送她們回家也不是太遠,隻是麻煩了一些,時間也要久一些。”

    陳子昂點了點頭,放緩了一下馬速,既然要送她們回家,指路的任務就要交給她們自己了。

    ******

    其實直接送人到家還是有好處的。

    至少這輛馬車上放著的魚幹就夠兩人吃上一段時間的了。

    大日西移,天邊出現了一片橘紅,溫潤的海風襲在臉上,讓人神清氣爽。

    道路上隻有了一輛馬車,另一輛已經送了人。

    “我本來以為霸下已經夠窮了,卻想不到這的人竟然……”

    董芸兒搖了搖頭,想起剛才碰到的那些人家,那幹枯的米缸,瘦小的孩童,讓她忍不住心頭一酸,嘴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陳子昂笑了笑,眼中也是有些悲傷,他兩世都是出生在富貴人家,從沒受過饑餓之苦,此時直麵這些人才真正感受得到窮人家的悲哀。

    能讓自己吃上飯,就是他們生命的全部!

    “小翠姑娘,前麵就是你家了吧?”

    這位小翠就是李老漢的孫女,她的父母都在一次海難中喪生,家隻有一個弟弟和李老漢三人而已。

    “嗯!”

    小翠一身破爛麻衣之下的皮膚有些黑,還有些糙。但五官周正,打扮一下也是一個蠻可愛的小姑娘,也難怪會招人覬覦。

    離得老遠,遠處的小村莊前一老一少兩個人影已經映入了眼簾。

    “爺爺……阿弟……”

    小翠雙手捂著自己的口鼻,口中喃喃,眼中淚花瞬間泛起,身子突然從馬車上一躍而下,兩隻赤著的腳丫來回撥動著地麵,朝著遠處的兩人狂奔而去。

    遠處的三人抱成一團,夕陽把三人的影子扯成長長的一道,就像是一個整體一般。

    “哎……”

    董芸兒一手扯著韁繩,口中發出長長的歎息,從剛開始時她陪著痛哭流涕到現在隻發出長長的喟歎,她隻用了半天的時間,卻讓她那幼稚的麵龐產生了翻天複地的變化。

    一如她痛失雙親,從一個大小姐變為一個小丫鬟時一樣,她真正的長大了。

    把身子藏在陳子昂身後,董芸兒看著眼前男子的背影,眼神有些複雜。

    ‘是你殺了我的父親!對嗎?少爺……’

    ******

    “今日要多謝寧縣尉,多謝兩位了!要不是兩位大俠把我孫女救出來,我老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李老漢語言貧瘠,翻來覆去的都是這兩句,但感激之情卻表達的很清楚。

    在他們一家三口的強烈挽留之下,陳子昂兩人終於留了下來。天色已晚,他們又不清楚從這回城的路徑,隻能在此借宿一宿,明日問明路況再回城。

    飯桌上擺著一大盆魚湯、幾條魚幹,還有幾個黑乎乎的窩窩。

    小翠和她弟弟坐在一旁直勾勾的盯著飯桌的吃食,卻沒人敢動。

    陳子昂伸手拿起一條魚幹,遞給那瘦的皮包骨頭的小男孩。

    男孩看了看自己爺爺,有看了看自己姐姐,見他們點頭才開始狼吞虎咽的對著魚幹撕扯起來。

    笑了笑,陳子昂拿起一個黑乎乎的窩窩,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往肚子咽去。

    旁邊的董芸兒也拿了一個放在自己的嘴,咬了沒兩口,臉色卻突然大變。

    看了看身旁若無其事的陳子昂,她低下頭掩蓋住自己那苦惱的表情,一點點的把那摻雜著細碎硬物的窩窩咽到肚,然後拚命的喝著自己麵前的魚湯。

    對麵的李老漢咧著嘴直笑,口中不停的勸著。

    “多吃點,多吃點!”

    也許在他心,隻有對方多吃點才能讓他感到自己的感激得到了回饋。

    暗自佩服的看了一眼再次撈起一個窩窩的陳子昂,董芸兒借口自己身子疲憊,去了專門騰出來的一間房間休息去了。這間房間本來是小翠父母的房子,隻是許久未用,稍微打掃一下就能住人。

    天色越來越暗,四下已經一片寧靜,之餘遠處海浪的聲音。

    董芸兒趴在窗前,呆呆的看著小院那擺著奇怪姿勢紋絲不動的身影,卻怎麼也睡不著。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我的少爺!’

    第二日,天光大亮,很晚才睡下的董芸兒才睜開疲倦的雙眼,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陣痛,她皺著眉頭直起身子。

    掀開草簾,小翠正忙忙碌碌的打掃著院落,見到她醒來,急忙到了屋端出一碗熱水。

    “芸兒姐姐,這是那位公子讓給你準備的熱水。”

    “天都這個時候了,怎麼沒有叫我?”

    抬頭看了看天色,董芸兒一臉疲倦的問道。

    “那位公子不讓叫,估計是擔心姐姐的傷吧?”

    小翠看了看董芸兒手臂上的裹帶。

    “哦。”

    董芸兒點了點頭,扭了扭頭又道:“我家少爺哪?”

    “公子和我爺爺去海邊了,說是試試公子新作的一種捕魚的工具。姐姐要去嗎?我們一起去啊!”

    小翠雙目炯炯的看著董芸兒,看來要不是要等著她,她自己早就過去了。

    接過碗,兩口喝完,董芸兒笑了笑道:“好,同去。”

    村莊離得海邊不遠,方便下海。

    來到海邊之時,一群赤腳的漁民正圍成一團,大聲的叫嚷著什麼。

    “真是神了!這種方法我們怎麼沒有想到過?”

    一人震驚的聲音傳來。

    “老天爺,我們終於不用再挨餓了!”

    一個人突然跪在了沙灘之上,仰天狂吼。

    場中一靜,然後瘋狂的傳遞到每一個人身上。

    “哈哈……哈哈……,我們以後也能吃到金劍魚了!”

    “嗚嗚……嗚嗚……”

    狂喜聲,喜極而泣聲不斷傳來。

    “怎麼了?”

    兩人一臉疑惑的對視了一眼,步朝著人群跑去,一個赤腳的小個子也緩緩從人群中行了過來。

    “少爺,怎麼了?”

    董芸兒一臉不解的問道。

    陳子昂笑著搖了搖頭,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董芸兒一臉無奈的看了看不遠處瘋狂的人群,還是轉身跟在了陳子昂的身後。

    “寧縣尉不愧是一代大儒啊!隨便出來的手下就能想到這樣的注意,地籠,地籠!這就叫地籠啊!”

    “多謝寧縣尉!以後我們一定要去縣衙當麵謝謝寧縣尉啊!”

    眉頭一簇,董芸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事情卻絕對和那位名滿天下的寧縣尉無關。

    “少爺!”

    見到身前之人毫無回身的意思,董芸兒忍不住跺了跺腳。

    “少爺,我們又不是真的寧縣尉的手下,幹嘛要給他送名聲?”

    馬背之上,董芸兒一臉不忿的說個不停,雖然寧允文在她心目中也是一代大儒,極為敬仰,但也不能委屈自己啊!

    陳子昂擺了擺頭,他倒對這並不介意,自己做事又不是為了名聲。

    當然,要是他們願意給宣傳宣傳自己勇武無敵,仗義行俠的事跡更好。

    哦,現在還要加上一個造物小能手的稱號!

    回到縣衙之時,正是中午用餐的時間,董芸兒又馬不停蹄的趕去寧允文的宅院,希望對方盡處理掉活山莊那個毒瘤。

    “寧縣尉還沒醒?”

    董芸兒站在大廳之中,雙眸緊緊的盯著那一道道端上桌的飯菜。

    “縣尉的休息都有定時,等飯菜上齊,大人就會醒過來了。”

    胖胖的黃德順笑接口道,雖然對對方強闖進來有些不悅,但他也沒有動人攆人的意思,顯示出他良好的教養。

    “這盤是雞心吧?”

    董芸兒突然指了指一個侍女端上來的精美菜肴。

    “沒錯!爆炒雞心,取半斤雞心精心醃製,再配上辣椒在鍋爆炒。”

    “黃大人倒對吃食很有研究?”

    董芸兒聲音平淡,毫無一絲感情。

    “不敢,不敢!略知一二罷了!”

    “那不知半斤能有多少個雞心?”

    “呃……,應該二三十左右吧?”

    黃德順一愣。

    “這條就是金劍魚吧?”

    “沒錯,此魚藏於深海,極難捕撈。但肉質鮮美,而且毫無散刺,更有通筋疏絡之功效,很受人追捧。在內地繁華之處甚至能賣到同樣重的金子價錢。”

    黃德順回過神來,詳細的介紹著。

    董芸兒突然轉過身子,看著他道:“不知寧縣尉這一餐有幾道菜?”

    “哎!縣尉大人在京城之時,每餐都是八葷八素,十二小蝶,還有餐後甜品。不過此地貧瘠,大人用餐隻能十二個小菜了!”

    黃德順搖頭歎息,一臉為寧允文不值得表情。

    “哦!”

    董芸兒眼眉低垂,聲音漸漸下沉。

    “董姑娘到底找縣尉大人何事?可是你家少爺有事要安排?”

    “本來有事,但我看縣尉大人事務繁忙,想了想還是算了……”

    董芸兒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身軀一轉,大步朝門外行去。

    “呃……”

    身後的黃德順一臉蒙逼……

    

Snap Time:2018-02-20 23:00:58  ExecTime:0.304